第二十三章 柳家
风华新月2016-12-16 01:594,627

  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陈鹃还没有休息,我知道她是在担心爷爷,从小到大陈娟一直与陈瞎子两人相依为命这种感情我能够体会也能够理解。陈瞎子并没有什么变化和往日一样和陈鹃说了会话便回到了自己房间,我知道陈瞎子不想让陈娟知道事情的真相,既然如今一切似乎都可以解决了那么陈娟是否知道这本身便失去了意义,也许一直让陈娟活在不知情中是最好的选择吧。

  就这样我在陈家住了下来,白天陈娟上学后陈瞎子便拉着我转入他的房间给我讲解一些我无法看懂的文字,他告诉我这便是道家蜜语,只有先了解熟悉了这些文字才能看懂道家的典籍。对此我并没有反对,不论我是不是他所说的天命所归之人,但毕竟我给他带来了希望,我不想让他失望,哪怕是这希望十分短暂我也要帮他走到最后。

  至于最后的结果我并不关心,如果有一天发现我并非他口中所等待的人,到时候我会把陈鹃带走,我相信如今的科技水平必定能够解决她身上的问题,就算是没有办法我也会让她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至于张曼倩的什么使命就让它见鬼去吧,我可不希望悲剧继续下去。

  时间过的很快,就这样我在陈家住了两个多月。这天一早我依旧被阵阵鸡鸣叫醒,如今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习惯了远离手机远离电脑,习惯了过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活。

  推开房门,见陈娟正忙碌着打扫院子,我一楞不知她今天怎么了。

  “今天不用上学吗?”我拿起地上的盆子一边打水准备洗漱一边道。

  “林哥哥,今天是星期天啊,再说了今天我们家要来贵客。”陈鹃显得心情十分的好,高声笑着对我说道。

  “贵客?什么贵客?不会是你小男朋友上门吧。”如今我和陈鹃已经无话不谈,平时她时常取笑我不识五谷,如今逮到机会我又怎么能不反击一下呢。

  陈娟听闻我的话显得有些生气但也没过多搭理我,一边整理着院子里堆放的杂物一边道:“我才不理你呢,就知道欺负我,快点洗漱完了过来帮我扫地。”

  陈瞎子推门出来,他今天竟然穿了身新衣服,这点让我很是奇怪,要知道陈家并不富裕,按照陈瞎子的说法,他能将陈娟养大很大一部分是来至柳家的接济。

  我洗漱完准备拿起陈娟扔过来的扫把打扫院子,就听到门外的汽车声。

  陈娟也发现了这点皱眉自语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边说边向门外跑去。

  跟随陈娟一同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美丽女孩,女孩穿着十分时尚,名牌牛仔裤陪着一件阿迪达斯的T恤,长发披肩用一副暴龙墨镜压着,手里提着一篮水果夸着LV的包包,这身打扮绝对是个标准的富二代,而且还是不是一般有钱的那种。要知道现在是2003年,女孩这身打扮就是放在那些富二代身上也是及其少见的,我曾经和杨盛斌去过最有名的滚石娱乐会所,就是在哪里我也没发现几个能超越的。我不由的对于女孩的身份产生了好奇,同时也生出了警惕。

  女孩似乎跟陈娟十分熟悉,两人一路说笑着来的院内,看了我一眼便走到陈瞎子面前道:“陈爷爷,这是我爷爷让我给您带来的东西。”

  陈瞎子让陈娟将果篮接过笑道:“你爷爷还好吧?”

  女孩甜甜的点了点头道:“好的很,爷爷说许久不见陈爷爷了特别的想念,今天特地让我早点过来一定要接陈爷爷去家里坐坐。”

  陈瞎子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好啊,我去拿些东西就走。”

  说完看了我一眼道:“陈林,你和娟儿也跟我一起去。”

  出了门,在不远处停了一辆白色的奥迪A6,女孩和陈娟一人一边搀扶着陈瞎子往停车的方向去,我倒是成了个可有可无的外人尴尬的跟在后边,心里不住的思考着这女孩的身份和陈瞎子此行的目的。

  这女孩明显生在富贵之家,可在陈瞎子面前并没有表现出有钱人面对穷人时那种应有的傲慢,反而像是亲孙女般无比的乖巧。而陈瞎子如果有如此富裕的亲戚或者朋友又怎么会过的如此潦倒,这点很是奇怪,要说是这有钱人请陈瞎子去看相算命也不对,陈瞎子从来是看七分说一分的主,这样的人不被当成骗子干出来就算好的了,又怎么会如此慎重,莫非她是?我想到了一种可能,这女孩出身柳家。

  来到车前,陈瞎子和陈娟转入了后排,把我扔到了副驾上,女孩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直接离开了村子往临海市而去。车子开的很平稳却是不慢,音响中不时传出张国荣的专辑,今年4月1日一个十分尴尬的日子,张国荣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自杀,当时得知这个消息后还一度以为是某些人的恶搞,也因此掀起了一番高潮,大街小巷随处都能听到这位歌星的歌声,也不管听不听的懂反正就是到处都在放。

  “你就是陈林?”女孩先开口了。

  我点了点头她又道:“你好我是柳莉莉,很高兴认识你。”

  果然,我猜的不错,这女孩果然是柳家的人。

  “我们去哪?”看着窗外闪过的景物和不时出现的羡慕眼光我问道。

  “裕景别墅,我家。”柳莉莉一边开车一边道。

  裕景别墅我当然知道,这里是整个临海市最高档的住宅区,这里绝对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得起的,这里的开发商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在这里买房不但要你有钱而且还有出具身份证明证明你是有身份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人,而且你还不能按照你的意思装修房子,这里出售的别墅都是装修好的,甚至来室内的家具都是制备齐全的。

  按道理来说这样苛刻的条件是没什么人会考虑这里的,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里的房源一经放出便会顷刻间被抢购一空,甚至省城的大人物都在这里买上一栋别墅,哪怕从来没有来住过。

  车子一路来的裕景别墅门口,门口的保安连忙行礼放行,车子并没有我想象的停在某处别墅,而是转了几个弯开入了地下,在地下行进了数百米停在了地下的车位上。

  “这里还有地下停车场?不是别墅都有自己的停车位吗?”我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问道。

  “这里是我们家专属的停车场,外人是无法进来的。”柳莉莉将车停稳缓缓的道。

  我一楞,这点让我完全没有想到,不过看这地下停车场的规模应该不只一家人拥有,莫非柳家在此处不只一栋别墅。

  柳莉莉将车锁好带着我们来到一处门前,她伸手在门上的电子显示器上按了按,门滴答一声打开了。我心里暗暗吃惊,这里不但是柳家专用停车场,而且这门还是指纹锁。

  柳莉莉笑了笑让开半个身形对着陈瞎子道:“陈爷爷到了,我爷爷在里边等着您,我就不方便上去了。”

  陈瞎子也不说什么,对着柳莉莉点了点头又对陈娟道:“娟儿啊,你不是说好久没见你莉莉姐了吗?跟你莉莉姐去玩吧,陈林陪我上去就好了。”

  柳莉莉似乎预料到了陈瞎子会如此,一把拉过陈娟道:“走姐带你逛街去,和他们这些老头在一起没什么意思。”

  不等陈娟反应便拉着陈娟往车边跑去。陈瞎子示意我跟他进去,我也没有反对紧跟着陈瞎子走进门里。门内是一部电梯,很快我们便来的一层,电梯门打开外边已经到了别墅内部,只是不知这别墅所处的位置。

  “爷爷,这裕景别墅我还是第一次来,没想到这里还有指纹锁?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呢。”我四处打量着别墅的格局道。

  “这是柳家的特权,你以为任何人都能有这种待遇吗?这裕景别墅是莉莉她大伯开发的,别墅区内的一切布局包括这里的规矩都是柳老爷子亲自定下来的,没有人敢违抗。”

  我一楞,这柳家也太牛了吧,怎么原来并没有听说过。陈瞎子似乎明白我的疑惑笑了笑道:“柳家虽然说势力强大,可依旧遵循着老祖宗的遗命,家中子弟从不参与政事,行事低调。只是这柳家精通风水运理,有能力为人改运,因此不管你多高的身份也不敢轻易得罪柳家。这柳家也不是谁都能请的动的,不但你要有钱而且还要有用。”

  我似乎明白了陈瞎子为何对于利用先进科技挽回儿子的性命不报希望,想来当初他儿子死前定然通过柳家的关系做了充足的安排,可是悲剧依然发生了,这也是陈柳两家不管经过了多少代的传承依然不敢违背祖先遗命的根本原因。不管你多大的权利,多深厚的背景,可面对死亡那种渺小的无力感是多么可怕的枷锁。

  “老东西,你总算来了。”

  清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声音这人中气十足。顺着别墅扶梯缓缓走下一名白发老者,老者来到陈瞎子身前就是个熊抱,我真担心这一抱陈瞎子呜呼哀哉了。

  “师兄你还是这么壮实,哈哈。”陈瞎子难得的大笑起来。

  老者将头转向我道:“你就是陈林?”

  我点了点头,老者不停的上下打量我半晌才道:“格局果然不同,难怪,难怪。”

  来到宽阔的客厅沙发上坐下,我打量四周,透过高大落地玻璃外边的景色一览无遗,四周并没有任何建筑,而是整片的花草树木。

  柳老爷子笑了笑道:“你不用看了这里是裕景别墅最里边,除了柳家的人没有人能来到这里,而且这玻璃也是单向的,这里能够清晰的看见外边的一切,而外边却看不到里边。”

  柳老爷子给陈瞎子和我分别倒了茶,看着陈瞎子慎重的道:“师弟,可以开始了吗?”

  陈瞎子默默的看着我不知在思考着什么,或者说是在做最后的判断。等了许久才道:“师兄,我们应该试一试不是吗?”

  柳老爷子叹了口气道:“是啊,千年的命运该结束了,何苦要让小辈们继续承受。”

  陈瞎子从随身挎包中掏出一本发黄的册子放在茶几之上,册子封皮上两个烫金大字,我认定陈瞎子教过我,这正是他口中的《命策》。柳老爷子盯着茶几上的《命策》显得无比激动,他颤抖着从灰色唐装内层缓缓的掏出一本几乎同样的册子放在茶几上,我知道这本便是柳家世代保存的《运策》一书。

  两位老者相互看了一眼,又同时将目光投向我,我被这种目光吓了一跳。

  陈瞎子率先道:“孩子,将这两本书分别用两只手拿起来。”

  我看了看柳老爷子,他冲着我微笑点头。我不太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之前并没有告诉我要做什么,看来陈瞎子对我依然有所保留并没有完全将事情告诉我。

  柳老爷子笑了笑道:“孩子,不必担心,千年的谜团就在你眼前,让我们两个老家伙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

  缓缓的我伸出右手从茶几上拿起《命策》,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什么不妥的感觉,这本书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应该是某种兽皮或者其他我不知道的东西,千年过后依然感觉软软的并没有腐败风化的迹象。我又伸出左手将《运策》拿在手里,依然入手柔弱看不出什么古怪之处。

  突然易变发生了,我整个身体不受控制,两只手向着中间靠拢,拿在手中的两本书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引一样缓缓的合在了一起。就在两本书彻底合拢的一瞬间,整个书开始消散,无数金色的小字伴随着书页的消散漂浮在空中,旋转片刻便似有生命一般飞快的钻入我的大脑,我感觉整个头有如被无数钢针穿过一般的疼痛,在最后时刻我求助的望向陈瞎子和柳老爷子,却见这二人茫然的长大嘴巴似乎也没有预料会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感觉眼前一片黑暗我彻底昏迷了过去。

  依然是哪个梦中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此时我觉得自己似乎对周围的一切无比熟悉,每一处布局都清晰可见,完全没有了原来的茫然无助感。

  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陈娟焦急的抓着我的手。

  见我醒来她惊喜道:“哥,你怎么又晕了,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感觉头依然昏昏沉沉的。“爷爷呢?”我开口问道,现在我必须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爷爷和柳爷爷在书房呢,说等你醒了带你去见他们。”陈娟一边将我扶起一边道。

  我在陈娟的带领下来到位于别墅二楼的书房,其实就在我昏睡时所处卧室不远处。敲了敲门陈娟将我领了进去,两位老爷子正在八仙桌边喝茶,见我进去两人放下手里的茶杯示意陈娟先出去。

  待陈娟出去并关上房门,两位老人对望一眼双双起身扑通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这一下可吧我吓的不轻,还未回过神来就听两人一口同声道:“见过主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