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陈瞎子
风华新月2016-12-16 01:593,295

  拿起放在床边的衣服将它换上,我悄悄的离开了医院,我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我必须离开我相信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我更加不能接受赵殷珃的好意,因为我知道这样会给她带来麻烦。

  我没有走医院正面,我相信在哪里一定有人在监视虽然不确定是哪一方的人但我相信一定会有的。我穿过医院花坛边的小树林从围墙翻了出去,呼吸着外边的空气我感觉仿如隔世“爸妈,对不起,儿子不能送你们最后一程了。不过请你二老放心,儿子有生之年一定会为您二老报仇的,一定。”我重重的对着医院大楼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我没有联系任何人也没有去找唐尧,先不说如今唐尧身在何处我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我也不希望借助她的力量帮我报仇,我要用我自己的力量用我自己的方法为父母报仇。

  我在街道上缓缓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已经来的了夜市,也许是经常陪唐尧来这里的缘故我本能的就走到了这里。四周不断的叫卖声和各种小吃的香气传来,我感觉很饿,我的确应该饿了,从昨天晕倒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吃东西了,我有些后悔为什么不等赵殷珃送来吃的我吃饱了再离开,可是我知道这不能,先不说赵殷珃会不会让我离开,我相信赵殷珃离开医院后不久就会有人来的我所在的病房,我不能冒这个险,我要留下一条命为父母报仇。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于身无分文的我来说吃东西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我漫无目的的走着,我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走着走着我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昏倒在地,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我听到周围不断的惊呼声传来。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一张小床上,昏暗的灯光在我眼前一闪一闪的。

  “爷爷,爷爷他醒了他醒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来。

  “我在哪?”我问道。

  “在我家,你小子命好还死不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我挣扎着坐起身来,入眼是一个小女孩甜甜的笑容。女孩手里端着一碗稀饭对着我笑道:“大哥哥,来吃点东西吧,爷爷说你是饿的太久了才会晕倒的。”

  我颤抖着接过女孩递给我的碗飞快的将里边的稀饭全部倒入我的肚皮,我狼狈的样子引起女孩一阵大笑。

  “谢谢。”

  放下碗看见一老者处着竹棍来到我面前坐下,老者上下打量着我半天才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什么地方?”

  我刚想开口突然灵光一闪我装作痛苦的神情半天也不说话。“爷爷,我看他是失忆了,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丢失了记忆。”

  女孩关切的望着我道。虽然说有些不安心,但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对失忆开始新的生活,暗中查找事情的真相。

  老者冷冷的看着我,似乎要分别我是否真的失去了记忆。半晌才道:“把手伸过来。”

  我原本意外老者懂得医术,当我把手递给他的时后他一把拉过,摊开我的手掌仔细的观望。

  “好奇怪的命格,老头子我竟然从来没有见过。”老者自语道。

  “另一只手给我。”老者命令道。

  我去,原来是个算命的。

  老者看了半天默不作声,最后叹了口气道:“真是奇怪啊,命中劫难不断却有惊无险,从表面上看每个劫难都属大劫必死无疑,但似乎有条隐脉使得每每峰回路转,可这隐脉又无迹可寻真是奇怪,奇怪啊。”老者不断自语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我楞了楞不知这又是搞什么飞机,女孩却在旁边笑道:“大哥哥,你别介意,我爷爷就是这样。”

  我笑了笑道:“小妹妹,这是哪?”

  小女孩微微一笑道:“这是华林村,我爷爷是个算命先生,别人都叫他陈瞎子,我爷爷算命可准了,只有看看手相什么都能说出来。”

  果然,我猜的没错,这老者的确是个算命先生,不过我对于算命这一套却不相信,如果你真能算的那么准为什么不给自己算算,或者算算彩票号码,也不至于窝在这小村子里一辈子了。

  “大哥哥,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怎么会记不得自己的名字?”小姑娘似乎还纠结与我的失忆。

  我只能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时候最后少说话否则很容易被看出破绽。见小姑娘一直低头沉思,我可不希望这样,搞不好她把我当成小白鼠来研究哪倒霉的铁定是我。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连忙岔开女孩的思路。

  小姑娘抬起头对着我笑了笑道:“陈鹃,我爷爷叫我鹃子,大哥哥你也叫我鹃子好不好,我好想有个哥哥,这样在学校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你在学校总被人欺负吗?”女孩陷入了沉默,脸色及其不好,我知道我说中了她的伤心事。

  “学校里他们都不跟我玩,他们说我没有爸妈是个野孩子,还说我爷爷是个算命的骗子,我也是骗子是个小骗子。”女孩低声道。

  她也没有父母跟我一样,可是她还有爷爷,可我呢什么都没有了。

  “你父母呢?”我不由自主的问道。

  “在我出生的时候他们就死了,爷爷说是他年轻的时候泄露了太多的天机害死了爸爸和妈妈,可我不相信。村民对我爷爷都十分的尊重,我不相信是爷爷害死了我的父母。”女孩略带哭腔的道。

  “小子,把衣服脱了。”陈瞎子边说边冲入房里把我吓了一跳。

  女孩见我惊讶的眼神不由笑道:“大哥哥,爷爷是要给你看全相,爷爷好久都没给人看过全相了,你快把衣服脱了吧。”

  “还磨蹭什么呢?快点脱啊。”陈瞎子手捧一本已经发黄的古书头也不抬的道。

  无奈我只能将T恤脱了下来,陈瞎子拍了拍我示意我背对着他。我感觉一只干瘦的手在我背上缓慢的滑动,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最后顺着我的脊椎来回的丈量着。

  “不对,不可能啊,怎么回这样,竟然有如此奇怪之相。”陈瞎子自语道。

  我感觉陈瞎子的手从我背上拿开,我刚回头就见陈瞎子摇着脑袋冲出了房间。

  陈鹃对我一笑道:“大哥哥,你别介意,爷爷好久没有如此认真过了,爷爷就是个命痴,遇到看不明白的都会想方设法弄明白,你放心明天就好了。”

  望着陈瞎子的背影我感觉这陈瞎子并不简单,绝对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是个江湖骗子。

  这一夜我睡的出奇的好,哪古怪的梦竟然没有来打扰我,农村必定不比城市,一声声鸡鸣将我唤醒,我穿上衣服推门来的院内。

  陈娟正在做饭,见我出来高兴的叫道:“大哥哥,你醒了,饭马上就好你等着。”

  由于昨天一直待着屋子里,此时我才发现陈瞎子的家还是很大的,宽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各色不知名的植物,两层小楼称凹子形排列,我住的地方就是一楼左边的一间房间。

  院子中间一颗高大的树也不知到有多少年头了,可让我奇怪的是这颗树处在整个院子的正中,真不知道这陈瞎子是怎么想的,院子里种如此大的一颗树还将它种在整个院子的中心位置,如此一来出入院子都要在树下绕行这显然不太方便。陈瞎子正坐在树下躺椅上微闭双目,其实他眼睛小的可怜,闭着跟睁着没有多大区别,似乎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事情,或者已经放弃了对我的研究,陈瞎子并没有搭理我的意思,我也不想过多的与他纠缠,毕竟如今我的处境还是小心些好。

  简单的吃了早饭,陈娟蹦蹦跳跳的去上学了,偌大的院子里就只留下我和陈瞎子两个人。

  “说说吧,你究竟是谁?”陈瞎子抢先开口。

  这一句差点没把我吓死。我楞楞的望着陈瞎子不知该怎么回答。

  “小子,你并没有失去记忆对吗?之所以不说是不想再提原来的事情或是想躲避什么麻烦,老头子我说的没错吧。”

  陈瞎子的话让我更加紧张了,我昨天并没有说漏什么或是表现出什么不妥之处来,可陈瞎子怎么如此确定我并没失忆呢?

  “不必疑惑,这很简单。第一你的衣服上有消毒水的问道,虽然不大但还是能闻出来。第二你衣服虽然很旧但还算整洁,并不像刚刚发生了意外的样子。第三。”

  陈瞎子猛然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他的眼中竟然闪烁着精光,我被他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差点坐到地上。“这第三你相上奇特,虽然可谓九死一生可冥冥中却也一隐脉庇护,毫不客气的说就算是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同一时间发生意外死去你也不会有事,老头子我给你看了个全相,你的身上竟然占全了八阴八阳一十六窍而且自成一体生生不息,如此循环往复之局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人能批出你的命格。唯一的解释是有高人为你逆天改命,可是老夫仔细看过,你身体每一处都是先天而成,也就是说你一出生便是如此,这是不应该出现的事情。按照你的情况老天根本不可能让你出现在这世上,可是却发生了,老夫想不明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