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鬼洞(下)
风华新月2016-12-16 02:013,657

  唐国平从怀里掏出一根烟递给张村长笑道:“张大哥说笑了,这里的条件已经不错了,比起我们原来去过的地方好了不少呢。对了,这附近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吗?或者说有什么古老的遗迹或是传统?”

  张村长接过烟点燃吸了两口微微皱眉沉思片刻才道:“我们这里附近没有什么古迹,就算是有也被破坏的差不多了,要说是什么古怪的地方怕是只有那个鬼洞了。”

  我一听鬼洞两个字马上来了兴趣,精神为之一振问道:“能和我们说说这个鬼洞吗?”

  张村长看了看我笑道:“小哥,好奇并不是什么好事,弄不好会死人的。”

  唐国平笑了笑道:“张大哥,我们这些搞地质的,只要听到什么洞啊,山啊的就来兴趣,这是自然反应你别在意,你不妨说说这鬼洞,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

  张村长想了想说道:“我们这里有个山洞,四周被密密麻麻的野竹包围,是老人们不经意发现的,村里人叫它竹耳洞也有人称它为鬼洞。听老一辈人说,这鬼洞是当年“白莲教”的地方,后来白莲教众被清兵围剿在这洞里,这洞邪乎的很清兵不管进入多少人都是有去无回,后来索性用枯木堵住洞口放火焚烧,这火一直烧了数天之久才停。之后清兵在洞外守候了数日,再不见一人出来才撤到山下,想来这白莲教的教众怕是都被烧死在了洞里。”

  蒋思瑶对于历史并不精通,小声问道:“白莲教是什么啊,是不是电视剧里哪些反清复明的组织一样呢?”

  唐国平笑了笑说道:“这白莲教起源可比什么反清复明的组织早多了。南宋绍兴(1131~1162)间,吴郡昆山(今江苏昆山)僧人茅子元(法名慈昭)在流行的净土结社的基础上创建新教门,称白莲宗,即白莲教。初期的白莲教曾遭到官方禁止,茅子元被流放到江州(今江西九江)。但因教义浅显、修行简便而得以传播。迄南宋后期,虽仍被一些地方官府和以正统自居的佛教僧侣视为“事魔邪党”,但已到处有人传习,甚至远播到蒙古统治下的北方。元朝统一中国后,白莲教受到朝廷承认和奖掖,进入全盛时期。庐山东林寺和淀山湖白莲堂是元代白莲教的两个中心。经过长期流传,元代白莲教的组织和教义都起了变化,戒律松懈,宗派林立。一部分教派崇奉弥勒佛,宣扬“弥勒下生”这一本属弥勒净土法门的宗教谶言。有的教徒夜聚明散,集众滋事,间或武装反抗元廷统治。至大元年(1308),朝廷忌白莲教势力过大,下令禁止。仁宗即位(1311)后,曾恢复合法地位。但十年后英宗即位,活动又遭限制。因此,许多地方的白莲教组织对官府抱敌对态度。加之其信徒以下层群众居多,故当元末社会矛盾激化时,一些白莲教组织成为率先反元的力量。红巾起义领导人韩山童、刘福通、徐寿辉、邹普胜等都是白莲教徒,他们以明王(即阿弥陀佛)出世和弥勒下生的谶言鼓动群众,产生很大影响。明初严禁白莲教。洪武、永乐年间,川鄂赣鲁等地多次发生白莲教徒武装暴动,有的还建号称帝,均被镇压。明中叶以后,民间宗教名目繁多,有金禅、无为、龙华、悟空、还源、圆顿、弘阳、弥勒、净空、大成、三阳、混源、闻香、罗道等数十种,有的一教数名。它们各不相属,教义颇多歧异,组织、仪轨和活动方式也不尽相同,但或多或少地带有白莲教的印记。统治者认为它们实际上仍是白莲教,民间也笼统地称为白莲教。入清以后,白莲教又增加了许多支派,如老官斋、八卦教等,加上前代已有的支派,名目竟达百余种。与明代相比,教义更加芜杂,对无生老母的崇拜则有增无减。乾隆后期到嘉庆年间是白莲教的极盛时期,不仅活跃于北方诸省,在东北和南方各省也广泛传播。直隶滦州石佛口王姓家族主持的大乘教在各教派中处于特殊地位,影响尤大,传播范围扩及长江中下游地区。清初白莲教曾受反清复明思想影响,各派与清廷一般处于敌对状态。乾隆三十九年(1774)清水教徒王伦的起义,嘉庆元年(1796)收元教发动的鄂、豫、川、陕、甘五省农民起义,嘉庆十八年李文成等领导的天理教起义,都沉重打击了清朝的统治。但是,就这些教派的教义而言,并不包含反封建的革命因素。道光以后直到近代,白莲教的活动并未消失,但其组织往往为反动阶级所利用。”

  我没有想到唐国平竟然对于历史学也有着不浅的研究,不由得感到好奇和惊讶的说道:“大舅哥,没想到你对于历史方面还有如此高的造诣,我看跟我们大学里的教授有一比了,什么时候退休了可以考虑考虑来我们学校当个讲师也不错的哦。”

  唐国平白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向着张村长问道:“张大哥,这么多年来村里的村民就没有进那山洞看看吗?”

  张村长叹了口气说道:“怎么会没有呢?虽然老人们传的神乎其神,可这对于村里的年轻人并没有多少约束。村里不少胆大的年轻人都偷偷的进过那鬼洞,可是进去了却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村里的人失踪了当然要组织营救,可派去营救的人也没有回来,上一任村长就是带着人进入鬼洞才失踪的,村里的老人们说是被洞里的冤魂索了性命,正是因为这么多的人失踪所以才没有人再敢进那鬼洞。”

  我当然不会相信什么冤魂索命的说法,不过对于这鬼洞我感觉它绝对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如果说鬼族为了掩饰自己所居住的地方,不想让外人打扰的话这鬼洞的传说和神秘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我怀疑这通往鬼族的通道也许正在这鬼洞之中或者说这鬼洞本身便是通往鬼族驻地的通道。我们有向张村长请教了一些附近的风土人情和山川地貌,一直聊到夜里10点过我们才纷纷回到自己房间休息。

  这里是农村当然没有办法随时洗澡了,我只能用盆子打了热水简单的洗漱一番,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唐国平坐在窗户边上低头抽着烟。

  “怎么了,有心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唐国平抬起头看着我异常凝重的说道:“小杰,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我苦笑着在他旁边坐下说道:“来之前我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这鬼族如此神秘而且如今唐尧和六爷应该都落在了他们的手里,而我们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到。”

  唐国平摇了摇头说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我以前说过了,如今我依然这样认为,鬼族对于我们并没有太大的恶意,唐尧和六爷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所指的是白莲教。

  ”闻言我不由得一愣说道:“白莲教?”

  唐国平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正是白莲教。你真的以为我对于历史感兴趣吗?这当然不是,其实我对于白莲教的了解是源于手上曾经的一件案子,为了这件案子我曾经查阅了大量有关白莲教的资料,虽然说最后那件案子也没有定论不过我明白当时所掌握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难道说对于白莲教还有什么隐秘不成?”我好奇心大起不由得问道。

  唐国平点了点头说道:“也许吧,还记得那是我刚刚加入国安局不久的事情,当时我接到命令配合当地公安机关查处一起文物盗卖案件。当时所有的人都觉得这次行动不过是配合并没有什么危险可言,可是事情的结果却证明了所有的人都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说到这里唐国平掏出一根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才说道:“当时盗墓团伙不知道盗掘了什么墓葬,所获得的东西由于损坏严重在业内并不被看好,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引起了国外收藏家的注意。你要知道虽然说这些文物从品相上来说并不算好,但再怎么说也是古董,作为一个中国人怎么能够眼看着流失在国外,这是对国家的犯罪对人民的犯罪。当地公安机关得到消息离开组织人员打算一举捣毁这个文物走私团伙,我当时也跟着当地公安机关行动。就在即将收网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先是接头的外国买家离奇的死在酒店客房里,之后中间人和盗墓团伙成员也不明所以的死去,就连警方的卧底也死了。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从国外买家身上所带的图片上看,这次国外买家所要购买的是一座青铜莲台,可是在对盗墓团伙成员住处和中间人住处的搜查过程中我们并没有发现这座青铜莲台。国外买家为什么会出高价购买一座青铜莲台我们并不清楚,而紧接着发生的事情更加让人难以想象,青铜莲台凭空再次出现,而出现的地方竟然是公安机关的验尸房,当时哪里正躺着盗墓团伙头目和几个心腹手下的尸体,青铜莲台出现几个本来已经完全丧失生命体征的人却突然间坐了起来,几人围坐在青铜莲台四周不断的颤抖着,随着颤抖他们的身体发生着快速的变化,整个身体开始飞快的收缩直到变成一具干尸才停了下来,而青铜莲台也再次消失不见了。事后我们在监控器看到了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可以肯定当时绝对没有外人进入过那里,也就是说整个事情都是以一种无法理解的状态下发生的。到最后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结果,让我记忆深刻的是这青铜莲台上的印记,这印记正是白莲教所特有的,也就是说这件文物在许多年前属于白莲教或者它本身就是白莲教所制造出来的。”

  我终于明白唐国平为什么会如此的谨慎了,如果说这里是白莲教的地方,那么很有可能我们将会遇到难以想象的危险,看来白莲教并非史书上所记载的那么简单。难道说鬼族与白莲教之间有着某种联系或者说渊源,可是就白莲教在史书上的记载与鬼族并没有任何的关联,甚至从来没有提到过鬼族或是和鬼族有关的东西。

  我不由暗自盘算,我们此行看来不单单是要面对鬼族,很有可能还会揭开白莲教的秘密,可是这秘密真的揭开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对此我不敢再想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