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转机
风华新月2016-12-16 02:004,103

  既然已经找到了所需要的东西,我们不想再做停留,和张馆长打了招呼,请他将我们看完的资料全部封存后便离开了档案馆。吃了晚饭,唐国平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有事情要说,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他,于是我们约好在他房间见面。

  回到县招待所,我让大家先休息,独自一人来到唐国平的房间。

  “今天有什么发现?”唐国平问我道。

  我笑了笑说道:“今天还真发现了一些东西,首先是档案馆的张馆长并没有对我们说实话,他有事情隐瞒了。第二是我们发现有些档案被人为的改动过。被从资料上划去的是一个人的名字,我正想找你帮忙查一查这个张馆长和这个被划去的人的情况。”

  唐国平看了看我说道:“你说的是袁平安是吗?”

  我一惊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被从资料里划去的正是这个名字。”

  “其实你们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也派人查了一下有关情况。大兴安岭大火烧毁了存放实物资料的仓库,这仓库保管正是袁平安。之所以注意到他是由于当时他死的很古怪,根据当时公安局的事件报告上称,这个袁平安当天应该是喝了不少的酒,大火燃烧的时候人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并没有逃跑的迹象,之所以这样认定是由于在危及生命的时候他所表现的十分不正常,而且也有人看见当天他在饭馆里喝了不少的酒,因此才认定着火的时候袁平安处于醉酒昏迷状态。”唐国平说道。

  我站起身走到窗台前,望着漆黑一片的街道说道:“从恢复后的资料上看,这袁平安年轻的时候曾经是政府上山清点土匪财物的一员,既然有人刻意的不希望我们知道当年袁平安的存在,这正好说明了这个人十分重要。对了,他有子女吗?”

  唐国平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淡淡的说道:“他有一个儿子,早年到沿海打拼,如今好像发了财开了一家鞋厂,我已经派人过去调查了,不过听说父子两人关系并不算好,袁平安去世的时候他儿子只回来了两天便匆匆离开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条线索,只有先查查再说了。对了哪个张馆长的情况怎么样?”

  唐国平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人是本地人,一直在档案馆了工作,从一名基层的工作人员做起来的,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我知道肯定是这样的结果,如果问题直接指向张馆长反而简单多了。

  “我想要增加一个人,你看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突然想到了上官云,如果连这家伙都不能审出点什么,那么我估计真的没有人知道真相了。

  唐国平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你的事情,我不参与,你自己可以决定。”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连忙对唐国平说道:“你的人还没有接触袁平安的儿子吧,我想让一个人参与进去,我想能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没错,我始终觉得一对父子不可能如此生疏,袁平安的儿子一定知道些什么,之所以匆匆离开也许是为了避免麻烦或者已经感觉到事情会有麻烦,因此才急于作出和父亲关系不好的假象。

  唐国平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我需要向上边汇报,不过你小子身边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人,说不定还真被你说中了。”

  “大舅哥,我身边哪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人啊,我看除了蒋思瑶外就你最古怪了。”

  既然事情谈开了,我不介意和唐国平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唐国平白了我一眼说道:“没有吗?哪个莫云就是个高手,我能够从他身上感觉到恐怖的气息,这是多年来养成的感觉不会错的。”

  离开唐国平的房间,不知不觉间我站在了莫云房间的门口,伸出手准备前门却又停在了半空。我不知道见了莫云该说些什么,莫云是我的同学兼室友,而且他并没有做出危害我的任何事,当然他一定有自己的秘密,可是谁又没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呢?

  摇了摇头我转回自己房间,我给六爷打了电话,这个号码还是我离开临海向他辞行的时候他给我的。我跟六爷说了我的想法,希望他能暂时将上官云借给我用用,六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我把唐国平交给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六爷,让他转告上官云按照电话号码与对方联系。

  挂了电话我我长出了口气,躺在床上想着明天的事情。这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我便将众人唤醒去吃早饭,趁着吃饭的空隙我悄悄的将蒋思瑶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你能看出莫云的心思吗?”

  蒋思瑶抬起头楞楞的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问,半天才点了点头说道:“看的出啊,他对你很好奇,想要跟着你更多的了解你,怎么了?”

  我听了不由的松了口气,看来昨天晚上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我没有去打扰莫云,我不想让他误会,让我们的队伍产生裂痕。

  吃过早饭,我们便往档案馆走去继续我们昨天没有完成的工作。到了档案馆张馆长还没有来,我们便悠闲的在会议室等着。由于资料是由张馆长亲自保管的,他没有来我们的工作也就没有办法开始,众人便围坐在一起说着话。

  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中午,我不由的有些焦急,从档案馆工作人员哪里要来了张馆长的电话,电话打过去竟然是关机,我的心不由的有些不安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

  正在寻思着张馆长的举动,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从外边跑进来一名档案馆的工作人员慌忙的说道。

  我将工作人员一把拉住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工作人员一脸慌张的说道:“张馆长,张馆长死了。”

  莫云等人也纷纷的站了起来,他们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严重了。

  “说清楚点,张馆长是怎么死的?”我压制住心情问道。

  “昨天晚上下班后,张馆长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歹徒,歹徒抢走了张馆长身上的财物还捅了张馆长一刀,送到医院后由于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宣告了死亡。刚才县公安局才打电话通知,我们也才知道这事。”工作人员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

  我猜到了,所有接触过资料的人都死于意外,张馆长也不例外,但是真的是意外吗?我很怀疑。

  “那些资料放在什么地方?”莫云问道。

  我不由对于莫云的冷静和敏锐的思维感到钦佩,工作人员指着门外说道:“在馆长办公室里。”

  来到馆长办公室门口我说道:“把门打开。”

  一旁的工作人员十分为难的说道:“没有馆长的同意我们是不能随便开门的,再说我们也没有钥匙啊。”

  我还要说话,一旁的莫云一步跨出抬起一脚便将馆长办公室大门踹开。工作人员惊讶的望着我和莫云不知道该说什么。

  “放心,出了什么事情我一人承担。”我说完便迈步跟着莫云身后进入了张馆长的办公室。

  资料整齐的堆放在办公室角落里,莫云翻了一下并没有缺少,至少对于我们昨天看过的资料而言并没缺少。

  拿出手机拨打了唐国平的电话“是我,张馆长昨天死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我现在就在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唐国平的声音依然十分平静。

  “正好,我现在就在张馆长办公室里,我希望能来两个警察配合我们一下。”我淡淡的说道。

  “好,十分钟内到。”唐国平说道。

  挂了电话我站在办公室中央环顾四周,办公室并不大,办公桌显得有些老旧,书架上零散的放着一些书籍,从整体来看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报告,漠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彬奉命前来报道。”

  听着身后的声音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和唐国平通话正好7分钟,看来唐国平的办事效率还真的不慢。回过身来我对着站在门口的四名警察笑了笑,对方明显没有想到在这里指挥的是个半大小子,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对着我敬了个礼。

  “我需要对这间办公室进行彻底的搜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我笑了笑说道。

  张彬对着身后的警察挥了挥手,一名警察拿出相机开始对整个房间拍照,我知道他是在固定搜查前房间的状态和各个物品的摆放情况。拍完照包括张彬在内的其他警察纷纷拿出手套戴上开始对办公室进行全面的搜查取证,一件件物品和纸张被分别的摆放在办公桌上由专人进行拍照。

  整个搜查过程进行了两个小时,办公室内所有地方包括地面和墙体都被敲击了个遍,可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由于档案馆馆长突然的死亡,我们今天的工作只有暂时停止,回到县招待所,唐国平还没有回来,我让大家先回去休息自己独自一人坐在前台的椅子上等着唐国平。直到将近傍晚唐国平才从外边回到招待所,他的状态显然十分疲惫,对我笑了笑说道:“等急了吧,走回房间再说。”

  我让杨胖子他们先去吃饭,自己钻进了唐国平的房间。此时唐国平刚刚洗了把脸精神状态好了许多,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等他点了烟才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唐国平笑了笑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应该是意外,和我们的到来没有关系。昨晚袭击张馆长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有一人已经抓拿归案,还有一人在逃不过我想很快就会有线索的。听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交代,昨天晚上他是被喊去的,当时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张馆长经过的时候两人刚刚喝了酒,临时起意抢了张馆长,但他并不知道张馆长已经死了,据他说是他的同伴用刀捅了张馆长的。具体的情况要抓住另外一人才能最终确定。”

  我有些失望,我以为能够通过这件事情查出些线索,可如今看来不但线索没有出现,反而张馆长这条线索都断了。

  我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我问道:“张馆长的家人呢?”

  唐国平摇了摇头说道:“几年前张馆长就和他老婆离婚了,他老婆带着女儿去了国外。我们已经通知了他前妻,希望能够看在多年夫妻的份上回来一趟。”

  我的猜测基本上得到了证实,我笑了笑说道:“放心,我想他前妻会回来的,而且我们想要的真相也在这个女人身上。”

  唐国平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发现他接电话时候脸色变得十分古怪,似乎有什么事情出现了变故。

  挂断电话,唐国平给自己点了根烟,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差?”

  唐国平低头沉思片刻才说道:“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落网了,只是他的交代完全不同。据他说他们两人是收了人的钱特意针对张馆长而去的,目的就是杀死张馆长,抢劫财物只是临时的决定。”

  我心中一喜,这样看来只要抓住幕后买凶的人便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能够知道张馆长为什么会对我们说假话了。

  “需要我帮忙吗?你知道蒋思瑶的能力,我可以把她借给你。”我笑了笑说道。

  唐国平的眼皮跳了跳,我知道他动心了。第二天一早,唐国平便带着蒋思瑶离开了,我们三人则在招待所等待着消息。不到中午,唐国平便回到了招待所,通过他的面色我知道此时他的心情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