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六爷
风华新月2016-12-16 01:594,493

  我和杨盛斌这胖子在众人疑惑的目光和指指点点的议论声中,从盗窃会员卡的小贼变成了滚石娱乐会所的座上宾,这差距真他妈让人耐受。我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等待着我们,却感觉不出是好还是坏,反正想离开怕是难了不如见见这位从来不路面的大人物也是不错。

  顺着左侧楼梯在那位美女经理的带领下我和胖子终于到了会所二楼,一路上话多的胖子一直保持着沉默,真不知道是先前的变故将他吓到了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会所二楼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样,从左到右没有各色的娱乐大厅而是一各个电梯,我初略的数了一下总共有十六部之多。美女经理按下一部电梯,回头见我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由笑了笑道:“先生,我们滚石娱乐会所由于建筑地理位置的关系,它主要的设施基本在地下,上面只有三层建筑,一层是我们先前所在的大堂,二层是这里的电梯间,而三层是位会员准备的全方位观景综合厅结合餐饮、会议为一体。而我们要去的是地下老板的办公室,还请二位随我来。”

  我一听地下,心里不由一动,说真的我不惧怕黑暗却十分讨要地下,也许是最近哪个奇怪的梦的缘故在我心里本能的抗拒着和地下有关的东西。我还在考虑,杨胖子却已经当下一步走进了电梯,美女经理正微笑着用手按着电梯等着我。

  我进了电梯,里边空间很大应该能够一次容纳20人上下,我想对胖子说些什么可胖子一路来都是低着头不知怎么了。美女经理按动了电梯,我仔细看了下,电梯共八层也就是说即便包括一层大堂这里的地下空间也有七层之多,而美女经理所按的并非其中任何一层而是最下方一个标记GV的黑色按钮。

  电梯下降的很慢也很平稳,至少我是这样的感觉,电梯内只有我们三人,胖子依然低着头,我不由轻咳一声向美女经理问道:“我问下啊,这下边都是什么地方啊?”

  美女经理对我笑了笑道:“先生,一层是健身中心,那里有各种健身设备,恒温泳池,攀岩等设施。”

  “泳池?在地下游泳,还真能想的出来。”我不由吐槽道。

  “是的先生,这里的泳池不但是恒温而且配合各种光电设备模拟出各种不同的场景,比如说海边有人造海风和海浪和真正的海滨浴场没有任何差别,除了海边还有山涧、密林以及雪山等场景,每一个场景都与实体达到90%的契合度。”

  我心里暗暗惊讶,光是这泳池也不知道占地多少,而相应的设备更是吓人,难怪这里被称为最高档的会所。

  回头看了看杨胖子,他丫的依然低着头一副死人样子,我一看这个气就不打一处来,微微提高些声调道:“那么这二层又是什么?”

  我的意思很简单,是想提醒一下这死胖子别摆出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就他这样子还真有点像是被抓住的小偷。杨胖子被我这一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愣愣的望着我“哥,我们这是在哪?”我这个气啊,你丫的比我还先进这电梯,竟然还问我这是哪。

  美女经理并没在意只是微微一笑道:“先生,这二层是按摩区,是为会员锻炼后按摩放松准备的,里边有最好的按摩技师,有很多都是从泰国等地高价聘请来的专业师傅。”

  停顿了一下美女经理又道:“当然这里都是正规的,其他的服务不在这一层。”说完还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我一阵脸红心说“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我们可是良好青年好不好。”看了看已经眼睛放光的胖子我感觉头上滑下黑线“当然除了这胖子,我可和他丫的不是一路的。”

  好在美女经理并没有纠结在这个问题上,笑了笑道:“三层是酒吧和KTV,里边应有尽有。”

  说完还对着我一笑露出嘴角一颗虎牙,好像是在告诉我那里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一样。我这个去啊,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连忙干咳一声道:“那么四层呢?”

  没有想到美女经理笑意更浓“那里是为会员准备的客房,您可以在那里休息。”

  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杨胖子“那里隔音效果很好的哦!”

  她不加这句还好,这句一出口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这美女还真把我当成那种人了。回头看向胖子我便明白了,此时的胖子已经两眼放光神情激动,我甚至能听到他丫的吞口水的声音。

  我心中不由大叫“丢人啊,丢人,我怎么会和这畜生走到一起的,看来我的一世英名就这么完了。”

  美女经理不再说话,我不由问道:“那么这五层又是什么地方啊?”

  美女经理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为难半天才道:“不好意思先生,五层至八层是会所高级会员和黄金会员才能去的地方,您二位……”

  我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别看你俩是老板的朋友,没有成为高级会员之前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看来这滚石娱乐会所还真非浪得虚名,光看这等级划分和规定制度就能明白一二来,同时我内心也对这五到八层充满了好奇。

  “叮铃”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电梯门缓缓打开,美女经理一手按着电梯一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两位先生,我们到了。”

  我向她点头微笑迈步走出电梯,入眼没有华丽的装饰和形形色色衣着光鲜的人群而是一条通道,通道两旁各色古色古香的装饰品,整个布局都十分讲究。

  美女经理并没有走出电梯,只是对我们笑了笑指着通道道:“两位先生,这里是老板的办公室,我没有权利进入就不方便陪同了。从这里一直向前便到了,祝两位先生愉快。”说完按下电梯,电梯门也关了起来。

  我看向杨胖子,这丫的正不停打量这一只花瓶,看了半天惊叫一声道:“哥,哥你快来看,这花瓶是真的。”

  我上前在他肥大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骂道:“鬼叫什么,我当然知道这花瓶是真的,难道还是投影的不成,你丫可别乱动别给别人打碎了。”

  “不是,不是,哥你没懂我意思,我是说这花瓶是真的,是真的清朝康熙年间的,是真的古董。”杨胖子又是叫了一声,也不看我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花瓶。

  “你丫的还懂古董,别捣乱一惊一乍的,素质注意素质。”我对杨胖子的话十分不屑,他虽然是个官二代但我相信他还没有混到能玩古董的地步。

  “他说的不错,看来小兄弟很有眼力啊。”清脆的女声从远处传来,伴随着高跟鞋咔嗒咔嗒的声响,一个年龄大约三十多岁的女人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这女人与先前的美女经理不同,她妩媚的面容中多了一分城府少了些做作。

  女人来的我面前微笑施礼道:“两位先生,六爷等了很久了请随我来。”

  “六爷?是这里的老板吗?”我问道。女人也不大话只是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跟随女人身后我们走了不远便看见一扇大门,大门整体朱红色,显得无比厚重。女人轻轻推开大门,一扇屏风出现在我眼前,屏风显得十分古朴,上面描绘的各色飞禽走兽反正我看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转过屏风便是巨大的办公室,长条案前一老者正把弄着几案上的茶具,想来应该是在泡茶。

  女人轻轻走到老者面前十分恭敬的道:“六爷,他们来了。”

  老者也不抬头依然把弄着茶具道:“请坐。”老者对面有两把古色古香的椅子想来是为了我和杨胖子准备的,我和杨胖子入座那女子便退出了房间将门从外边关了起来。

  杨胖子突然碰了碰我,顺着他的眼神我才发现整个房间的不同,这里装潢古朴也就算了,让我大感意外的是在一面墙上竟然画着一幅太极图。

  杨胖子在我耳边小声道:“哥,你说这里的老板不会是个算命的吧,我在夜市那里的算命摊上看到过这东西。”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明白“哥,他要真是个算命的,一会让他给你算算,看你和嫂子啥时候修成正果。”我连忙白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老者把弄了半天,给我和杨胖子分别倒了一杯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我对茶这东西根本没什么研究,对于我来说还是喝可乐过瘾,不过看这老者的动作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茶杯推到我面前,我也不知道是该一口喝了还是该如何,说实在的这茶杯太小了,里边淡绿色的汁液还不够我一口的分量。见我没有动,老者端起茶杯碰了碰嘴唇再此放在自己面前,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放下茶杯等待着他开口。

  先前带我们进来的女人推门而入,手里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个古朴的香炉,她将香炉放在几案上又退了出去将门关好。一阵古怪的味道从香炉内飘出散发在整个房间中,我嗅了嗅这应该是某种香料所发出的味道但与寺庙里的完全不同,要比寺庙里的味道淡了许多也好闻不少。

  “小伙子,你和我这老头有缘,老头我想交个朋友。”老者终于开口了。

  杨胖子偷偷在我耳边道:“哥,我就说吧,这老头是个算命的,夜市上算命的都这么开场,就是不知道这老头算的准不准?”

  “哈哈,小哥把老夫当成算命先生了吧。”老者的话把我和杨胖子吓了一跳,没想到杨胖子的低语竟然被听到了,我瞪了眼杨胖子,杨胖子对我伸了伸舌头低下头不敢言语了。

  老者笑了笑道:“老夫姓陈,名字多年没人叫了早已忘记了,大家抬爱称呼老夫一声六爷,小伙子如果不嫌弃叫我声六爷便好。”

  我连忙赔笑道:“六爷,您老别介意,我这朋友说话口无遮拦的。”

  六爷哈哈一笑摆手道:“年轻人嘛,性子直些倒是难得,老夫年轻时也是如此,不碍事,不碍事的。”

  老者又给我和杨胖子添了些茶水道:“两位是不是觉得我这里有些奇怪?”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老者也不介意指了指墙上的太极图道:“老夫年轻的时候气太盛,闯了不少的祸也惹了不少的麻烦,后来跟随一位道长学道这心气才慢慢平稳了下来,说起来老夫也算是半个道家弟子了。”我这才明白为何在这里会出现一副太极图做为装饰,敢情这老者是半个道士啊。

  老者笑了笑从几案一角拿出一个黑色盒子,将盒子递到我面前,我心里一惊“怎么又是盒子,难道我和盒子较上劲了,到哪里都会出现盒子。等等,为什么会感觉到哪里都会出现盒子。”

  “小伙子,你看看这盒子,能不能看出什么来?”老者的话在我耳旁响起,我机械的伸手接过盒子看去。

  说是盒子不如说是盒子形状的铁嘎达,入手有些沉重我连忙抓紧深怕没抓住掉在地上出现什么事情,盒子上凹凸不平有无数细小的圆点不规则的分布在上面,盒子四面都是如此却不重复,也不知为何,我一心想要看清这盒子上的圆点想要知道这些到底代表着什么,整个精神完全投入到这盒子状物体之上,可越看越看不明白,越看不明白越想看,越想看越是看不清楚,眼皮无比沉重。

  梦,还是哪个梦,哪个在坟墓中的梦,可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在梦里那个叫悠悠的女孩向我跑来,她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那是一个盒子一个黑色的盒子。

  我一下子坐起身来,头上的汗告诉我那不过只是个梦,环顾四周我发现自己在一间客房里,自己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单人床上。我感觉口很渴,起身下了床便向外边走去,连接客房的一个小客厅,杨盛斌正半躺在沙发上吃这苹果看着电视。见我出来他连忙将手里的苹果扔到一旁叫道:“哥,你怎么了,吓死我了。”

  我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问道:“这是哪?”

  “哥,你可别吓唬我啊,这是滚石会所的客房,难道你不记得了吗?”杨胖子焦急的道。

  我记得我和杨胖子一起来到这个地方,由于杨胖子的问题我们被当成小偷还是这里的老板帮我们解的围,然后我见到了这里的老板哪个叫六爷的老者,我们在他那里喝茶之后六爷给我看了什么东西,之后的事情我就完全没有了印象直到我在这房间中醒来。

  “是六爷安排我住在这里的吗?六爷呢?”我一边拿起茶几上的矿泉水一边问道。

  “六爷,什么六爷?哥你怎么了?”杨胖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看的我浑身发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在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