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重复的梦境
阿画2016-12-16 01:322,424

  “他这是怎么了?”

  夏至刚刚到达,吴钩霜雪就转过身来,脸上还带着可疑的红色。他清清嗓子,对夏至说:“有件事忘了提醒你,节槽值为负数时,无法使用好人卡充值。”

  “诶?怎么会这样?”夏至表示无法理解,这样的话“好人卡”不就是个bug吗?“那样的话,我就只能在外面打怪了,请问你知不知道,哪里的怪物掉的金币比较多?”

  吴钩霜雪回答道:“怪物级别越高,掉落金币越多。但是,‘来生’前期做任务升级比较快。你现在的状态相当于其他游戏的‘红名’,无法进入安全区,但你可以打怪积累节嘈,消除红名。”

  “红名?”夏至瞬间浮想联翩,来生Online是一款仿真游戏,舟离浅水被她杀了,会不会选择报。警,她会不会被抓去关起来?这样的话,她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攒够金币啊。

  吴钩霜雪又说,“你就是那个领悟‘借刀杀人’技能的玩家吗?”

  “你怎么知道?”夏至有点尴尬,看吴钩霜雪感兴趣,就把那件事的始末说了一遍,听得吴钩霜雪忍俊不禁。

  “你,你想笑就笑吧,不用憋着。”和吴钩霜雪接触之后,夏至感觉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高冷,反而很顾忌别人的感受,是个很温柔的人。

  “叮咚”!

  “(好友)系统提示:玩家吴钩霜雪请求添加你为好友,你的选择是?”

  夏至果断同意,随后吴钩霜雪就下线了。

  游戏里的时间和现实中不一样,眼看着天空暗了下来,夏至猛然想起明天还要上学。她试着在当前频道输入“sj”,输入法的候选框里果然出现了当前的时间:2028年12月24日23:56:35。

  其实游戏里每到整点、半点,都会有系统提示,玩家在游戏里呆的时间太久了,也会有系统提示,只是这些提示不太明显,夏至没有注意到。

  “竟然已经这么晚了。”夏至急匆匆地退出游戏,睁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一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先是在现实中遇见童话王子一样的外国美男,后又在游戏里结识了令人惊艳的古代剑客,等她睡着之后,居然又在梦中看到了另一个美丽而又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位长发披肩的女子,穿着简单舒适的纯白长裙,坐在一座开满鲜花的庭院里。院子中央有晶亮的喷泉,金灿灿的阳光洒在细细的水珠上,生出一道迷你的彩虹。

  “这个地方好眼熟,”夏至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朝那人走去,“我想起来了,这是我小时候经常做的那个梦。原来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啊。那么,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夏至不知道自己现在也是在做梦,一心想去看一看女人的脸,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个院子的入口,急得满头大汗、心烦意乱。

  院中的女人依然在悠闲自在地采摘鲜花,编织着可爱的花环,还哼着不知名的歌儿。那温柔的嗓音似曾相识,安宁的调子也是既陌生又熟悉,仿佛是从某个被人遗忘的时空穿梭而来。这舒缓的旋律似乎有着奇异的魔力,慢慢抚平了夏至的急躁。

  夏至在这个美好的梦境中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第二天,她把NW-VR耳机装进书包,带到了学校。

  “夏夏,你终于来了……”一进教室,夏至就被同桌陶瑶瑶一把拉住,那种感觉就像自己变成了她的救命稻騲。

  “怎么了小桃子?”陶瑶瑶泪眼汪汪地,夏至连忙顺了顺她那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关切地问。

  “夏夏,我的VR眼镜好像坏了,一早晨了都没办法登入系统。”陶瑶瑶手里拿着的眼镜看起来和普通眼镜没什么区别,却是大舜附中虚拟教学系统的登录设备,与NW-VR耳机同属于Next Word公司,被称为NW-VR眼镜。

  夏至摘下自己的近视镜,把陶瑶瑶的VR眼镜戴上,按下侧边开关,没有出现登录窗口,也没有显示电量不足,不管重启几次,像素化的视野里都只有一个提示框:“Not found”。

  “怎么会这样?”夏至疑惑地摘下VR眼镜,用大拇指的指肚摩挲着侧边内部的某个地方。

  “夏夏,怎么办啊,今天第一节就是班主任的课……”陶瑶瑶都快哭出来了。

  夏至飞快地解锁自己的课桌,取出VR眼镜递给陶瑶瑶,说:“别急别急,有急事的话先用我的,我再仔细研究研究你的眼镜,刚才好像发现什么了。”

  她轻车熟路地打开VR眼镜侧边的某处,果然,原本安放存储卡的地方是空的。

  “什么?存储卡不见了?VR眼镜也有存储卡吗……是手机里那种存储卡吗?”陶瑶瑶的表情又茫然又无辜,“可是我都不知道怎么打开那个侧边,从来没有动过它,它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夏至知道陶瑶瑶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也不会闲着没事像自己一样拆卸眼镜。那么,会不会是别人做的呢?毕竟NW的存储卡也可以卖不少钱。

  想到这里,夏至蹲在地上,扒着陶瑶瑶的课桌往里看,里面被陶瑶瑶收拾得很干净,只有VR眼镜专用充电座和陶瑶瑶的几件随身物品。夏至又仔细看着四周,目光最终落在课桌锁上。为了确保VR眼镜不丢失,学校要求学生们放学之后把眼镜锁进课桌里,解锁方式有两种,指纹或密码。

  “小桃子,你的密码不会是你的生日吧?”夏至问。

  陶瑶瑶一愣,摇了摇头。

  “唔,那应该不会被轻易破解啊。”毕竟大家平时都图方便,用指纹一按就开了。夏至皱起眉头思考,不经意间一转头,却发现陶瑶瑶的脸红了。夏至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猜测,不确定地问道:“你,你的密码该不会是……”

  陶瑶瑶低下头,连耳朵都红了。

  “真的是用‘他’的生日?”夏至压低了声音。

  夏至没有指名,陶瑶瑶却飞快地往教室里某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羞涩地点了点头。夏至克制着自己,没有跟她一起看,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暗恋他们高一(5)班班长的女生何止陶瑶瑶一个,连起来估计能挤满整个足球场。可是她真没想到,陶瑶瑶居然痴迷到用班长的生日做密码。

  “夏夏,怎么办啊?”陶瑶瑶可怜巴巴地望着夏至,“我,他,我……这件事是不是被人发现了?万一传到我爸妈耳朵里,我,我就……”

  。

  ——小剧场——

  一进教室,夏至就被同桌陶瑶瑶一把拉住,那种感觉好像自己变成了她的救命稻騲。

  某稻騲:不不不作者你弄错了,我们并没有那么胖的同类……

  夏至:你走!

继续阅读:第 9 章 孤儿的悲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全职萌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