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口中花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53,131

  唐果扫了一眼,女尸的胸口被血迹染得一片模糊,应该是被人用到刺过,具体多少刀唐果也看不出来,目测应该不会太少。

  这又是勒颈,又是刀刺,死者跟凶手之间到底是多大的仇恨啊。

  唐果暗暗有些咋舌,她的胆子一向比较大,在学校时候参观标本室都可以兴致盎然,所以现在即便是第一次出现场,对着这么一具女尸也并没有觉得特别的害怕,只是看到女尸脖颈上的勒痕,还有身上那因为刀伤而被血染红的衣裙,想到杀人凶手对于死者可能怀着怎样深的恨意,还是会让她有点心里发凉。

  “这是什么?”就在唐果因为这名女被害人的惨死而暗暗心惊的时候,原本一直面无表情沉默着的秦沧忽然之间开了口,并且伸手指了指女尸一旁地上的一个证物袋,伸手指了指,开口询问现场的其他同事。

  唐果这才注意到秦沧指出来的那个东西,是一支红玫瑰,花已经有点蔫了,不过基本上还算完整,颜色暗红,深绿色的花茎上有尖刺和已经残缺的叶子。

  “这是原本在死者身上的,刚刚拍完照之后,进行尸检之前才收起来。”那个被秦沧问到的刑技同事虽然对他不太熟,也还是回答的很详细。

  “是从死者的嘴上拿下来的?”秦沧开口又问。

  那名刑技的同事点点头:“对,原本那朵玫瑰花就衔在死者的嘴里。”

  唐果听了有一点惊讶,忍不住扭头看了看秦沧,从秦沧方才的发问来看,他虽然比自己来的略微早点,但是很显然也是错过了最初的现场,没有看到那朵玫瑰花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是他怎么知道会是死者的嘴里而不是手里呢?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她虽然担心会碰壁,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问。

  秦沧看她一眼,眉头微微一蹙,似乎对她的措辞略感不满:“我有眼睛,也有脑子,不需要猜。”

  “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既然自己的说法让秦沧感觉到受了冒犯,唐果也很诚心诚意对他道了个歉,然后问,“那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呢?”

  本以为自己的态度这么好,秦沧会不计前嫌的给自己一个答案,没想到他却只是朝死者的方向微微的抬了抬下巴:“用你的眼睛仔细看,如果你也有脑子可以思考的话,想找答案并不难。”

  唐果有些不满的瞪着秦沧,但是对方却毫不在意,她也只好悻悻的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而投向女尸那边,心里暗暗的想,这人的嘴巴还真是够毒的,说起话来居然没有一句中听,难怪别人对他都犹如蛇蝎一样避之唯恐不及,更难怪得他要从大学里面辞职出来,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教书育人,给他当学生还不得一天到晚被打击的一点自信心也没有,还要生一肚子的窝囊气?

  一边这么想着,她一边观察着不远处的那具女尸,很快她就发现,女尸身上虽然血迹很多,但是基本上都集中在上半身,主要是胸口一下、小腹以上的区域,其他除了脖颈上面的勒痕之外,连明显的伤痕都没有,但是她的嘴唇上面却带着一点点干涸的血迹,不多,就只有一点点沾染在嘴唇上,就和平时嘴唇干裂的时候渗出来的血迹一样,伸出口腔外的舌头上也有一处类似的血迹存在,从那位置来看,很有可能是被玫瑰花茎上面的刺给刺伤了,并且舌头上也有血迹,这就说明那支玫瑰花应该是在死者被勒死或者刺死之后很短时间内,被凶手横着塞在死者的嘴巴里面,就好像电影里面会看到的那种衔着玫瑰花的姿态。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人都被如此凶残的杀害了,为什么还要让她衔着花?是凶手想要借此表达什么,还是单纯为了制造一种视觉效果?

  考虑到这个问题,唐果又把视线投向了秦沧,既然他是犯罪学方面的行家里手,那这方面的问题应该也会手到擒来的吧。

  成功那天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去的时候,告诉自己要虚心向秦沧学习,如果自己就因为秦沧这个人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好相处就打了退堂鼓,那岂不等于是在告诉领导,自己就是一个懦弱胆小的人,连一个不好相处的同事都没有办法顺利的建立沟通,并且还感到害怕,那又该怎么去面对穷凶极恶、诡计多端的犯罪分子呢?唐果在心里面这么一盘算,就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秦沧,从现场你能看出些什么来?”唐果开口问秦沧。

  秦沧看都没看她,开口反问道:“你能看出些什么来?”

  “我?”唐果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反问自己,不由一愣,“我看不出什么。”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就能?”秦沧又问。

  “因为你是犯罪学方面的行家啊,专门研究这个的学者。”唐果回答。

  秦沧点点头:“好,那我就告诉你,以我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死者是一名职业女性,工作性质应该是那种不太规律,经常需要早出晚归的,此人平时比较注重保养,家庭条件比较宽裕,已婚,婚姻应该出了点问题,与丈夫感情不太和谐。”

  “还有呢?”唐果听着秦沧侃侃而谈,赶忙拿出自己的小本子来仔仔细细的做记录,同时热切的看着秦沧,希望他能说出更多的推测和判断。

  秦沧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继续说:“还有她生前应该喜欢吃韭菜的东西,比如说韭菜鸡蛋虾仁的水饺,食量也比较大,每次吃完饭都会选择用右手的小手指背着别人偷偷的抠牙齿。哦,对了,她可能还有脚气。”

  唐果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连这些也看得出来?”

  “看不出来,”秦沧回答的十分坦然,“这都是我随口胡编的。”

  这样的回答很显然是唐果始料未及的,她的眼珠子差一点点从眼眶里面直接蹦出来,顺便再喷出一口老血。

  “那你这算是什么?耍我么?你也这么大个人了,觉得有意思么?”唐果有些恼火了,就算是泥人也总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她也算是个热血青年,自己在对方没有风度的前提下已经做到了本分,本来想着虚心求教,好好的和这个学术界小有声望的怪咖学习一下,结果对方却故意编瞎话来糊弄自己,这可真是“婶可忍,叔不可忍”,由不得她觉得火冒三丈。

  “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没想到她这种怒气冲冲的质问,居然换来了秦沧一本正经的回答,回答完之后,他还好整以暇对已经快要到了暴走边缘的唐果说,“既然觉得不高兴,以后就不要问这种傻问题,我是犯罪学出身这个没错,但我不是算命先生,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我能够说出来的,都是尸体告诉我的,尸体没有告诉我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说得出来?有根有据的叫做推理,没凭没据的那就叫睁着眼睛说瞎话。”

  唐果被他这么一说,一时之间也有点接不上话,原本涌上了脑顶的怒气也一下子消散掉了一大半,虽然略微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悦,心里面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的确确是受到了一些影视作品的影响,看多了那种掌握了犯罪学和犯罪心理学,就所向披靡,随便扫一眼就能洋洋洒洒说出一大堆推测的神探,遇到了同样有着犯罪学背景的秦沧就忍不住有了这样的倾向,认为他可能也有这样的本事。实际上想一想,影视剧作品当然要有夸张的艺术加工,更何况由点及面的推测其实谁都可以做得出来,只不过严谨程度怎么样,那就值得商榷了。

  “对不起,是我问的太冒失了。”唐果没有多想的开口向秦沧表达了一下歉意,她的个性一向如此,一是一,二是二,即便她现在也还是不大喜欢秦沧的性格,但是自己因为考虑不够周全而做的不好的事情,她也不会吝惜一个道歉。

  秦沧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干脆利索的就向自己道了歉,并且看起来也还是挺有诚意的样子,不像是在敷衍,于是忍不住扭头又上下打量了唐果一番,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却也收起了方才的嘲讽,点了点头,两个人就算是握手言和,把刚才的那一段小小的摩擦给翻了篇儿,谁也不再去纠结计较了。

  刚刚忙完尸检的法医听到了秦沧和唐果之间的对话,这两个人都是刚刚才到局里面来上班的新成员,所以法医科的法医对他们两个都不熟悉,原本也没有怎么去打招呼,现在听到了秦沧的话,那个法医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看秦沧,笑了笑,说:“我原来以为跟被害人尸体‘聊天’的就只有我们做法医这一行的人呢,现在看来,我们到还有别的同道中人呐!”

  秦沧看了一眼那个法医,对他淡淡的一点头:“殊途同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