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色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43,057

  唐果一进办公室,就觉得今天的气氛格外不一样,原本还算热闹的办公室这会儿安静的就好像没有人在一样,偏偏办公室里不但有人在,而且人还不少,只不过大家都好像是沉浸在某一种莫名的低气压当中,谁也不愿意开口说话似的。

  而这个低气压的中心,就位于唐果的办公桌旁边。

  一个高个子的男人站在那里,背对着办公室门口,虽然说已经是初秋,早晚比起夏日里已经多了许多的凉意,但是中午前后天气晴好的情况下,也还是十分暖和,甚至有一点点热的,可是那个男人在这样的一种温度下,居然穿着一件卡其色的薄风衣,虽然说从背影来看,他那种高高大大的身形穿着这种经典的双排扣“战壕风衣”看着颇有些养眼,可还是有一种季节不大对劲儿的别扭。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么?”唐果心中暗暗猜测这人可能就是那个未曾谋面的怪人秦沧,不过在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之前,她也不敢贸然询问。

  高个子的男人转过身来,唐果发现这人长着一张好看的脸,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看到书中形容男主角“丰神俊朗”、“剑眉星目”,却没有办法在脑海中想象出那样的一张面孔,现在一看面前这人,这两个词就忽然从她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只不过好看归好看,单是这人微蹙的眉头,还有眼神里根本不屑于掩藏的冷漠和疏离,都昭示着这个人并不是特别好相与。

  “唐果?”男人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一下唐果,开口问,见唐果点了头,便又吐出两个字:“秦沧。”

  还真是他!这个结果在唐果的意料之中,不管内心里怎么对这样的一个安排感到失望,最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于是她对秦沧也点了点头,主动伸出手:“你好!以后还希望你多多指导,祝咱们两个相处愉快!”

  秦沧似乎并没有要与唐果握手的打算,他仍旧是一脸淡漠,顺带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唐果的错觉,她似乎发现秦沧的眼神里多了几丝嘲讽。

  “对不起,我并不觉得两个最不受欢迎的人被凑在一起能够相处的多么愉快。”他对唐果说,语气比他脸上的表情还要更加冷上几分。

  唐果愣了一下,什么叫两个最不受欢迎的人?秦沧虽说传闻他性格古怪,但毕竟名声在外,据说这一次还是被局里面特招的,能够被特招肯定就说明有一定的价值了,至于自己,虽然说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个一张白纸一样的人,别人连对她的印象都未必能够这么快的留下,又何谈“不受欢迎”呢?

  就在她一愣神儿的功夫,秦沧已经转身准备要离开了,唐果赶忙两步追上他,既然上级交代她,让她跟着秦沧,好好的向他学习,那她自然是要做到的:“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没有‘咱们’,”秦沧停下脚步,扫了唐果一眼,“‘我’去办入职的手续,至于‘你’,你爱做什么做什么,与我没有关系。”

  说完之后,他就连再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唐果,一个人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办公室。

  假如说办公室里面真的有什么人觉得自己是不受欢迎的,那么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秦沧了吧?唐果暗暗的想着,偷偷的摇了摇嘴唇,出师不利,才刚刚见面就这么碰了一鼻子灰,她的心里面难免的会觉得有点委屈。

  “没事儿,你别往心里去。”

  这时候,有人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唐果扭头一看,严立夫也在办公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旁,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点同情,也带着一点无奈,他对唐果笑了笑,又说:“都说越是有才华的人,往往性格就越古怪,秦沧在犯罪学专业也算是学术领域内小有名气的人,所以可能为人比较孤傲一点,说起话来比较不给人留面子,你别忘心里去,咱们都多多适应吧。”

  唐果赶忙点点头,对严立夫笑了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谁不想在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偶像面前表现得体面一些,就算不敢奢望一开始就给对方留下一个让人惊艳的印象,至少也不能太差。现在虽然说自己在严立夫面前被第一次见面的秦沧给甩在了身后,但是归结起来,这件事也是秦沧做的没有什么风度,责任并不在于自己,那唐果就算心里面不舒服,也还是需要表现的有气度一些。

  严立夫手头还有事情要做,过来安慰一下新被分配过来的新同事就已经算是很有心了,看唐果的情绪比较平静,就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秦沧刚入职,需要处理的杂事和手续比较多,自从和唐果打了个照面之后的三四天里,人几乎就没有怎么在办公室里面出现过,这中间成功倒是来办公室这边安排过几次工作,并没有对唐果再提起秦沧,或者是要她跟着秦沧学习这一类的话题,唐果倒也乐得如此,毕竟第一次见面打招呼的时候就碰了一鼻子灰,这种遭遇远远谈不上愉快,所以惹不起至少躲得起,如果秦沧一直不出现,或者从此以后和自己井水不犯河水,那唐果才是求之不得的呢。

  又过了两天,唐果一大早接到单位的电话通知,给了她一个地址,让她赶过去出现场,这可把唐果激动坏了,出现场这种事,别说是实习期间了,从她正式到A市公安局重案组报到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过这样的机会呢。于是接到通知之后,唐果几乎是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边咬着牙刷一边换衣服,然后急急忙忙的对闻声出来询问情况的母亲丢下一句赶着去上班,就冲出了家门。

  去往案发现场的一路上,唐果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尽管时间才刚刚早上五点左右,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困倦。不过她倒是很庆幸,毕业之后,自己考上了A市公安局,一向疼爱女儿的唐家父母为了让唐果上下班方便一些,给她买了一台车,尽管这车短小精悍,满打满算就只有两个座位而已,却也好歹是个方便的代步工具,尤其像现在这样的时候,一大清早家门口连一台出租车的影子都看不见,案发地点距离又远,小车的价值就被显现出来了。

  大清早一路畅通,唐果很快就来到了电话里面通知她的案发现场,把车子停在单位的警车附近,她急急忙忙赶过去,老远看到局里的法医正在检查尸体,再看看旁边的其他人,唐果的心忽然往下一沉。

  高高大大,卡其色的风衣,光是看这一身装扮就知道,那人一定是秦沧。

  果然,之前成功就说了,要让他们搭伴一起合作,这一次既然自己一个新人都接到了通知过来出现场,没道理名声在外的秦沧没有被通知到。

  唐果一看到秦沧,脚底下的步伐都不由自主的放慢了一点,倒不是她怂到了见到秦沧就怕,而是上一次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想起来就让人心里面有点尴尬,唐果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呆会儿见到秦沧到底是无视他,还是打个招呼。

  不管怎么说,毕竟领导安排自己跟着秦沧身边学习,自己也还是得把姿态放低一点。唐果在心里暗暗的做了决定,走到跟前,对秦沧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而秦沧,只是扭过头瞥了她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脸的淡漠。

  这或多或少也是给了唐果一种热脸贴上了冷屁股的不悦,但是本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她只能要求自己做到最起码的礼貌,没有办法要求别人做出同等程度的回应,所以就索性不去理睬秦沧,把注意力转移到不远处的那具尸体上头。

  那是一具女尸,陈尸在一条小街的街角,身高大约有一米六五,身材比较苗条,原本应该也是个皮肤白皙的人,只可惜现在的死状略显狰狞,一张脸略显青紫,两只眼睛鼓鼓的,好像眼珠马上就要从眼眶当中冒出来似的,浑浊而没有焦点的瞪着头顶的天空,舌头从嘴巴里面伸出来,耷拉在嘴唇外面,纤细的脖颈上一道深紫色的勒痕清晰可见。

  看起来,这名女性应该是被人勒死的。

  可是,当唐果的视线顺着女尸的脖颈向下移动,很快就又对这一结论产生了怀疑。

  女人身穿白底红花的裙子,现在那裙子上面沾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迹,原本的花色模糊成了一片,反倒是殷红的血迹,看起来就好像朵朵盛放的花朵。

  只可惜那血红色的“花”毫无美感可言,只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