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行凶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52,089

  唐果扁了扁嘴,没有回应,虽然说秦沧的话有些不大中听,但是不大中听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他直击要害,说中了自己的性格特征。唐果对于自己的个性还是有一定认识的,自己的性格里面有一定的韧性,没有那么脆弱,但是韧性是有了,却也像秦沧所说的那样,缺少锋芒,也就是俗称“气场”的那种东西。

  假如只是寻常的走访调查,遇到一些特定人群,或许自己的那种所谓亲和力还能发挥一点作用,而另外一方面同样不能忽视的是,这种单纯的亲和力也让自己的形象被弱化了,不容易让人产生可以信赖和依靠的感觉。

  “你说的对,那我以后多跟你学着点儿,不就是气场么,不就是锋芒么!我慢慢磨练呗!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嘛!”她想通了之后,便痛快的对着秦沧拍了拍胸脯,笑嘻嘻的表了个态。

  “孺子可教,”秦沧对她的这种态度还算是比较满意,但是作为一个不打击人不舒服斯基,他还是顺便又补充了一句,“铁杵磨成针就算了,浪费那么多时间是磨铁杵上面,倒不如直接买一根针,省下时间做点有意义的事更实际。”

  “领会精神!领会精神!哪有你这么较真儿抠字眼儿的呀!”贺宁有些无奈。

  两个人说这话的功夫,雅间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收起话题,安静下来,不一会儿,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门口,随后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沧提到的那个“欲言又止”的护士。

  那个护士一进门,看到秦沧和唐果已经坐在那里了,便对他们笑了笑,有些讪讪的,可能是因为白天的时候一言不发,之后又偷偷联系人家出来见面,所以有些不大好意思,走到桌边坐下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是好。

  “既然来了,就有什么说什么吧,”秦沧睨了她一眼,“白天你什么也没说,不管有什么顾虑或者苦衷我们都理解,现在还是开门见山吧,工作一天挺辛苦的,大家都节省一点时间。”

  唐果偷眼看了看秦沧,心里面有一点想要发笑,这个家伙还真是说起谎来大萝卜脸不红不白,还工作了一天挺辛苦,他明明就是回家摸鱼了半天。当然了,唐果也就在心里面偷偷吐槽一下就算了,可不敢说出来,为什么?因为她自己也是共犯啊,没有经得住诱惑,居然跟着秦沧一起翘班回家休息去了。

  护士连忙点点头,开了口,她应该是那种性格特别柔和的人,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我叫林悦,跟孔晓彤是一个科室的同事,这个你们肯定知道了,我跟孔晓彤差不多是同一时期到科室里来的,所以平时还算比较熟,她没结婚那会儿,我们两个一起住医院里面的宿舍,后来她结婚了,就从宿舍搬出去了,打那以后打交道的时候才相对少了那么一点点。我没想到她居然下夜班回家的时候出了事,这一整天我心里都感觉怪怪的,特别不是滋味儿。虽然说我跟她也不算是关系多好多好的朋友,但是至少同事一场,相处的也还挺不错的,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能为她做的也不多,就当尽一点心意吧。”

  秦沧点点头,并不去质疑林悦的说辞:“那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有一个人,跟孔晓彤有过矛盾,闹的挺严重的,我不知道跟孔晓彤出事有没有关系,所以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林悦支支吾吾的回答说。

  秦沧没有什么温度的笑了笑:“如果你觉得不应该讲,就不回来了,不是吗?”

  林悦被他这么一说,也是哑口无言,脸色略显尴尬,缓了缓才说:“孔晓彤之前曾经跟在我们这里住院的一个患者闹过矛盾,差一点点还挨了打,事后那个患者不依不饶的,非得说要让她走着瞧,要让她好看,挺吓人的。”

  “你能具体的说一说么?什么患者,为什么跟孔晓彤会起了那么大的矛盾呢?”唐果听她说的这么含糊,也有一点心急,连忙开口对她说。

  林悦咬了咬嘴唇,把声音压低了一点点:“那个患者名叫仲自明,之前在我们科室住院来着,那个人呢……怎么说呢,有点不正经,反正当时他住院的时候,经常对我们去给他换药扎针的护士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我们都挺讨厌他的。孔晓彤你们都看到了吧,长得挺漂亮的,所以仲自明就特别喜欢跟她搭讪。”

  “那孔晓彤呢?孔晓彤对他是什么态度?”秦沧在这里打断了林悦的话。

  林悦一听他这么问,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你们别误会,孔晓彤这个人,别看长得特别漂亮,感觉好像会比较招蜂引蝶似的,其实不是那样的,她是那种特别传统的女人,特别正经,平时别说是男的了,就算是我们护士之间,偶尔也有那种爱说点儿荤段子的,有时候拿出来调侃孔晓彤,孔晓彤都当是就一本正经的对人家说,开玩笑可以,但是不要说一些日爱日未的荤话。那个仲自明平时总是喜欢说一些很日爱日未的话,好像还觉得自己挺有魅力似的,其实大家都很讨厌他,但是又没法说什么,人不就是这样么,别人都不说的事儿,自己也不想先说。但是后来可能是那个仲自明实在是太过分了,有一天非要孔晓彤去给他扎针,别人谁去扎都不行,护士长没有办法了,就劝孔晓彤去帮他扎一针,孔晓彤去了,别人谁也不许进去那个病房,结果没一会儿的功夫,里面就骂起来了,孔晓彤骂骂咧咧的从里面出来,脸都气白了,我认识她那么长时间,还没见她生那么大的气过呢,紧接着仲自明也从病房里头出来了,手背上流了血,后来我们给看了,是被吊瓶的针头给划伤了。仲自明冲到护士站就要打孔晓彤,差一点把我们都吓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