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意料之中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53,139

  电梯里没有其他人,唐果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就好像浑身都是刺一样?就不能好好的跟人家说话么?”

  “不能,对于根本不会对咱们有什么好印象的人,我没有必要浪费感情。”秦沧头也不回的回答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唐果。

  “你又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人家就对你没有好印象!”唐果觉得秦沧把人想的太坏了。

  秦沧扭过头来看了看她:“我收回之前对你智商的肯定。你和我,不可能给她们三个人带来任何的好处,只是带来了一个坏消息,谁会对咱们这样的角色有什么好印象?最好的结果无非是没有什么印象罢了。”

  “本来也不至于的呀,你看人家小护士都害怕了,我本来想安慰安慰,帮她宽宽心,被你一搅合,人家脸都黑了。”唐果还是不能接受秦沧这样的态度。

  秦沧嘲讽的打量了她一番,开口问道:“这个案件的性质都还没有明确,假如你告诉她凶手是针对孔晓彤一个人,她放松了警惕,之后一不小心就落入了真凶的毒手,这个责任你付得起么?”

  唐果哑口无言,她不得不承认秦沧说的对,假如真的因为自己的宽慰造成了对方的麻痹大意,那结果可不是自己能够负责的。

  “就算是这样,那你看你一句一句的顶着人家说,现在人家不想理你了,什么也没问出来,咱们不是白跑一趟了么?”她仍旧有些不大理解秦沧的脑回路。

  “谁告诉你一无所获?”秦沧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护士,她一定知道什么,而且不出一天,她肯定会连咱们 。”

  “你怎么知道?”唐果纳闷儿的问。

  秦沧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用眼睛看,用脑子想,她方才一直不吭声,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肯定是知道出了事,所以有些害怕,不敢直接说出来,怕万一传出去了遭到报复。”

  “那你又怎么能确定她不出一天就会联系你呢?”唐果还是觉得很奇怪。

  “因为她们害怕,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让真正的逍遥法外,万一那凶手杀一个还不过瘾呢?”秦沧问唐果。

  唐果哑口无言,最后只好持怀疑态度的说:“那好吧,回头看看你的判断到底准不准了。如果人家没联系你,咱们怎么再跟人家好好谈,你就慢慢想吧!”

  出了电梯走出楼门,到了停车场上了车,唐果问秦沧:“现在去哪儿?”

  “送我回家,然后你也回家。”秦沧坐上车之后,就把身子靠在椅背上,微微闭上眼睛,两只手枕在脑后,懒洋洋的说。

  “啊?”唐果惊讶的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眼下正是工作时间,自己又很确定绝对没有听错,“为什么啊?难道不用工作了么?这才到中午啊。”

  “谁跟你说一定要工作到晚上?”秦沧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劳逸结合才能有最好的结果,既然下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事情可以做,还不如回家休息。”

  “可是单位的人会不会觉得我们两个是偷懒啊?不是更不喜欢咱们了么?”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希望他们喜欢我来着?”秦沧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唐果,“他们怎么看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反正他们横竖也比不上我。你要是那么在意,你就把我送回家,然后自己回单位去坐着吧,不过我不能保证他们就会因为这个高看你一眼。不勉强你,你自己看着办。”

  唐果强忍着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没有当场吐槽秦沧自视甚高的那种超人般的自信,她想了想,有了决定:“那我还是跟你一样吧,你回家,我也回我家,咱们两个是搭档,如果你回家,但是我在局里呆着他们就该发现你偷着开溜的事儿了!所以为了掩护你,咱们两个人还是步调一致吧!”

  “没看出来,你还挺讲义气。”秦沧笑了笑,听不出来他对唐果的这个评价到底是褒义还是讽刺,“放心吧,地球离开你还是照样转。”

  唐果也无心去考虑这个问题,她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守纪律的好孩子,从来没有过特立独行的时候,说句夸张一点的话,就连过马路都从来没有过一次不走斑马线的,这一次跟着秦沧翘班,还真有一种逃学翘课一样的紧张和不安。

  “反正,假如因为这个耽误了查案子,或者有什么别的后果,你来负责啊!”尽管为了不把秦沧暴露出来,她决定和秦沧步调一致,但是唐果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担心,于是她又连忙补充了一句,同时也泄露了自己内心的不安。

  “知道了,赶紧开车。”秦沧已经没有什么耐心继续和唐果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摆摆手,示意唐果赶快开车离开医院。

  唐果这才认命的发动汽车,驶出医院的大门,问了一下秦沧家的住址,先开车送他回家去,把秦沧送到家,两个人约定了一下,唐果回去等秦沧的消息,秦沧联系她的时候再通知她到哪里碰头,约定好了之后,秦沧伸了个懒腰,下车大步流星的走了,唐果一个人惴惴不安的开车回家,到了家之后仍旧时不时看看手机,生怕她和秦沧溜掉了之后会造成什么影响,还好,手机一直都安安静静的,可能是因为早上起来的特别早,唐果还真的是有些困倦,于是在家里等秦沧的消息时,等着等着就感到睡意来袭,很快就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等到她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父母去老人家里面看望,没有回来,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被吵醒之后,唐果一边撑着身子从沙发上坐起身来,一边从抱枕下面摸出手机看了看,来电话的人是秦沧,接起电话来,秦沧的话也是说的十分言简意赅,告诉她到某个茶楼见面,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连给唐果问一句那个茶楼在哪里的机会都没有给。

  没有办法,唐果只好自己上网查了查地址,然后收拾收拾开车赶了过去,赶过去的时候秦沧已经到了,在二楼一个雅间里面坐着,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唐果气喘吁吁的冲了进去,车子停的太远,近处没有车位,她只好一路跑过来,现在嗓子都冒烟儿了,坐下之后迫不及待的拿起桌上的一杯茶仰起头来一饮而尽,无奈杯子实在是太小了,一杯根本不解渴,就又伸手去拿茶壶倒水。

  秦沧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牛饮。”

  唐果哪管得了他说什么,先咕咚咕咚喝到解渴了再说,然后才放下杯子,在秦沧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缓了一口气,这才有精神问他:“干嘛那么十万火急的把我给叫到这儿来啊?你别跟我说翘班一下午,忽然有兴致品茶了?”

  “我没那么闲,而且这种小茶楼能有什么真正的好茶?”秦沧略微有点嫌弃的看了看面前的茶壶,“是有人约了咱们到这儿来,我就客随主便了。”

  “谁啊?”唐果脱口问出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问的有点傻,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于是略显惊讶的问,“是医院里那个‘欲言又止’的护士?”

  “意料之中,不要大惊小怪。”秦沧瞥了唐果一眼,嫌她的反应有些过大了。

  这个答案确实是意料之中,但那是秦沧的意料,可不是唐果的,之前秦沧说一天之内那个护士一定会联系他们,唐果还将信将疑,没想到这才半天时间,对方就真的像秦沧之前推测的那样,主动约了他们出来谈事情了。

  然而唐果又产生了另外的一个疑问:“可是,咱们两个去医院里了解情况的时候,明明你一开口就顶着人家说,态度臭臭的,一点也不亲切不和气,我态度那么好,咱们两个都留了联系方式给她们,为什么她联系你而不是联系我呢?”

  “亲切和气得分场合,你以为永远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别人就会信任你了么?幼儿园老师够和气,在军人身上肯定没有,和平时期哄孩子玩,大家都喜欢亲切和气的幼儿园老师,但是真的到了战火硝烟的时候,亲切和气的军人能给你带来安全感么?”秦沧毫不留情的把对方主动联系了自己的背后原因给揭开了,“铁很硬,嗝人,但是可以做武器,棉花虽然软,也只能填充玩具用。”

  唐果撇撇嘴,有些不太开心:“好好好,你是钢铁,你是军人,你是武器!自夸就自夸呗,干嘛还非得顺道踩一踩我呢!”

  “不把你的症结指出来,你会意识到么?”秦沧没有丝毫自责的意思,“你的性格没问题,但是一点锋芒都没有,如果你想改行,我可以什么都不说,但是假如你真的想在这一行做下去,你就必须得脱胎换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