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悔不当初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53,128

  事实证明,想要看秦沧打脸,还真不是太容易。

  他们两个人按照医院护士提供的信息,来到了A市某政府部门,在门口登记了一下来访目的,就直奔该单位的车队办公室去了,之前在医院里,认为死者可能是孔晓彤的那个护士说,孔晓彤的丈夫名叫孟俊茂,是这个单位里面的司机,凭借着这一具体信息,想要找到孟俊茂就变得很容易了。

  “假如死者就是这个孔晓彤的话,她丈夫有多可疑?”唐果一边跟上秦沧的脚步,一边好奇的问,想听一听秦沧的观点是怎么样的。

  秦沧目不斜视的朝着车队的方向走,不过还是回答了唐果的问题:“取决于咱们能不能找到他,如果找得到,那问题就很大,如果找不到,就另当别论。”

  唐果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女性死者是在凌晨遇害的,假如真的是孔晓彤,那么孔晓彤下夜班之后没有回家,作为一个正常的丈夫,肯定会焦急万分,想方设法去联系和打听妻子的下落,而不是若无其事的在单位里面上班,假如这个孟俊茂真的还在单位里面上班的话,那这个人就很值得挖掘了。

  单位的车队办公室倒是不难找,尤其现在这个时间,像这样的机关单位,如果有公务需要跟着领导外出的恐怕已经出发了,还在的要么没有事,要么是大车司机,也不大可能到处乱跑,所以人自然比较集中。

  车队的办公室就在这个单位主楼后面的一栋两层小楼里面,秦沧和唐果到了那里的时候,屋子里面几个男人正在一起一边抽烟一边闲聊,这几个人里面有的二十出头,有的三四十岁,聊得嘻嘻哈哈,热火朝天,气氛很轻松,甚至秦沧他们都到了门口,屋子里面的人也没有发觉。

  办公室的门敞开着,唐果伸手敲了敲门板,好提醒里面的人有访客到,屋子里的人这才回过神来,扭头朝门口看过来。

  “你们找谁啊?”最先开口发问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嘴里还咬着半截香烟,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斜着眼看向门口的两个人,很显然是对这两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不大愿意理睬,只想尽快打发掉的态度。

  “我们是公安局的,”唐果拿出自己的证件,朝那个中年人出示了一下,“请问孟俊茂是你们这里的么?他在不在?我们有事需要找他。”

  “哦,行,我帮你叫啊,”中年男人点点头,转过脸去朝办公室角落里的一个方向高声喊道,“喂!小孟!孟俊茂!醒醒了啊!有人找你!”

  唐果这才注意到,办公室的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前趴着一个人,原本是伏案而睡的姿态,被那个中年人这么一喊,也给叫醒了,坐起身子,伸了个懒腰,一边打哈欠一边含含混混的问:“老李你嚷嚷什么啊那么大嗓门儿……谁找我?”

  “我就说你小子昨天晚上肯定是出去做贼了,今天早上来了就趴那儿睡!现在警察都找上门来了,你赶紧趁早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吧!”中年男人调侃着孟俊茂,他的话也引来了办公室里其他人的一阵哄笑。

  “胡说八道吧你就!我一个守法公民,警察找我干什么玩意儿啊!”孟俊茂显然刚刚睡醒,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一边伸懒腰,一边开口反驳。

  “喏!人都堵门口了,指名道姓要找你,这可不是我瞎掰的!”中年男人指了指办公室门口的唐果和秦沧。

  孟俊茂这才看到真的有人来,他把视线投向了秦沧他们,唐果又把自己的证件举起来示意了一下:“你是孟俊茂?能出来一下么?有点事情找你。”

  “哦,就来,就来!”孟俊茂看起来似乎有些吃惊,不过他并没有多费口舌,而是用手草草的抹了抹脸,似乎是在帮自己提提神,然后起身走了过来。

  唐果和秦沧没有打算在办公室门口和孟俊茂谈事情,见孟俊茂出来了,就朝远处走了一段,唐果的神经倒是比方才来的时候要绷紧了一些,她没想到这个孟俊茂居然真的在单位,并且还一大早就趴在办公桌上一副渴睡的样子,结合他们发现的那名女性死者遇害的时间,这实在是由不得人不多想。

  “二位,找我有事?”孟俊茂走出办公室来到唐果他们面前,小心翼翼的问。

  “你妻子是叫孔晓彤么?”唐果先开口和孟俊茂确认。

  孟俊茂点点头:“啊,是啊,你们有事儿找她啊?她这会儿应该在家呢。”

  唐果闻言,正打算掏出那名女性死者的照片让孟俊茂辨认,秦沧在一旁先开了口,他一边悄悄的用手在身后制止了唐果准备拿照片的动作,一边对孟俊茂说:“那你能给孔晓彤打个电话么?现在就打。”

  孟俊茂迟疑了一下,眼睛直直的看着秦沧,像是在猜测他的意图,不过最终他还是应了下来,摸出手机来开始打电话,秦沧就在旁边一副冷眼旁观的模样。

  孟俊茂举着手机等了半天,电话那边始终没有人接听,他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似乎有些意外,嘴里咕哝着:“你说这人也是的,怎么就不接电话呢?”

  过了一会儿,因为长时间无人接听,电话里面自动变成了“拨叫号码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孟俊茂一脸茫然的把手机收了起来,对唐果他们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我老婆昨天晚上夜班,今天休息,这会儿可能是在家里面手机开着静音睡大觉呢,她以前经常这么干,你们找她是有什么急事儿么?要是有急事儿就去我们家里找她吧,要是也不算特别急,或者别人可以代劳的,你们就跟我说,我能解决的我来解决,我老婆值夜班挺累的,你们就别吵她睡觉了吧。”

  他讲这番话的态度挺诚恳,像是一个心疼妻子的好丈夫,只是结合眼下的情况来看,却让唐果觉得别扭极了,除非死者并非孔晓彤,这一切只是一场乌龙而已,否则现在孟俊茂的表现就只能够用演技精湛来形容了。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找你好了。”秦沧点点头,面无表情的打量了孟俊茂一番,然后示意了唐果一下,唐果心领神会,拿出照片递了过去。

  孟俊茂一头雾水的样子,从唐果手里面接过了照片,当天的视线落在了照片上头的时候,他的身子忽然打了个哆嗦,脸色也骤然变了。

  “我们家晓彤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的声音里面带着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眼睛瞪得老大,照片被攥得死死的。

  “一眼就能认出来?”秦沧仍旧没有任何的情绪,似乎对这个男人的这种反应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平淡到近乎于冷酷无情。

  孟俊茂却有点急了,语气急切起来:“那当然了!自己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人,我还能认不出来么!你们倒是快点告诉我,晓彤出了什么事了?”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呢?”秦沧并不回答孟俊茂的问题,而是似笑非笑的继续扮演着发问者的角色,刚刚唐果表现得很有悟性,他们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带了两份照片,一份是那名女性死者的面部照,还有一份是女性死者身上穿着的那条裙子的近照,并且照片上特意避开了胸口的大片血迹,只照了裙摆的图案,刚刚唐果得了他的暗示,给孟俊茂看的正是裙子的那张照片。

  唐果也微微皱起眉头,有些狐疑的看着孟俊茂,在她看来,孟俊茂现在的反应确实很奇怪,只看到裙子的照片就一口咬定妻子出了事,作为丈夫前一天晚上孔晓彤到底有没有下夜班正常回到家难道他还不清楚么?

  “你们不是警察么,警察拿着照片来让我认人,这还能是什么好事么!”孟俊茂的语气听起来略微有些气急败坏,“咱们能不能先把话说清楚?我们家晓彤到底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这心里头不踏实啊!”

  唐果把发现了女尸的大致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孟俊茂一听唐果的描述,立刻略显夸张的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唐果想要对孟俊茂说点什么,被秦沧拦住了,秦沧递过来一个眼神,意思似乎是由着孟俊茂去表现。

  孟俊茂发了几分钟的呆,然后突然毫无征兆的嚎啕大哭起来。

  “都是我的错!老天爷啊,都是我的错!”他两只手揪住自己两鬓的头发,大声的嚎哭着,“我好后悔啊!老天爷啊,你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吧!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把晓彤带走啊!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把晓彤还给我啊!还给我!”

  唐果被他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这是唱的哪一出,倒是秦沧,默默的看着孟俊茂,没有任何的反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