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平衡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43,018

  这是秦沧第二次用“最不受欢迎”这五个字来形容自己和唐果了,唐果在一旁一边开着车子,一边皱紧了眉头,虽然说秦沧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子嘲讽,但是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他拉上,一起成了不受欢迎的对象,这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心里不痛快,更何况严立夫好心好意的打电话过来想要提供帮助,说的情况也是客观事实,自己是新人,缺乏工作经验,秦沧虽然在学术领域小有名气,那也不过是理论层面上的,论调查实践恐怕也未必比自己强多少,就算不领情,不接受严立夫的帮助,也不至于态度这么差,敌意那么重吧?

  严立夫很显然也没有料到自己的提议会换来秦沧这样的反应,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然后很快的回过神来,依旧是笑呵呵的轻松语气,并没有和秦沧一般见识:“哪里话,你和唐果都是新同事,以后跟大家熟悉了,会相处融洽的。那好吧,你们也别太勉强,再能干的人也不是三头六臂,如果实在忙不过来的话,随时找我,只要我精力有富余,手头有空闲,绝对没有二话。”

  “好,那就多谢了!”唐果见秦沧压根儿没打算再去理睬严立夫,只好自己厚着脸皮接过话来,向严立夫道了个谢,“假如我有什么不懂的事情,一定会去向你请教的,到时候免不了要给你添麻烦。”

  “哪里话,大家都是同事,自己人,别那么客气,只不过……”严立夫的语气还是很亲切的,说了一半却又话锋一转,“你还是多向秦沧学习吧,他可是犯罪学领域的学术精英,出出力我没问题,别的我就不班门弄斧了吧!”

  严立夫这话说的可以算是谦虚极了,虽然说论学历和学术资历,他和秦沧完全没有可比性,但是在两个不同的领域而言,严立夫在刑侦一线的名声一点也不逊色于秦沧在他原本的犯罪学的学术领域内,现在他把姿态放得很低,很抬举秦沧,反观秦沧,根本不领情,还一副很不屑的模样。

  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唐果在心里面暗暗的吐槽。皮囊再好看,也都是虚的,没有一个好的个性也是枉然,秦沧就是最佳范例。

  当然了,这话她也只敢悄悄的腹诽一下,哪里会有胆子说出来,现在自己跟这男人井水不犯河水都吃了几次瘪,要是真的开口得罪了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唐果自认为不算聪明,却也没有傻到那种地步。

  挂断了严立夫的电话,唐果纠结了一下,忍不住开口问秦沧:“你说‘最不受欢迎’是什么意思?你觉得重案组里的人对你不够热情,所以觉得人家不欢迎你了?那你也别扯上我呀,我可没觉得受人排挤什么的。”

  “你以为别人的脸都是白板么?什么想法都一清二楚的写在上面给你看?”秦沧眼睛没有睁开,语气也比较平淡,只是那没有什么起伏的语气里多少还是透露着一种淡淡的讽刺,“为了让你别再继续自我感觉良好,别太自作多情,我还是把话给你说明白吧。对于重案组来说,你是一个在战斗力和体力上都会拖人后腿的弱质女流,我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书呆子,所以他们把两个被认为是最弱的人搭配在一起,互相拖累就可以了,免得咱们两个人去拖别人的后腿。”

  “这是什么话!我又不是走后门进到重案组的!我可是正大光明的被上头分配进来的!而且什么叫拖别人的后腿?什么叫弱质女流?这是性别歧视你知道么?男人能做到的事情,只要女人愿意,并且肯努力,就也一定做得到!”唐果平生最恨别人性别歧视,现在听秦沧这么说,顿时有些肝火上升。

  秦沧睁开眼睛,看了看气鼓鼓的唐果,笑了笑,笑容里面的嘲讽更浓了几分:“就是因为职场上现在存在着性别歧视的情况,所以很多台面上的安排都要去避免造成这样的效果,换句直白的话说就叫做找平衡,除了你之外,重案组还有别的女人么?你又是什么时候才知道自己被分配到重案组来的?你自己想一想,很多事情只要你没蠢到极点,应该不需要我再去浪费口舌了。”

  唐果哑然,虽然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可是秦沧的每一句话都切中要害。自己当初报考公安局,并且顺利的通过了考核,原本听到的风声是说自己会被分配到内勤岗位上,没想到最后通知下来的时候却变成了重案组,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唐果是极其兴奋的,接连两三晚没有睡好觉,现在被秦沧兜头泼了冷水之后,头脑也渐渐的冷静下来,开始意识到自己被这样安排背后可能涉及到的原因,并且心中隐隐的有些明白,秦沧刚刚关于平衡性别的那种说法,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再回头想一想成功把自己和秦沧安排在一起时候的态度,自己希望能够跟在严立夫身边多多学习时候,成功的反应,都说明了很多问题。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过分了!凭什么那么看不起人呀!我非得证明给他们看,我一样不比他们差!”唐果有些愤愤的说,一边说她一边扫一眼秦沧,“咱们两个好好配合,好好努力!一定要用事实证明他们想错了!”

  “你想证明就去证明吧,不要扯上我。”秦沧却并没有唐果那样的热血沸腾,反而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就不怕他们一直都误会你是百无一用的书生?还是或者说你自己也对证明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啊?”

  “我纠正你一个错误的观点,”秦沧慢腾腾的睁开眼睛,对唐果说,“对自己有信心的人,根本不需要去向其他人证明什么。别人怎么看我,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我也根本不在乎。”

  唐果再一次哑口无言,她决定不要和秦沧继续探讨这样的话题,因为这样下去,最后吐血身亡的人有可能就会是自己了。

  依照着秦沧之前的安排,唐果开着车沿途记录着监控摄像头的编码,并把这些都带回了公安局,调取了相对应监控摄像头的视频画面,根据法医和秦沧对死者死亡时间的大致判断,开始总距离案发现场最近的一个有监控的路口开始,仔细的浏览起来,试图找到那名女性的行踪。

  这种事情,秦沧自然是不屑于做的,按照他的话来说,那等于是在谋杀他的时间,于是唐果就一个人浏览起来。

  “如果我是你,我就跳过前面,直接从凌晨一点左右开始看,前半夜不会有太有价值的收获。”秦沧过了一会儿,在一旁凉凉的说。

  唐果没有理睬他,闷头忙着自己的事情,秦沧见她不听,也不再多说废话,由着她继续一点一点的盯着监控录像去进行筛查。

  终于,在看了一个多小时,唐果盯着屏幕盯得眼睛都快要发酸的时候,那个监控画面中终于看到了女性死者的身影,画面不算特别清晰,但是死者身上的那条花朵图案的连衣裙还是非常容易辨认的,而从监控画面上的时间显示,女性死者出现在镜头当中的时间和秦沧推测的相差无几。唐果精神一震,连忙推算着路程和时间,开始在相关的其他几个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的画面了里面找答案。

  唐果这一次长记性也学聪明了,并没有去问秦沧是怎么知道锁定那样一个时间段,去问这个问题必然等同于自取其辱,还不如自己琢磨一下。唐果一边盯着监控录像,一边琢磨,之前秦沧推测过死者的身份,基本排除了夜店里出来的,那么她最有可能的就是三班倒的工作人员,打扮得那么精心,应该不像是半夜里去接班的人,反而像是下班回家,而三班倒下第一个夜班的时间也和女性死者出现在监控画面当中的时间非常吻合。

  这么一想,唐果觉得自己的思路也跟着变得清晰起来。

  经过了半天的努力,最终在某一个主要路口之后,唐果就没有再从任何一个岔路口的监控录像当中再找到过那名女性死者,于是唐果把那个主要路口的地图调了出来,看看那周围都有些什么单位。

  很快,附近的一家医院就进入了唐果的视线。

  要知道,现在这年月里,除了工厂之外,三班倒的工作并不算很多了,医院恰好是其中之一,本地的工厂几年前就纷纷迁往了远郊,结合市区范围内的环境,还有女性死者的穿着打扮,她多半是医院里面的职工,尤其可能是一名护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