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笨办法就是好办法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43,326

  这样的答案当然不会让唐果感到有多么愉快,不过眼下她决定让自己表现的脸皮厚一点,于是便快步追上了秦沧,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秦沧察觉了自己身后多了一条小尾巴,起初并没有打算多加理睬,过了一会儿才略微有些不悦的停下脚步,扭头问唐果:“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告诉我的啊,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唐果回答的十分坦然,“我现在就想跟着你,看看你到底怎么去确定死者的身份,这也算是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你总不会出尔反尔,不同意吧?”

  秦沧一愣,似乎有些无奈,只不过他的表情一向都是淡淡的,所以并没有太多的表露,最后也只是微微一点头:“随便吧,但我不会等你的。”

  这样一来,唐果也算是得到了秦沧的允许,可以光明正大的跟着他了。

  秦沧人高腿长走得快,唐果亦步亦趋跟得紧,两个人就这么来到了停车的地方,唐果去开自己的车子,开口叫秦沧等一等自己,秦沧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大步流星的朝大路边走,唐果有些恼火,却也没有办法,秦沧只说是随便自己跟,并没有答应载自己一程,他的性格着实古怪,唐果吃不准这个怪人会是什么样的做派,所以也不敢冒险跟上去,以免被“拒载”,索性也不与他啰嗦,打算开了车子赶紧跟上去,争取能够跟上秦沧,大不了一路上打起精神来做个合格的小尾巴,一来算是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跟着秦沧身边学习提高,二来也看看他到底打算用怎么样的办法去查证死者的身份。

  结果等唐果开着车子来到了路口,秦沧还在路边站着呢。

  “你怎么还不走?”唐果降下车窗,狐疑的问秦沧。

  秦沧的脸色似乎略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他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皱着眉头说:“我之前有让那辆出租车在这里等着我的……”

  原来是被出租车放了鸽子,唐果闻言要不是担心秦沧翻脸,差一点就笑出来了,倒不是说她这个人有多幸灾乐祸,只不过是自己接二连三的在秦沧那里碰了几鼻子的灰,现在终于也看到他在别人那里碰壁的时候,实在是让唐果觉得心里面有那么一点暗爽。

  当然了,暗爽归暗爽,唐果虽然资历浅,却并不是个没有工作原则的人,她指了指自己身旁副驾驶的空位子:“那你要不要上车来?当然了,不勉强啊。就是这个时间段出租车本来就不算特别多,再加上刚刚为了保护现场,周围听了警车,那些出租车司机一旦听说这条路上面出了那么大的事,估计都绕道走了,说不定还会用无线电通知自己车队里的其他司机绕行这个区域呢,你要是非得坚持等出租车的话,恐怕需要碰碰运气,做好等上一阵子的心理准备。”

  她以为秦沧之前表现得那么性格古怪,这一次还不得别扭上一会儿,不曾想秦沧听了她的话,大概值考虑了两秒钟,就二话不说的拉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坐了进来,他个子高,腿也长,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看起来空间略显局促,让这辆小车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难得的是,在这么局促的空间里面,秦沧倒还能够正襟危坐,腰背挺直,一点没有缩手缩脚的狼狈姿态。

  “那现在咱们去哪儿?”唐果问秦沧。

  秦沧一边扣上安全带一边指了指前面:“从这里向左转,下一个十字路口就有监控摄像头了,记一下监控摄像头的区域编码,回去调一下监控录像,找到那名女性死者的行踪,根据走来的方向逆推到下一个路口,一直到任何一条岔路口都再也找不到这名女性死者的身影为止,同时把这名女性死者的照片发给各分局和派出所,如果有人去报案失踪,被报案的失踪人与死者年纪和相貌特征相似的话,就给报案人辨认一下,双管齐下,总有一条路行得通。”

  “就用这种倒推的笨办法啊?”唐果对这样的答案略微有些失望。

  “谁告诉你笨办法就一定不是好办法的?”秦沧反问。

  “那你怎么知道是向左转的这个方向,而不是向右转那边呢?”唐果依着秦沧的话驱车左转,却还是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方才她开车过来的是一个丁字路口,从小路出来向左向右都各自能够通向一个相对车流多一些的十字路口,死者在一条小街当中被害,现场涉及到的范围并不大,也就是说除了尸体周围的小面积区域之外,其他地方都看不出与这一桩命案有任何的关联,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左右明明都有可能,秦沧却如此笃定一定是向左的这一边呢?

  “很简单,女性死者的鞋底沾有橘红色的粉末,”秦沧朝车窗外一指,“这边半条街刚刚重新铺过了人行路的彩色地砖,地上很多这种橘红色的粉末,我早上坐车从另外的那个方向来,那边还没有更换新地砖,所以没有。”

  唐果略微有些惊讶,她刚刚在现场很仔细的观察了那名女性死者的着装和身上的伤口等等,却没有能够连鞋底沾有橘红色粉末这样的细节都留意到,秦沧方才在开口询问关于玫瑰花的事情之前一直都没有说过话,没想到他一言不发的时候,竟然在脑子里已经做了那样一番周全的思考。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虽然对于秦沧这种别扭的性格还是略微有些打怵,唐果倒是对于成功的这一工作安排没有了之前那么多的腹诽,身边的这个怪人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性格如此的不讨喜,但也真的并非浪得虚名,更不是什么照本宣科外加头脑发热的书呆子,他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你说,女性死者随身的皮包、财物都没有丢失,但是钱包里却找不到她的手机和身份证,会不会是凶手刻意想要隐瞒死者的身份呢?”唐果依照着秦沧的指示开车向前方有监控摄像头的十字路口慢慢开过去,但是两个人坐在这么狭小的车厢里面,都沉默着有些略显尴尬,于是她又寻找话题去和秦沧攀谈。

  “一具面部完好无损的尸体,被高调的直接丢弃在小街上头,如果凶手还有过想要刻意隐瞒死者身份的念头,那他的脑子一定和你刚才的问题一样蠢。”秦沧略有点没好气的回答,“言多必失,如果我是你,我就尽量少说话。从现在开始,你就依照着刚才我告诉你的去做就够了。”

  说完,他好像懒得再去和唐果有什么互动似的,以不大舒适的姿势,把头依靠在椅背上,两条手臂环抱在胸前,闭上了眼睛,唇线紧紧的抿着。

  唐果偷偷的撇撇嘴,虽然说成功交代过,安排自己和秦沧搭档是让自己向他学习,可是两个人归根结底也算是平等的同事关系,现在倒好,这个家伙理直气壮的充当起了支配者的角色,自己俨然就成了他的小跟班、打杂的,这实在是让人有些丧气,就算头脑不错,心思也缜密,与人打交道的态度稍微柔和那么一点,有风度那么一点,应该也不是什么登天一样的难事吧?

  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会是天生性格就那么的别扭吧,唐果暗暗的猜测,就算不敢当面去询问,她也还是会在心里面偷偷的琢磨,忍不住有些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成长环境,才会造就了秦沧这么一个冷漠又不讨喜的男人。

  她甚至偷偷的产生了一个略显刻薄的推测,这个明明在学术界已经创出一番名声的男人,突然放弃了原本的事业根基,转行跑来做了警察,到底是真的如他自己对局里领导声称的那样,感觉对原本的工作没有了挑战性,所以想要尝试新的职业,还是说他根本就是因为性格实在是太不讨喜,所以在大学里面受到了学生的排斥和同事们的排挤,混不下去了才不得不选择改行的吧?

  正胡思乱想着,一串手机铃声把唐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没有带蓝牙耳机的习惯,平日里车上也没有别人,所以习惯了开车的时候用扬声器来接听电话,这一次也没有例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串陌生号码,没有多考虑的就接听起来。

  “是唐果吧?我是严立夫。”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

  唐果扶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的抓紧了一点,连忙应声:“哦,是,我是唐果……你找我有事么?”

  “没什么事,你别紧张,”似乎听出了唐果的局促,严立夫的声音里隐隐多了几分笑意,“是这样的,我听说你和秦沧接了一个案子,你们两个都是刚来不久,各方面可能都没有那么熟,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初来乍到不容易,我希望在精力有富余的情况下能帮到你们什么。”

  “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

  唐果还没等把“太好了”三个字说出口,一旁原本闭目养神的秦沧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开口插了进来:“不用了。”

  因为是开着扬声器,电话那一段的严立夫自然也听得到秦沧的回答,他连忙说:“哦,秦沧也在啊,没关系,我手头的案子快要收尾了,所以回头有需要我的地方不用客气。”

  “没有客气的意思,”秦沧面无表情的重新闭上了眼睛,“就让我们这两个最不受欢迎的无用之人自己解决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