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尾随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53,220

  两个人下楼上了车,唐果仍旧是负责开车的那一个,秦沧再一次把自己颀长的身体蜷缩进唐果那辆小车里面,车子驶出了公安局的院子,唐果正准备左转奔着医院的方向去,秦沧却在旁边朝她比了一个手势:“右转。”

  “为什么?咱们不是要去医院么?右转是要去哪儿?”唐果有些茫然。

  “你别管,我让你怎么开,你就怎么开就对了。”秦沧一指,“一直朝前开。”

  “哦,好吧。”唐果不明就里,但是还是依照着秦沧的意思办了,把车子进入车道向右转,直直的向前行驶,不过因为搞不清楚状况,她没有把车速提起来,而是不急不忙的在路上行驶着,好在路上的车子不算多,所以也不碍事。

  秦沧对于唐果的车速没有提出任何的反对意见,只是默默的坐在车里,时不时的看一眼后视镜,一直开过了三个路口,才示意唐果转弯,唐果依言转了过去,然后就这么七拐八拐的走了半天,与去那所医院的路线南辕北辙,而且还时不时的被唐果发现他们走了回头路,这可把唐果给纳闷儿坏了。

  “咱们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去哪儿啊?”终于,她忍不住开口问秦沧。

  秦沧又朝后视镜看了一眼:“走吧,这回可以去医院了。”

  “哦,”唐果应了一声,准备朝医院的方向走,但是她的疑问还是没有得到解答,“那刚才这转来转去的,你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做个试验。”秦沧这回也不看后视镜了,姿态放松的靠在椅背上,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看看孟俊茂到底是不是在尾随跟踪咱们。”

  “孟俊茂?!”唐果有些诧异,她连忙从倒车镜往后看了看,还真看到远远的后方有一台和孟俊茂一样款式一样颜色的车,虽然这样的距离她已经看不清楚车牌号是多少,但是既然秦沧说是,那她就选择相信秦沧的判断,“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咱们的?一出公安局大门的时候么?那敢情他方才根本就没有离开?”

  “嗯,所以我想确定一下他是存心跟着咱们,还是巧合。”秦沧点点头。

  唐果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这样一来也就讲得通了,方才他们走的路线非常的不合理,能够全程都和他们保持一致的,绝对不可能是巧合那么简单。

  “那他现在还跟着咱们呢,怎么办?要甩掉么?”她有些担心的问秦沧。

  “你以后少看点儿电影,别一脑子的幻想。”秦沧瞥了她一眼,“他是个开了好多年车的专业司机,你是个二半吊子,你觉得你甩得开他么?”

  唐果虽然对秦沧讽刺自己的话有些不满,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他后面说的那番话是对的:“那怎么办?就让他这么跟着咱们么?”

  “跟着就跟着吧,我也只不过是想根据他是不是跟踪咱们这件事来判断一下他的心虚程度而已,没想过怕他发现咱们去哪儿。”秦沧满不在乎的说,顺便问了一句,“刚才我让你右转的时候,你根本就没弄清楚我的意图,为什么还照做?你明知道去医院是应该左转的,不是么?”

  “你说让右转,那就肯定有你的理由呗,转个弯就是一瞬间的事,就算我当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过后再问你不就得了,你看,现在我不就知道了么!”

  “你还真是够轻信的,”秦沧眯了眯眼,嘴角轻轻一挑,“真单纯。”

  “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听着一点儿也不像在夸人呢?”唐果皱了皱眉头,心里面觉得有点别扭,“咱们两个人无冤无仇,又是搭档一起办案,你有什么理由故意在这件事上捣乱呢?这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我干嘛怀疑?”

  “这世界上损人不利己的人还少么?”秦沧反问。

  “那你现在有判断了吗?他都尾随跟踪咱们了,这肯定是特别心虚吧?假如他只是跟孔晓彤感情出了问题的话,用得着这么鬼鬼祟祟的跟着咱们么!”唐果决定不去和秦沧讨论他的那种消极心态,免得他又要对自己冷嘲热讽,听着心里面又不舒服,她又看了一眼倒车镜,孟俊茂的车子还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呢。

  “他到底干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我确定他一定做了什么足够增加他身上嫌疑的事情,”秦沧一边说一边扭头仔细打量了唐果一番,“你的脑子还可以,不算太坏,这倒也说明了他们把你弄到重案组里来,不算是什么错误。”

  “喂,你干嘛总说这种话啊?”唐果有些不高兴了,“之前你就左一次右一次的说什么咱们两个是组里面最不受欢迎的,为什么啊?你给我扣了这么一顶大帽子,总得给我个理由吧?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受欢迎的,我怎么都没发现?”

  “你觉得,以你的资历,你应该进重案组么?”秦沧抛给唐果一个问题。

  唐果一愣,这个问题她自己也曾经问过自己,当初考到市局的时候,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分配到重案组这么关键的部门,所以好长一段时间都有一种恍恍惚惚,好像自己在做梦一样的感觉,觉得自己的运气有点太好了,但是除了运气之外还会有什么别的原因,她可就从来都没有去考虑过了。

  “你千万不要说自己运气好,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运气这种事,所有结果背后都有原因。”秦沧不等唐果回答自己的问题,就先开了口。

  唐果被吓了一跳,感觉秦沧好像看穿了自己,读到了自己的心声似的,可是除了运气,她也找不出别的因由来了:“那你说,不是运气是因为什么?”

  “因为你的性别。”

  “啊?性别?因为我是个女的,所以我有进重案组的优势?你是在开玩笑的吧?”唐果原本还有些忐忑,不知道秦沧会说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等听完了他的回答之后,差一点就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又不是没看到,整个重案组里都是男的,满打满算就我自己一个女生,这也算性别优势?”

  “你也知道整个重案组就只有你一个女人么?”秦沧有些嘲讽的哼了一声,“在你之前一个女人都没有,今年忽然把你给分配进来,难道在你之前就没有比你各方面更优秀的其他同专业女性么?前阵子关于某些岗位的性别歧视问题一度被炒的沸沸扬扬,你不会不知道吧?在那之后,你被分配进来了,懂了么?”

  唐果张了张嘴巴,想要否认,可是偏偏又找不到语言去反驳秦沧,她隐隐觉得秦沧说的这个原因是合理的,却又不愿意承认。虽然说靠运气被分进重案组也不是多么光荣的事情,但是听起来总好过因为自己是个女的,上头为了怕被人指责行被歧视,所以才把自己给拉进来当“证据”的。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秦沧把自己跟他并称为重案组里最不受欢迎的人吧,假如其他人并不认可自己的能力,都知道自己被招进来是为了平衡性别问题,那自己势必被人当成是个专门拖后腿的绣花枕头大草包,又怎么可能受人欢迎呢。

  “那你呢?你不是说你自己也不受欢迎么?你又不是女的!”唐果被秦沧说的心里面有些闷闷不乐,于是也带着点赌气的成分,开口问他。

  秦沧却并不在乎:“因为我过去是个从事理论教学的人,他们觉得我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只会纸上谈兵的酸秀才。这也是为什么你会被安排来跟我搭档的原因。一个弱女子加上一个酸秀才凑在一起,就不会妨碍别人的工作了。”

  唐果很想驳斥秦沧这番听起来有些自我贬低的总结,可是她的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又在告诉她,秦沧说的没有错,虽然很残忍,但事实终究是事实。她还记得成功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去谈话的时候,自己就很奇怪,为什么让自己一个没有什么实践经验的新人去和另外一个同样实践经验不多的新人搭档,还说什么为了让自己学习和提高。当自己提出想跟在严立夫身边学习的时候,成功的反应又是那么的强烈,立刻一大堆帽子扣过来,就为了否决掉自己的那个提议。

  假如这一次的案子不是刚巧重案组里的其他人都手头有案子没有了结,这个案子乍看又很像是抢劫杀人,恐怕她想要争取一个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都不容易。

  “怎么了?受挫了?有没有觉得心灰意冷?”秦沧在一旁凉凉的问。

  “我为什么要心灰意冷!现在手头就有这么个案子,这正好是我证明自己不是花瓶草包的好机会。”唐果对他的口气有些不悦,瞪了他一眼。

  “不错,有点斗志,”秦沧对她的态度似乎很满意,点点头,“我可以帮你。”

  “什么叫你帮我呀,难道你就不需要向他们证明你不是个酸秀才么?”

  “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的看法?”秦沧轻蔑的笑了笑。

  口气还挺狂!唐果偷偷的撇撇嘴,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的打定主意,一定要把握住这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绝对不让人看轻了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