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无利不起早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43,099

  唐果对于孟俊茂的这番说辞没有做出什么回应,虽然说她是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小菜鸟,实践经验并不算特别多,但是直觉和判断力还是可以的,孟俊茂的这番话,怎么听都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好像是他试图给自己和秦沧一种先入为主的概念,去给他的那个小舅子塑造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形象。

  在得知自己的妻子出了事情之后,第一件事居然是撇清自己顺便把脏水泼给自己的小舅子,这种做法真的大丈夫么?唐果对此深表怀疑。

  不过她也没有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因为孟俊茂给她的第一印象就很差,所以现在自己对他的不信任或多或少也受到了不好的第一印象影响,不够客观。

  之后秦沧几乎没有怎么开口同孟俊茂说话,就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等把需要问的暂时都问完了,唐果让孟俊茂登记过联系方式之后,就让他离开了。孟俊茂走的时候还是一肚子的牢骚,不过他一边发牢骚的时候,还不忘偷眼去瞄着秦沧的反应,秦沧不理他,没有反应,他就多牢骚几句,等到秦沧略微有些不悦的把目光投向这边,他就立刻没了声音,急匆匆的离开了。

  唐果对于孟俊茂的这种反应有些好气又好笑,等孟俊茂走了才把方才心里面的疑问拿出来询问:“你刚才为什么要问孟俊茂和孔晓彤有没有孩子的问题?”

  “试探他们两个人的夫妻感情。”秦沧说,他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和唐果的对话上面。

  “孩子几岁,放在谁家,这怎么判断夫妻感情?”唐果有些不解。

  秦沧皱起眉头来,看了看唐果:“你脖子上面的是什么?”

  “是头啊。”唐果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么问,本能的回答了一句,说完之后才意识到,秦沧问自己这个问题是在嘲讽自己,这让她微微有些恼火,抿了抿嘴,“我自己想,不劳您大驾告诉我答案了!”

  “想不出来就别勉强,如果想出来了,记得跟我对一对答案,免得你自己异想天开,想到了什么蠢主意还误以为是我的看法。”秦沧根本不把唐果那点小小的怒火放在眼里,甚至还略微带着一点点挑衅的对唐果说。

  说完他就又一个人陷入了思索当中,完全没有再搭理谁的意思,唐果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入神的琢磨起秦沧方才提问的出发点来。

  虽然说“孩子是夫妻感情的纽带”这句话也不尽然,但是在夫妻二人处理与孩子有关的问题这件事上头的态度,仍然可以映射出夫妻关系的融洽程度。根据孟俊茂提到的情况,孔晓彤的母亲早逝,父亲再娶,并且继母又生了一个弟弟,异母弟弟和这个继母都与孔晓彤的关系不大融洽,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孔晓彤和孟俊茂父母的关系也有些微妙,按照常理恐怕也还是会更愿意把孩子交给亲爷爷和亲奶奶来照看,总好过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后姥姥。

  除非孔晓彤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把孩子放在自己的父亲那边。

  另外,不管是作为丈夫,还是作为父亲,孟俊茂在案发当晚的表现都让人对他自己刻意想要营造的“好丈夫”“好父亲”形象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假如他和孔晓彤之间的感情真的没有任何问题,他对自己的孩子也疼爱有加,那么明知道岳母是妻子的继母,并且关系不好,妻子又要值前半夜的夜班,为什么会宁愿让妻子把孩子留在岳父那边,自己也要去同事家里打什么牌呢?

  从孔晓彤的角度出发,作为母亲来讲,在值夜班的时候把孩子留给丈夫,也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比较好,还是交给自己的父亲和继母比较好,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假如小孩是她主动留在父亲家,那是否意味着她的丈夫孟俊茂没有办法在家里照看孩子呢?这一点倒是和孟俊茂自己承认的到老同学家中打牌的事实相符合。

  然而,之前孟俊茂单位的那个中年人曾经提到过,孔晓彤反对孟俊茂出去打牌,所以孟俊茂不敢公开去,都是等孔晓彤上班走了之后才偷偷溜去,又在下班前结束牌局去接孔晓彤,力求神不知鬼不觉。那么孔晓彤明知道孟俊茂要出去打牌,所以才把孩子寄放在老人家里的这种假设就很难成立了。若是孟俊茂自己为了溜出去打牌方便,而把孩子送去了老人家,那么之前的那个问题就又回来了,把孩子送去孔晓彤父亲家的这一举动在孟俊茂的身上显得十分不合理,一来孩子的姥姥不是亲姥姥,二来把孩子送去妻子的娘家,自己去打牌,这等同于自己揭了自己的老底,暴露了自己的行为。

  想着想着,唐果忽然有些明白了,秦沧不理孟俊茂的那些说辞,偏偏刨根问底的打听关于孩子的事情,其目的是为了通过与孩子有关的细节判断孟俊茂和孔晓彤的家庭生活是否稳定,并且从孟俊茂提供的答案来看,孟俊茂和孔晓彤之间,绝对存在着某种感情问题,并不是孟俊茂自己表述的那么和谐。

  “你是不是觉得,孟俊茂和孔晓彤的婚姻出了问题?所以孔晓彤摘掉了婚戒,尽管和继母关系紧张,也还是在值夜班的时候把孩子寄放在自己父亲家里,并且孟俊茂在孔晓彤值夜班,需要在半夜里下班回家的时候还跑出去通宵打麻将,根本不回家,也不去接她。”唐果终于梳理清楚了自己的思路,赶忙来到秦沧的办公桌旁,对他说,“咱们早上去找他的时候,别人都在侃大山,就他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觉,刚才他说在老同学家里打牌,结果困了睡着了,别人没叫他,让他一觉睡到了天亮,这就有漏洞了!假如他真的不到半夜就在别人家睡下了,一觉就睡到了今天早上,干嘛一大早就困得好像一宿没睡出去做贼了似的呢!”

  “还行,”秦沧一言不发的听她说完,打量了唐果一番,“没白长脑袋。”

  唐果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心里暗暗的想,这个人还真是够不会说话的,明明可以好好沟通的事情,他就非得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亏得自己是那种脾气不错,涵养更不错的,换成一般人,估计早就炸了毛了。

  “那你觉得孟俊茂有可能动手杀害自己的妻子么?”她开口问,虽然说孟俊茂关于他和孔晓彤感情很好的那番说辞漏洞百出,这对夫妻之间绝对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出了问题的感情多得很,未必其中一方都能够狠下心肠来对另外一方下毒手,这毕竟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回事儿。

  “这个不好说,”秦沧的回答有些含糊,“这取决于是不是有足够的诱惑让他去铤而走险。俗话说无利不起早,这个世界上所有事情,不管错的有多离谱,不管有多邪恶,总是会有人去做,任何人都有可能做坏事,区别只不过是在于每个人良知的价码不太一样罢了,或高或低,说到底,总是可以出卖的。”

  唐果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听你一说,就让人感到这么绝望呢!你这个人看问题是不是有点太悲观消极了呀?要是按照你这观点,世界上岂不是没好人?”

  “这不是消极悲观,是客观事实。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好人与坏人,唯一的区别就是良知的价位不同,有些人的良知给点钱就卖,有些人的可能价值连城。”秦沧的语气淡淡的,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样,就好像他已经看破了红尘了似的,“没有永远的好人,也没有永远的坏人,到底是学好还是学坏,人追求的不过是一种更加利己的结果,有些人为了利己选择铤而走险,有些人害怕付出代价所以安于现状,仅此而已,没有例外。”

  你这人是不是经受过什么精神挫折啊?要不然怎么会是这样的性格和观念!

  唐果在心里面悄悄的嘀咕着,当然这番话她是妥妥不敢说出来的,毕竟秦沧的毒舌她也是略有耳闻,自己嘴皮子没有那么厉害,也不想去跟他一较高下。

  心里面悄悄的转着这样的念头,一抬眼,唐果发现秦沧正直直的盯着自己看,这可把她吓了一大跳,因为和秦沧对视的那一瞬间,唐果觉得他的那个眼神好像能够穿透了自己,把自己内心里的想法都给看到了似的。

  “那咱们接下来干什么?去孔晓彤的就娘家看看么?”她心虚的移开自己的视线,开口岔开话题。

  “不急,拿上孔晓彤的照片,户籍信息里的正常照片,还有案发现场那身衣服的,”秦沧看了看时间,站起身,对唐果说,“再去一趟之前去过的那家医院,看看孔晓彤的同事是怎么说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