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讨债鬼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43,185

  秦沧并没有理会孟俊茂提到的那个新的信息,而是又抛出了一个似乎有点没头没脑的问题:“你是本地人吧?父母都在么?也在这里?”

  孟俊茂原本指望着秦沧能够询问自己关于孔晓彤那个异母弟弟的问题,甚至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作答的姿态,没想到秦沧居然理也不理,直接跑去打听起自己的个人情况来了,这让他感到有一点点措手不及愣了一下才点点头。

  “是,我是本地人,我爹妈都在,身体好着呢,也在本市。怎么了?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么?你们难道连我爹妈也怀疑啊?我告诉你们啊,我爹妈可是都六七十岁的人了,你们乱怀疑我,我不跟你们计较,这也就罢了,乱怀疑我爹妈可不行!他们过去对孔晓彤好着呢!跟亲闺女似的!老人是用来尊重的,不是用来怀疑和侮辱的!”孟俊茂反应很大的对秦沧连珠炮一样的指责了一大通。

  秦沧可是对他的这一番指责丝毫不买账,还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的这个嘴皮子,当初要是去当律师估计也是块好材料,不仅善于偷换概念,还很精于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去揣测别人,顺便占领一下道德制高点。只可惜,在我这里没有用,我问你的问题,你就只管回答就好,时间是你的,反正我有的是空闲,你作为一个刚刚承受了丧偶之痛的人,如果有那种闲情逸致跟我耗着,那我接下来问你的每一个问题,你都尽管继续说那么多废话,继续浪费时间。”

  “那你看!我明明已经给你们提供线索了,你们理都不理,现在又说我不配合,你们这算是什么意思啊!”孟俊茂被秦沧顶了回来,有些心虚,但还是习惯性的转移了话题,“孔晓彤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孔晓彤就跟我说过,说她那个弟弟就是个吸血鬼,早晚得把她骨髓都给榨出来,他们姐弟俩简直就是水火不容的那种状态,以前她那个弟弟跟她吵架的时候,还想过要动手,幸亏我在场,给拦下来了,谁知道是不是那小子怀恨在心,一直憋着坏,就找机会想要对付孔晓彤呢!他那种人,什么干不出来啊!”

  “你的父母既然也在本地,为什么孔晓彤值夜班,孩子放在她父亲那边?你方才几次提到,孔晓彤的弟弟和她是同父异母,那么也就是说,和孔晓彤父亲一起生活的是她的继母,并不是你孩子的亲姥姥,孔晓彤和异母弟弟之间的关系又很紧张,她和异母弟弟关系紧张,和继母的关系相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选择把孩子交给亲爷爷亲奶奶照顾,这样才比较稳妥吧?”秦沧就好像是故意和孟俊茂作对似的,一句都不肯问关于孔晓彤异母弟弟的事,转而又向孟俊茂提起了另外的一个质疑,并且还用孟俊茂方才自己亲口提到的信息作为了自己理论的佐证和依据。

  孟俊茂略微有些恼火了,但之前几次他开口指责,都被秦沧挡了回来,这一次他倒是也学聪明了,表情虽然难看了一点,至少勉强算是正面回答了秦沧的疑问:“这还能有什么原因,你是不是还没结过婚啊什么都不懂!你不知道这世界上婆媳就跟猫狗似的,根本就是对头,往一起凑合多了早晚是要掐起来的!孔晓彤跟我妈关系不好,她不愿意让我妈照顾我儿子,所以就送去我岳父那里了,这有什么奇怪的么?哦,对了,说起来我岳父那边,孔晓彤那个后妈也确实挺不是个东西的,要不是我岳父对孔晓彤还挺好的,什么事儿都依赖自己这个闺女,她当初都恨不得把孔晓彤直接扫地出门,从此以后都不许跟娘家沾边,这样她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就可以把我岳父所有的财产都给捞走了!谁知道那她私下里是怎么给自己儿子灌输的,说不定见天儿撺掇她儿子给孔晓彤下绊子呢!”

  秦沧没有搭腔,就那么一声不吭的默默看着孟俊茂,孟俊茂被他盯得几乎快要坐不住板凳,可是偏偏又得故作冷静,不可以发作,那副别扭勉强的样子,连唐果在一旁看着都替他感到难受。

  在一段长长的,同时也是令人尴尬的沉默之后,秦沧终于开口了,他一副做出妥协的姿态,对孟俊茂说:“孔晓彤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怎么回事?”

  孟俊茂一听到他问这个,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那一段沉默让他过于紧张,所以现在忽然放松下来就连掩饰都没顾得上,表现的十分明显。

  “她那个弟弟啊,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我说,你们当警察的就应该狠狠的调查那小子,成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说他干出什么事儿来我都不奇怪!”终于话题不再围绕着自己,孟俊茂的状态里立刻就少了几分紧绷,说起话来也有了一种滔滔不绝的姿态,“那小子名叫孔元正,是我岳父后娶那个女的生的,当年孔晓彤的亲妈死的早,我岳父一个人带着个闺女日子过的也挺不像那么回事儿的,后来经人介绍娶了那个女的,那女的比我岳父小好多岁,俩人头一年结婚,第二年就生了孔元正,孔元正比孔晓彤小八岁,从小就被惯的不像话。”

  “我岳父原来其实是偏心儿子的,觉得闺女将来出嫁就是泼出去的水了,但是后来孔元正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从小学习就不好,还整天惹是生非的,今天跟人家打架得去医院缝针啦,明天惹了人家小姑娘,被人家爹妈堵在家门口骂啦,反正从小就是个小流氓,小混混。学习也不好,初中毕业,好歹算是折腾完了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就不念了。不念了也不找工作,就那么到处瞎混,成天就泡在网吧里头,除了要钱之外,不知道回家,也不知道是魂儿被网吧给扣下了,还是说他屁股地下生根,长在网吧的沙发上头了!”

  听他说了一大堆,秦沧是没说什么,唐果却听得有一点糊涂起来,终于赶在孟俊茂说完之后的空当开口问:“你说的这些和孔晓彤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因为孔晓彤省心啊,所以后来孔元正越大,我岳父就越对他不喜欢,越开始偏心孔晓彤了,那个孔元正,还有他妈,当然都不高兴了,他妈成天在我岳父面前念叨,说什么嫁出去的姑娘还总跑回娘家去搅合,是想胳膊肘向外拐,从娘家拐了好处去贴补婆家,是想跟弟弟争家产。”孟俊茂充满鄙夷的撇了撇嘴,“你说当妈的都这个态度了,当儿子的还有个不当真啊?所以孔元正对孔晓彤的关系就也变得有点怪怪的,有时候就拿孔晓彤当他姐,有时候就觉得孔晓彤抢了本来应该属于他的钱,认定了我岳父私下里肯定没少给孔晓彤,给我还有我们家孩子钱,然后这些就都是抢了他的,他要报复。”

  “他们之间有过什么严重的冲突么?不管再怎么不亲,也是同一个父亲的姐弟,孔元正对孔晓彤至于恨到那种程度了么?”唐果觉得有些怀疑。

  孟俊茂对她的这种观点十分反感,皱着眉头,语气有点不耐烦的说:“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不看新闻啊,电视上还演过儿子杀亲妈的呢!那不比姐弟还亲?更何况还不是同一个妈生的,能有多亲!之前孔元正隔三差五就跟我岳父要钱,还跟孔晓彤要钱,一开始他们都给,后来孔晓彤发现孔元正拿了钱之后就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到处吃喝玩乐,也不干好事儿,后来就不给了,还回家跟我岳父说了这件事,让我岳父也别给他钱,我岳父那时候就已经发现儿子不成器,还得依仗着自己闺女了,所以特别听孔晓彤的话,把孔元正的钱给断掉了,孔元正气得,跑去医院里头大吵大闹,还要动手打孔晓彤,还好被她同事给拦住了。因为这事儿,孔晓彤气得要命,回来还在家里骂过,说脸都丢光了。”

  “那你能找到孔元正么?”唐果又问。

  “找他倒是没什么难的,以前我陪孔晓彤找过,就那么几个网吧,不在这家就在那家,跑不出去那个范围。”孟俊茂说完,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赶忙又说,“我把话先放这儿,你们回头要是找到了孔元正,他肯定的跟你们说我的坏话!说我不顾家啊,没出息啊,就是个开车的破司机什么的,搞不好还能编排出来一点没影的事儿出来恶心我呢!”

  “你怎么就知道他肯定会说你的坏话?而且一定是说那些?”唐果觉得孟俊茂的口吻未免有些太过于笃定了。

  孟俊茂狠狠的哼了一声,充满了不屑的回答说:“这种事儿我还需要现想么?他又不是第一次在背后编排我,就算是当面他跟我也没什么好话好脸色。就因为我帮他姐去网吧把他给拎回家过,他就记恨我,那会儿他才多大,十五六岁吧,我还是和孔晓彤谈恋爱呢,这都过去六七年了,他还记仇呢,你们说可怕不可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