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异母弟弟
猫眼如月2016-12-16 01:243,146

  在不违章的前提下,唐果打破了自己开车以来的车速记录,回到局里面也是一路小跑的上楼去,就怕错过了对孟俊茂的询问过程,一回到办公室,正好看到小朱出来倒水喝,看到唐果回来了,还走得挺急,就顺便也给她倒了一杯。

  “孟俊茂单位那边什么说法?我看你这来回还挺快的,应该挺顺利的吧?”小朱把谁递给唐果,顺便开口询问一下唐果刚才跑那一趟的收获。

  唐果这一路上赶得急,确实口渴了,接过来先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然后才对小朱点点头:“还可以吧,有给孟俊茂唱颂歌的,说他是好丈夫,也有话里有话,明褒暗贬的。你们这边怎么样?孟俊茂后来又有什么戏剧化的表现么?”

  “一开始不太配合,后来被秦沧给镇住了!”小朱一被问起这件事,立刻就眉飞色舞起来,“你还真别说,这个秦沧啊,还真不是咱们以前都以为的那种纸上谈兵的书生,一碰到实际工作就抓瞎,他还挺有两把刷子的。一开始孟俊茂还挺抵触的,问咱们凭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对他这个被害人家属进行二次伤害,凭什么怀疑死者最至亲至爱的人,脾气大得不得了!”

  “那秦沧是怎么把他给镇住的?”唐果有些好奇的问,生怕自己错过好戏。

  “秦沧给他来了个冷处理,往那个孟俊茂对面一坐,一句话也不说,孟俊茂发什么牢骚他也不搭腔,眼睛还一直盯着孟俊茂看,到后来愣是把孟俊茂看的说不出话来,再后来别说是说话了,屁股都快坐不住板凳了,求着秦沧,让他跟自己说点儿什么,别那么广盯着人不说话。”小朱摆摆手,“前后反差特别明显!”

  “那现在谈完了么?要是没有的话,我去看看。”

  “去吧,去吧,还没完事儿呢,我就是口渴了,出来喝口水,”小朱指了指饮水机,又苦笑了一下,“主要是在里头也没我什么事儿,秦沧这人,办法确实是有,但是性格也真的是够强势的,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在旁边别说是合作了,就连打下手的机会他都不给,所以在里头呆着也是陪衬一样,这案子也不是我主要负责的,我也就不在那儿呆着了。你不是被头儿指派跟着秦沧一起搭档么?那你进去看看吧,顺便也权当适应适应秦沧的工作风格了!”

  说着,他还无比同情的轻轻拍了拍唐果的肩膀给她递过来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唐果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有一些无可奈何,看样子现在整个重案组里面,自己因为秦沧的缘故,都快要变成最值得同情的那个人了。

  唐果走去讯问室,到了门口并没有急着推门进去,而是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小窗口朝里面张望了一会儿,先看一看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孟俊茂的座位背对着门口,所以唐果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脊背挺直,身子微微向前倾斜着,让靠背椅的椅背变得形同虚设,这种姿态给人一种迫切的感觉,反倒是坐在他对面负责询问的秦沧,姿态放松的坐在那里,神态漠然。

  “我说,你就不能不要无缘无故的怀疑我么?这样对我很不公平,将心比心的想一想,如果你最爱的人刚刚出了这种事,别人还怀疑你,你会好受么?你会不会也有一种非常愤怒的感觉?”尽管看不到孟俊茂的脸,不知道他的表情,但是隔着门听到他说话的语气,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的那种不满和无奈。

  “我不会愤怒,只要我确定自己是无辜的,那么我会认为警察认真排查每一个可能有嫌疑的人,是对自己‘最爱的人’负责的表现。”秦沧不急不恼,语气平静,甚至好像还有一点好整以暇的回答了孟俊茂的质问,并且还特意一字不错的引用了孟俊茂用来形容孔晓彤的那四个字,语气里隐隐带着一点嘲讽。

  孟俊茂似乎也听出来秦沧的讽刺,他有些恼怒但是又不敢发泄,只好带着怨气,狠狠的在椅子上扭了几下身体,反复调整自己的坐姿。

  唐果原本还想在在门口多听一会儿,不料秦沧却朝窗口看了过来,还伸手示意了一下,对着门口说:“进来吧。”

  这样一来她想不进去恐怕都不行了,于是便推门走进去,到秦沧身边坐下。

  “去过了?”秦沧等唐果坐下之后,故意开口问她。

  唐果先是朝孟俊茂那边瞥了一眼,然后才对秦沧点点头。

  孟俊茂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原本因为赌气而重重靠在椅背上的后背一下子又重新挺直起来,语气热切的对唐果说:“妹子,你是不是又回去我单位了?你是不是去了解情况?那你跟你这个同事说说,我们单位的人都是怎么评价我的,都是怎么评价我和我老婆之前的感情的!”

  如果方才唐果没听小朱说秦沧是用什么办法成功的让孟俊茂沉不住气的,或许现在被孟俊茂这么一问,她还真的会实实在在的稍微回应他几句,不过现在她可不会那么做了,因为她也打算学着秦沧的样子,来个“沉默是金”,不对孟俊茂的这个问题做任何回应,连看都不正眼看他,就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似的。

  并且唐果在心里面也觉得有些讽刺,方才来的时候,孟俊茂柿子专拣软的捏,对自己的态度完全可以用凶巴巴来形容,这会儿发现自己不是秦沧的对手,又开始放低姿态装无辜,自己在他口中就成了“妹子”了!

  孟俊茂一看唐果不理人,不禁有些急了:“哎哎!你怎么不说话啊!他们到底是怎么跟你说的,你倒是说出来听听啊!”

  “你是对自己在同事中间的口碑没有信心,还是认为你和孔晓彤之间的夫妻感情都是作秀,专门演给别人看的,所以才需要靠外人的评价来证明?”秦沧根本没打算让孟俊茂再有机会继续要求唐果开口,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眼神确实冷冰冰的,不带一点温度,“刚刚我问你的问题,为什么不敢回答?”

  “我没不敢!我就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孟俊茂的脸一下子涨红起来,太阳穴处的血管也凸起来,“我老婆遇到这种事,我也算是被害人!你们不但不体谅我,反而二次伤害我的感情,我不能接受这种事!”

  “你何必要恼羞成怒呢?”秦沧根本不为所动,“我该做的调查,一点也不会少,如果你觉得受到了侮辱,案子了结了之后,你可以去提起诉讼,如果法院受理,那我到时候一定会应诉。”

  他这话说得十分坦然,一下子到让原本拼命想要占领道德制高点的孟俊茂没了词儿,干瞪眼说不出话来,他还能说什么呢,秦沧的态度已经如此明确了,即便过后孟俊茂提起诉讼,现在也躲不开这一番询问,所以只能乖乖的作答。

  “我都说了,那天晚上不怪我,以往我老婆下班我都是去接她的,结果那天我就想着她是前半夜的班,我就去我一个老同学家里头打牌,中间我困了,睡一觉,他们呢,也没叫我,我这一觉睡过去,等醒过来都是早上了,你们没找我之前,我都还一直心里面不踏实呢,想着说等晚上我下班回家,我老婆肯定得跟我大吵一架,嫌我又出去打牌,还忘了接她,哪曾想就出了这种事!”孟俊茂哭丧着脸,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对他们说,只是声音里面虽然有浓浓的哭腔,他的两只眼睛却都是干巴巴的,一滴眼泪也没有流出来,连眼圈都没有红一下。

  “你没有手机么?”唐果听着觉得有点奇怪,“你在你朋友家睡着了,没去接你老婆下夜班,你老婆下班的时候没看到你去接,难道不会打电话给你么?”

  “她……”孟俊茂怔了一下,嘴上打了个结巴,“晓彤那个人性子烈,我们俩结婚这么久,我最了解她,她一下班没看到我,肯定就已经生气了,一生气就宁可自己走回家去,也不打电话叫我,所以我今天才内就难受的要命,就准备晚上回家挨她一顿骂呢,反正我也活该,没曾想就出了事了!”

  他说完,一低头,用手捂住了脸,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了几声呜咽。

  “你们有孩子么?”秦沧忽然问。

  孟俊茂有些诧异,不太适应话题这么大跨度的转变,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秦沧,唐果发现他的呜咽仍旧是光打雷不下雨,脸上一滴眼泪也没有。

  “有啊,有个儿子,今年四岁。”他莫名其妙的回答说。

  “昨天晚上孩子在哪里?”秦沧问。

  孟俊茂眼神闪烁了一下:“在他姥爷家。”

  说完之后,他忽然一拍大腿,两只眼睛忽然之间又被点亮了似的:“哦!对了,我差一点点忘了告诉你们,晓彤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个二混子,跟晓彤关系挺紧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