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海牙监狱
高头2020-03-16 11:493,168

  上文说道,沧澜雪儿一行三人驱车一路颠簸的赶往海牙监狱,某人也在这样的行程当中啷当的入狱去了。那有些人就要说了,都什么年代了,难道一座监狱的来回通路都不带给修的?这我们可就要说道说道这座不为C国民众所知的海牙监狱了。

  海牙监狱,对外发布的所有地图上是找不到的。占地两百公顷,两面被湿地夹击,一面环海,另外一面是鹅卵交错的沙滩地。只有一条通向外界的崎岖公路蜿蜒坐落在这里。本来是没有路的,结果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准确的来说,是千人踩,万人踏出来的。可想而知,某人是如何个啷当入狱来了吧。

  这所监狱成蜂窝状建筑,上十八层,下十八层,也就是,地面以上十八层,地面以下十八层。再加中间一层,一共三十七层。想来当时的建筑师是M国大片看多了,给这所建筑的命名就叫做“蜂巢”。不过人家的蜂巢是搞科研的,可咱们的蜂巢是——关犯人的。

  蜂巢的配置那是相当的高。内部的建筑风格那自不必说,就说这每一层的房间里面,那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就说这地面第一层,每个房间统一的单间:电话、洗漱、电视、电脑、单床、圆桌、竹椅、空调。这哪是关押犯人的地方,这纯粹是住宾馆来了。

  这可是光说了第一层。那第一层如果算是单间的话,那第二层就算是标间了。以此类推,一层高过一层,没有你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直至第十八层。估计总统套房在里面也算是排不上号的。

  同样,地下十八层每一层的配置对应着地上的风格。也是一层高过一层,直至第十八层。太震撼了!估计各位也想进去住吧!但是不好意思,你们,包括我在内,都没有这个资格。除了十恶不赦外加非富即贵的主,一般人还真没这个资格。即使退休以后的总统,纵使故意偷人家钱包犯事想进来,外加拖了牛鼻子的关系那也不行——没门。

  再说建筑以外的区域,足球场,篮球场,高尔夫球场,除了没有赛车场以外,场场皆有。自行车,电动车,草坪车,独轮车,除了没有汽车,车车尽有。

  一直到最外围,哪有什么高墙电网,只有矮至半米的铁艺栅栏。空地上面全部绿化,鸟语花香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再好那也监狱啊,没人愿意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就往这里来住着,你说是吧。反正搁我身上我准不来。于是在N年以前一个曾经在全球搅起无边风云的牛X人物被送进来后的第三天就从监狱的栅栏上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走时还带了一辆山地自行车,N多天的干粮,N多天的水。总重量大约一百五十公斤。结果你猜怎么着,一周以后这家伙自动跑回来了。

  原来这家伙进来以后,老大的威风一直不减,和谁都不对眼,一门心思的想要逃跑。两天过后,发现不用手下帮忙他自己就能逃跑出去,于是就有了上述的情况。其他的狱友看到此人的行动也不举报,也不阻拦,任凭这家伙独自行动。反正就是不管不问。结果带的食物和水太多了,在走了没三天的功夫,也实在是骑不动了,这个时候总共骑了还没一百公里。天气又炎热,车胎也爆了,没有办法,看来逃出去那是不可能了,这要是一往直前永无回头的徒步前行,没渴死就得先累死。于是乎这人就又开始往回返,这次学乖了,减重,该扔的一个不留!于是,用了四天的时间赶回了监狱,回来的时候满脚都是水泡。

  不过这家伙还是不死心啊,联系以前的手下,动用直升机直接过来,但是悲惨的是,直升机连个监狱的大门都没见到,就被不知那里出来的导弹直接轰的毛都没剩。

  至此,这个家伙老实安分的呆在了海牙监狱,直到今天。

  说到这里您应该知道为什么不修豪华笔直平整的公路了吧!再说了,那谁谁谁不是说过吗,大自然是我们的母亲,要善待大自然,保持她那旷野的原貌是我们做的一件善事,您说是吧!

  好了,有些跑题了。书归正传。

  话说沧澜雪儿一行三人驱车一路颠簸的奔向海牙监狱,本来P市到海牙监狱一般的情况驱车也要四个小时才能到。但是由于此车的特别性能,所以沧澜雪儿三人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在天黑之前就赶到了海牙监狱。

  海牙监狱,蜂巢中间层。此层比较特殊,因为此层是整个海牙监狱的中枢,控制着这里一切的一切。重要程度可见一斑。工作人员的办公、休息都在这一层。

  高大权,海牙监狱的监狱长,这里的最高行政长官。

  “报告!沧澜雪儿,欧阳艾国奉命押解犯人来此报道!”沧澜雪儿面向监狱长敬礼道。

  “哈哈哈,跟我还这样!咱们可是有些日子没见了啊。”监狱长面带笑容的向着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亲切的说道。

  于是二人便放下了刚见面时的拘谨,眉开眼笑的看向监狱长这里。

  “呵呵,高叔!给,这个是我爸让我带给你的。”沧澜雪儿说着便把手里的一个袋子递给了监狱长。

  “呵!还是这老东西知道我这口啊!L县纯粮酿造,五十年珍藏。好!好!好!看来这次他是下了血本了啊。”监狱长接过沧澜雪儿递过来的袋子,拿出来一看,赫然是两瓶陈酿。

  “这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平时您也少喝点!”沧澜雪儿看到见酒大喜的监狱长有些戏虐说道。

  “嗯!好了,知道了,知道了!一见面就开始说我了。你爸可是托我给你找婆家呢!”监狱长适时的回击道。

  “高叔!”沧澜雪儿有些小女人的说道。

  “对了,还有你这个小兔崽子,到了我这里可得安分点,我这里美女虽多,但可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说着沧澜雪儿监狱长又把话题转到欧阳艾国的身上。

  “哎呀,高叔,您看我是那种人吗!”欧阳艾国狡辩的回道。

  “我们一接到总部的电话,监狱长非要亲自过来迎接你们!”这时在监狱长旁边的秘书插嘴道。

  “好了,说说工作的事情吧!”此时监狱长又把话题带到了沧澜雪儿他们一行的目上来。

  “哦,对了,这个是总部让我带过来的资料。”沧澜雪儿递给监狱长一份两页纸的资料。

  资料的一份是CSI总部机要科出具的关于某人的一切信息资料。另外一份监狱长看了以后直皱眉头。这第二份不是别的,正是沧澜雪儿她们法庭的审判书。

  监狱长看过资料以后抬头看了一下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想来二人也知道为什么他们的高叔拿那种眼神来看自己,所以很是无奈的低下了头看向地面。

  “这就是你们带过来的人?”监狱长把眼光望向有着三条腿的某人,并随手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身边的秘书小王。

  “嗯,就是他!”沧澜雪儿答道。

  只见现在的某人双手住着拐杖,单腿直立,身后背着他那一网兜的盆盆罐罐。面无表情的观看者四周的一切,全然没有听到刚才众人的谈话。由于不时的扭转着身体观看这里,所以某人身后的盆盆罐罐还不时的发出一些刺耳的咣咣声响。

  “好,小王,你带着这人到他的房间。”监狱长随口对着身边的秘书说道。

  “是,长官。”小王秘书答道。

  就在两人要走的时候,欧阳艾国叫住某人,双手拿着某人的牙刷牙膏,两张纸还有两只笔。此时连同这些东西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魔方。

  “这个魔方是我前年参加全国比赛的时候得到的一等奖的奖品,奖金就不给你了,这个奖品你拿上吧,想来我们也是相识一场,这个你就作为一个纪念吧。往后遥遥无期呢!”欧阳艾国说着就把双手奉上。

  某人双手住着拐杖,无措的站在那里,一会低头看看欧阳艾国的双手,一会抬头看看欧阳艾国,那意思是——你看我能拿吗?

  此时的小王秘书走向前去向欧阳艾国说道:“给我吧!”

  这算是给了欧阳艾国一个抬价下,要不他还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随后某人同小王秘书一同向着走廊深处走去。某人缓慢的蹦行着,每走一步,咣当一声,每走一个,咣当一声,直至咣当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剩余的三人看着两人消失。监狱长转身对着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说道:“好久都不见了,先到我的办公室坐坐吧,随后我让小王帮你们安排两个房间,今天也晚了,正好也是周末,在我这里呆两天再走,权当放假了,怎么样!”

  两人对这个提议非常的赞成,眉开眼笑的满嘴答应了下来。

  亲!今儿大家也都开始上班了吧!祝大家新年好兆头,工作顺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