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锒铛入狱
高头2020-03-16 11:493,105

  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无奈加惭愧的看向某人,某人也是无精打采的瞄向二人。

  唉~

  三人同时的叹了一口气。

  “走吧,事情我想也不用我们再多做解释了吧!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沧澜雪儿看向一筹莫展的某人。

  “我知道什么我就知道!我连自己叫什么都给忘记了我!哪有你们这样抓人的!我已经告诉你们多少次了,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A区,而且还盗窃了你们在那里存放的什么金子!虽然关于我自己的事情全部不记得了,但是我还没有沦落到丧失生活常识,A区哪里有你们说的什么黄金吗!要抓你们就明目张胆的抓吗,干嘛还故弄玄虚!”某人不甘示弱的越说越来劲,大有不说的自己心气顺了不罢休之势。

  见此,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也是一筹莫展,谁让咱们理亏来着,也并不阻拦,任由某人自己滔滔不绝的冲着两人唾沫横飞。

  “此处禁止喧哗,吵什么吵,要吵外边吵去啊!”这时从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老头,带着黄色的帽子,一脸严肃的向着正在争吵的三人说道。

  沧澜雪儿见到有人过来责备他们打扰了安静,于是就立马用手捂住了某人的嘴巴,并朝那脑袋说道:“对不起啊,打扰了,我们这就走!”说着说着便和欧阳艾国一人拉着一条胳膊,夹着某人就要走。

  “我的拐杖!”见这架势的某人哪能不知道要做什么。在二人刚刚架起来就不由分说的指着地上拐杖喊道。

  欧阳艾国随手捡起某人的拐杖,然后再次的架起某人和沧澜雪儿一起走出了这让人难忘的“法庭”。

  就在三人五条腿的走出没有多远,只见后面带黄帽的老人,身穿黄白相间的避静衣服,下身一条黑色的裤子,明光锃亮的黑色大头皮鞋,一手里面拿着一扫地的扫帚,另一只手里拿着搓土的长柄铁簸箕,直摇头叹息的说道:“都给打成这样了,人家孩子能不叫腾吗。”

  两人听到这话,更加头也不回的架着某人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CSI大院里,三人挨身在一辆汽车旁边。

  “上车吧,我们现在就送你到海牙监狱。”沧澜雪儿向着某人开口说道。

  “能不去吗?”某人随后开口说道。

  “你说呢?”沧澜雪儿紧接着再次回道。

  “那我也的拿一些我的东西啊!”某人不死心的再次说道。

  “那些东西还都在医院呢,那是我现在为止全部的家当呢!”

  “就你?呵呵,别忘记了是我们发现的你,发现你的时候你甚至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穷光蛋一个,你还能有什么家当?!”欧阳艾国一身不满的说道。

  “我就是有东西,怎——么——地——吧!我就要去拿我的东西,怎——么——地——吧!”某人拉长了声音,故意的向欧阳艾国挑畔的说道。

  “好了!都不要吵了!你们两个上车!先去医院!”沧澜雪儿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是稍微有些愤怒。

  医院,某人的病房。小李医生,专门照看某人的小护士全部到场。

  “这就要走了呀!”小护士看着正在收拾自己东西的某人无比关切的问道。

  “嗯!我说过几天再走,他们非要让我今天走,没有办法啊!”某人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道。

  只见此时的某人从枕头下面拿出来一个网兜,然后使劲的侧着身体从床地下拿出来一个搪瓷洗脸盆和搪瓷的夜壶。站直身体,蹦跶蹦跶的挪到窗台,拿了一个搪瓷刷牙缸,里面的牙刷以及牙膏随手隔空的投到了床上。再然后又是蹦跶着挪到了厕所里面,从里面出来拿了一条毛巾以及洗浴用的围巾。直到再次回到病床前。

  众人看着某人自己如生病的兔子似的溜达来溜达去,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手帮忙,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此时的某人坐到病床上,脸上有些许的木讷。独自发呆。

  沧澜雪儿从来没有认真的观察过某人。从最一开始见到某人就几乎没有见到过某人的真容。不是被焦黑的不成人样,就是被捆绑的不成人样。现在隔着一段距离,见到某人在独自的发呆,这才对某人的相貌有了一个较全的概念。

  但见某人一头乌黑的短发,不稠不稀的眉毛下一对很平常的眼睛。高高地鼻梁,宽宽的下颚,不大不小的嘴巴正好匹配这张脸。再加上新冒出来的淡淡的胡茬,整体给人还是比较有内涵的感觉。这样的一张脸,无疑对于很多少女也是具有不小的杀伤力的,但是要说百分之百,那有些不现实,但是百分之八十那还是有的。毕竟胡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不爱这口,自然有人爱这口。

  正在胡思乱想的某位小姐这时被一阵动静惊醒。

  只见我们的护士小姐拼命的摁着整个床位上面的被子,褥子,枕头之类的东西。还不停的说道:“这些你不能拿!我都说了!这些你不能拿!这些都是我们医院的物品!你真的不能拿!”还不时的划拉某人的双手。

  原来在沧澜雪儿一愣神的当中,咱们的某人忽然从呆滞状态下清晰过来,然后好像想通了什么。

  首先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来了几张纸,一根铅笔,一根圆珠笔。纸张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字:“我是谁”看来某人确实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要不他也不会在看完那场《我是谁》的电影以后,默默的在一张纸上面写下这三个字。

  稍后某人把纸,笔一股脑的放到病床上,然后开始一件一件的把盆,缸,夜壶之类的装到网兜里面,某人试着想要把牙刷,牙膏以及那几张纸和笔也装进去,但是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因为网眼太大了,装进去也得掉出来。于是某人又再次的把随手扔到床上的东西再次整体的抹列在床头柜上。

  做完这些,某人又看了看四周,最后把贼贼的目光锁定在了病床上。正在某人欲要伸手卷铺盖的时候,咱们的护士小姐可是不干了,第一秒钟就冲到了病床上,并且大声的喊道这些你不能拿!我都说了!这些你不能拿!这些都是我们医院的物品!你真的不能拿!

  众人看到这种情况那是相当的无言啊!

  “这些就是你说的家当?!”沧澜雪儿走向前去看着某人整理好的个人物品说道。

  “对啊,怎么了!有意见?有意见保留!”全然不顾刚才卷铺盖事件而感到惭愧。

  沧澜雪儿一手把自己揉揉的秀发向后顺了一下。

  “我怎么记得这些东西都是我给你买的呢?”沧澜雪儿此时说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哦!对了,我失忆了。那这夜壶也是你给我买的?”某人不知廉耻的指着网兜里面的夜壶说道。

  沧澜雪儿还毕竟是一个女儿家,对于刚才某人对于某种物品的说法也是一阵的脸红,接着便有些生气的板下脸来。

  “好了,我收拾好了,咱们走吧。”某人有些依依不舍的说道。

  这时小护士从床上站直了身体,面向某人,无比认真的说道:“这就进去了?!”

  “唉!这就进去了,我会想念你们的。”

  “算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也算是相识一场,都是自家兄弟,有空常来住啊!”小李医生呼着有些尖锐的声音说道。那种架势如同生死离别似的。

  “走吧!”某人看向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神情坚定的说道。

  “走吧。”沧澜雪儿也说道。

  随后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两人转身就要往外走。

  “哎!哎!哎!我说!我现在可是三条腿嘿!你们怎么也得照顾照顾吧!”说着还用手指着地上网兜里面的盆盆罐罐。

  两人随即停住了脚步,转身歪头看了一下地上的东西。

  然后就见沧澜雪儿走到某人的身边,伸手捡起地上的网兜,然后在某人的眼前晃了晃。

  某人见状呵呵的傻笑了几声说道:”是!是!呵呵,这才像个样子吗。”

  但是随即又傻愣在了当地,因为沧澜雪儿把网兜直接套在了某人的手臂上,然后往前走到床头柜,双手捧起了先前某人整理好的牙刷,牙膏以及纸笔之类的东西,转身走出了门外。留下了某人一脸的茫然。那一网兜的东西还吊在某人的手臂上,叮呤当啷的响着。

  去海牙监狱的路上,崎岖不平的路面上一辆越野车快速的奔驰着,某人坐在后排上下的颠簸着。放在后备箱里的那一网兜东西,也随着某人的上下而发出刺耳的叮当声。于是就在这一路的颠簸中,某人啷当入狱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