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末日审判
高头2020-03-16 11:423,640

  回来以后的沧澜雪儿,打了一份书面报告,详细的说明了某人的身体状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报告上去半个月,一直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唉!这充分说明了办事效率啊!由于是工作上面的事情,她也不好意思在家里直接的询问。所以也就这般如此的晃悠过来了。

  再说我们的病人,自从在一种痛苦的方式中同我们的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第一次见面以后,就再也没有远离过痛苦。好在好的消息是某人的绷带已经全部去除。骨骼的愈合出人意料的明显。虽然还不能下床,但是独自坐直身子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啊!为此,我们的疯子院长以及小李医生那可是狠狠的高兴了不止一阵子——看咱的成就,谁能做到!

  “今天怎么样?想起什么来了吗?”每天同样的问话再次响起。

  “没有!你们走吧!别来折腾我了,行吗!如果我想起什么来,一定告诉你们。”

  “唉!”沧澜雪儿叹了一口气。

  通过种种迹象表明,某人确实失忆了。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肯定呢。说来也是机缘巧合下的事情。

  话说在前天的黄昏,某人闲的实在无聊,就打开了对面的电视,胡乱随意的按着遥控器。实际上就三个台可以看,其中两个台还带串音,所以也就剩下了一个台可以观看。说到这里可得说道说道咱们院长的治院有方啊!为什么就一个台可以看呢。那是因为咱们的好院长为了省钱,连有线信号也不舍得接啊!整个医院所有的病房只要有电视的,全部使用一个大锅盖接收,那锅盖还是医院的内部大能给拖着朋友买的最便宜的那种。院长美其名曰,台不在多,能看就行!

  于是乎,全院就只能看一个台,此台从来不插播广告,非常好,一上来就直接电影,老到N年以前的电影,近到刚刚杀青的电影,轮着放!永远也让人看不烦。也是赶巧,前天的黄昏正好播放的是N年以前的一部老片子,《我是谁》,主演JACKCHEN。在看到这个片名以后,咱们的某人就直接愣在了当场,直到直愣愣的看完了整个影片,然后眼角默默的流下来两行眼泪。虽然被某人无情的擦拭掉了。但是这一镜头却是被医院的监控抓到了。于是我们的雪儿小姐才完全的摒除了某人装病的可能性。可以确定某人确实失忆了!

  “雪姐,上头电话,要我们过去开会!”此时欧阳艾国接过一个电话后对着沧澜雪儿说道。

  “嗯,好吧,我们过去。”沧澜雪儿有些怜悯的看着某人回道。

  局长办公室。

  “关于A区的那个人,我看过你们的报告了。”沧澜天略显疲惫的说道。

  由于报告在递交上去的时候,是在十多天以前,报告的主要内容是不能确定某人是否真的失忆。所以沧澜雪儿此时说道:“局长,我本来打算今天下午再写一份正式的报告过去。”

  “是说那人真的失忆了对吗?”沧澜天胸成老道的说道。

  “这,您怎么知道的?我还没有打报告呢!”沧澜雪儿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你就不用问了。”沧澜天淡淡的回道。

  对于沧澜雪儿而言,他对这个父亲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她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她拉扯大,但是沧澜雪儿发现,她并不了解自己的父亲。以前的她只知道父亲的疼爱。现在的她想要多了解一下父亲,多关心一下父亲吧,却发现不知道如何去做,更不知道该做什么!除了和以往一样的共同生活,其他的她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工作上面的事情了。

  “我已经告诉了啊龙,你们配合他来处理掉这个人!”沧澜天不咸不淡的说道。

  “局长,您是要……”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同时有些惊愕的说道。

  “不要想歪了,我们不是侩子手,更不是法西斯,只是A区事件事关重大,所以不能轻忽大意。这个人不管是不是失忆,都要被我们掌控,所以监狱应该是他现在最好的去处,知道吗!”沧澜天纠正了两人的思想严厉的说道。

  事情也确实是这样,对于一个在A区捡回来的人,CSI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不让任何一个国家知道。不管这个人在A区做了什么,也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失忆,他和A区逃脱不了关系。万一他知道什么A区的内幕呢,万一他恢复记忆了呢。所以以防万一,留在身边总比好过放任到社会上让其他国家得到的好。

  “是。”两人同时的答道。

  一个宽大明亮的审讯室,不过现在门口上的“审讯室”三个字被另外两个字所替代:“法庭”。由于不知道是谁弄的一张白纸,上面用细钢笔歪歪扭扭的写着“法庭“二字,然后粘贴在门口上面,覆盖住了原来的“审讯室”三个字,但是透过白纸还是能够大约看清审讯室三个金灿灿的大字的。

  某人坐在一张凳子上面,右腿上面打着石膏,身上也缠着厚厚的绷带,显然里面也是有石膏样的东西。凳子旁边放着一副架拐,背后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人员。

  他的对面品字形坐着众人。其面前的桌子上面分别写着就座人的职务。

  坐在最中间的是一个一身中山装,头戴鸭舌帽,留有小撇胡的这么一个中年男子,牌子上面写着法官。

  右面并排两个人,都是一身便装,牌子上面分别写着公诉人和书记员。

  左面也是并排两人,不过不是别人,而是沧澜雪儿和欧阳艾国。二人的牌子上面都写陪审团的字样。

  这赫然是一个小法庭啊!不过怎么看都不太正规。

  某人无措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的愤怒和惊悚。其他的人他也不认识,就认识沧澜雪儿还有欧阳艾国,这两人他可是打了十多天的交道。所以愤怒的目光全然不顾的宣泄到了两人的身上。

  估计是两人本就对这个什么过程有意见,心存芥蒂,你说你抓人就抓人吧,还搞个这么一个破烂玩意,哄小孩呢吧。太让人无地自容了。所以两人看到某人愤怒的目光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肃静!”法官大人敲着榔头喊道。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一把榔头,敲地板砖的那种。这也太不专业了,太没有公德心了。

  “起立!”

  众人都起身了,就只有某人还独自的坐在凳子上,你说一个病人,你不照顾也就算了,最起码也得给安排一把有扶手的椅子吧!这可倒好,直接一个光板凳子,某人的手都不知道如何放置,还让起立,你看某人能起的来吗!

  后面的两位见某人一直没有起立,就一人拽一个胳膊,硬把某人给拽了起来。某人那叫一个憋屈啊!随即便大叫了起来:

  “你们,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公德心!我可是一个病人!重病在身的病人!你们不给我椅子也就算了,你们最起码把我拉过来的时候找一个轮椅啊!他妈的直接扔给老子一副拐杖,还死啦硬踹的逼着老子赶快走,我他妈的三条腿怎么能赶上你们两条腿!”

  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听着某人的不愤,两人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

  “我抗议你们的做法!我抗议!”

  “DOWN!”

  法官又一个声音发起,然后狠敲了一榔头。

  众人随后立马的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原本架着某人的两人也同时放下手来退回到某人的身后。于是就见某人金鸡独立以后便忙不迭的降了下去。

  “唉吆!你们这是谋杀!这是赤裸裸的谋杀!”某人在倒下去的同时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

  “肃静!”法官大人不管某人的大喊大叫,依然举起了橡胶榔头不管不顾的敲击着桌面。某人也实在是喊累了,也是蔫了下去。

  “现在有公诉人对,那个,你提起公诉。”法官用手指着中间的某人。某人连看也没有看小胡子法官一眼。还独自蔫不拉几。

  “我——代表C国——消灭你~!”

  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听到这句话噌就抬起了头,法官以及书记员也是一脸错愕的望向公诉人。

  “对不起,对不起,念错了。”公诉人赶紧向大家认错道。然后从一个文件夹里面拿出一张纸,开始对着纸念道:

  ”我代表C国现对你提起以下公诉。”刚念到这里,公诉人拿着纸张弯身到身边的书记员眼前小声的说道:“这没人名啊!”

  书记员也小声的回道:“就是没有名字,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

  然后公诉人再次的站直身体,也如法官一般,用手指指着某人继续的说道:

  “你,男,年岁不详,国籍不详。由于你抢劫偷盗国家重要财产,严重危害国家公众安全,现在判你终身监禁,并不得上诉。”

  “我抗议!我要上诉!你们这是栽赃陷害!你们这是徇私枉法!我要请律师,我要上诉!“某人又开始了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

  “不是刚说了不得上诉吗,你没听到吗?”公诉人说完以后就直接的坐了下去,对某人的极端行为视而不见。

  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已经开始后悔参与这个过程了,现在两人心里那真叫一个苦啊。

  “卡啊”

  法官一边敲击着榔头,一边的说道。

  “法庭宣布,你,”法官大人再次用手指着某人,“人证,物证齐全,罪名成立,即刻执行!解散!“

  这次众人连起立都没有起立,直接鱼贯而出。当这个法官大人走到某人身边的时候,神情庄重的有些滑稽的说道:”兄弟哈!今儿周六!上午上半天班,下午我们就休了!你这个是临时加的活儿,也算是赶上了末日审判了哈!”说着就又要往外走,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转过身来,对着沧澜雪儿和欧阳艾国说道:“忘了,龙队让我告诉你们,这个人你们直接带到海牙监狱去!”说完就又走了,临到门口,随手揭下贴在门口的“法庭”二字,折吧折吧装进了中山装的上衣兜里。扬长而去。留下沧澜雪儿、欧阳艾国以及某人相互凌乱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