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是谁
高头2020-03-16 11:423,014

  自某人清晰以来,第一时间,立刻,马上的被踢出了重病监护室——因为机器坏掉了,那些来来往往的修理人员,也使得某人不能好好的休息。

  普通的病房室,标间,厕所,床头柜,两张病床,当然其中一张躺着一身白色绷带的某人,几张椅子,外加一个墙体电视。相当的不错了!

  自从某人转醒后没有十分钟就来到这个病房以后,可是苦了专门伺候他的小护士了。不出几分钟,准一个虚弱的让人怜悯的声音响起:“水~。”

  “水~”这不又来了!

  于是小护士屁颠屁颠的倒来水,一勺一勺的给某人喂进去。

  “水~”

  护士再次屁颠屁颠的倒来水……。

  “水~”

  还没等这个虚弱的水字的尾音吐完,小护士就先尖锐的稍微的有些高音的说道:“你有完没完,还来劲了你!”

  说着小护士走到饮水机的旁边,从兜里拿出一个特大号的吊瓶网,抬手拿下还有半桶的有机水,封好瓶口,套上网袋,看似弱不禁风的苗条身体,一下就把半桶水提到了某人上方的吊瓶钩上,至此半桶的水连着挂钩还一个劲的上下颤颤呼呼,看的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一个劲的咽口水。某人独自躺在病床上,眼睛虽然显露疲惫,但还是可劲的想要睁大。嘴里还不停的嗯啊,嗯啊的。

  只见这时的护士小姐像变魔术似的从白大褂的兜子再次拿出一个特大号的有些“比较”粗的输液管,管线的一头是一个奶嘴,被使劲的蕞进了某人的嘴里,为了防止脱落,还拿出了一卷透明胶带从某人嘴的一边,绕过奶嘴,贴到了另一边。随后将管线的另一头带着大号针头囊进了挂在上方的桶口里。

  整个过程实际上行云流水,有条不紊。做完了一切小护士还轻轻的拍了拍手以示完毕。

  “嗯,你的这个方法非常可行,使人耳目一新,完全可以作为范例载入我院的发明创造史,我要给你记一大功!”疯子院长这个时候以肯定的口吻对着小护士称赞道。

  “那就先谢谢院长了”

  可怜的某人双手被固定住了,一条腿上被打了厚厚的石膏,身体上的石膏也应当的厚重无比,鼻腔不时传出一声絮乱的“唔”声,每“唔”一声,喉咙动一下,每“唔”一声,喉咙动一下。

  此时的沧澜雪儿和欧阳艾国对望了一眼,然后及其轻缓的转头看向院长。

  “院长,您看我们是否可以先同病人说几句话?”沧澜雪儿小心翼翼的向院长问道。

  “噢,这样啊,病人刚刚转醒,身体各方面都不太好,不要说话太多了。”疯子院长泰斗般深沉的答道。

  “嗯,好的。”

  沧澜雪儿转向某人,但是稍微的愣了一下,随即又转向小护士并说道:“那个,护士小姐,麻烦一下,您看……”

  “哦,这个啊,不麻烦!”小护士说着话,动作麻利的伸手“擦”的一声撕掉了黏在某人嘴上的胶带,然后使劲的从某人的嘴里拽出了超大号的奶嘴。由于咱们的小护士忘记了最重要的第一步,所以奶嘴从某人的口里拔出以后,水注就肆无忌惮的倾泻而下,弄了某人一脸一身。此时小护士才赶紧的锁紧皮管的水闸。

  啊唔~

  就在小护士做完一切,一声深深的呼吸声便随之而来。某人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N次以后,那圆睁的双目才又恢复到了正常的大小,然后缓缓地再次闭上,头部也微微的倾斜到了一侧。

  小护士有些歉意的看了看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便不在言语的往后退了退。

  沧澜雪儿看这架势,到嘴的话又给咽了下去。这还问个鸟啊!

  但是又不甘心,于是鼓起勇气走向前去,轻柔的带着些许温柔的开口道:“你——现在没事吧?”

  某人缓缓地睁开眼睛,摆正了头颅寻声看向了沧澜雪儿。眨了几下眼睛以后忽然嘶声裂肺的喊道:“你看我像是没事的人吗!”。那声音那里像是一病人,即使一个正常人也喊不出这种效果啊!在场的众人无不一阵小惊愕。

  这一句话也是弄的沧澜雪儿下不来台,跟吃了死耗子似的。无缘无故的被人喊,还是她的一个阶下囚,哪能气顺啊!

  “你喊什么喊!问你句话怎么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姑奶奶问你话那是看得起你!”这一串加强超高音迫击炮是炸的四野轰平,万籁俱静。那声音震的玻璃都有些颤抖。

  躺在病床上的某人也是被震住了,好半天才缓过来神。

  此时的某人抬眼打量了下怒气未平的沧澜雪儿,然后转头看到一手拿着魔方正在挠头的欧阳艾国,欧阳艾国也正在注视着他。再到小护士,小护士向某人面带微笑的挥了挥手,终于到了老院长,老院长冲他点了点头,鸡冠的发型阵阵打颤。视线转了一圈,最后再次回到沧澜雪儿的身上,张口便说:

  “你谁啊?这是哪儿?”

  众人被问的哑口无言,要不是这些人拼力的救治,估计某人早就去阎王那儿报到了。

  沧澜雪儿见到现在的某人活灵活现,要不是看在全身还打着绷带躺在病床上,估计又要开始发飙了。于是稍微的平复了一下心绪,对着院长以及小护士说道:“能让我们单独谈谈吗?”

  院长以及小护士明白的离开了房间。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在A区被我们发现,全身重伤,是我们救了你。”沧澜雪儿心平气和向某人讲解。

  “你们是谁呀?”躺在病床上的某人发出并不怎么顺利的声音问道。

  “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这是我们的证件!”说着,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同时掏出随身携带的证件向着某人伸了一下,然后又随手放了回去。至于某人看清没看清,我估计是没看清!

  “现在我们需要询问你几个问题,请你配合我们。你叫什么?哪里人?你到A区做什么?”沧澜雪儿提了一堆问题,欧阳艾国也是拿出一个小本在记录着什么。

  躺在病床上的某人听了沧澜雪儿的询问,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但任凭他的眉头皱连到了一起,也是没有想起来过去的任何的事情。似乎自己遗忘了自己的过去。甚至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无法想起来。

  “我是谁?我为什么这个样子?我叫什么?"

  一系列的自问响在某人的脑海里。

  “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你们告诉我,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某人可怜的目光投向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

  两人对望一眼。

  “你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欧阳艾国望向躺在病床上的某人,满身生疑并带些许严厉的问道。

  “告诉你,刚才已向你表明了身份,也就不怕你狡猾,如果你故作健忘,我们也是有办法让你开口的!”沧澜雪儿也是适时的追嘴道。

  此时的某人,躺在病床上,全身动弹不得,面部些许的狰狞,似乎在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快,叫医生!”沧澜雪儿对着欧阳艾国急忙说道。

  ……

  “照此情形来看,病人有可能是得了失忆症”从病房出来的老院长向沧澜雪儿他们说道。

  “失忆!不会是装的吧?”欧阳艾国问道。

  “应该不会,因为病人的头部有过碰撞,是重度脑震荡。所以应该是有震荡造成的失忆,一般这种情况是没有有效的医疗治疗的。还的靠病人自己,谁也帮不了忙。这些你们应该有些常识。所以这方面我们是爱莫能助了。”老院长继续的说道。

  “那既然这样,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兴许会慢慢想起来呢。”沧澜雪儿似乎安慰自己似的说道。

  “还的麻烦院长对这个人做进一步的治疗,我向上面先汇报一下情况,然后再作打算。”

  “这个好说,这个好说。反正他也没有什么大碍了,就剩下骨头上面的事情了,想来凭着我们前期的治疗,不出半年,准能下地走路。呵呵呵”疯子院长又恢复了以往大大咧咧的风格。

  “不过,也的麻烦二位在局长那里多多说说好话,你看,我这里接连治疗了你们送过来的两位急诊病人,我的仪器都用坏了,所以……”老院长有些阳奉阴违的说道。

  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都对此投以了鄙视的目光,当然——是在心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