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苏醒
高头2020-03-16 11:422,761

  局长办公室。

  “雪儿,小艾,让你们两个配合啊龙搞A区的工作么样了?”沧澜天坐在老板椅上悠闲的询问着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

  沧澜雪儿和欧阳艾国,虽然也是CSI的人员,但是两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也是出于此种考虑,他们两个虽然是同为一组,但是大多数的工作是配合其他部门来完成一些特殊的事情。就比方说A区的建设。前期是他们两个到现场侦测第一手资料。后面的建设问题也是让二人参与并且作为主要参与者来执行着。这并不是单纯的由于特殊的身份来保护二人,实则在一步步的提携二人。当然了,对于CSI真正的实力和所执行的特殊机密任务,现在的二人还没有这个能力接触,也许一辈子都没有这个能力接触。

  “嗯,工作进展的还算顺利,有军方的后勤部做保障,一切事情都水到渠成。最外围的护栏以及保安工作已经结束,内部的塔吊公楼主体已经完成,封顶应该在今天就可以结束。”沧澜雪儿有条不紊的汇报着A区的工作。

  “我们总部的科研人员也已经进驻,但是从资料来看,他们的进展并不太顺利。现有的科技手段全部使用上了,但是无法分析结晶体的成分。到现在为止,他们连一点的结晶岩石样本也没有敲下来。”

  “嗯,还有其他的情况吗?”对于沧澜雪儿的汇报,沧澜天似乎早就知晓了一般,沉着稳重的说道。

  “到目前为止,就这些。”沧澜雪儿答道。

  重病看护室。

  小李医生得了老疯子的口谕,一天N趟的认真执行着,生怕这个病人也再次的有个好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关系着他们以后的生活--经费问题!

  对于刀疤的诡异事件以及在监控室到底发生了什么,都说了些什么,疯子院长,沧澜天,龙一他们守口如瓶,闭口不谈,也是使的此件事情被淡化了下去。

  这天上午,小李医生再次的来到某人的病床前。潇洒自如行云流水的再次施展了他的绝技,狠推了一把病床到扫描探头下面,然后挽起袖子转身来到机器操作台上,啪的按下按钮,设备运作了起来,探头照射出一束光束在病人的身上一阵的扫描。就在扫描到病人的头部的时候,

  嘟嘟嘟……

  嘟嘟嘟……

  机器发出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此时咱们的小李医生抚了抚眼睛,皱了皱眉,然后往后退了一步,也许是无法看到机器设备的全貌,又懒的再次的退后,于是上半身就慢慢向后微躬,至此小李医生看清了机器的全貌,再然后,小李青年重新站直了身体,往前走了一步回到了机器的工作台前,伸出右手啪的一下不轻不重的拍在了工作台上。

  随着小李啪的拍下,机器的故障声音戛然而止。

  洋洋得意的小李同志本来是要“哈哈”给自己一下小小的兴奋奖励,但是出现的情况却是,“哈哈”二字的第二“哈”还没有出来,就直接变成了“啊”,而且“哈”和“啊”之间还带着转弯,于是就成了,

  哈~~~啊!

  因为随着“啊”一同出现的是——探头掉了!直接砸到了某位病人的脑门上!

  嗯!(这个地方需要痛苦的感觉,因为是病人发出来的。)

  啊!(这个地方需要高八度,因为是小李医生发出来的。)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小李同志便如疯了一般跑到固话的旁边,拿起电话噼里啪啦的乱拨了几下:“院长啊!我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院长的声音:“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正忙着呢!”

  “重病看护室的病人醒~了!”

  “哈哈哈,哦,这确实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值得表扬,值得庆贺,值得嘉奖!”听得出来电话的那头的确被这个好消息刺激的不轻。

  “呵呵,那个……”小李同志用着有些低三下四,略带歉意,内疚和惧怕的口吻继续的说道:

  “那个……,那个……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电话的那头停止了有些过火的兴奋,转而小心,谨慎,外加戒备的说道:“怎么个——不太好?”

  “那个,咱们的综合治疗仪器……又坏了。”

  既然已经说了,所以小李同志也不结巴了,直接快速的再次的说道:“控制台的按钮失灵了,工作当中出现了故障,综合辅助探头……探头……掉下来一个。”

  在说到综合辅助探头的时候,小李同志还是结巴了一下才说了下去。因为——鬼才知道探头怎么会掉下来。

  短暂的沉默!

  “你怎么不给我去死!你说这是这几年你弄坏的第几台了!从现在开始你的全部奖金一律扣除!从现在开始你去给我要经费去!一天不要回来,你一天不要回来!还他妈探头掉下来了!你让他自己掉给我看看!掉给我看看!”电话另一头的院长杀猪般的喊了起来。可以预见他已经被气疯了,现在的院长语无伦次,情绪激动,喊打喊杀的,就差没有从电话的另一头直接钻到这头,然后把咱们的小李同志给吃了。

  沧澜雪儿和欧阳艾国第一时间赶到重病看护室。A区的事件基本上都是他们负责,所以从A区捡回来的这个人的一切事务,自然的也就落到了二人的身上,可以说就是这个病人第一时间死了,他们也需要是第一时间知道的人

  两人一进来就看到小李同志垂头丧气的耷拉个脑袋,在一个角落里不声不响的站着--得!这医院还有体罚!

  欧阳艾国刚一进来就同小李打招呼:“看不出来啊李医生,你还真有一套,医术没的说啊哈!这才几天,那家伙就醒了。了不起!”一边说着,一边向小李医生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小李同志无比委屈的,以一种幽怨的眼神回敬了一下欧阳艾国。

  欧阳艾国一看这架势,知道一定有事,所以连忙跟上沧澜雪儿一同走到木乃伊的床前。沧澜雪儿怒视了一下欧阳艾国,并无念声。沧澜雪儿老早就注意到了小李的反差,结合刚进来其他众人的表情,大致也猜出了小李犯错误了。所以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这次老院长亲自在病床前,认真的检查着病人的身体。一会翻翻眼皮,一会看看口腔。一会拿听诊器听一下病人胸腔,一会刮擦一下病人的身体,最后把脉到病人的手腕。

  “超出预料!奇怪,没有道理啊!”老院长自顾自的说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

  “院长。”

  “院长!”

  “奥!雪儿小艾你们来了。”

  “嗯,院长,听说病人转醒了,所以我们过来看看。”沧澜雪儿说道。

  “呵呵,是这样的,病人的生理机能我刚才已经看过了,凭我多年的经验,病人除了断骨还需要一些时日自己将养以外,其他的都已经没有大碍了,临床上已经好了。但是病人明明可以转醒,但是却一直没有真正的醒来,我在想是不是身体营养不够,太虚弱造成的,但是也没有道理啊!”

  说着说着院长手里的听诊器的长长的尾巴携带着听诊听不小心就甩到了某位病人的额头上--正中脑门。

  “靠!又砸我!”

  这一突然的声音吓坏了众人。欧阳艾国甚至一下就躲到了沧澜雪儿的身后。沧澜雪儿也是微睁圆口,身体后倾,娇好的面容一阵吃惊。哪有一点的淑女风范。老院长到还好一些,就是半坐着的身体直接从病床上腾的跳起。看到了吧!那句老话不假吧!老家伙走的路都比小家伙吃的盐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