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为吃狂
高头2020-03-16 11:492,489

  吃过晚饭的某人生了一肚子的气回来了。嘴角还残留着棒子面窝头的残渣!

  这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也能塞牙。本来问清楚了免费食堂的处所,某人就一蹦跶一蹦跶的过去了,结果到了以后人家不让进,这某人是好说歹说也不顶事。因为没有胸牌!于是又再次的蹦跶蹦跶着回去拿了胸牌。不过也都不全是倒霉事,吃饭的中间某人还是心里平衡了一把。事情还原如下:

  话说某人二次到了食堂,门口的迎宾看到某人的胸牌口气缓和了不少:

  “呵!地一二三啊!进来吧,刚来的吧?”门口站着一位黑胡子的迎宾大汉道。

  “嗯!第一次来,还都不熟悉呢。”某人答道。

  “进来吧,下次注意拿胸牌啊!这也就是对上我了,要是对上督察,你就要倒霉了。”

  某人在进去的一瞬,看到这个黑胡子大汉胸口处赫然也带着一个胸牌——地一二四。

  “你妈!还隔壁邻居呢!”某人心里估怒着。

  坐到座位上面,某人四下打量了一下。呵!吃饭的人还不在少数。胸口处无一例外的佩戴者胸牌,什么天119,天120,地110,最好笑的是某人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天123。再往打饭的窗口看去,某人笑得更开心了,这管打饭的师傅清一色都有胸牌!

  “笑什么笑!你还打不打了?!”某人正在开心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只听到从打饭的窗口里传来了一声呵斥。

  “哎!打,打!”说着从窗口里面拿过来一个托盘,托盘里面不多不少,两窝头,一份素炒青菜,一碗疙瘩汤。

  “靠!还真是这些东西!”拿过饭菜以后某人还嘟囔了一声。

  “怎么?不爱吃啊!”

  “吃,吃!爱吃!”某人也学的乖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他妈的!最近做的饭菜越来越难吃了!比狗屎都难吃!”坐在邻桌的一个胖子有些恼怒的说道。

  “是啊,我最近极度的营养不良,前些天我的那些死党刚给了我八万块钱,没曾想还没暖热乎呢,就输光了,我都吃了N多天的这个了。”另外一个有些偏瘦的,明显就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男子说道。

  “哎!”两人都一阵叹气!

  “听说了吗!那两这两天又掐上了!”

  “说那些呢!一直掐,掐死一个算一个。他们不雇我,雇我的话,我可就又能赚一笔了,呵呵呵。”

  后来从这二人的谈话当中,某人得知了,在这里蹭饭的,以及打零工的,大部分都是杀手以及一些众叛亲离得政党之辈,曾经的风光一去不回,曾经拿枪的手以及呼风唤雨的能力,现在只能看看大门,掌掌大勺,递递饭菜了。真是可悲可叹的操蛋人生啊!

  某人吃完饭,回到自己的地下一二三号单间。坐到床上不知道做什么,嘴角残留的窝头残渣估计是没有发觉,一直没有擦掉。

  稍后某人又从床上起来,直身来到圆桌旁坐到了椅子上,架拐随意的斜靠在圆桌上,但是没有靠住,PIA的一声倒了下去。某人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把目光投向窗外。

  只见窗外夜幕笼罩,星辰点点,弯月高挂,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室内,虫鸣蝈叫,微风搅动的片片绿草阵阵浮倒,好一番美好惬意的景象,要不是是来蹲监狱,任谁也要在这样的一种地方生活个三年五载也不嫌腻的。

  某人独自享受着此景此情,悠然陶醉。这时忽然感觉想要去厕所,左右看了看,然后俯身想要去捡起来他的架拐,当刚刚艰难的弯下身子手刚要触及到架拐的时候,眼睛的余角好像眊见窗台的一角有些卷起来了。于是出于好奇,某人随手的拨弄了一下这个卷起的窗台角——窗台起角了???

  于是某人忘记了自己的尿急!坐直了身体,右手捏住这个角往起一撩!

  “你妈!原来这个窗台一直是假的啊!”某人的心里现在悲痛的回荡着那结尾啊字的回声,啊!啊!啊!啊!啊!……

  现在的某人有种要哭的冲动。自己原本只是失忆了,没曾想智商也跟着失忆了!这里本来就是地下啊,哪里来的月光!哪里来的星星!哪里来的虫子叫!我的老天~!

  劳碌了一天,悲催了一天,于是某人在身心双重的打击下,倒床便睡着了。那叫一个死啊!估计现在如果有人进来向着某人敲闷棍,他也不会醒的。看来某人是真的累了。是也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幸好某人没有打呼的坏习惯。此点作者同志是很认同的。

  就在某人安然入睡以后,负一层走廊的一处死角,两道黑影秘密的交谈着什么。

  “都安排好了吗?”

  “嗯,一切妥当!”

  “别留下任何的证据!事后少不了你的。”

  “这可还要您在老板面前多美言几句,您也知道,既然我这样做了,那这里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所以我希望老板答应我的事情可以做到,否则……”

  “这点放心吧,我们老板可是和武哥不一样的人啊!”

  “嗯,希望你们说到做到。你们也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一定办到!”

  不一会儿,两人便分开了。其中的一道身影没有坐电梯,而是从简易的楼道里面一层一层的走回了地上十一层的一个房间。另一道身影则是坐着电梯,直接下到负六层,也是消失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面。

  就在两人的身影消失以后,负一层其中一个房间的房门悄悄的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第三个身影,只见此身影对着刚才两人谈话的地方悄悄的走去,然后从地面的地板砖缝里面抠出了一个针状物,然后别在自己的身上,也是快速的消失在了负一层,直达地下十八层,那里是海牙监狱两大帮派之一的黑龙帮的总部所在。

  等这些身影全部都消失在各自的目的地以后,在海牙监狱地面十一层的1101房间里面。一个人赤身裸体的在他的床上痛苦的扭摆着,每摆动一次,这个人身体的中间便会出现一道红色的印记,正好从头部直至他的胯下,似乎这条红线欲要把他分成两半。在其扭动了数十次以后,只见从红线的边缘开始,一层层的皮肤便是自动的剥离开来。只见此人艰难痛苦的抬起双手对着红线处裂开的皮肤使劲的向外一撕,于是便如金蝉脱壳一般的褪下了一张完整的人皮。忽然的,一双血红的眼睛猛然打开,那双如野兽般的眼睛似乎具有魔力,可以穿透人的身体,直达人的心脏。让众人心生颤抖的匍匐下去,甘愿祭献自己的一切。可怕至极。

  深夜的海牙监狱,和其他的监狱没有任何的区别,一样的万籁俱静。一样的昏暗交错。一样的万恶笼罩。只是似乎这一切的事情,都和某人没有任何的一点关系。某人心无旁骛的沉浸在他的春秋大梦之中,悠然自乐呢!

  亲!求收藏!求点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