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黄河燃烧的日子
高头2020-03-16 11:492,429

  呜~呜~

  呜~呜~

  一阵口哨声响起。

  某人从睡梦中不情愿的醒来,揉了揉睡的有些发胖的眼,打了个大大的哈切,单手划拉了划拉自己的脸蛋,起床,下身,拿起拐杖,死气白咧的急忙奔向洗手间。一阵哗哗的流水声足足响了五分钟后才在滴滴答答中结束。

  “这一大早的,吹什么哨子!”说着某人的眼睛寻找着墙壁上面挂的哨子,心里还一个劲的嘀咕着:“这地方也太高科技了!弄个以假乱真的窗户让老子在那儿和它对望了半天,现在又整出个挂在墙上的哨子没人吹自己响!哎!弄不明白,弄不明白啊!”

  哨子!响!!!!!!!!!!!某人忽然的神精起来,只见某人三下五除二的从衣橱里面拿出一套衣服死气白咧的穿上,然后打开门急速蹦达着向着电梯口奔去。此时只见人山人海,某人身处其中孤助无援的被像抛绣球似的东推一下,西撞一下,甚是可怜。

  只见此时某人对其他人的冲撞也是不敢硬挤,怕把自己给二次弄伤了,那可就大条了。所以某人缓缓的向前挪。如果此时你站在众人的身后往前看,你就会发现某人是多么的旗帜鲜明!到并不是说某人的三条腿,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但是某人却是鹤立鸡群,因为某人上衣的背部赫然一个大大的圆圈,圆圈内部醒目的绣着四个大字——海牙监狱!看这样子应该还是苏绣。但是再一看,怎么看怎么感觉这几个字不对称!怎么的也是有些别扭的感觉。

  最后总算轮到自己了,等某人上去以后,滴!滴!滴!电梯报警!

  “你!下去!”一个面色不善的男子对着咱们的负一二三厉声的说道。

  某人悻悻的走出了电梯,等到自己上去以后,电梯里面就他自己了。空间却是很大的,也没有人给他争了,或者说他也不给其他人争了。于是某人按了一下上18下18中间的空白键,再次按了一下闭合键,电梯的门缓缓的闭合了。

  某人摁完闭合键以后,视线无意中看到了闭合键上方的一行醒目的文字:

  “迪奥制造”

  出于习惯性大脑旋转,迪奥-迪奥这两个字一直在某人的脑海中盘旋。最后从某人的嘴里下意识的吐出了一个字:“吊”!只见某人此时是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像是有什么惊奇的发现似的。窃如盗贼!实际上在心里再次的说道:“这个地方真是吊啊!”

  从电梯里面出来,只见此时蜂巢中间层的一条之脉走廊上面整整齐齐两排人靠着两边的墙壁站着,留下中间宽宽的走廊似乎要欢迎什么人似的。某人一蹦达一蹦达的走到两排最末端的中间,这时四周一片寂静,众人的视线都看向某人的方向。

  某人是走也不是,靠边也不是,于是在众人的目光里面抬起了左手向着众人挥了挥。正在某人还想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感觉一个木棍搭在了自己的右肩上。某人缓缓的转了个身,就看到一个身穿制服,头戴大盖帽,手拿管教棍的中年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棍子还搭在自己的右肩上。

  此人是这里的管教之一,负责负一层他们这一组的管理教导。可以说权力无限大啊。此时管教站在某人的面前,大盖帽下无法看清楚其具体的面貌,只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感觉,突然让人生出做贼被抓似的的无力感。

  “你!迟到了!”教官冰冷冷的说道。

  “是~是~,我是~新来~……”

  没等某人把话说完,教官便用棍子把某人呼啦到了一边。

  “迟到一次,罚款200”

  某人正欲狡辩几句。还没说话,这位教官再次的用棍子指着某人的上衣说道:“衣帽不整,罚款50”

  某人这下可是有些愣了,什么时候告诉过我衣帽不整还要罚款啊!这都罚的着吗!于是某人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上衣。

  哎!我~了个去~!!那个羞愧啊!!!

  只见某人的上衣最上面直愣愣的多出一个扣眼和一节衣领。哎!扣子系错位了!于是某人七手八脚的解开扣子,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正位扣住,完事又再次的看了一下,又一下。这才抬头再次抱歉的看向教官。

  此时站在两边的众人全都一阵哄堂大笑。直笑的某人再次尴尬的低下了头。

  “地一二三。”此时教官看了一眼某人的胸牌并轻笑的叫了一声。随后教官同志收起教棍夹到自己的腋下。转身正步的走到通道的中间。

  此时的众人也停止了大笑,一个个威严正襟笔直的靠在墙上。

  “今天上午我们要上政治课和体育课!然后这周的课程就算完了。相信你们也知道我的课程怎么上!都不要给我偷懒!打起精神!上完以后还是该干嘛干嘛!”只见教官同志神情专注的对着众人说道。

  “现在开始上政治课!音乐!预备!开始!”

  某人还沉浸在刚才的糗事当中,只听到教官说预备开始,不明所以的某人伸头向着教官的方向看去。只见教官同志一手拿个教棍,另一只手虚扶在半空中。

  此时一阵混合的高亢响起: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国家号召万人嚎,河东河北,高梁熟了。万山丛中,救国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弱小身影逞英豪!端起了土枪洋枪,挥动着大刀长矛,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国家!保卫全世界!

  …………

  ……

  但见男女囚犯各自为营!声音嘹亮而优美的唱出了一首优美的古老节奏,那种浑然天成的回音,那种更古以来的旋律,那种触人心扉的情感,那种,那种,反正吧,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一首男女混合大合唱在某人的震惊傻愣当中结束了。某人是被轰的外焦里嫩,站在墙根就光知道张嘴而吐不出半个字来。

  “现在政治课结束。都有,听到口令!向左向右转!目的地操场!”大合唱完毕以后,咱们的教官同志又开始发号施令。

  此时的某人还在震惊当中,更没有注意到某领导的新命令。

  “喂!!地一二三,是不是还想让我罚你钱!还不快走!”教官同志再次的来到某人的身边用着教棍搭在某人的肩膀上面。

  “啊!哦!”某人回过神来只见到一干众人已经走出去了老远,于是连教官也不敢看一眼就蹦跶蹦跶的紧追大部队而去。

  就在包括某人在内的这一干囚犯全都出去了以后,从另外的一条支脉走廊里面传出来了一个抱怨加极度无奈的声音。

  “他奶奶的,又在楼里面嚎叫!这楼道里面全他妈是回音,老子的耳朵都快震聋了!日!咒你们生个孩子没屁眼!”

  ……

  亲!求收藏,求点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