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欲乘风归去
高头2020-03-25 14:132,913

  这时沧澜雪儿看向某人,声音带些疑问但且动听:“你这是要做什么去!?”

  某人刚才还在为见到三人心情稍微的有些好转,但是一听到沧澜雪儿的问话,又再次的蔫了下去。

  “我回监狱。”某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怎么看你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啊!”沧澜雪儿再次的追问道。

  “是啊!是啊!你不要有心里负担,我和雪姐对于你的遭遇深感抱歉!所以你在这里有什么难处不妨告诉我们,我们也是可以为你解决的吗,虽然不是全部,但是总比没有好!”此时的欧阳艾国一扫刚才的萎靡不振,也是顺着沧澜雪儿的话接着道。

  小王秘书一脸淡定的看着苍蓝雪儿以及欧阳艾国同某人的谈话。似乎三人的谈话与她没有任何的一点关系。

  此时某人的眼睛微红,鼻子一酸,就要掉下来几滴眼泪来,结果听到随后欧阳艾国的话,又给生生的憋回去了,差点没憋死!

  “你说呢雪姐!他都要快死的人了!”

  “小艾!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沧澜雪儿有些埋怨的对欧阳艾国轻声说道。

  “呵呵,那个,地一二三,这个地方可不比医院,我们都知道你失忆了,这里呢,又是一个是非之地,所以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一些。没事就别老出来转悠,还有呢,就是少和不认识的人打交道,少一事不如多一事,啊!不是,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说着说着沧澜雪儿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本来沧澜雪儿和欧阳艾国把某人押解过来,顺便呢在这里度个周末。本来这里就是难得的度假胜地吗!所以本着不来白不来,不逛白不逛的原则,在临近中午了实在是看某人懒的实在太可以了,都快把一整天都荒废掉了的情况,沧澜雪儿大小姐死啦硬踹的把欧阳艾国这小子叫了起来,命令着陪着她到处转一转,也不枉来这儿一趟不是。顺便呢还找了一个老导游,毕竟不是第一次过来,而且是属于两个系统,所以导游呢,是必不可少的。但是非常不凑巧的就碰到了某人一脸委屈的蹦跶着过来,不打声招呼也说不过去哈!虽然是死囚犯和法庭陪审团的关系,但那也是关系不是!

  众人一阵尴尬当中……,就在此时,只见从远处疯疯癫癫的过来一个人,双手不断的挥舞着,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时的蹲下身段,捏几个兰花指,口里还哼哼唧唧的念叨着什么。

  就在这个疯子走近了四人,只见此人衣帽整齐,大奔头,胡子拉碴。但是怎么看衣服都是有些旧了。大奔头肯定没有用过发胶,风一吹还刺刺乱窜。虽然胡子是有些长,但还蛮有男人味的。就听此人嘴里一个劲的哼着: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清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众人这时算是听清楚了,合着人家是在唱改编版的苏东坡的/《水调歌头》,那韵味嗨!也不知道是谁改编的!只唱的人心憔悴,面露忧愁!秋风瑟瑟,浑身别扭啊!可不浑身别扭!关键是这人的兰花指身段着实不怎么地。一块坏肉算是毁了满锅汤!

  这疯疯癫癫的人走近众人,在众人身前一边唱着,还一边做了一套身段。众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然后就见这人起身缓缓地向着其他的地方小步踱去,走时还用一种幽怨的眼神配合着兰花指面向众人唱了一句:“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众人从刚才的状态下醒来。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用着一种不明所以的眼神看向小王秘书。

  “这,这人疯了!”小王秘书向着二人不太情愿的解释道。

  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继续用疑问的目光看着小王秘书,那意思明显的告诉小王秘书她的陈述显然不能使得二人满意。

  “哎!”小王秘书叹了一口气,对着二人继续的说道。

  “你们也知道在咱们这里的一些规定。”说到规定二字上面,小王秘书还特意的加重了一下语气。

  “刚才那人在这里呆的时间有些太长了,以前是一方霸主!道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主儿,手下死党那可不是盖的,刚进来那会儿那花销!大把大把的,就跟喝水似的。一直到一年前吧,据说是他的小弟全死光了!被人砍死的砍死,病死的病死,最后一个是无疾而终老死了在去年!不过好像听说那个老死的小弟比他的年岁大很多,是半道出家,看不出来还对这家伙忠心耿耿的!于是大手大脚惯了的这家伙一下子断了香火,受不了了,又被其他人打压,而且给他工作他还干不好,整天惹事!到现在他欠了我们监狱大概好几十万了。所以,我们就让他从公寓里面搬出去了,到,到,”

  说到这里小王秘书有些难言。但是看到沧澜雪儿以及欧阳那要杀人的眼神,再就有某人那好奇的神色,就咬牙的再次说道。

  “到厕所——旁边——的杂物间住着了!”

  “啊!啊!啊!”三人同时错愕!

  “所以他受不了这连重的打击,就成这样了!整天什么的高处不胜寒,什么的乘风归去,净想着以前风光的时候了!”这时小王小姐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说完了。

  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在听完小王秘书的讲话以后皱着眉头不言不语的。

  只见此时的某人低着头,嘴里神神叨叨的轻声说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我欲乘风归去,我欲乘风归去,我欲乘风归去……”

  “喂!喂!”沧澜雪儿首先发现某人的状况,于是有些恐惧又有些关切的向着某人开口问道。

  “你怎么了!”

  “我欲乘风归去,我不要掉下去啊!”某人忽然动作幅度较大的没来由的叫喊了这么一句。

  其他三人都是吓了一大跳!以为这是不是又疯掉一个。

  “小雪,小艾!你们可要帮我啊!我可不想住厕所啊!”说着某人就拼命的抓着沧澜雪儿的一个手臂死死的不放,嘴里还一直的带着哭腔的叫喊着:“我可不要住厕所啊!我可不要住厕所啊!……”

  沧澜雪儿此时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有些好笑但又不知所措。于是伸出另一只手不停的摸着某人的头说道:

  “没事的,没事的!我和小艾还有王秘书会帮你呢,毕竟你还年轻呢!我们都会帮助你的!”

  “真的!”这个时候某人停止了歇斯底里。一脸认真的看着沧澜雪儿。

  “真的!”沧澜雪儿答道。

  “这么好!”某人一阵兴奋,但随即又沉默下来。

  “可是现在我这样,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工作啊!”某人展示着他的伤体。

  “这个好办,一会呢你到办公大厅服务部门的前台去,那里主要是安排你们这样的人的工作问题的。”

  听完小王小姐的介绍,某人这才眉开眼笑的恢复到正常状态下。

  “嗯哼!嗯哼!”这时从沧澜雪儿的口里发出了两声咳嗽声。

  某人只顾着刚才的歇斯底里还有现在的兴奋,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抓着某位女士的一条手臂。现在听到咳嗽声,这才注意到,于是赶紧的撒开自己的手。某人撤回来自己的手以后,向着沧澜雪儿尴尬的一笑。

  沧澜雪儿也是俏脸一红。这还是某位女士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被一个大男人抓着,当然欧阳艾国不算。

  “好了,我们继续转转吧!”小王秘书此时对着沧澜雪儿以及欧阳艾国说道。

  三人同某人再次的打了一声招呼,转身向着其他的地方走去。

  此时的某人目送着三人的离去,想着刚才的一幕,某位女士身上那种独特的香气还有那柔软的手臂盈盈的环绕在某人的脑海里。久久不曾散去。

  亲!今天三章更新,求点击,求推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