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灭帮之灾
方隆浩2018-03-19 17:054,394

  “谁要跟斧头帮干架啊?”随着阴冷的声音响起。“野猪”后面的墙忽然倒下!原来是木板做的假墙。

  一个身穿白袍,带着金丝眼镜,面色白俊的年轻人悠悠地摇着纸扇站在野猪身后,斜眼瞅着黑豹子。他身后站了群密密麻麻的斧头帮打手,个个身穿黑衣黑裤,手持斧头,那斧头刀口闪着明晃晃的白光,阴森恐怖!

  唐四爷!斧头帮飞鹰堂堂主!不好!中埋伏了!黑豹子此刻才明白中了计。马上回头喊道:“撤!”‘草头帮’弟兄这才缓过神,急忙向后逃去!没跑两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又一群斧头帮打手把胡同进口堵了个严严实实!个个精壮如牛,杀气腾腾!

  “怎么?刚刚还气势如虹,不是扬言要跟斧头帮干架吗?还没开战就想逃了!黑豹子你也是道上一条汉子,怎么说话不算数呢?!”唐四爷瓮声瓮气地奚落着黑豹子。

  黑豹子这时肠子都悔青了,恨自己没听王宇天的话,现在真成了瓮中之鳖!斗是斗不过了,为了兄弟们该服软了!

  “四爷!我……不知您在这里,今晚是我们‘草头帮’跟‘十二生肖’的事,跟斧头帮没关系!刚才我是一时激动,放了些屁话,冒犯了斧头帮!在这我先跟您赔个不是!还求四爷放过我的兄弟!今晚这事我一人担,要杀要刮随你便!”黑豹子能做‘草头帮’头,靠得就是义气,他这番话感动了他的兄弟。

  “不!豹哥我们跟你拼到底!”

  “豹哥我们不怕!”……。‘草头帮’兄弟们神情激昂,个个抱着拼死决心!他们都来自底层穷苦人,受够了黑帮的欺负,并不怕死!

  “够了,不要吵!还当我是头就得听我的!”黑豹子回头对着小弟们吼道!虽然他们跟着自己与一些小黑帮火拼过,但他们绝对没见识过斧头帮的凶残!‘草头帮’弟兄听到他的呵斥静了下来。

  “四爷!我黑豹子求你放过我的弟兄!”黑豹子求道。

  唐四爷依然悠闲地摇着扇子,慢悠悠地从身边拉过“十二生肖”受伤的几个人,说道:“黑豹子看看,你把他们打成这样,也太狠了吧,你不知道他们是斧头帮罩着的吗?你说我能放了你的弟兄吗?我答应,我的弟兄们会答应吗?我以后还能带他们吗?”

  黑豹子听了这话知道今晚已是在劫难逃,拿紧棒子,口气稍硬地问道:“那四爷打算把我们怎么办?”‘草头帮’的弟兄看到这情景也知道今晚只有拼死一战!个个抓紧了武器做困兽之斗!

  “嗨!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吗?既能保住你们的命,也能给我小弟们一个交待!我看你们‘草头帮’帮我们斧头帮做一件事,只要这件事做到了,今晚这事就一笔勾销!黑豹子你看怎么样?”

  “什么事?”黑豹子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对你们来说轻而易举:就是把闸北北铺住木板房哪些人赶出闸北!怎么样?”

  这话一出,“草头帮”人立刻嚷嚷起来:“不行!老大跟他们干到底!”

  “豹哥,绝不能答应他们!他们早就瞄着我们那块地了!那可是我们家人住的地方!”……他们大多数出身那里,而且还有很多家人住在那里,这不是要自己毁了自己的家吗?!黑豹子这会才明白这是个圈套,斧头帮的圈套!先要“十二生肖”暗抢了黑寡妇,然后设计把“草头帮”引到这,逼着自己人打自己人!如果不答应,今晚可就死无葬身之地!

  嘿!色之当头一把刀啊!真不该为了女人害了自己的弟兄!该怎么办呢?

  看到黑豹子犹豫,唐四爷拉过黑寡妇,一把推到黑豹子身边!说道:“黑豹子只要你能答应,这女人就是你的了!而且从今往后,绝对没人敢动她!”

  一边的野猪,脸上虽然不爽,可没敢多嘴!不要为了这女人毁了自己今晚的功劳!这“苦肉计”不是这么好演的,差点小命不保!

  黑豹子看了看瑟瑟发抖的黑寡妇,冷哼了一声!不能一错再错,他告诫自己!

  “备赏!”唐四爷见黑豹子没有动心,对着后面喊了一声。两人抬了个大木箱放到黑豹子跟前,打开来,把箱子一倒!哗啦啦一箱光洋倒得满地都是!

  “怎样?黑豹子!你们只要答应,这钱都归你们,好好想想!如果不答应……!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唐四爷白俊的脸上满是杀气!

  胡同口高楼顶上,王宇天气得牙痒痒,不知如何是好。另两个罗罗此时五体投地地佩服王宇天,料事如神啊!就是活诸葛!

  “答应他们啊!要不‘草头帮’就完了!”一个小罗罗自作聪明地喃喃说道。

  “对!对!先假答应,先保住命啊!”另一个附和道。

  “哼!答应!不但要死还会名声扫地,六情不认!斧头帮有你想得那么好哄吗?”王宇天说道,心里想着还是赶紧溜吧,今晚这场大战肯定要开打,“草头帮”注定要亡了!不要白白搭上自己这条小命了。又该到哪里去混了?

  黑豹子看了看弟兄们,从他们的脸色上他已经知道答案,最后他坚定地说道:“四爷!我们不能答应你,开打吧!”

  唐四爷笑眯眯的脸僵住了,他气恼地看了眼黑豹子,眼神里射出死亡寒光!然后转身离开挥了挥手!

  呀!杀!……斧头帮打手们叫喊着摔出了死亡的斧头。斧头像倾盆大雨,带着死神的问候旋转着飞向“草头帮”弟兄的脖子、胳膊、大腿、脑门……!

  哎呦!啊………!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喊声,“草头帮”弟兄们倒下一片!有的被斧头砍到脑门、有的连脖子都被削断挂了层皮脑袋耷拉在胸前、有的被削断了腿……血喷涌而出,溅在墙上、地上、身体上,一下就血流成河!

  “快!兄弟们往胡同口杀!跟他们缠在一起,不要让他们扔斧头!”黑豹子毕竟在道上混过,马上反应过来。

  “杀啊!冲啊!”剩下的弟兄们红着眼往回杀去!老话说的好:狗急了会跳墙,人急那就只有拼命!个个倒是神勇无比,跟斧头帮绞杀上,一时斧头帮还不能把他们全灭了。

  王宇天带着两小罗罗偷偷下了楼,悄悄向北铺走去。他心里惦记着“草头帮”的帮费了,这笔钱虽说不多,但也应该够他过一段日子。他心里想:这钱就算我的失业救济金吧!对不住了兄弟们!我不能陪着你们下葬啊!大不了往后我给你们多烧些香吧。

  “小天,我们就这样走了吗?好像不大好吧!”一个罗罗心有愧疚,不安地说道。

  “那能怎样?要不你回去把他们救出来!?”王宇天没好气地说道。

  “这!……”罗罗一下就被噎住了。

  走了会,他们到了“夜来香”看到留守黄包子的草头帮弟兄,不多也就四五人。他们一见小天就笑逐颜开地奔了上来,问长问短!小天没做声,他心烦,不想搭理他们。没了黑豹子也就没了靠山,没了草头帮,也就失业了。他能不心烦吗?!

  “怎么?你们就这样回来了,不管老大了,不管被围住的兄弟们了!胆小鬼!”留守的一个蛮汉气呼呼质问道。

  “你想去救就去吧!没人铐住你的脚!”小天依然没好气地说道。

  “去就去!我才不像你这么没义气,胆小鬼!亏得豹哥那么看重你!”蛮汉眼一横,拉起黄包车就向胡同奔去。

  这话刺激了王宇天,觉着自己是不对,想了想说道:“等等!”

  蛮汉停了下来,回头鄙夷地看着他。

  “我没说不去救弟兄们,我……我们不是人少吗?回来叫你们一起去!来!两个人去找些木材干草烂布……只要烧得快的就行,对还搞些油来!就去夜来香吧,那里面现在乱的很!每人推一辆黄包车进胡同,到口子时点上火,冲进去要猛,烧出一条路来,让弟兄们逃出来!好吗?”王宇天很快就像到办法。

  不一会他们就准备好了,急急向胡同奔去。

  一到胡同口,听到里面还在激烈地厮杀!草头帮弟兄还没全亡。死豹子你可不要死啊!草头帮没你就散了!小天心里祈祷着。随即在放满杂物的黄包子上点了火!沾了油的杂物腾的一下烧了起来,火光冲天!七八辆黄包车就像七八条火龙猛地向胡同冲了进去!

  斧头帮打手见了这火龙冲了进来一下没反应过来,纷纷闪到一边!

  王宇天看到黑豹子浑身挂彩,带着十来人还在拼杀。他大喊:“杀啊!洪帮来救草头帮弟兄们来啦!豹哥快冲出来啊!”

  斧头帮打手大部分人都知道黑豹子以前在洪帮干过,见这火光四起的黄包车,听人喊洪帮来救黑豹子了,一下子有些犹豫!要知道洪帮是他们斧头帮唯一不敢惹的大帮会!

  就这片刻功夫,黑豹子们来了气势,随着火龙路居然杀到了胡同口,逃出了包围圈!这会斧头帮看清楚了,急忙猛追,在后面不断飞出了斧头。嗖嗖……!一阵斧头雨,草头帮又倒下七八个!

  王宇天和先前几个人是生力军,拖着护着黑豹子猛逃!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一阵狂奔,总算摆脱了斧头帮!歪歪倒倒到了一破庙!一进门。黑豹子嚷道:“妈的!小天你平时跑起来比乌龟还慢,今天逃命娘的你比兔子还快!”

  王宇天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连连摆手,说不得话!心里想道:小命总算保住了!黑豹子该减肥了,重得像头肥猪,拖都拖不动!

  黑豹子坐了下来,一身血汩汩而出,他身上被斧头砍到不少,有的地方露出了白森森血淋淋的骨头!“哇!”还没等坐稳,吐出一口血,像箭般飞出!

  “小天……小天!过来!你们出去!”黑豹子发令!

  其他几个人歪歪倒倒地走了出去。

  “豹哥,你他娘的要挺住,我给你止血,你会好起来的!”小天看到黑豹子伤的不轻,心里急了。

  “小天!”黑豹子一把抓住王宇天的手臂,疼得小天吃牙咧嘴!“不用瞎忙了,我自己知道今天是过不了鬼门关了。我有件事要你帮忙!

  “你他妈的我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你不能死,你欠我一条命,你不能死啊!豹哥……!”小天痛哭起来,对黑豹子他还是有感情的。

  “不要哭啦,你听着我有笔钱藏在大宝山山顶上,在三颗大柳树中间,那有块大石头。你去……你去拿出来!我……!”

  钱!小天一听,立马竖起耳朵:看不出来黑豹子这粗人还狡兔三窟啊!你先别死,还有什么统统告诉我,我会好好埋葬你,多多给你烧些纸钱!

  “我有个妹妹在老家,你……你要好好照顾她!行……行吗?”黑豹子非常虚弱,瞳孔已经在慢慢放大,马上就要挂了,还眼巴巴地瞅着小天!

  “好!我答应你!”黑豹子对他不薄,是该帮他,何况是照顾女孩子,我喜欢!王宇天痛快地答应了。

  黑豹子捏紧小天的手一松,见阎王去了!“大哥!豹子哥!你不能走啊!”小天放声痛哭起来。

  门外草头帮剩下的弟兄进了屋,都跪了下来嚎啕大哭。“草头帮”亡了!

  买了副棺材,王宇天和剩下的弟兄把黑豹子葬到了庙后头。也算给他找了个好归宿!有神灵跟他相伴!

  烧了大把纸钱,痛哭了一场。弟兄们眼巴巴地看着小天,今后怎么办?

  王宇天叹了口气宣布:“大哥临终前说了,‘草头帮’自今天起解散,大家各奔东西吧!”

  “就这样完了,小天你来做老大吧,我们跟你,你脑袋好使!这次豹哥要是听你的我们也不会……!”一个蛮汉说道。

  妈的!要我做老大,不是把我往火坑推吗?斧头帮为了闸北地皮必要灭了“草头帮”!现在要我做老大,不是要我送死吗?小天心里骂道。

  “不要再说了,豹哥虽然死了,他的话你不听了吗?散了!就这样!”王宇天说完就走了。

  他要到大宝山去。为了埋黑豹子把帮会里的钱都用完了,该死的黑豹子你最好能埋多些钱,要不你妹妹我可照顾不了,我自己都失业了!

  王宇天心里嘀咕着,直奔大宝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盗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盗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