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火拼
方隆浩2020-06-16 10:464,304

  王宇天出了木屋,向‘夜来香’走去。没走多远,遇到了背着烟箱卖香烟的翠花,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小天以前常跟翠花打情骂俏,他嘴特甜,翠花对他是又爱又气。不过对这小天她心里还是真的蛮喜欢。

  “翠花,你今天真美,特别是新扎的辫子就像广告画上的美女!”王宇天一嘴蜜糖。

  “嗯!真的吗?”翠花有些脸红,手自然地从后背拿过辫子翻了起来。

  王宇天走到跟前,涎着脸说道:“翠花,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是不是?来!先来包‘大前门’。”说完爽快地掏出钱。

  翠花心里甜滋滋的,把烟递给了小天。“翠花,你说我要是穿上女人的衣服是不是会很漂亮啊?”小天话一拐奔了主题。

  翠花抿嘴一笑道:“肯定像女人,你看你这细皮嫩肉的!”

  “哈!哈……!是吗?我……”

  “小天!你在做什么呢?这时候你还有心思泡妹崽啊!还不快去!?”黑豹子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跟前,黑着脸吼道,就像讨债的阎王!

  翠花吓得急忙躲开,小天嘿嘿笑了笑,说道:“老大,我正在工作呢。”

  “娘的,跟女人调情也是工作,信不信我抽死你!”黑豹子一听,气不打一处,高高举起他那簸箕般大的手掌。

  “啊!等等!老大我跟你说……!”小天垫着脚,附到黑豹子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通。

  黑豹子的脸渐渐露出笑脸,听完后,骂道:“就你小子鬼主意多,不过你要快点!时间很紧。”

  “好咧!”小天急急忙忙去追翠花。很快他追到了。

  “翠花,等等!”就这一阵小跑,他就气喘吁吁。

  “干什么?你不怕你们老大啊!你还来?他不是要你去做事吗?”翠花说道。

  “哎!就是为了做事,想跟你借点东西。”

  “借什么?”

  王宇天眯着小眼贼贼地瞄了眼翠花那小巧的胸。“你想干什么?”看到小天那色样,翠花急忙用烟箱挡住了胸部,撅着嘴大声说道。

  “别误会,别误会!翠花姐姐,我这次任务很危险,弄不好会丢了小命。不过你要是能借点东西给我,那就好多了!”王宇天一脸的认真。

  “你要借什么啊!?真的就会帮到你吗?”翠花对小天有好感,听到他有危险心里也急了,脸上露出担忧神色。

  小天低声跟翠花说了一遍他想借的东西。

  “你……!”翠花一听羞红了脸,不知该如何。

  “求你了,时间不多了,你真忍心看着我横尸街头吗?”王宇天见翠花犹豫,添油加醋地说道。

  翠花一咬牙说道:“好吧,到我家去!”

  “谢谢!谢谢翠花姐!”王宇天屁颠屁颠地跟着翠花上了她家。

  黑豹子这时已经把‘草头帮’的人召集齐。把砍刀、木棍、铁链放到了黄包车里,他们是想装成黄包车夫,接近‘夜来香’,然后来个偷袭!不过这之前是要探探路的,要知道‘十二生肖’今晚的水有多深。他最放心的就是小天探路,一般的情况是不会派小天去的,不过今晚可是一场大战啊。

  等了一会,还没见小天来,他有点急了,双手插腰来回踱着步,嘴里不停地呵斥着小弟。“打起精神来,不要像个娘们!该死的小天还没来!哼!”

  他说到娘们,果真就来了个背烟箱卖烟的娘们。一扭一扭骚得很,看的弟兄们眼睛直放绿光。

  “女人”直接走到黑豹子面前,嗲声嗲气地问道:“大哥,要不要来包香烟啊?”

  黑豹子喉咙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说道:“大前门来一包!”不过他怎么瞧着这女人有点眼熟!?

  “好的!”‘女人’用她那纤细白嫩的手拿了包烟递给黑豹,还给黑豹抛了个媚眼。黑豹子一个激灵:难道今天要走桃花运了!要不是兄弟们在场,今晚有事,肯定要奸了这女人!

  “大哥你不认识我了吗?”‘女人’突然问道。

  “嗯!”黑豹子听了这话,仔细看了起来。

  “妈的,是你这小子,还真他妈像!”黑豹子总算看出来了,这“女人”就是王宇天。他借了翠花的衣服,翠花给他化了妆,而且还把心爱的长辫子剪了下来缠到他头发上。加上王宇天本就细皮嫩肉,怎么看怎么像女人!

  “是小天!该死,真像,我们还真把你当女人呢?”

  “真是个娘们!”

  “这小子就是心眼多!”

  大伙认出他来,嚷嚷起来。

  “好啦!好啦!不要吵!小天你赶紧去,我们跟在后面。记住今晚你可得睁大眼探清楚‘水深’!嗯!”黑豹子想着他的黑寡妇,心急如焚!

  “好!”

  小天上了辆黄包车向‘夜来香’奔去!夜幕慢慢落下,猩红的月光在乌云遮挡下显得格外恐怖,好一个风高月黑之夜,正是杀人的好时际!

  很快他就到了,背着香烟他进了‘夜来香’。“十二生肖”包了这,本来是不让他进去的,见他是“女人”,又可怜巴巴地哀求,看门的两个大汉放他进去了。

  “夜上海,夜上海 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 车声响 歌舞升平 只见她 笑脸迎 谁知她内心苦闷 夜生活 都为了 衣食住行 酒不醉人人自醉 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

  一进去,听到这靡靡之音,看到酒宴台上一群女人身着旗袍扭动着水蛇腰!特别是为首的那女人,一身黑旗袍,丰乳肥臀,声音娇嗲嗲的,正是黑豹子的老情人黑寡妇了!王宇天立刻浑身酥麻,眼睁得溜圆,热血充脑,口水直流!台下是一遍口哨声,喧闹声!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妈的!好好的表演都不会欣赏!他心里骂道。

  “怎么?你这娘们看到比你漂亮的女人也想上!”边上一个小瘪三见他那样调侃道。

  “喔!不!不!”王宇天这时才想起自己的身份,来这干什么。

  “来包大前门!骚样!可就是太丑了!”小瘪三扔了钱,拿了包烟哼了一声走了。

  瞎了你的狗眼,男女不分,活该你们今晚要吃滚刀肉。王宇天慢慢游走着,把这里看了个清楚。过一会,心里有底,就出了‘夜来香’。

  拐了几条小巷,到了约定地方。

  “怎么样?他们人多不多?有没有防备?”黑豹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老大,人没我们多,也没防备。那十二生肖就坐在宴厅前排当中的桌子上。我看我们先应该攻他们。擒贼先擒王吗?只要他们一乱,蛇无头自乱。那就好办了。”王宇天跟着老账房学了点兵法。

  “嗯!好,大家伙准备好,杀进‘夜来香’瞅着大厅前排当中的那桌人!猛打!走!”黑豹子一声令下,大家手操铁棍、铁链、木棍、砍刀。杀气腾腾地直奔‘夜来香’!

  “小天,看到她了吗……!”黑豹子把王宇天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但又不好说人名来。

  “在!老大,她在!好像瘦了很多,她想着你呢!”王宇天给黑豹子点了把大火,大战在即,就需勇夫!

  “啊!弟兄们跟我上,今晚一定要把‘十二生肖’赶出闸北!”黑豹子果然血液沸腾,杀声震天!

  王宇天心想:那黑寡妇明明是贪财跟了十二生肖,哪能想你这黑泥鳅!但愿斧头帮不要站出来!要不‘草头帮’就完了,老子以后到那去弄钱。

  这王宇天在赌场生活了好几年,自然好上了赌博。他就是靠帮里的会费做赌资,赢了些钱,黑豹子还说他会管账!乱弹琴!

  黑豹子一伙杀到了‘夜来香’,很快就闯了进去!直奔十二生肖!王宇天带着两个小罗罗远远跟在后面,呐喊着,就没想着上前!

  黑豹子一进去就见到了黑寡妇,他头一热,血烧到了两百度。挥舞着狼牙棒一路狂砸,杀向台上。倒霉的十二生肖那曾想小小的‘草头帮’吃了豹子胆,敢跟他们动手,没防备,被打的狼狈不堪。只能仓促应战,拿起身边的椅子、杯子、盘子反抗着。

  王宇天在门口看到那血肉横飞场景,眉头直皱。太血腥了!不过‘草头帮’和‘十二生肖’是小帮会,一般火拼还是会有底线,最多是把人的胳膊腿啊打断,或者是再背上砍上几刀,给脑门开个花什么的。跟斧头帮那些个黑帮比起来只能算小儿科!

  黑豹子冲过重重阻挡,很快就要黑寡妇跟前了。我的宝贝想死我了,他心里直痒痒!不知事的兄弟跟着黑豹子一路打了过去,他们都按预先的策略直奔十二生肖。十二生肖顾名思意就是十二个人,为首的叫“野猪”!他见敌不过黑豹子一伙,一下窜到台上,拖着黑寡妇带着些残兵想从后门逃。

  王宇天一看,心想这野猪也是好色之徒,这时候还想着女人,真得娘地找克!果然!黑豹子见野猪拖着黑寡妇走,眼睛充血,猩红赫人!大声喊道:“兄弟们,快追!野猪想逃!杀了他!”黑豹子动了杀心!野猪回头看了看黑豹子,脸上并没有惊慌之色,而且还挑衅地举手勾了下小指头。这更激怒了黑豹子,一顿狂砸,倒霉的一些小瘪三被他打的鲜血爆溅!断手断足!

  而王宇天看到这一幕,心里感到隐隐不安!这野猪今天好像有准备,刚才像是故意引黑豹!不好!有诈!

  王宇天马上对着黑豹子大喊:“大哥!穷寇莫追,小心有诈!”

  黑豹子听都王宇天的喊声停了一下,如果是平时他会听得进去,可见到黑寡妇那身影,他已失去了理智。大呼:“乱叫什么?!兄弟们给我追,杀了野猪,灭了十二生肖!闸北就是我们的天下!”带着大伙从‘夜来香’后门追了出去!

  十二生肖狼狈而逃,他们的小罗罗都被打散,不过这十二人却很是齐心。虽然当中有人带伤,可没有分散。互相搀扶着边打边撤!野猪在前面拖着手脚发软的黑寡妇跑着!

  很快他们逃进了一个阴森森的大胡同。黑豹子裂开嘴笑了,大声喊道:“兄弟们今晚我们胜了,他们逃进了死胡同,走不了啦!给我冲!”

  “冲啊!”“杀啊!”……!‘草头帮’弟兄个个像打了吗啡,亢奋得很跟着黑豹子进了胡同。

  王宇天带着两个小罗罗也到了胡同口,他一看停了下来。心想:这野猪不会笨到自己钻麻袋吧!这必定有鬼! 两个小罗罗也想冲进去,小天马上喝住!这两人本就是黑豹子安排护着小天的!所以也还听他的话。要不就王宇天这小胳膊小腿,他两个还瞧得起!

  小天看看已经来不及叫住黑豹子了,只能听天由命了。看了看四周环境,心里有了想法,说道:“我们上那栋楼,看得到胡同里面情况。这不妙啊!黑豹子啊你千万不要有事啊?要不‘草头帮’可就完了!”

  边上俩人鄙夷地瞧了小天一眼,气呼呼地跟他上了边上一高楼顶。

  黑豹子一伙追得紧,很快就把十二生肖逼到了死胡同底。野猪拖着黑寡妇靠着墙壁气喘吁吁的,可脸上一点也不惊慌,相反甚是得意!

  黑豹子一伙停了下来,把胡同堵了个滴水不漏。

  “野猪!你他娘的跑啊!再跑啊!看你跑哪去?!”黑豹子笑眯眯地,表情就像猫玩着爪里的老鼠,得意地说道。

  “黑豹,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们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他娘的无故端我们窝!你不知道斧头帮罩着我们吗?”野猪并不怕,厉声质问!

  “斧头帮!管他娘的斧头帮,现在这年头,谁打得赢谁就是爷!不要说你们十二生肖,就算斧头帮来了我们照样打!嘿嘿!怎么样?投降还是继续干战!”黑豹子昏了头,这大话都敢说!他那眼还直勾勾地盯着黑寡妇了!

  “黑豹子这话可是你自个说的。哈哈……。!”野猪古怪地笑了起来。

  “妈的!老子锤了你!”黑豹举起狼牙棒正欲砸向野猪!

  “是谁说要跟斧头帮干架啊!?”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盗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盗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