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投毒
凋零暮色2016-12-16 01:452,139

  夏日炎炎,阳光毒辣异常,官道两边的青黄稻谷在蝉鸣中都低垂着头。

  此时穿着吸热黑铠在太阳下暴晒的捕快衙役们早已都是一身的汗水,但他们还要防备随时会从两旁树林中射出的冷箭,苦不堪言,以至于完全没有大秦官军应有的威严和神气。

  见此情形,许驰只好下令全军停下分批休息半个时辰,心里暗怪自己太过于心急了点,而许驰感觉自己的叔伯们也太拖延了一点,一路上总是在有意无意地拖延行军速度。

  许驰掏出地图,钉在官道一旁的树上,仔细对照着自己的所在地和行进路线,其实不用地图,在官道上带兵走了几次,许驰早已对进山的路非常熟悉了,只是许驰出于慎重起见,不敢相信自己的记忆力。

  几名中年捕快都凑了过来,张捕快抹了把汗,说道:“据探子回报,仍是风平浪静。”

  许驰接过冯捕快递过来的水壶,喝之前说道:“他们绝对会在路上埋伏,山里是他们的主场,陷阱遍布,没道理不和我们打一场。”

  等许驰喝了几口水,牛捕快才出声道:“不如明日一早再进山,兄弟们现在都很累了,特别是第一次穿着这身沉重的黑铠,安营后我怕守夜的力气都没有。”

  许驰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这话就夸张了,那些山贼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大多患有夜盲症,夜里根本就看不见东西,我们没有必要如此谨慎,就算夜间有山贼来袭营,和那些山贼打了这么久,我们岂会没有防备?”

  许驰接着说道:“而且以往剿匪之所以屡次垂成,还不是因为那些山贼早已得到了消息缩进了山里,现其夏稻未收,等他们收完粮食,绝对会跑,届时我们又要像以前那样收兵。”

  李捕快不阴不阳地接了句:“你是想快点剿完匪,贪功冒进,可我们在意的是兄弟们的性命。”

  许驰知道因为自己隐藏实力一事,衙门里许多人都对自己心有芥蒂,因此许驰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装作没听见,他笑道:“那听李捕快的,是我太过心急了一点。”

  李捕快,这是官方用语,自然没有李叔来得亲切,顿时李捕快想到了许驰这是在点醒他双方的官职之差,脸色阴了下来。

  许驰招手召来传令兵:“命全军就地扎营,明日天明启程。”

  接着许驰笑眯眯地看向了李捕快以及其他发间斑白的中年捕快们:“诸位可还有提议?要是没有,我可就出去侦查了。”

  几位中年捕快都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只有张捕快在走之前迟疑了一下,习惯性地叮嘱了一句:“小心。”

  因为以往剿匪时许驰仗着自己是修真者,一直都是充当着斥候的角色。

  闻言许驰笑着点了点头,独自一人脱离官道,一头扎进了官道旁的深山老林之中。

  看着许驰独自远去,几名中年捕快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眼带窃喜。

  发泄般地透支灵力在瞬息之间遁出三里后,许驰在一个凹形的山坡底部钻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深深地疲倦之色,但他并没有坐下休息,他掌心中忽然腾起了银色的微光气旋,接着他毫不迟疑地狠狠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小腹处,顿时他弯腰吐出了大口大口的清水。

  许驰擦了擦嘴,缓缓挺直身子,眼神冷冽如刀,因为心中杀意翻涌,他的黑眸中再一次浮现出了妖异的锯齿银轮,开始缓缓转动。

  虽夏日炎炎,他却心中冰寒。

  “你没有掩饰好你心中的杀意。”

  “汪府被围得水泄不通,竟然还有人能进去杀人,谁放他们进去的?”

  “夜间地下暗河温度极低,顺水漂了那么远,她楚嫣然竟然还能打伤我特意派去的精锐逃跑?”

  “最重面子的你什么时候给我送过水?这水绝对有猫腻。”

  “你们都不大会装。”

  许驰落寞地叹息一声,纵身一跃,跃到了枝梢上,从鸟窝里抓出一只麻雀雏鸟,复而掠回地面,抓着毛还没长全的麻雀开始给它喂食着自己先前吐出来的清水。

  许驰现在尝到了自己那些叔伯们知道自己一直在隐藏实力、宁愿眼睁睁看着同袍死去而隐忍不发之后的感受。

  这是被背叛的感受。

  往常他们从来没有在进山之前休息过,因为那完全就是贻误战机,等他们进了山,那些山贼早跑了。

  这是有人故意在拖延时间,有人想拖到剿匪功成后,等水中的慢性毒药深入到许驰的五脏六腑之中时,再卸磨杀驴。

  看着麻雀雏鸟乖巧地啄食着土里流淌的清水,许驰冷笑一声,脸带浓浓的失望和痛苦之色,他苦涩道:“哼,晌午扎营?”

  半柱香后,许驰起身,他将麻雀小心地放入怀里,右手五指悄无声息地逐次搭在了腰间剑柄之上,随即许驰拔出荡风剑,在拔出的那一瞬间,银晶黯淡剑身立即延伸而出,许驰对着一旁的大树上方挥出了一道森白剑气,随着剑气带着些许碎屑冲出林间荫盖、在林间上方缓缓消失,许多枝桠和树叶掉了下来,落叶中,一个山贼的斥候和他的头也从树上掉了下来。

  许驰一抖剑身上并不存在的血滴,在漫天青叶飘落之间缓缓收剑,眼中光轮逐渐隐没。

  他看都没看那个倒霉的斥候,心里已是决定了那些背叛者的命运,他隐约料到了张作诚给他们许下了什么好处,也知道自己隐藏实力眼睁睁看着同袍死去的行为也是他们背叛的诱因之一。

  许驰越发想逃离古县了,因为古县总有许多看不见的线在牵扯、束缚着他,将他关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牢笼里,许驰渴望自由,可是因为他的诺言,他不得不将自己关在这个穷乡僻壤之地,面对接踵而来的算计和背叛,许驰对充满算计却对自己而言无异于土鸡瓦狗的凡世感到了厌倦,不屑一顾。

  “最好放弃,否则不过一剑而已。”许驰心想,接着他钻入了密林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裂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裂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