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狱中疑尸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1:523,641

  在从前,我从来没想过人的动作可以这么快。这可不是听评书传记,历史上也没有听说什么百步外取敌将首级的事情发生过。然而刚刚我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待我反应过来时我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刚刚在书房里不管那皇帝老儿怎么威胁恐吓我,那也是只是言语和心理上。可现在脖颈上的丝丝凉意却在身体上直接提醒着我,随时下一秒我就可能永远的陷入黑暗。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紧张,她现在距离我非常之近,整个人好像飘一样贴在了我的身上,让我都以为她真的是鬼。不过也正因为此,我才算第一次看清了她的脸。

  一刹那间,我竟然松了口气,因为我已经可以肯定这个人不是太监了,就算是鬼也是女鬼不是太监鬼。映入我眼帘是很漂亮的瓜子脸,不过上面看不到有什么喜怒哀乐的表情。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神里好像也在散发出丝丝的凉意,如果不是我现在有种随时可能会被她杀掉的感觉,我甚至会觉得她是天上掉下的仙女。

  值得庆幸的是她没这个想法,整个过程只持续一两秒而已,她甚至求饶的时间都没有给我便已经松开了手,转了过去继续朝前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可这一手却把我吓得够呛,我脚步一顿差点倒在地上,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的丝丝凉意告诉我刚刚不是幻觉。

  亏得没怎么闹腾,身边的护卫只是瞅了我们一眼便没有多余的动作了。好人赶忙凑到我身边轻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显然刚才他也看到了但是看的并不怎么真切。

  “没事没事,被‘蜜蜂’叮了一下。”我甩甩手,对好人笑道。

  “蜜蜂?哪来的蜜蜂?”好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是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只得干笑了两声就闭上了嘴,显然一点点都不想去惹我口里的“蜜蜂”。

  折腾了这么久,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我这才借着这点光线大致看清了四周。原来晚上被带着七拐八拐的并不是地形多么复杂,而是这道路修的很偏,园子里的树也格外多,这么一来二去在晚上就会很自然有一种走过的地形很复杂的感觉。

  可惜我没有什么机会在阳光下欣赏这里面美丽的风景了,地牢的大门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里面还是显得黑黢黢的,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氛围,简直就像一直长大了嘴的凶兽,静静的等待猎物走到嘴边一口吞下。

  护卫想必不会这么想,他们带着我们三人一路走了进去,两边全是关押的各种犯人,死气沉沉的。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大喊冤枉啊,或者哭诉吵闹的情况发生,也许是长时间的关押和黑暗早就让他们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地牢很大,这一路上经过了不少地方,也见识到了包括水牢在内的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刑具。每次经过这些地方,我都能闻到一股腐烂的臭味与血液干涸的腥味掺杂在一起的奇妙味道,让我几欲干呕。身边的好人是当大夫的,承受能力比我强了许多,不过脸色也是不太好看。唯有一直在我前面的美女看不到有什么反应亦或是表情,不过她能承受住这些东西倒也完全在我意料之中。

  我们行进速度不慢,目的地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一间开的相当偏的牢房,几乎是在道路尽头的转弯处。然而我一眼望去就发现牢房内的空间却意外的大,比起我起初待得地方足足大了一半还多。这让我不由得感慨的说道,“这不同地位待遇就是不一样,连坐牢都他娘的分上房和普通间。”

  “进去吧。”护卫毫无表情的说了句。伴随着牢房门打开,我们很自觉的走了进去。

  这牢房虽然不小,不过也就那么大地方,目标是谁实在在太好找了。他就靠着墙壁弯腰盘腿坐在整个牢房的正中央,低着头双眼紧紧闭着,穿着和我们一样的囚服,满头都是白发。

  值得一说的是他这白发非常的有个性,一缕一缕的扎成了一根又一根小辫子垂在胸前和身后,只不过由于这里的环境显得有点脏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打扮,不由得觉得特别新鲜和搞笑。

  “呦,老爷子,您这小辫子可真带劲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长见识了。”我笑着走了过去,随意坐在了那老头旁边。

  这次离的近了我就看的更真切了,这才发现那些小辫子扎法很奇特,比起常见的那种要复杂很多。老爷子真的非常老了,脸上的皮好像枯树一样包裹着骨头,褐色的皮肤上满是深陷的皱纹。若不是他的胸口还在微微起伏,我都想就地把他给埋了。

  “林兄你怎么能对老人家无理呢?”好人看到我拿老头儿开玩笑,赶忙走上来阻止我。

  “老人家,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要不我给你检查检查?”说着他凑到了老人身前,低声询问。

  老爷子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好人微微顿了顿,好像是以为他睡着了,干脆蹲下去直接闪电般探出右手一下子准确的捏住了他的手腕。

  这一手让我对他的感觉大大改观。他一向给我的感觉就是个好脾气的文弱大夫,可是当他刚刚按住老人手腕时整个人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和刚刚相比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怎么样了?”

  “这……”好人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麻烦,可是又没法用语言形容出来,只是皱起了眉头。

  “没道理啊……”好人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又动了动手指。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最后把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老人的胸口上,这才松开了把脉的手,微微皱着眉毛慢慢把手贴了上去。

  整个过程十分的缓慢,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好人的影响一时间也变得非常紧张,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手,连心脏都不由得加快了跳动。

  那只手缓慢的触碰到了老人胸口微微起伏的地方,结果还没到两秒,好人突然怪叫了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不断的朝后缩,满脸的惊慌失措!

  这一嗓子差点没把我吓的背过气去!我开口就要大骂你小子鬼叫什么,差点把老子吓死!这这句话还没喊出口就被硬生生憋在了喉咙里,只看到老爷子胸口的地方突然诡异的扭动了起来!

  这绝对不是呼吸引起的扭动!因为这种扭动不是那种单纯的起伏,那感觉就好像,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困在了老人胸腔里挣扎着想要钻出来一样。这下我也不敢坐在旁边,慌忙站起来朝后退了几步,整个场面显得非常诡异。

  “这,这位老人家好,好像没有脉搏,已经死了……”好人慢慢的说道,听在我耳朵里却如同晴天霹雳。

  已经死了?什么情况?皇帝耍我们?如果人都已经死了,那还问个鬼的情报?我们三个岂不是死定了!

  我顿时心如乱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在我焦急之际,从刚进来时就没有动静的美女突然走上前去,微微蹲下伸出了她那只惨白的手轻轻摸了摸老人的脖颈,接着又轻轻按了按老人胸口扭动的地方。只见那团东西动作的突然变得更加剧烈,竟然顺着胸腔的地方一路扭动着朝上钻去。就在我以为这奇怪的东西会顺着老人的胃从他嘴里钻出来时,一个小东西竟然核突的从他的脖领里钻了出来!

  天杀的!这竟然是一只老鼠!

  我感觉啼笑皆非,原来一开始我看到这老头胸口微微起伏是老鼠在衣服里动弹。但随即又感觉到了不对劲,就算是老鼠,那么刚才好人说他已经没有脉搏了,这么说还是死了?

  老鼠钻出来跳到地上一溜烟就不见了,好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依旧严肃。

  “我刚才号脉的时候,这位老人家确实已经感受不到脉搏了,应该是刚刚死去才对。”

  美女并没有理会我们,待老鼠从衣领里钻出来后便继续用那只手从咽喉一路朝下慢慢抚摸到肚子。我注意到她并不是把整个手掌都放在了老人身上,而是只微微翘起大拇指和小指,让中间的三根指头稍微下压,用指尖触碰着老人的身体慢慢朝下。

  她做的非常缓慢而认真,这样反反复复来会好几遍后才突然开口道,“他还没有死,只是用一种方法让自己陷入很特别的昏迷状态。据我所知,这种状态会导致脉搏和心跳极其微弱,甚至微弱到外界几乎无法察觉到的地步。这种与深度昏迷非常类似,不过却能够潜意识自己控制,只要他自己不想醒来的话,什么刺激都不会让他醒过来。我想,他就是用这种方法来逃离拷问的。只不过这种方法也有很大缺点,他的四肢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坏死。”

  说着,她伸手卷起了老人的袖子。顿时一股腐烂发臭的味道扑面而来,我甚至看到了白色的蛆虫一半在胳膊里面,另一半还在外面微微扭动着身子。他整条胳膊都几乎是溃烂的,许多地方都和衣服粘在了一起。

  这还是她头一次说这么长一段话,只是内容用她清冷的嗓音说出来格外别扭。不过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我感觉胃里一阵剧烈的翻涌,强忍着才没有吐出来。

  “想不到还有这种神奇的功法……”好人看到后喃喃自语着,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貌似完全不在意那么恶心的场景。

  “先别管这是什么倒霉功法了,美女,你倒是说说有没有办法让这不洗澡的老爷子醒过来?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捏着鼻子冷哼了一声,“你总得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谁吧?我和好人的来历你已经知道了。还有,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我看你的身手,应该不是被抓来的吧?”

  好人闻言也是转头看向了她,却保持了沉默,静静等待着。

  她闻言微微直起了身子看着我们,用一只手撩开了右耳边的发梢,露出了半张脸颊。

  这是个非常女性化的动作,我本以为绝对不会从她身上看到,一刹那给我和好人十分惊艳的感觉。唯一可惜的是她脸上依旧是覆盖着一层冰霜一样万年不化。

  “我叫萱灵。”想了许久,她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