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悬棺落地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1:523,857

  一个人脸上的肌肉再发达也不可能人为的把脸变成这副鬼模样,此时的老黑看起来非常痛苦,发狂似的扬起了脖子,双手胡乱挥舞着像是想把双手伸到脑袋后面去,脸上不知何时都已经爆出了青筋。

  “怎么回事?老黑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和尚看到老黑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不舒服,第一时间就出声问我。

  “不知道,看他的样子好像想把手伸到后脑勺去,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说着就站起来想要绕到侧面去看一看。虽然起初被吓了一大跳,但是现在救人的急切感已经压过了恐惧感。

  老黑还在那里痛苦的挣扎着,我一边观察着他的反应,一边非常小心的接近着他。慢慢走进了仔细看时,我只觉得老黑的脸像被被强行做成了面具一般,那邪到极点的笑容让我看起来打心底里感受到了不舒服。

  和尚他们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对老黑产生什么刺激引出其他什么过激的举动。我却是一步步慢慢靠近了墙壁,赶忙伸长了脖子去看他后脑勺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让他感觉到如此的痛苦。

  借着长明灯那一点微弱的火光,我看到了老黑的后脑勺有一块不正常的突起,那就好像是一块烂泥巴一样紧紧的贴在了他的后脑上,隐隐约约在蠕动着。

  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目前看来极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老黑才会变得这副鬼模样。不知不觉间我距离老黑已经非常近了,如果动作够快的话兴许那把东西给撕下来!

  我咽了口唾沫,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老黑还在很痛苦的摇晃着脑袋,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举动。我看有门儿,又朝前非常谨慎的迈出一步后,便慢慢的朝着那块烂泥巴一样的东西慢慢伸出了手。

  我相信不仅仅是我紧张,和尚他们看着我恐怕心里也是一样的紧张。眼看着距离目标越来越近,我甚至已经快要摸了上去,老黑却突然间转过了脑袋,那条眯成缝的血红色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我!

  我心一横,都到这份儿上把手缩回去是不可能了。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我干脆一用力就抓住了那团东西往旁边就是一扯!

  老黑一下子就发狂了!奋力的挣扎了起来,看来这一下被我拉的非常痛。可奇怪的是我用了那么大力气,这东西居然还紧紧的贴着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我只好一边躲过老黑胡乱挥舞的双手,一边继续用力的朝下扯。

  情况已经乱成了一团,我和老黑两人几乎扭打在了一起分不清彼此。和尚他们在一边看着干着急却插不进去手,生怕伤了自己人。说实话这玩意儿比牛皮糖还恶心,我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还是没有取得什么成效,反而我自己莫名其妙挨了几拳。

  老黑嘴里不断发出越来越凄厉的叫声在整个墓室里回荡着,动作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他毕竟身材力气比我大了许多,一个不留神,我肩膀上狠狠挨了他一拳,顿时那只手失去了力气被他一用力,整个人就给甩到了一边。

  好人位置站得刚刚好,一伸手就接住了我,让我没有摔的太惨。和尚和麻子已经从两个方向把老黑给堵在了墙边,一旦他想要逃跑便两人相互支援把他给制住。

  现在的老黑已经不像是人了,更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他半蹲着身子,紧紧的贴住了身后的墓墙,看起来随时可能爆发。和尚和麻子相视一眼,和尚下巴指了指,两人立刻很有默契的把那包围圈给缩小着。

  老黑身体微微在颤抖,就在和尚他们两个要动手的时候,他却猛的一躬,蹬着身后的墙壁一跃而起,非常轻松的就抓住了头顶一根铁链子灵活的顺着爬了上去。

  我们都没想到会发生这个情况,老黑叫着在铁链之间窜来窜去,看起来像是一只大猴子。更为糟糕的是,随着那些铁链晃来晃去,墓室中央的那口大棺材也随着摆来摆去,看的我心里一阵一阵的紧张,那看起来很粗的铁链此时此刻完全不能给我什么安全感。

  “怎么办?要是再让他这么折腾下去,那里面的主儿非给他放出来不可。”我满脸苦涩的说,心里想着如果真的放出来大粽子,我们是干架还是跑路?

  和尚和麻子看起来比我更加忌惮那棺材里的东西,好几次麻子想要拉着铁链先上去把老黑给拽下来,都被和尚从背后死死的拉住了。

  虽然我们没有了动作,但是棺材的晃动丝毫没有停止。老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痛的太厉害,现在陷入了一种非常疯狂的状态,嘶吼着在铁链之间晃荡。终于,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铁链本来在我们落下来时就经受了不小的冲击,在这么剧烈的晃动下终于到了极限,发出令人心寒的吱吱的声响。

  这铁链,要断了!

  四个人的脸一时间都变得煞白起来,看到老黑变成这个样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在这个墓室里每多呆一会儿,危险也就大了一分。可是如果走了,老黑势必要变成那种怪物,永远的埋在地下了!

  和尚最后一咬牙,冲着我们吼道,“你们先走,等下我救了老黑再去追你们!我们从小玩到大,他变成这个样子我不能不管他。”

  说着和尚一把脱下来他一直背在身上的箱子,跑过来就把箱子挎在我的肩上。

  “这箱子应该对你们后面会有用处,不用管我,快走!”说完和尚看着上面的老黑,用力的跳起来抓住了棺材边儿的锁链,双手一用力把身体拉了上去爬到了棺椁顶上。

  在盗墓贼的世界里,很少有人讲情义二字,因为只有一直保持理性才能活的更加长久。我很清楚的知道现在就离开这个墓室是最明智的选择,可是不知道为何我就是移动不了脚步,仿佛我现在离开就是亲手杀了老黑一般。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麻子和我比起来是就一个非常成功的盗墓贼。他听完和尚说的话,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就已经跑到了墓室门口,看到我还在那里犹豫,干脆直接抛下了我和好人在门口消失不见了。

  明知道他做的是对的,可是我心里还是特别的不爽。可能他就是凭借着这份果断,才能屡次出入古墓还安然的活了下来。好人看到我还在那里发愣,就扯了扯我的袖子,让我赶快做出决定走还是留。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头顶又是传来一声巨响。原来和尚在上面并没有取得什么优势,现在居然被老黑跳下来死死的压在了棺椁顶上。亏得他们这么一折腾,那八条锁链顿时就断了两三根,棺材像是秋千似的带着点角度在墓室里晃来晃去。

  我以前从没想过和尚是这么一个重情义的人,现在真正到了生死的边缘,人情冷暖一下子就看了个透彻。和尚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把老黑给救回来,好人是以我为主,生死与共。麻子最为冷漠,到这里只为发财二字,其余一概不管。

  和尚看到我还有心情发呆,在棺材顶上一边抓着老黑的双手,一边费劲的朝下撇过来脑袋,“你怎么还不走?再等一会儿想走都走不了了。”

  “行啊,和尚,以前算我眼瞎,没看出来你是这么重情义的人。今儿个你这兄弟我交定了,非得把你从这儿救出去!”

  我下定了决心,抬头冲着和尚大声叫到。事实上就算我和好人现在离开这墓室,就靠着一个破箱子,我们两个第一次下墓的人铁定讨不了什么好,前面也就是个十死一生的结局。干脆就不走了,留在这里虽然也凶险万分,但是多一个人可能就多一分保障。

  和尚大笑了两声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在上面挣扎的更加厉害了。棺材摆来摆去,又陆陆续续伴随着两声脆响断了两根铁锁,棺材掉下来已经成了时间问题。

  我赶忙凑在了好人耳边轻声说道,“这铁链子已经受不住了,等会儿这棺材要是掉下来,和尚他们肯定要从棺材顶上被震下来。到时候我们两个就架起和尚离开这地方,老黑要是跟过来的话,我们就有机会救两个!”

  好人点了点头,两个人顿时就集中了所有精力死死的盯着头顶的棺材。老黑像是中邪了一样力气极大,和尚在上面只有被压着挨揍的份儿。好几次和尚也学着我那样,想把手伸到老黑后脑勺那里把那古怪东西给拽下来,可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那种吱吱的铁链响声和老黑的怪叫夹杂在一起,直刺得人耳膜生疼。这铁链子毕竟已经在这潮湿的环境里放了这么长时间,被晃荡这么长时间便真的承受不住了,顿时那大棺材就黑压压的从头顶落了下来!

  棺材非常重,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好在外面有着一层棺椁,不至于把这棺材盖子给掀开。在飞舞的灰尘中,我看到两个人影从棺材上面掉了下来。

  “就现在,动手!”我顾不得许多,大吼了一嗓子就朝着那里奔了过去。好人紧紧跟在我的后面。和尚已经昏了过去,两人一人架起他一只胳膊拖着就往墓门那里跑。

  眼瞅着两人就要从这里出去,可没想到老黑从上面掉下来却好像没什么影响似的,蹲在地上猴子一样跳了几下就堵在了门口。根本不等我多想,老黑又一跃而起,一眨眼到了我面前,双手死死的钳住了我的脖子!

  那双手力气非常大,我挣扎着和好人一起想要掰开却没有丝毫成效。那就像一只金箍一样一点一点的收紧,看着那扭曲到极点的脸,我只觉得万念俱灰。

  我要死了么?

  这个念头刚刚从我脑子里闪过,我却感到脖子上一轻,耳边听到了非常清脆的咔嚓一声骨骼的脆响。起初我以为是我自己脖子断了,可很快发现不是这么回事。我一边弯腰咳嗽着一边抬头看。只见老黑在那里嘶吼着,一条胳膊正无力的垂在一边,而他面前竟然站着一个黑衣人!

  老黑怒吼着又冲过来狠狠的一拳打向了黑衣人,却被他微微一缩脑袋轻易的躲了过去。还不等老黑第二拳,黑衣人闪电般探出一只手,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顺着胳膊一路朝上直到关节处。又是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老黑的另一条胳膊也被卸了下来!

  我看的目瞪口呆,从没见过有谁拆关节和拆玩具一样。还没等我向他道谢,那黑色的棺材里竟然发出一阵哧哧的响声,听起来像极了有人在用指甲一下一下用力的挠着木板,只听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快走!”黑衣人叫了一声,一记手刀打在老黑脖子上就把他打昏过去,拖着他身后的衣领就朝着墓室门跑去。

  听到这声音我和好人面面相觑,这种清冷好听的声音我相信我和好人这辈子都不会认错。

  她居然是萱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