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八锁悬棺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2:023,825

  我不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的睡了多久,等我意识逐渐的恢复时,不由得呻吟起来。此时我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疼得,两条大腿由于过于激烈的运动现在已经麻木到几乎没有知觉。最难受的是五脏六腑好像都来回移了一个位置,一种非常恶心想吐的感觉不断涌上心头。

  等我朦朦胧胧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和尚正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

  我看到这光头就觉得肚子里全是气,想要开口骂他可偏偏嗓子干的发不出一点声音。我伸出手,想要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扇上一巴掌,可是刚刚举起手我才意识到我对自己的目前的状态太过高估了,这一巴掌出去后软绵绵的,让和尚误以为我有话要说,被他一把抓住。

  “林大掌柜的你是不是有话要说?你放心,不管什么事你只管开口,我和尚保证帮你做到。”和尚脸色一僵居然以为我快不行了,抓着我的手很焦急的侧耳低下了头,好像想要听清楚我的临终遗言。

  就算是个佛祖恐怕也得迟早被这和尚给气死!我嘴唇动了动却死活发不出声音,干脆撇过了脑袋,眼不见心不烦。

  “不可能啊,我刚刚检查了一次,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也没有骨头断裂,最多也就是疲劳过度加上一点轻伤。”好人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接着我就看到一个人影蹲下来,慢慢的把我扶起来靠在侧墙上,又把水袋拿给了我。

  我抬眼一看,果然就是好人,心里顿时就觉得把他这么个大夫一起带下来真是个明智的决定,可惜我现在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感谢。

  等我费劲儿的拿起水袋喝了几口水,本来干的发痛的嗓子立刻就缓解了不少。墓室里能点的长明灯已经全部被点了起来,我一边坐在那里慢慢的恢复体力,这才开始四处打量我在什么地方。

  这第一眼就让我浑身一僵,拿着水袋的手一抖,差点就把里面的水全部洒在我自个儿身上。

  只见就在这间墓室的正中央,距离我没多远的位置居然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棺椁!

  没错,就是悬挂。这黑色的棺椁四周被手臂粗细的铁链紧紧锁住了缝隙,而锁链的另一边连在四周的高高的墓墙上,将着棺椁挂起来约莫着有一人半那么高。

  这简直超出了我的常识,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墓主人会把自己的棺材给悬起来吊着的。能干出这种事的人我估摸着不是生前秋千坐的太多,死后还想怀念一下,就是死不瞑目,非要这种宁愿当野鬼不愿去投胎的主。

  如果仅仅是锁链倒还好,更加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棺椁的尺寸。就算是把外面那一层给扒拉掉,仅仅算里面棺材的话,这里面的人也得有两个我那么高。如果再加上这宽度的话,这毫无疑问埋的是一个巨人啊!

  只是,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巨人么?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声音之中的嘶哑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

  和尚和麻子老黑他们两个也一直坐在另一边恢复体力,他见到我满脸震惊的样子没有第一时间给我解释,而是开口抱怨,“先别管这个,这次你可是真的差点害死我们。当时我们可是头朝下从那盗洞掉下来的,要不是当时胡乱抓住了这些铁链子,头皮再硬也得归西!”

  说着,和尚便将当时的具体情况说给我听。说来好笑,我万万没想到原来刚刚拉扯我的巨力竟然是和尚他们三个人的体重!

  当时和尚是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麻子,老黑在正中间,后面分别是好人和正从岔路口返回来的我。和尚快要走到头时隐约看到前面的路好像是封死的,顿时心就一凉,赶紧加快了速度往前赶。等他走到跟前才发现这前面不是没有路了,而是盗洞的转角非常大,竟然竖直朝下打了下去。

  和尚反应很快,几乎在第一时间大喊了一声停。可是麻子却没有刹住,一下把和尚朝着那盗洞撞了下去,麻子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拉住他,谁知他一拉没有拉住反而把自己也带了下去。

  老黑是所有人中最壮实的,他双手一出就拉住了麻子的双脚,硬生生停在了盗洞边缘。奈何和尚和麻子都是头朝下掉下去的,双手在那盗洞里根本使不上力气也翻不过来身子。

  如果没有我的话,这个情况也许会僵持下去,或者等到好人帮忙慢慢把所有都拉上来。可偏偏我这时脑子不甚清楚,揣着一股子怒火一下就撞到了好人身后。

  老黑只感觉身子被人用力的推了一下,他当时第一想法就是以为是好人扮猪吃老虎 ,想要玩黑吃黑。情急之下,他想着就算是死也得拉上他陪葬,就把后腿伸直了一夹,死死的钳住了好人的腰。

  接下来就简单了,好人被三个人的体重往下坠,加上用不上力气便在四周胡乱抓到了我的腰带,我当然扛不住四个人重量,于是所有人便像一连串葫芦似的从上面掉到了这些铁链子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并没有什么蚯蚓一样的大怪物。我心里想着一下子好受了许多,这应该可以算的上下盗洞以来第一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了。

  麻子靠在那里看着我冷哼了一声,“掌柜的,你这次总要给我们一个解释吧,如果后面你再这么冒失,有多少命也不够用。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当时你正在被鬼追的跑,这才吓的撞到了我们。”

  看着麻子的冷笑,我心里一股无名火就冲了上来,一边咳嗽一边骂道,“去你娘的!你以为我想跑啊。那后面要是鬼还好说,那可是一群蝎子!你那什么狗屁虫香一点用都没有,蝎子全冲我来了,你们想要个解释,我还想要你们给我一个解释呢!”

  和尚一愣,说不可能啊,他以前用这种东西一直都很好使,也没有听说过不能对蝎子用的。几人面面相觑,和尚只好悻悻的说道,“兴许是这东西放的久了不好用了,既然这样我们一次还一次,两不相欠。”

  我点点头,心态却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不知不觉间多了许许多多的防备。麻子不再说话,样子和之前没什么变化,但是我估计他从来就没有对我放下过戒心。经历过这些事情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三个人当中,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唯有好人没有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看明白了故意装糊涂还是压根没有发现我们几人之间的复杂关系。

  “你们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么?你们打算开这口棺材?”我故意开口叉开了话题,另一方面我也是真的好奇这么古怪的棺材到底是什么。

  “开棺材?谁要是敢开这口棺材那才是真的不要命了。”和尚脑袋靠着墙壁,叹了一口气。

  “我以前听人说过,这棺材叫做八锁悬棺,八条锁链分别封住乾、坤、巽、兑、艮、震、离、坎八个位置,将里面的邪气给镇死了。在埋入地下的时候,这棺材在地宫里得吊起来,千万不能碰到底,不然这里面的东西就会被放出来杀光一切活的东西。哪个不想要脑袋的敢开这东西?”

  我不由得开始去仔细看那黑漆漆的锁链,仔细的一查正好是八条,分别不偏不倚的处在八个方位。也亏得这墓室够大,才能用八条这么长的铁锁硬生生把这棺椁给悬起来。

  麻子在一边提醒道,“这种棺材一般都是镇压邪尸的,我下过很多地宫但也是第一次看到。总之不要到处乱碰这里的东西,也不要想着动那口棺材。墓门就在前面,我们休息好了就离开这地方,看其他耳室有没有陪葬品。”

  不管个人对这麻子有没有什么意见,我对于他说出的这句话可是再赞同不过了。有过生死边缘的经历,像这种玩儿命的事情最好是能少一件就少一件。如果说这棺材里有什么价值千金的宝贝,但前提是要把邪尸给放出来,那我倒宁愿这宝贝一辈子都被埋在地底下,最好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在这边坐了这么长时间我的体力慢慢恢复了过来,虽然达不到下墓前那种状态,但是总算可以站起来走动了。麻子貌似是掉下来时一手抓和尚一手抓铁链子,用力过猛,导致现在还有些脱力,需要休息好一会儿。

  闲来无事,我扶着墙站起来准备活动一下筋骨。然而刚刚站起来我就感觉到不对劲,这墙面居然并不是平整的。刚刚光线一直很弱看不清楚,摸上去才知道上面有着不少微微起伏的浮雕。

  我顿时就来了兴趣,兴许能够凭借这些浮雕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年代的墓穴,对于我们后面的行动肯定会有很大帮助。

  想到此,我开始围着四周的墙壁慢慢转了起来。这些浮雕刻得非常简单,并没有我所知道的那些工匠那么高明的手艺,但是非常的写实,用了很多简单符号就代表了很多东西。我只能半蒙半猜的往下边摸边看。

  我最先看到的东西正是雕的一个村落,上面有很多小房子,刻出了许多小小的笑脸,应该是代表人们都在安居乐业的生活下去,村字一片祥和。再往后去,小房子中的一个却突然毁坏了,那许多的笑脸也变成了哭脸。应该是代表这村子发生了异变,所有人都变得很恐慌。

  我顿时好奇起来,连忙继续往下看,却发现这些浮雕又几乎没有了变化。只是一座又一座房子接连被损坏,加上了一张又一张的哭脸,千篇一律的样子。我总感觉这其中好像有别的东西我没注意到,可是却怎么都看不出来。

  就在我苦思冥想一边看一边走的时候,不知不觉撞到了一个人。我低头一看,原来是老黑正靠墙低着头,看起来竟然像是睡着了。

  我这才记起自从我醒过来老黑好像一直都没说话,刚开始没有在意,这会儿我不由得有点奇怪,难道他受伤了不舒服么?

  想着我就低头拍了拍他肩膀,“老黑,你怎么了,我看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我一说话,和尚他们也看了过来,好像也想到了我刚才想到的问题,站起来就要走过来看。

  老黑没有什么反应,我心里已经开始没底了,赶忙就要去推他,谁知道老黑突然间就抬起了头!

  我一低头竟然看到老黑正在用一种十分诡异的样子对着我笑。只见他眼睛都成了一条缝隙,那并不是眯起来的,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往上拉扯着眼角。更加诡异的是他的两个嘴角高高的被朝着脸蛋扯了上去,眼睛和嘴巴都成了很夸张的弧形,十分扭曲的笑着,就好像是在对我作着鬼脸一般!

  我一看,整个头皮都麻了起来!一边惊声大叫,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