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血玉妙用
猫叔不吃鱼2016-12-16 01:523,003

  如果她能直接把她知道所有事情全部都一次性告诉我,直接解决我内心所有疑问的话,说实话就算让我给她给她磕一个响头我都可能会答应。事实却是她在说出了名字后就没有了下文。

  “这就完了?”许久的沉默后,我心里闷着火,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我知道的很多事情就算你知道了也对于目前的情况没有任何帮助,我可能知道的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都一定回给你带来新的疑问,这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在这里自然有我需要去做的事情,而且这件事和你活着走出这里没有任何关系。”

  她又一次性说了很长的一段话便再次陷入了沉默,我知道现在不管我怎么去追问她她都一定会把我当成空气。更加让我无可奈何的是她说的话里我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人家都说了两不相干,最后活下去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好吧,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这老头子要死不活的,最后如果问不出来东西我们肯定没有好下场。”说着,我就地坐在茅草上,随手拿来一根叼在了嘴里。

  萱灵却摇了摇头,和当初我第一次见到她一样,转身就走到了角落处靠在木头栅栏上不知道想什么。

  我心说遇到她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眼看她靠不住只要把头转向了好人。

  “好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好人若有所思,看到我嘴里叼着茅草问他便笑着说道,“先不说怎么问出来情报,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先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你看这位老人家四肢都已经腐烂了,说不准这些蛆虫会把卵产在四周的茅草上。”

  听到这几句话我整张脸都白了,赶紧把嘴里的茅草吐了出来,冲着地上呸呸呸吐了好几口。

  “你不是骗我吧好人?我可没听说过这白色的东西会把卵产在茅草上。”虽然这么说,可我还是感觉嘴里说不出的恶心,又吐了好几口,直到嘴里发干了才停下。

  好人笑着摇了摇头,又走过去蹲在了老人身边仔细的上下检查着。也许是因为他是大夫的原因,他看的角度和我完全不同。我看的很粗略,也就是看看脸长的怎么样,穿的什么衣服。好人却是像给自己的病人检查身体一样,用的是望闻问切那一套。

  不过在这么一个活死人身上我完全不觉得能够找到什么线索,我们还有三天时间,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我的脑袋早就到了极限,靠在墙上很快就感觉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过去。

  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好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嘴里说着些什么来回的推我。我被这么一晃,快要睡着又给晃醒了。

  “林兄,你快看这老人家的耳朵,这上面戴的东西会不会是线索?”

  听到这句话我脑袋立刻清醒了一大半,赶忙起身凑了过去定睛一看,就在好人手指着的地方果然戴着个东西!

  老爷子的耳朵被头发盖得严严实实的,加上刚刚进来时我的注意力全被那古怪的头发给吸引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地方会带着个古怪的耳环。

  这一次我看的非常仔细,那东西第一眼看上去像个耳环,可是仔细看看却是一个小小的耳坠。也就只有小拇指的一个指节那么大,甚至还要再小上一点。这耳坠整体成褐色,上边隐约雕刻着些许纹路,看上去像是画着一个扭曲的太阳。

  我对这老爷子的审美已经越来越不敢恭维了,一个大男人戴着这么个东西还扎一头的小辫子,总是给人一种不男不女的感觉。

  “林兄,你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么?看起来有点像其他民族的饰品。”

  萱灵看到我们有了新的发现,起身走过来看,不过好像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倒是好人的自言自语突然给了我不少启发。

  很多我们看来很奇怪的东西也许在别人的风俗习惯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随着朝代的更替,文化的差异会变得很大。就好比蒙古人觉得喝羊奶吃草饼,大声放歌很正常。而现在如果有人在大街上唱歌就会被当成疯子。

  我开始极力的回想我从前有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或者是类似的。当铺里收的东西五花八门,只要是能有点价值的都可以拿来做抵押用。保不准我曾经收了什么少数民族的东西,为了搞明白来源就曾经查过相关的书籍。

  “这个图案好像真的是一个少数民族的东西,不过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夏人,还是夏族或者是什么别的?”

  “我知道了。”我还在苦苦回忆着,萱灵却突然说了一句,接着竟然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玉佩来。

  “这,这不是皇帝丢给我那块玉佩么?你怎么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那块葫芦玉,正纳闷儿她怎么也有一个。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赶紧摸了摸衣服上下,脸色就是一僵。

  她拿的那块居然就是我的!她什么时候拿走的?我怎么一点没感觉!

  我仔细一想,她唯一接近我的一次就是掐住我脖子那一次,十有九成就是那时给顺走了。我说当时她怎么贴我贴的那么近,感情目标在这儿。想着,我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萱灵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三人的命现在可是拴在一起的。你这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把这玉佩拿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东西放在我这儿更有用。”她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好像理所应当一般。

  “你!”我不由得为之气结,心说这小姑娘长的挺漂亮怎么这么蛮不讲理?

  我不禁挽起了袖子就想给她点教训,可马上就想起来她一个姑娘,我一个大男人实在不好动手。再者她身手那么好,真要动起手来还指不定谁揍谁呢。

  “好了好了,林兄,只要玉佩没丢就好,现在不是我们之间内讧的时候。”好人走过来拉住了我,再次充当和事佬的角色。

  “萱灵姑娘,你刚刚说的你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好人转而问道。

  萱灵没有回答,只是拿着那块玉佩放在手心里来回摩擦着。很快洁白的玉佩就泛出了一丝血红色,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块玉佩的血红色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妖艳,很快玉佩上雕刻的那个玉葫芦就变成了血葫芦。

  好人整个人都看傻了,不断的啧啧声奇。我在一边讥笑好人没见过世面,说这玉佩会变红发烫我已经知道了,有没有点儿新鲜的。

  萱灵没有理睬我,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就把玉佩翻了过来,将光滑如镜的那一面朝上,接着在我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突然咬破了食指,把几滴鲜血滴上去后涂抹均匀。

  我和好人的视线不由得全部集中在了她的手上。只见本来被涂抹均匀的血滴竟然在许多地方慢慢收缩了起来,形成了一根又一根的线条,过了有半柱香时间才停止了变化。当我把这些线条连起来看时,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个歪歪扭扭的“夏”字!

  原来这玉佩还可以这么玩!真正看到这个字了,从前曾经查阅过得书籍才一瞬间浮现在了脑子里。

  夏这个字其实是一个象形字,从上到下分别象征人的脑袋,鼻子,两只胳膊和两条腿,最原始的意思就是指人,传说中这是第一个王朝,夏朝。不过后来很多人数很少的民族也有自称为夏的,有没有延续至今就不得而知了。

  可惜的是我所知道的东西对于现在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帮助。因为夏朝是个非常神秘的历史上第一个朝代,甚至于神秘到了到底有没有存在都没有确切证据的地步,也就更不用提它的确切资料了。我所能了解到的东西都是和神话故事一样的传说,很难讲能不能当真。

  想到此我就有些泄气,正要扭头坐回去继续睡觉,却看到萱灵的脸上有种隐隐约约松了口气得感觉。

  这可真的是破天荒得新发现,我一直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会是一个表情。难道她有什么线索?亦或是她已经知道了玉佩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是不是知道这玉佩的来历?如果知道的话直接告诉皇帝这事就算完了。我们赶紧各回各家,没有必要跟这老大爷在一起浪费时间。”

  我忍不住开口问了句,萱灵却摇摇头没有回答我。她静静的走到了老人身边,微微俯下身子将嘴唇附在老人耳边动了动。

  看那个唇形竟然好像在说,“我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代盗墓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