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替鬼消愁 玩大了
吟落沁2017-04-15 21:195,727

  黑夜很快就降临了,今晚的月光格外的亮,月色迷离,整个小镇都笼罩在一片蓝幕下,树影梭杉摇颐,四周响彻着虫蚁蟋蟀的叫声,路上也没有一个人影,这样景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电影中鬼魅出现的场景。

  张梁家大门口被石狮子挡住了两个身影,那两个身影在月光下显得很不真实,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了那里还隐藏了两个人,林央蹲在地上,而宫景繁弯着腰蜷缩在他后面,尽量把自己缩小成林央的大小。

  可是不如人意,个头大了再怎么憋阙也还是那么大,林央抬手在后面不停扭动着身子的宫景繁大腿上狠狠一掐,低声警告道“安生一点”

  后者呲牙咧嘴的揉着大腿,凑到林央的的耳边说道“你就不能轻点,一点都不像女孩子”

  掠过耳边的吹气声和温绥的呼吸,让林央的耳垂酥酥麻麻的,缩缩脖子警告道“嘘…再乱动一下,还掐你”果然,听到林央话,后面的身体不再动弹,这才让林央放松了下来,全神贯注的看着张梁可能出现的地方。

  夏天本就是蚊子的天下,更何况还是蹲在这么一个杂草丛生的地方,宫景繁经过林央的警告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手掌在四周死命的乱挥,驱赶烦人的蚊子。

  “来了来了”林央紧盯一个迎面而来的人影,那人影脚步漂浮,走路摇摇晃晃的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这个应该就是张梁了,林央在心里想着,放在宫景繁腿上的手也用力了几分。

  宫景繁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着,我是死神界的天才死神,拥有着强大的洛卡牌,这点小痛小怵一定要忍住…

  人影越来越近,林央屏住呼吸眼看着那人就要走到大门口了,又折了回去,大喝一声“呀!何方妖孽”随后又摇摇晃晃的按照原路返回,语气沧桑留有浓浓的沾嗟感。

  林央失望无比,搞了半天是一个酒鬼,发泄的用力拍在手扶处,忽然后面就发出一声惨叫“林央,你故意的吧!”

  宫景繁阴测测的脸,在月光下很是悚人,林央抱歉的笑了笑,把手拿了下去。

  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不光是宫景繁扛不住了,林央的眼皮也直打架,打了一个哈欠,困意连连,揉揉眼睛对宫景繁小声的说道“要不先找个地方睡一觉吧,我看他今晚也不会回来来”

  后者早就想走了,点点头就站了起来,蹲的时间长了,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他身子一软,就向林央倒去。

  我去…这一砸我还要不要活了,林央一屁股坐在地上向后仰去,躲过了宫景繁的人肉攻击,后者倒抽一口凉气,揉着撞在狮子头上的脑袋,一脸幽怨的瞪着林央。

  林央拉着他的衣摆,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说道“别那么看着我,我这么娇弱一女孩,被你一砸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后者看着她的后面,忽然眯起眼睛拉着林央就蹲下去,小心翼翼的看着远处,后者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来人后,笑了起来。

  从朋友那里回来的张梁,一身酒气的哼着小曲回了家,奇怪的是张梁并没有走大门,而是扒开旁边的杂草堆,从一个一人高的洞里钻了进去。

  看完一切的林央两人都一脸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宫景繁奇怪的问道“有大门不走,干嘛钻狗洞啊?”林央招招手,首先站了起来走向大门“过去看看”

  站在张梁进洞的位置,林央猫着身子在周围观察着,过了一会儿才直起腰拍拍手说道“还真是一个狗洞,周围还有狗的粪便,这个张梁还真是一个奇葩啊”

  这时,宫景繁口袋里的玉佩震动了起来,很是焦躁,拿出来,那玉佩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黑气,宫景繁拍拍玉佩说道“别着急,过来就是给你报仇的,一会儿就放你出来”

  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玉佩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不再乱动,宫景繁满意的收回到口袋,向林央问道“人也找到了,那现在该怎么办啊?”

  “你刚刚不是答应过人家了吗?当然是把他放出来了”白了他一眼,林央目光瞟向那个玉佩。

  “啊?现在就放出来啊?”宫景繁惊讶的说道,在这里放吗?那孙涛还不得直接掐死张梁。

  走到他身边,林央伸手拿过玉佩,放在手里把玩“当然是现在了,只要你能控制好这只鬼就行了”

  “控制他倒是容易,你不会是想利用孙涛去吓唬他的”宫景繁恍然大悟,肯定的对她说。

  后者点点头,不过在这之前他们还要做些准备,宫景繁留在这里,林央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瓶鲜血。

  宫景繁诧异的看着她“从哪弄的?”“这个啊”林央拧开瓶盖,边向大门走去边解释道“今天逛街的时候,偷偷在杀猪摊上拿的,我把它藏了起来,别愣着了,过来帮我把这个洒在门上”

  了然的点点头,宫景繁就走过去接过那瓶血,学着林央的样子拿一捆草刷成一个手的形状。

  做完这些,林央随意的把空瓶子一丢,拍拍手说道“搞定!”然后就大力的拍门,寂静的夜晚回荡着重重的拍门声。

  刚躺下的张梁,被这拍门声一惊,冲着门外喊到“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

  回应他的只有一声比一声大的敲门声,张梁心里又是愤怒又是疑惑的,看看墙上的钟表,十一点半…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大半夜的不睡觉死命的敲他家的门,掀开被子,起身穿上拖鞋,就想出去看看。

  没走几步,警惕的他就转身回到床边,从被褥下抽出一根一米长的铁棍,在手里掂了掂,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张梁骂骂咧咧的抱着胳膊向门口走去,嘴里骂着“我艹,谁啊,不会吱一声啊,拍拍拍,门都特么的给你拍坏了!”

  趴在墙上听着动静的宫景繁,抽回身子,向正拿着一根粗棍子敲打着门的林央招招手,让她过来,后者点点头,拿着棍子赶紧跑到他身边。随后,就听到了铁锈摩擦的开门声。

  张梁站在门口,向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只有冷风吹过,拉紧衣服,嘟囔着“奇怪,是谁啊?”

  转身之际,看到门上涂满的血手印,脸色变得苍白不已,嘴唇哆嗦着,向背后看看,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又扭过头强装镇定的骂了句“谁…谁搞得恶作剧,这么老套…”

  “呵呵…呵…”话音刚落,张梁身后就传了一阵冷笑,背部一僵,拿着铁棍就举到头前,战战兢兢的转过身,闭上眼睛对着前方说道“什么人?在…在我张哥的地盘上还敢装神弄鬼!”

  没回应,张梁慢慢睁开一个眼睛,眼前除了空荡荡的街道再无其他,松了一口气,张梁挺直身板,朝地上吐了一口“呸,自己吓自己”

  本来以为没事的张梁,转身就抖擞身体了,站在自家院子里的那个身影是谁?原本亮着的灯,现在也不亮了,只能靠微弱的月光看人,张梁拿着棍子指着那个黑影说“谁在哪!赶紧给老子出来,再特么的给老子装神弄鬼,老子弄死你!”

  “嘁…”那人影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张梁跟前,后者倒抽一口气,双腿抖擞着,他面前站得可不是一个人…白眼珠朝上翻着,身上全部都是血迹,一只胳膊奇异的扭曲着,另一只胳膊不知道去哪了。

  事隔一年,但是张梁还是认出了这个人…孙涛,此时的张梁大脑来不及运转,只是条件反射的抄起铁棍就向孙涛脑袋上的洞抡去,只见后者也不躲不闪的,就这么硬生生的接了一棍…

  张梁面色狰狞,可是接下来的的情况让他始料不及,孙涛布满鲜血的脸上露出一个阴森无比的笑,抬手就掐上前者脖子,悬空的张梁踢踏着脚,用力的拍打着他僵硬的手,可是没什么用。

  藏在暗处的宫景繁,此时已经恢复了死神模样,手里握着一条犹如绳索的黑条,黑条的那头牵扯着孙涛,手指轻轻抖动,后者就将张梁摔了出去,吐了一口血,张梁惊恐的看着孙涛,一步一步的向他走来。

  “别…别杀我,不是我害死你的,你…你别过来啊!”张梁往后退,随便在地上抓着什么就向孙涛砸去。

  这个时候林央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步伐悠闲的渡了过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梁,语气冰冷道“不是你害死他的?那是谁?”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生让张梁睁大了眼睛,这个不就是那个今天打劫不成反被人打了的女孩吗?还有她说的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了什么吗?

  2014年七月中旬,孙涛在天台上昏厥后,本来已经离去的张梁,又重新跑了回来,看着孙涛残破的身体,犹豫不定,最后一咬牙从水塔上面卸下来一根铁棒,闭上眼睛狠狠的插在孙涛身上,他也不知道插在了呢,觉得后者没气后,闭上眼睛跌跌撞撞的跑了回去…

  所以,整个事件的凶手就是张梁!

  张梁顾不得眼前是什么情况,从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女孩留不得,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冲向林央,后者没有防范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张梁拿着地上的铁棍,向她冲来。

  桀罗谏溪一直观察着这边的情况,一看事情不妙,也不管手中还操控着孙涛,就向林央跑去,张梁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桀罗谏溪啊,后者将林央拉开,眉头一皱说道“你不知道躲啊?”

  没反应的林央呆呆的看着桀罗谏溪身后,后者一顿,大叫一声“不好?”

  可是,已经晚了,没了束缚的孙涛就像一只等待猎物很久的野兽一样,拉过张梁疯狂的啃咬着,撕扯着,整个小镇上方都回荡着张梁的惨叫声,听到动静的人们都拉开了灯,在屋里猜测着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桀罗谏溪拉回孙涛后,张梁已经死了,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

  “我去,玩这么大?”回过神的林央,捂着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这孙涛的动作也太快了吧,她还没来得及交给警察呢!这下怎么办?

  第二天,人们在张梁家的院子里发现了他的尸体,院子里聚集了许多人,那些人谈论着张梁的死因,猜测着这个小镇的痞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要不然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死的这么惨,但是猜测归猜测,没有一个人心生怜悯悲哀…

  “你们看啊,这门上还有血手印,肯定是张梁身上背了命案,让鬼给杀了!”一群人站在门前,对血手印指指点点着。

  有个人忍不住也插了一句“可不是吗,而且你们看他的那副惨样!肯定是鬼复仇来了”…这样的话穷除不尽,这个血手印还真是让人浮想连天。

  警察很快就到了,将那些看热闹的人赶了出去,挤在人群里的林央看到了一位老熟人…

  “队长,案发现场已经圈拢,死者的身份也已经确定!只是身上的伤口还要等到叶姐过来才能确定。”小警察拿着笔和本子,向蹲在警戒线旁边,不知道找什么的人说道。

  那人没有理会,而是从一旁的草丛里拿出来一个瓶子,里面还余留着一些血液,看到此景的林央暗道一声坏菜了!

  带着白手套,闻朗仁将瓶子对准阳光,阳光的照耀下,暗红的血液折射出一片红光,映在他的脸上,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从口袋里拿出透明袋子放进去,看都不看就往后面扔去。

  那个小警察着急忙慌的赶紧接住,“把这个瓶子拿去检验一下”答了声是,小警察就消失在现场了。

  背着手,闻朗仁渡着慢吞吞的步子越过警戒线,向尸体走去,蹲下去扒拉着咬痕仔细看了看。

  “喂!你快走开啊!破坏了这么好的宝贝你能赔的起吗?”当手指接触到脖子上的咬痕时,远处就想起一声尖锐的女声,紧接着就是叶文婧气势汹汹的快走过来。

  一群人的视线都看着这个魅力十足的女人,黑色的长发已经被她剪成了短发,脱去那身白大褂,叶文婧的身材就暴露了出来,那大长腿那盈盈细腰,那…这个不说了,狭长的丹凤眼火气闪现,对着闻朗仁就是一阵怒吼“快过来,这个尸体从现在起就是我的了,别再碰它了”

  闻朗仁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子对着尸体深深的拘了一躬,然后表情怜悯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尸体,转身离去。

  叶文婧的身后跑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手里提着一个箱子,到她身旁后大口大口的吸气,看来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开始干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口罩和一双手套,伸手接过那男子手中的箱子说道。后者惊异的啊了一声问道“在…在这里吗?”

  叶文婧凤眼一挑,眼睛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闻朗仁“上次那么好的宝贝都被他们破坏了,这次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先下手为强”

  “可是…”男子还想说什么,就被叶文婧打断了“别可是了,磨磨唧唧的…像个爷们一样的不行吗?当我的助理就得听我的,知道了吗?”

  男子闭紧嘴巴,唯唯诺诺的点点头,然后随着叶文婧靠近尸体。

  林央拉拉宫景繁小声的说“走,去找刚刚那个小警察”后者了然,那瓶子上有昨晚林央遗留下来的指纹,这要是被他们查到了,那就不是麻烦这么简单了…

  偷偷摸摸的远离人群,站在大街上,宫景繁到处看了看,问道“去哪找那个小警察啊?”

  “不知道”诚实的摇摇头,宫景繁扶额一副无奈的模样,拉着林央就向一个方向走去,林央在后面追问道“你知道在哪吗?”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还配拥有死神界第一天才死神的称号吗?”宫景繁很是臭屁的说道,林央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一番,还死神界第一天才死神,这个称呼是你自己封的吧…

  两人来到了停在街上的警车旁,宫景繁指指中间的那辆说“你的瓶子应该就在这辆车上吧!”“为什么这么确定?”林央疑惑的从外面透过车窗往里面看。

  “嘘…”宫景繁拉着她,躲到车后面蹲下,林央才看见就在刚刚自己站得位置,车门开了,从里面出来的人正是刚刚的小警察,林央松了一口气,待那小警察走后,这才来到车门前,左看右看了一会儿,捏着下巴说道“这门怎么开啊?”

  “用这个开”宫景繁走上前,手里拿着一个简单的黑色卡发,这个发卡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林央在心里想着,摸摸头发,眉头一皱“你什么时候拿下来的?

  ”后者嘿嘿一笑,说道“就在刚刚啊”也不看林央的脸色,就推开他弯腰在钥匙口鼓捣着。林央凑了过去,怀疑的问道“你会开锁吗?

  宫景繁不说话,用行动回答了林央的话,嘭…车门被他拉开了,林央兴奋的钻了进去。

  “快点!怎么那么慢”久久不见林央出来,外面放风的宫景繁忍不住催促道。“出来了出来了,催什么催啊”探出头,林央嘟囔着。

  看着两手空空的林央,宫景繁问道“瓶子呢?”“在里面啊”推开他,林央跳出车指指后面。

  为什么不拿出来呢?宫景繁在心里想着,刚想开口询问,就听到林央说道“你笨啊,拿出来多引人注意啊,我用车里的水将瓶子洗了一遍,不会在检测出我的指纹的,放心吧!”

  “喂!楞什么呢?”看着对方不说话,林央抬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后者突然握住她的手,咬牙切齿道“不要随便窥视别人的想法!”

  额…林央小心的抽回手,她也不是故意的好吧,只是只要看着宫景繁的眼睛,她就能莫名的知道他心里想的,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在他们不远处,一个人正在向他们靠近,愈来愈近,直到那人看见了林央两人的身影,惊讶的叫道“小丫头!你怎么在这?”

  完蛋了…林央深吸一口气,一脸悲催的看着宫景繁,后者用无声的问道“你认识啊?”前者苦笑着低头叹了声气,她现在多想不认识他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