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刷脸刷到脸抽筋
吟落沁2018-03-22 12:354,498

  顶着大太阳到了车站,这个时候,站在售厅正中央的林央才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几个人的家住在呢?连孙涛都不知道,她怎么可能知道?

  看出来了林央的困惑,宫景繁从他背包里拿出一张资料表递在林央面前,后者接过来打开一看,瞬间笑容布满了整张脸,眯着眼睛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从今天起宫景繁在林央心里华丽丽的成为了无所不能的召唤兽。

  在经过几个小时颠簸路程后,两人到了第一个人的家乡,就是孙涛的同桌张梁,那个谋害孙涛的罪魁祸首,本来以为张梁能够在学校混的那么开,家里的条件一定很好,但是当两人一路打听后,站在一家门口时,两人愣住了…

  大红的铁门上面被人乱涂乱画了许多东西,门前种的花也枯死了好多,林央上前用力的拍拍门,结果无人应答,接着又拍了几下,还是没有人,转身走向宫景繁耸耸肩“没有人”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不同林央的遗憾宫景繁反而轻松的一笑,拉着林央胳膊说道“既然来都来了,我们去转转有什么好吃的吧”

  这个时候也只能这样,摸摸空腹,林央点点头就随着宫景繁离去…

  张梁家住在镇上,两人走在热闹的街道上,整天街上都响彻着叫卖声,周围全部都是卖好吃的和好玩的,林央走在街上好奇的看看这个摸摸这个,宫景繁走在后面手插口袋问道“干嘛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些东西你都没见过吗?”

  “见过啊!就是没有时间仔细逛过”说到这里,宫景繁听出了林央语气中有些难掩的落寞,他也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毕竟她并不是常人,注定跟正常人很难融入在一起,在她眼里,以前的所有时光恐怕都是在鬼与人的世界里来回穿梭…

  逛了一阵子,宫景繁揉揉叫了半天的肚子,无奈的看着林央的背影,她那欢快的身影让宫景繁顿住了抬起的手,算了,自己就舍“肚”陪一次佳人测。

  许是自己也饿了,林央开始不再看好吃的和好玩的,开始拿她的法眼看附近有没有饭馆,之后林央眼尖的发现了一间饭馆的玻璃门上贴着优惠的两个大字,在刺眼的阳光下很是显眼,拽着宫景繁就向那家店面跑去。

  进了店,两人找了一个干净的桌子坐下,这个时候一个年纪和林央相仿的女孩那些一个单子就过来了,那女孩低头看了一眼宫景繁,从她的角度看,宫景繁的睫毛很长很弯,而且眼睛也很漂亮,这一看让女孩竟然移不开眼睛了,宫景繁抬头看了看她,指指单子,又勾勾手,这女孩才赶紧将菜单给他,随即笑的一脸憨态。

  林央撇撇嘴,长得帅就是好啊,到哪都这么受欢迎,就是不知道一会儿可不可以利用宫景繁让老板再优惠点…林央在心里为自己兜里的钱计划着。

  拿着菜单,宫景繁随意的点了三个菜和两碗米饭,就把犯花痴的服务生打发走了,双手合十支着下巴,对林央说道“吃了这顿饭,我们就去周围问问张梁家的情况吧”

  “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张梁家的情况明显就是很长时间没有住人了”林央赞同的点点头。

  叮铃…门口挂着的风铃响了起来,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进来人的声音却让林央转过了身,只见几个混混打扮的青年人,懒散的坐在靠门的一个桌子上,那个带头招手过去原先招呼林央这桌的女孩“还是老样子,五瓶啤酒,再把你们这的好菜上几盘”

  听完他的话,那女孩握紧菜单,转身就向前台,将手里的菜单往桌上一丢,恨恨的说“又过来吃白食了”声音不大,但是这个时候店里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尽数的传入在场的几人耳中,宫景繁也好奇的扭过头。

  “臭丫头,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带头的一拍桌子,上面的杯子里的茶水撒了一桌子,站在前台的一个中年妇女,赶紧走出来拉着女孩走向那一群人,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小孩子家不懂事”说完,又用力拉了一下女孩让她道歉。

  女孩倔强的扭过头,但是在母亲的眼神下不得不小声的说了声对不起,这件事就在那一群人的哄笑下结束,因为他们的插曲,林央两人的菜留到了最后上,两人也没有过多计较。

  在那几个人闹闹腾腾的走后,老板娘叹了口气收拾着残局,林央冲宫景繁拼命眨着眼睛,后者明白后,无奈的起身走向那个女孩,靠在前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小妹妹,向你打听一件事”

  那女孩本来阴沉的脸,在宫景繁的面容下烟消云散,腼腆的回答“你想知道什么?你问吧”

  “嗯,刚刚那伙人是谁啊”

  提到那伙人,女孩的脸上瞬间就怒气隐现,说道“那些人是镇上的混混,整天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还天天到我们店里吃白食”

  宫景繁挑眉看了一眼林央的方向,说道“那还真是坏啊,你们就没想过什么办法让他们不敢再来吗?”

  “想过啊,领头的叫张梁,因为小偷小摸被警察带走了好多次,可是即使是这样也没用啊,每次出来都变本加厉的去报复报警的人”女孩看看了四周,小心翼翼的靠近宫景繁,脸色微红的继续说道“他爸就是在半年前被他活活气死的,那时候本来就有心脏病,张梁刚从看守所里出来,就偷偷拿走给他爸买药的钱,他妈以为是家里进了小偷,就报了警,谁知道是她亲生儿子干的好事,他爸知道后就气死了,没过多久他妈也去世了”

  没错,那个带头就是张梁,林央也认出来了,所以才让宫景繁去打听的,没想到竟然听出来这么一个不孝子的故事,林央心里为张梁的父母感到不值,养了大半辈子的儿子,最后却变成了葬送他们的利器…

  宫景繁在打探到消息后,向女孩道了声谢,就在女孩发亮的眼神下坐回了原位,靠在椅背上,手指轻扣桌面,发出铛铛的声音。

  “这个张梁还真不是个东西,现在我都想亲手宰了这个家伙了”说出这句话,宫景繁攥紧一只拳头向前挥了挥,好像下一秒就会出去找张梁。

  林央捧着凉水,喝了一口才说“你可别冲动,他是有罪,可是按人类的法律上还不能处死,我可不想看着堂堂死神界的天才在人世坐牢…”

  宫景繁挑眉看着林央,开口说道“我也只是想想,没说真的要动手,别把当成初到人世的白痴,我在这里生活的时间不比你少”耸耸肩,林央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走吧,既然找到了人,就早点把事解决了吧”招来服务员,林央准备掏钱结账时,摸摸这个口袋又摸摸那个口袋,然后表情怪异的看了一眼宫景繁,快速的扫描了一下他那干旮的口袋,在后者疑惑的表情下,突然小脸皱成一团,从口袋里出来的手捂着肚子,满脸写满了痛苦,对他说道“肚子好疼啊,你先在这坐会儿,我去趟厕所…”

  “哦,厕所啊?厕所在后面”拿着笔指了指前台后面,女孩好心的说道。

  “不用了,我出去上就好了,谢谢了”说完这话,林央脚底揩油了一般飞速的往外跑。

  那女孩嘟囔了一声“好奇怪的人啊!”随后又冲着宫景繁腼腆的一笑,后者发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不会是那丫头没钱结账了吧…正在他胡思幻想的时候,放在屁股口袋的手机震了一下,打开一看发过来的短信,宫景繁就有一种要将林央给渡了的冲动。

  钱被人偷了,有钱就付,没钱找机会就跑吧…

  该死的,刚刚跑也不带上他…阴沉的脸仅仅出现了一秒钟,接着那英俊无比的脸上就笑的灿烂,抬头真诚的看着女孩的眼睛,瞬时就让那女孩看呆了,看到目的达到了,宫景繁就问道“可以刷卡吗?”

  摇头…看来自己的魅力也没有那么大吗。拍拍脸,锚足了劲,又给了女孩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同时还带着狂傲不羁,接着问道“那可以刷脸吗?”

  这次女孩两眼放光的点点头,宫景繁松了口气,小心得说道“你看…我可以刷吗?”

  “嗯嗯”那女孩的头点的异常频繁。

  宫景繁出来的时候,林央正在不远处,抱着胸靠在墙壁上,看到宫景繁出来后,笑的不怀好意,根本没有了刚刚的痛苦,不是她不重道义,丢下他一个人跑而是这货要是连一顿饭钱都不值的话,那就太对不起他这张完美的脸了。

  后者捂着嘴向林央走去,那双墨绿色的眼眸里喷着火,林央笑嘻嘻的指着宫景繁的手问道“干嘛一副被人羞辱的表情啊,是不是做见不得人的事了?”

  “林…央”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宫景繁狠狠的瞪着铜铃般的眼。

  终于忍不住的林央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捂着肚子,笑声异常响亮,她笑的越欢,宫景繁的脸就越黑,忽然间,林央面前被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阳光,一片阴影,宫景繁冷笑着看着林央,后者心里一惊,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墙上,抬头看着宫景繁的眼眸,滚动了一下喉咙,不知道他要干嘛。

  “干嘛?当然是算账了”宫景繁玩味一笑,背对着太阳的脸色很是阴暗。

  林央转动着眼珠,冷哼一声,趁对方瞪眼的时候,抬起膝盖直直顶上宫景繁的腹部,紧接着在对方弯腰的关头,掰着他的胳膊压到后背,嗤笑一声:“哼,你想算什么账?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亏都不愿吃吗?”

  宫景繁抹去死神的身份,不用术语法力,在林央面前就是个渣渣,想她林央也是习武出身。

  闹剧最终在宫景繁的求饶下结束,两人决定先找取些钱,宫景繁可不想再为了几十元被人又吃了豆腐,钱是取出来了,但是也遇到了两人没有想到,却乐于见到的意外…

  “喂,识相的话把钱交出来,交出来就让你们走”走到一条人少的地方,两人看着面前的几条人影,都不自觉的勾起一个极为同步的笑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站在他们面前的赫然就是刚刚在面馆遇到的张梁等人,此时的他们看来是在这条路上干过不止一次这样的勾当了,连话都说的这么顺口,手里都紧紧握着一条木棍。

  张梁弹弹手里的烟,目光锁定正对着他毫不畏惧的宫景繁说道“看你们两个是外地的吧?坦白跟你说吧,钱留下走人,或者人留下钱也留下”说完,眼神有意无意的飘向林央。

  宫景繁一个跨步就挡住了张梁不怀好意的视线,高挺的鼻子冷冷的发出一声轻哼,显然的不把张梁放在眼里,这个动作彻底惹怒了张梁,后者满脸阴狠的朝后面招招手,那些拿着棍子的混混都一涌而过。

  林央摇摇头,很熟悉的场景不是吗?孙涛死前就是这样被人狠狠的虐过之后死的…若是换成别人,恐怕又是一条人命,可惜…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死神界里一个并不普通的存在。

  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将战场留给了宫景繁,她可不想打架,也不会没脑子的冲上去冒充汉子,有宫景繁一个冤大头就够了。

  扭扭脖子,后者一句话也不说就先发制人的冲向他们,这股狠劲让张梁吐掉嘴里的烟,骂骂咧咧的也冲了上去,妈的,遇到了一个不要命的。

  宫景繁的身影肆意的穿梭在人群里,所到之处都是一声惨叫,接着就是肉体接触地面的声音,打斗从开始到结束仅仅维持了不到一分钟,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林央失望的摇摇头,嘴里嘟囔着“真没意思”

  说完就走过去狠狠的踹了一脚躺在地上哼咛个没完的张梁,完后用手指指自己和宫景繁的脸,很是嚣张的说道“记住了”在张梁不敢置信的眼神下,拉着一旁正在整理褶皱的宫景繁,转身离去。

  “老大,你怎么样了?”靠近张梁的一个小混混在地上艰难的挣扎问道,张梁眼睛一眯,阴沉的说道“这个男的来路不简单啊,这么好的身手,不过你们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们报的…咳咳”支撑着身子的拳头,在地上狠狠的捶了一拳。

  另一边,被林央拉着走的宫景繁搞不懂林央的用意,用手指捣捣她的背后问道“这么就走了,不会太便宜他了吗?”

  停下脚步,林央转身拨开宫景繁的手,回答道“他害死了那么多人,怎么会这么便宜他”

  “那你…”还拦着我…剩下的话被林央堵在了心里。

  “要玩就好好的玩玩他,最好让他在坐牢之前先体验一下精神病院的生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