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婚礼?葬礼?
吟落沁2017-04-15 21:194,509

  林央离开男生宿舍,还没走到寝室门口,就听到响彻走廊的音乐声,林央不知道唱的什么意思,应该是一首韩语歌,当她离615越来越近的时候,那首歌也越来越清晰,推开门,便看见杨沛白的床上放着一个小的音响,粉红色的很是可爱,那首歌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

  在房里巡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杨沛白的踪影,走过去关掉音响,世界终于安静了许多…

  “唉,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刚放下手,后面就响起了杨沛白的声音,转身看向她,她的双手湿漉漉的,应该是去了水房,“有点事耽搁了”林央简单的解释道,这可不是骗人啊!本来就是有事的,只不过被她一语带过了。

  “哦,对了,咱们宿舍被评为了咱班最干净整洁的一个标本了”没有多问,林央被上前的杨沛白给拽到床上坐下,然后双眼冒着星星的讲着她们的荣誉,林央白了她一眼“累死累活的打扫了两天,能不被评上吗?这可是刚开学唉,就差没把宿舍再刷一层漆装修一遍了”

  后者吐吐舌头,扬声兴奋的对林央说道“所以说,为了犒劳我们三个,我决定了,星期天我们一起去吃自助火锅吧!”

  林央眼睛一亮,上下的打量着她,笑的一脸灿烂道“是你请客吗?”“想多了你,三本制懂不懂,吃多少一起付”杨沛白冷哼了一声,双手掐腰扭过头,不去看林央一脸期待的表情,同时也打破了林央的美梦。

  本来以为可以蹭顿饭吃,却不想还要自己掏钱,果然天下还真没有白吃的晚餐,转回视线,林央脱掉那双白色的帆布,对她说道“那我不去了,还以为我们美丽漂亮的杨大小姐要请客呢,唉,真是白高兴了一场”

  “等等,你说什么?”

  “真是白高兴了一场!”

  “上句”“唉”

  “在上句”“…还以为我们美丽漂亮的杨大小姐要请客呢!”林央无语的又重复了一遍,后者一听这话,顿时笑的像花一样“好,就凭你这句实话,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老实人,我就大方一次请你俩吃饭了!”拍拍胸脯,高兴的说道。

  然而她忽视了林央嘴角那微妙的笑…

  “王浅黎呢?”回来了这么长时间,她总觉得少了什么,现在想想是少了王浅黎那个聒噪的丫头了。

  提到王浅黎,杨沛白捂嘴神秘的笑笑,然后凑到林央耳边说道“知道我们班那个叫杜天的吧,这几天老是约浅黎,今天我看浅黎心情不错,就答应去了”

  “你怎么不去?”她本就是一个凑热闹的女孩,她现在还在宿舍,着实让林央疑惑,杨沛白撇撇嘴“杜天那家伙的意思都那么明显了,我才不想去当他的眼中刺”

  了然的点点头,林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一点半了快上课了,看看刚脱下来的袜子,无奈的又重新穿上,杨沛白站在镜子前,对着里面的人左看看右看看,有杨沛白是属于有点婴儿肥的女孩,一张脸圆圆的很是讨喜,而且皮肤细嫩光滑,一双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对着里面的自己粲然一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后,就跟着林央出了寝室。

  而她们口中的王浅黎此时正百般无聊的陪着杜天坐在草坪上,本来以为会有好多人呢,没想到只有杜天一个人,早知道如此就不会答应他下来了,地上的虫子不知道已经被她玩死了几只,旁边的杜天却一直都不说话,她想走却没有借口,现在真希望那两个丫头能给她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也行啊!

  坐在旁边的杜天视线就没有离开过王浅黎的脸上,而且嘴角一直噙着傻傻的笑,他好歹也算是一个帅哥,虽然耐看但是也不用这样一直盯着一个女孩子看吧,后者被看的很不自在,搓搓胳膊问道“那个,你有事找我吗?没事的话该上课了”坐在这里将近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杜天也只跟她说了几句话而已。

  杜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王浅黎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想起来临走前赵玥那猥琐的笑,又想了想这几天杜天的行为,心里大感不妙:这家伙要是跟我告白怎么办?完了完了…

  “我…”刚开口,杜天就看到王浅黎那犀利的眼神,带着警告,好像就知道他接下来的话一样,一时间竟然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只能顺着王浅黎的话说道“嗯,是该上课了,那我们走吧”…

  当两人出现在教室的时候,好几双眼睛都紧紧的盯着两人,这其中有王浅黎和林央还有杜天的那一伙朋友,两人在众人注视的情况下回到了座位。

  杜天一坐下来,就有一群人围了上来,眼神还颇为暧昧的在王浅黎身上流转。

  杨沛白挪挪凳子,贴近王浅黎问道“你俩的气氛不对啊?”

  “啊?什么不对啊?”王浅黎疑惑了一声,不明白的看着杨沛白,后者撇了她一眼,用余光看向杜天“你俩啊?是不是他跟你告白了?怎么样?你答应他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向王浅黎抛来,后者很是无奈的伸手去揉杨沛白的脸“你怎么想那么多啊?啊?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跟他没关系,有关系也只是同学关系!”

  拍掉王浅黎的手,杨沛白瞪大眼睛向她确定道“真的吗?”

  “Yes 比珍珠还真”王浅黎认真的点点头,前者见也问不出什么,满脸不满意的扭过头去玩手机…

  感觉到一双视线一直的盯着自己,王浅黎扭头看向林央,接触到她的目光赶紧用手抱着头缩着脖子,林央小脸瞬间就黑了下来:我有那么可怕吗?扭过身不再看她。

  没有想象中的糖衣炮弹,王浅黎放下手靠近林央一点点,用手戳戳她的脸蛋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她帮我问过了”林央低头看书,无奈的回答随之又调侃了一句“怎么?你还想让我问什么?”王浅黎赶紧摇摇头,心里特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多嘴个屁啊…

  上课上了一半,班主任就来查课了,站在教室门口环视了一圈,最后视线锁定了林央三人的位置,除了林央其余两人都坐直了身子,生怕被薛瑞抓到把柄。

  “林央,过来拿假条”薛瑞抬手甩甩手里的白色纸条对林央说道,全班人都看向林央,王浅黎拉拉林央,小声的问“你什么时候请假了?”

  什么时候请假?她也没有搞清楚眼前的状况,这个时候薛瑞又说道“一班宫景繁找我说你家出了点事,你要请假一个星期”

  林央一头雾水,听到薛瑞这么说,心里暗自琢磨着宫景繁的用意,突然脑海里想起在天台说过的话,难不成是他给自己争取时间让她办事?

  “你不知道吗?还是说他在骗我?”薛瑞话锋一转,眼神犀利的看着林央,恐怕林央只要一说错话,就等着接受立即处死的下场吧。

  呃…林央觉得这场戏她一定要演完,先不说宫景繁的下场,单单她的,她都不敢想象这个军校出身的班主任会拿出一套什么方法教育她。

  “对啊,老师我都差点忘了我请假的事了”林央一拍脑门,一副才想起来的样子,冲薛瑞笑了笑,后者古怪的看着她“你姐结婚这事忘了没关系,可是你四爷去世这件事你也能忘吗?”

  啥?林央瞪大眼睛看着薛瑞,不光是她王浅黎和杨沛白包括全班人都看着薛瑞,薛瑞抬起脚步,走向林央拍拍后者的肩膀,出声温柔的安慰道“别伤心了,你四爷生前可能对你很好,但是逝者安息,你也别太难过,你的假我已经给你打好假条了,现在就可以回家参加丧礼了”说完,将手里的假条放在林央的手里。

  什么情况?

  林央脑子里出现一个大大的问号,听她这意思是我姐的婚宴跟我四爷的丧事同一时间吗?

  挨千刀的宫景繁,也不知道给我找一个好点的借口,不过现在的情况不是诅咒宫景繁的实际,而是表现她演技的时候了。

  听完薛瑞的话,林央的眼里瞬间泪雾迷离,眼眶里充满了泪水,就快要夺眶而出了,咬着嘴唇对薛瑞说到“我知道了老师,谢谢老师”。

  本来还被林央眼里的泪吸引的王浅黎,低头看见林央放在大腿上的手,瞬间明白了过来,低着头肩膀一颤一颤的,努力的憋着笑,这一幕让薛瑞捕捉了个正着,出声问道“王浅黎同学跟林央同学的四爷关系也很好吗?”

  被点名的王浅黎身子一僵,随即在林央调笑的眼神下缓缓抬起头,这时的她早就没了笑意,满脸真诚的看着薛瑞“班主任,我是在为林央感到悲哀”说完还抽泣了一声。

  让林央嘴角一阵猛抽,看来会演戏的不止她一个啊,有的人戏份比她还好,随后就在全班人的注视下出了班门,现在她要去找宫景繁算账了…

  林央出现在高三一班教室门口的时候,很轻易的找到宫景繁坐在最后面,但是因为长相出众,所以即便是林央站在门口也还是一眼就找到了他

  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老师,被门口突然出现的女孩打断了教学,开口询问“这位同学有事吗?”林央往后看了看,指着宫景繁对讲台上的中年妇女说“我找他”

  众目睽睽下,还是在那些女孩好奇还加上非常不友善,男生玩味看戏的情况下,林央就这么一直看着坐在最后面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宫景繁,依旧是一个白色短袖,黑色的短发印衬在从窗户穿透的阳光下,下面的学生都开始窃窃私语的猜测着什么狗血八卦的剧情。

  老师咳了几声,等到班里安静了下来后,对宫景繁的位置喊了喊“宫景繁同学!”

  …没反应

  “宫景繁同学!有人找你!”还是没反应,正当老师尴尬的想要下去亲自叫醒他的时候,站在门口的林央动了。

  随着她的动作一本书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在他的胳膊上,掉落在地上,还差一点就打到他的头。

  揉揉头发,宫景繁缓缓的抬起头,脸一黑,班里的学生们包括那个老师,都为林央捏了一把汗,这个每天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男生可不是一个善茬,虽然在最后面但是却是一个极其吸引人视线的一个存在。

  没有想象中的暴风雨,宫景繁坐直身子看向林央,后者正在一脸微笑对着面前的学生道歉“对不起,借你的书用用”那男生看了一眼宫景繁,吞吞吐吐道“没…没关系”

  呼啦…凳子挪移的声音,宫景繁随意的拉开凳子,捡起地上的书,走向林央,路过讲台的时候,对老师微微一笑“对不起,老师请你继续上课吧!”

  “哦…哦”搞不清状况的老师,手里捧着书本抬手不自然的推推眼镜。

  当宫景繁和林央的身影消失在教室门口的时候,班里一片八卦声,其中大部分都是出于那些女生的嘴里,叽叽喳喳的声音也让老师收回了视线,拿黑板擦在黑板上敲了敲,继续她无聊又乏味的理论课…

  啪…教室外,林央将手里的假条拍到宫景繁的怀里,咬牙切齿道“宫大少爷真是好心啊…”后者拿出假条,浓密的睫毛轻颤,忍着笑意对林央说“不用谢我,这也是为了让你早点完成任务嘛”

  “谢你?呵呵,还真是谢谢你啊,你家婚礼和丧礼一个时间段举行啊?”林央抬脚就向宫景繁踹去。

  猜出了她的用意,后者向后躲去,无辜的说“一次只能请三天假,所以我就想出了这两个理由,你们班主任还赠送了一天呢”接着又说道“我觉得挺好的”

  不想再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林央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那你呢?你请假了吗?”

  “嗯”宫景繁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假条,递给了林央。

  拿着他的假条,上面的字让林央嘴角直抽,病假:心脏病…还是先天的?好吧,她心里平衡了,好歹这家伙没把自己给写死了…

  还给了他,林央问道“那现在假也请了,你有什么计划吗?”宫景繁挑眉回答“没有,不是林大小姐说要让他们自己自首吗?我只负责请假,其余的就看你的了”

  听完宫景繁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林央诡异的笑了笑“这么说,接下来你就要全权听我的话喽?”

  虽然有种莫名的不妙感,但是想他宫景繁也是死神界一个人人得知的存在,怎么能怕一个未成年的人类女孩,于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还出声警告“只要不是违背死神界规则的事”

  “放心,不会让你以一个死神的身份出现的…”林嘴角央勾起一个高深莫测的弧度,看的宫景繁后背发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