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追溯死因
吟落沁2017-04-15 21:195,341

  当男鬼落地的那一瞬间,林央感觉到心里有一大群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刚开始存在的那一点点恐惧感,也随着男鬼倒地的那一刻完全崩塌掉。

  “靠,这么不经打?”林央忍不住暴出了粗口,手还是先前推它的动作,不可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丝毫不会动弹的尸体。

  桀罗谏溪走向男鬼身边,手上涌出一股黑雾,抬起手散向男鬼周围,随着黑雾的上升也连带着男鬼站了起来。

  “这还没完。”做好这一系列的动作,桀罗谏溪扭头对上林央说道。

  还没完?不是已经被他解决了吗?林央不明所以的看着桀罗谏溪,只见后者莫名一笑:“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视线转向男鬼站立的地方…

  若有所指的解释:“那天晚上我给你讲了鬼与魂的事,但是有一点没跟你说,鬼也可以像魂一样步入重塑宿体,只是…有一点麻烦”

  林央眼眸狡黠的转了转,心想刚刚被这家伙摆了一道,现在他有事相求,岂能轻易饶了他?她不是良善之辈,自然要其中捞出些好处来。

  按耐住小心思,林央打眼望着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装作一副被人逼上梁山大义凌然的模样,对桀罗谏溪说道:“说吧,是不是要我帮忙?”

  “不错,塑造宿体必须去除鬼魂心中的怨气,也就是说,找到死因帮助他了结了心愿,才能剔除他身体的残念。”桀罗谏溪娓娓道来,丝毫没有发现眼前人已经开始打上了小算盘。

  “一般的鬼都是由怨气极深的魂形成的,他们的死有一大部分都不是正常死亡,所以心有不甘,只要找到它怨气的根本再帮它了怨,它就能重塑宿体了”桀罗谏溪来回的渡着步子,向林央简单的解释道。

  林央灵光一闪,瞬间明白了桀罗谏溪的意思,确认道:“你是想让我进入它的记忆海,追随他的记忆找到怨气所在,然后就给它重塑宿体?”

  “嗯,你说的不错”桀罗谏溪确定的点点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林央。

  后者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你竟然会这么好,还想着帮它重塑宿体?”

  “怎么?我无聊不行吗?你有意见?”面对林央的质疑,桀罗谏溪很是厚脸皮的向她承认,在人间很长一段时间了,桀罗谏溪除了帮逗留在人间的死神渡魂,也顺便兼职了收鬼一务。

  当然这也是看他心情,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帮忙了怨,若是心情不好…哪只不开眼的鬼惹了他,恐怕最后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很显然,今天的桀罗谏溪心情不错,林央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一双小手攥紧了拳头,随即又松开,嘴角牵起一抹邪笑:“既然如此,我的出场费可不低,你无聊可以,但是不能白白让我捞一个麻烦事,这说起来对我也不公平,我们得等价交换。”

  桀罗谏溪咧嘴一笑,凑到林央跟前,瞬间放大的脸让林央一愣,还有几厘米两人就鼻子碰着鼻子了,顿时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微眯双眸缓缓说道:“既然是在人界,就按人界的规矩办,一切都是用钱说话,你要是不反对,就给六百六十六的出场费。”

  重重的呼吸打到林央的脸上,林央不慌不忙慵懒的往后退一步,靠在床沿上,目光微凝。

  桀罗谏溪微微一笑,指向那个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鬼道:“成交!这只鬼就交给你了,事成之后,少不了你还得的。”

  “嗯。”林央闻言微微一笑,六百六十六并不多,她也是图个吉利,事实上她并不缺钱,这些年多多少少也攒够了未来几年吃喝不愁的费用,这些钱都是林央闲暇时期帮人驱魂所得,那些都不是危险的事,只是一些迷路的灵魂游荡时碰撞的灵异时间,对林央来说都是手到擒来的小事情。

  答了一声,然后走到离那只鬼近点的地方,开始进入它的记忆海。

  桀罗谏溪坐在椅子上,单手支着头部,看着林央的瞳孔一点一点的变成蓝色,接着绘成一个纹路…

  没有去关注林央的动作,桀罗谏溪一直盯着她的脸,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好像是要将她刻印下来一样…

  林央进入这只鬼的记忆海之后,看到里面的画面,心里忍不住泛酸起来,心中被一把燎原之火点燃,满腔怒火喷涌而出,纵使她对什么事都持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对于这只鬼的记忆却有些心酸。

  画面里,这只鬼叫孙涛,是14的学生,他的家境很是不好,来到这所学校后,每次到周末他当一个临时工的角色,而他有一个同学也是他的同桌,一个很渣的人,在孙涛拿到工资后,都会连威胁带抢的拿走。

  直到有一天,孙涛学会了反抗。

  孙涛的记忆犹如海水般融入林央的脑海里,画面里,是孙涛第一次拿着微薄的工资回宿舍,向往常一样,他疲惫的躺在床上从枕头下拿出一本学校发的教科书,正当他闭上眼睛背诵的时候,门“砰”一声被人踹开,紧接着就是他所谓的同桌和另外两个舍友。

  “喂,孙涛,出去挣钱也不知道告诉我们哥几个!”他的同桌是一个染着黄毛的男生,手里拿着一根可以伸缩的棍子,指着孙涛说出他从别人口中知道的消息。

  孙涛眼神躲闪的紧紧捂着口袋,装作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

  “嗬,还敢跟老子装蒜。”那男的抬手招招后面,两个人站在前面嘲讽道:“我劝你还是乖乖交出来吧”

  孙涛咬紧牙齿,不甘的瞪着向他扑过来的两个人,黄毛一脸惬意的坐在床铺上看着这场闹剧,最后孙涛脸上挨了一拳,捂着红肿无比的脸颊,眼睁睁看着他在外面站了一天才得到的八十被人抢走…

  看到这种画面的林央,站在原地,攥紧拳头这几个人也太人渣了,不会这孙涛就是被这几个还未成年的小混混给…

  带着心里的猜测,林央继续探索孙涛的记忆。

  本来以为这样就没事的孙涛,慢慢的才发现这只是个开始,黄毛不仅对他呼来唤去的就连他家里给他打的生活费都不放过,他向老师班主任反应过了好多次,却只是警告处分,黄毛也不在乎被记多少过,所以也没什么用,最后他想到了退学。

  林央除了感触被人欺负的孙涛外,在心里其实是看不起他这种做法的,小时候因为自身原因,林央也也经常被人找事,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就会靠着自己,将那些人全都打跑,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锻炼习武成了林央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存在。

  就当他想要退学的时候,想起了父母为了给他攒学费的情景,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渐渐的,他学会了反抗,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只有一个人,而黄毛却背后却有一干子人,每次都讨不到好下场。

  直到有一天,在宿舍天台上,孙涛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对面的十几号人,他们在天台见面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前者不小心将水洒在了后者的被单上,才被人强行拉了上来。

  那黄毛一句话都没有,就招招手一群人一蜂窝的涌向孙涛,后者的眼里充满了倔强,结果还是不尽人意。孙涛蜷缩在地上绝望的任人殴打,眼神里仇恨尽露。

  林央就像一个身处此景的旁观者一样,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观望,孙涛的仇恨被她尽收眼底,无奈的摇摇头,这就是弱肉强食,只能怪他命不好,被人压制。

  嚎叫声在天台响起,躺在地上的人突然奋起,向离他最近的扑去,身后立马就有人上前拉他,他却不顾一切的拼尽全力挣脱,其中有一个人从角落里拿来一根棍子,冲着孙涛挣扎的肩膀抡去,用力过大导致孙涛哀嚎了一声,整个手臂都扭曲了。

  眼前的景象惊了在一旁看戏的林央,同时也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个拿棍子的男生没有想到会这样,惊慌的扭过头看着黄毛,黄毛亦是看着一脸痛苦大叫着的孙涛,心下一横,对着几个男生大叫了一声“跑”然后转身就跑,几个男生看了一眼孙涛,拔腿就跑。

  而再看孙涛,整个胳膊的痛感让他想要晕过去,抱着受伤的胳膊,孙涛跌跌撞撞的向阳台大门口跑去,只是跑到一半就跌倒在一个类似于大型水塔的旁边,孙涛就这么抱着受伤的胳膊昏厥过去了…

  林央很是迷惑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头上的血窟窿是在晕厥后造成的。

  那天,几个人逃跑后几天都不见孙涛的身影,父母打电话也没人接,最后报了警,几个人得到风声也没有想过去天台看看,只是觉得不得劲。

  立案后,警察查出了几人的罪行,以故意伤人将几个人收到了看守所,出来后的几天也都纷纷退学。

  根据几人的陈述,警察找到了天台上的尸体,造成孙涛死亡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从铁桶上面掉落的一根铁棒,那是用来固定高度的,发现的时候,那根半个手臂粗的铁棍还直直的插在孙涛的头颅上,孙涛一案最后以意外死亡结案。

  而那几个男生到现在恐怕也已经淡忘那个被他们欺负的男孩…

  看完孙涛的事迹,林央的右眼也恢复了过来,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桀罗谏溪走过去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你看见什么了?”

  …没有动静

  “喂,你看见什么了!”桀罗谏溪冲着林央的耳朵大叫一声,吓得后者一个激灵,抬头怒瞪着他“你干嘛,都快被你吓死了。”

  桀罗谏溪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我说,你看见了什么?”

  “一群凶手!”林央眯着眼睛,说出这四个字,桀罗谏溪皱着眉头问道“那它是在哪死的?”

  “天台,他叫孙涛,是上一届的学生,被他的同学群殴,虽然没有致命,但是跟他们也逃不了关系”说完这些,林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道“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身高原因,林央只能抬起头跟桀罗谏溪说话,后者一挑眉“说吧,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就会告诉你”

  “它已经死了,为什么不自己去报仇,而是一直在这栋宿舍楼待着,整整待了将近一年”林央说出了心里的迷惑。

  桀罗谏溪抱胸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带我去他死前的地方,那里或许有你要的答案”…

  天台上,两个身影出现在铁柱旁边,林央不知道他要来干嘛,只是见他蹲在地上不知道找些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桀罗谏溪才站了起来,手里攥着一个东西,大叫了一声“找到了”

  林央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上面沾满了灰土,抬头看向桀罗谏溪“你有纸巾吗?”

  后者白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说道“真好意思,一个女孩子竟然不带纸,还问我要”

  接过递过来的纸,林央回了他一句“谁说女孩子就一定要带纸了”然后又怪异的看了一眼桀罗谏溪“倒是你,口袋里的东西倒是不少”

  后者嘿嘿一笑,说道“你就是想要一把小刀我也能给你掏出来”林央歪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语气满是怀疑“那么大的东西怎么装进去啊,连一个轮子的塞不下吧”

  啊?轮子?什么轮子,桀罗谏溪满脑子的问号,小刀跟轮子挨着什么事了?林央玩味一笑,开口说了一句广告词“小刀电动车,没电也能跑”

  …他怎么没有发现这小丫头还有说段子的功能呢…

  不再和桀罗谏溪开玩笑了,林央把上面的土给擦干净,这才露出来这个东西的形状,是一块质地不怎么好的玉,光溜溜的没有一点刻印,上面还挂着一根黑色的绳子。

  “这是它的吗?”林央提溜着绳子,将玉对准太阳问道。

  桀罗谏溪伸手拿过来,仔细的看了看才说“这个玉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应该是那只鬼生前的东西,有了这个就可以解释那只鬼为什么会被困在这栋宿舍楼里了”

  不明白桀罗谏溪的话,林央静静的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这个玉应该是它掉落的,虽然尸体被人发现了,但是这块玉是它贴身之物,玉能寄魂亦能养鬼”

  “你的意思是说,孙涛不是被困在这栋宿舍楼,而是困在了这个玉里?”林央接着他的话说道,后者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继续道“这片区域阳气太重,压制住了孙涛,现在的他还没有能力做到随处可去”

  林央了然的点点头,桀罗谏溪问道“现在知道了孙涛的死因,你打算怎么办?”“什么叫我怎么办?鬼是你硬塞给我的,我都帮你了解他了,还让我怎么办啊?”林央脸上写满了不愿意。

  后者一脸无辜的说出了威胁林央的话“你要是想知道蚩鳞片和有关你右眼封印的事,就乖乖的帮我给它了怨”

  这句话算是抓住了林央的弱点,无力的呼出一口气,完全没了刚刚那个盛世凌人的劲,桀罗谏溪满意的点点头。

  “既然这个玉是孙涛的寄宿体,就先放在你这了”反抗无效,也只能好好替他办事,讨好他喽,林央说出心里的想法。

  “为什么要放在我这?”

  “我可没兴趣随身带着一只鬼”林央耸耸肩,说的跟桀罗谏溪喜欢带着一只鬼乱跑一样,反正他也习惯了不是吗?后者也不计较,开始向林央打听怎么帮孙涛了怨。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警察比较好”想了想,林央觉得闻朗仁的办事能力应该不错,桀罗谏溪向看白痴一样看着林央“你想怎么报案?难道要说你看见孙涛了?”

  “我又没说我要去报案,我自有我的办法,我可以让他们自首!这样既不惹人怀疑,也能够让孙涛尽快找到寄宿体”林央这个时候气势忽变,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她自信万分,仿佛一切事物都不在她的话下一样,桀罗谏溪看着这样的林央,嘴角莫名的勾起一抹微笑。

  “不过,这得需要你这个无所不能的死神大人帮忙了…”话音一转,林央笑的很是灿烂,不过在桀罗谏溪眼里却不那么回事,总觉得这小丫头要开始报复他了…

  干咳了两声,桀罗谏溪面色严肃“帮你可以,只要不是利用我死神的身份就行”“为什么?”林央不解的问道。

  “死神界有死神界的规矩,死神一律不能干扰到人类”桀罗谏溪解释道,林央听到这个回答,心里立刻就不舒服了,咬牙切齿道“那为什么要干扰我?”

  桀罗谏溪忽然凑到林央跟前,深邃的眼睛笑弯着说“你是个例外”就当林央要伸手拍他头的时候,桀罗谏溪赶紧躲过,看着气呼呼的小脸又说出了一句让林央冒火的话“另外,你在我眼里也不算是个人类,顶多是半个人类”

  说完这句话,在林央暴走之前,桀罗谏溪赶紧化为一团黑雾溜之大吉,独留林央一个人在原地憋屈着,有气没处发的感觉真不好,要不是这小子开外挂,看她不好好收拾收拾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