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两只狐狸 演技大爆发
吟落沁2018-03-22 12:345,833

  安安稳稳的过好这几天,除了班主任不知道抽了什么疯,没事没事就挑林央的小刺,整体来说过得还不错,在这期间,林央利用中午的三个小时休息时间,翻墙出去和叶文婧到东道场墓园为林平一家三口上了香,也省的这三口棺萧条不已,倒是那天在医院闹事的亲戚朋友们一个都没来,这也证明了一个事实,张华庭张梅无中生有的事实。

  周五的运动会如期而至,从早上吃饭,王浅黎一身粉色运动服,唠叨个不停,害怕这个害怕那个的,最后在杨沛白煽情的演说下,终于稳定了心态,安静的完成了早餐这个伟大的时间。

  坤海专业技术学院每年的八月底都会举行一次新生运动会,抽选跑步比赛的前十名参加市里一年一度的马拉松,美名曰为校争光。

  操场上人山人海,骚乱不已,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班的指定位置,在跑道外层的篮球场里,按着班级依次排位,林央和杨沛白早早的就被王浅黎抱着凳子拉去了班级的集合点,找了三个靠前的位置坐下。

  跑道上用白石灰散着一条一条的道道,刚开始是院长为运动会演讲的开场词,漫长而又无聊的半个小时就这么在院长的口水中了度过了,王浅黎坐在两者中间,两只手分别紧攥着两人,揪在一起的小脸说明她现在有多紧张。

  从后面伸出一只手,拍拍她的肩膀“浅黎,别紧张,不就是跑个步吗?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呢吗?来喝口水!”

  像张狗皮膏药一样贴着王浅黎的杜天,扬扬手中喝了一半的水对王浅黎说道,后者接过喝了一大口,杨沛白吞吞口水,指着脚下的水瓶道“这都第三瓶了,怎么样?还紧张吗?”

  点点头,弱弱的看向林央道“要不,我退出比赛吧?”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林央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我没意见,你要是不怕丢人就退出吧”

  这是赤裸裸的激将啊,叹口气,认命的看向操场中央忙碌的人群,咬咬牙“只是跑步而已,上就上”

  “怎么?王浅黎你连一个小小的比赛都害怕吗?”后面传来一声讥笑,接着就是李小洁一身白色运动服出现在四人的视野里。

  王浅黎一改刚刚的紧张之色,扬起头抬起下巴,似乎很不屑与她说话一样“谁说害怕了?快比赛了,你不在自己的位置上乖乖呆着跑这干嘛?”说着,眼神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凳子的原主人,一个长着青春痘的眼镜男孩,那男孩心虚的转移注意力看向已经开始的跳远比赛。

  李小洁轻轻一笑,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操场上播报员的声音“计算机一班六号宫景繁同学请到操场跳远区域准备!”

  听到这句话,李小洁顾不得跟王浅黎斗嘴,站起来踮起脚尖向操场望去,一双眼睛充满了期待,杨沛白亦是如此,兴奋的攥着拳头张望。

  林央无奈的扶额摇摇头,人长得帅究竟是好还是坏呢?这个答案她不得而知,脑海里莫名的想起昨晚的对话…

  回到学校,林央凭空出现在小花园里,还是第一次见到桀罗谏溪以死神姿态出现的那个位置,林央平复了一下心情,便向桀罗谏溪询问了邈康的事情,后者的表情疑惑不已,摇摇头道“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听到呢,应该不是死神界重要的人物吧,要不然我不可能没有接触过”

  翻了个白眼,林央在心里想着:你以为你自己在死神界很重要吗?谁都能接触到吗?想想也只是想想,林央很给面子的没有直接说出来。

  问出了心中存在的疑惑“你们死神界有没有一种殉术是可以把魂转变成鬼的?”

  在后者不理解的表情下,林央向他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这个时候桀罗谏溪表情古怪,又有些凝重,对林央说“如果像你说的,这种殉术我以前在一本书上见过,是死神界的禁术,而且以我看来,死神界除了桀凡,恐怕没有人会这种禁术。”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的大BOSS?”林央大胆的猜测着,以她对邈康的观察,后者虽然故意隐藏了气势,但是不经意间还是流露出不小的磅礴之气,就像是一个王者一样,但是品茶说话之间又带着淡雅气质,本来两个应该是矛盾的结合体,但在他身上却并不显得相冲,反而让人觉得本该如此。

  这句话立刻得到了桀罗谏溪的否定,摇摇头“桀凡我了解,你描述的根本跟他扯不上关系,等我有时间联系到桀凡,我会替你问一下他的”

  这句话倒是让厚脸皮的林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表情真挚的说了一声谢谢,换来的是桀罗谏溪臭屁的自卖自夸…

  “ 计算机一班六号宫景繁同学请到操场跳远区域准备! ”又一声召唤,这次播报员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对着话筒嘟囔了一句“搞什么嘛,喊了这么老半天也不出现”

  计算机一班的所在区域,李潇潇急切的在来回走动着,她是没想到宫景繁答应的那么畅快,更没料到他连出现都懒得出现,过了一会儿,只能走到负责跑步的老师面前,歉意的找了一个借口瞒过。

  早就料到宫景繁不会这么乖乖的参加什么比赛,抬手拉拉杨沛白“坐下吧,你那伟大的男神是不会来的”

  后者不情不愿的一撩裙子哦了一声,坐下后眼神却依旧期待的看着远处。

  “食工五班王浅黎李小洁请到跑步区域准备…”

  “到你了!到你了!”心里那一点期待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冲散,杨沛白推搡着王浅黎提醒道,后者一脸的苦瓜相,却还是小跑到了指定区域,李小洁久久不见那道思念已久的身影,心里埋怨李潇潇的办事效率,明明跟她说已经办妥了。

  这个情绪恰巧被林央捕捉到,捏着下巴啧啧称奇,不晓得还有多少无辜少女会被宫景繁这小子祸害。

  准备就绪的王浅黎,深呼一口气,旁边的李小洁挑眉看着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别一会儿才丢人”

  无视李小洁的挑衅,等着裁判的一声号令,李小洁冷哼一声,哨声一落,就如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狂奔,让王浅黎看的一阵汗颜,搞什么嘛,这也太拼了吧,从王浅黎的视线看,李小洁的跑姿着实不雅,而且还是散着头发狂奔,在王浅黎看来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无异。

  淡定的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抱胸对着催促的裁判道“我退出!”说完这句话,潇洒转身,她本来就没打算比什么赛,也不过是凑个热闹,李小洁的曼妙的姿势让她连小跑应付一下都没有心情了。

  路过班主任的时候,被后者一把拉住“你去哪?不比赛了吗?”

  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王浅黎道“班主任啊,真的很不巧,我今天早上发现我的大姨妈来看我了,所以不能比赛了”

  这个借口可谓是让薛瑞毫无反驳之处,在后者愤恨的眼神下,迈着优雅的步子回到座位上,杨沛白一脸得逞的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个画面让林央和杜天都摸不着头脑。

  杜天凑到跟前道“唉,浅黎你怎么不跑了啊?”

  后者和杨沛白对视了一眼,撇了一眼依旧奋力前进,也没有发觉王浅黎的消失的李小洁,抬手招招两人,趴在两人的耳边分享着两人的劳动成果。

  杜天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浅黎“浅黎啊,你怎么能这么坏呢?太狠了吧”可是眼里的笑意出卖了他此时看热闹的心。

  后者傲娇的冷哼一声,扬起下巴“敢跟本小姐叫嚣,就应该做好好折兵损己的准备”

  杜天狗腿的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高!”

  林央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个小魔头她算是见识过了,以后千万不能随便招惹,要是一个不小心引火烧身就不妙了,杨沛白看出了她的想法,哥俩好的揽过她的肩膀“小妞,别担心!都是自己人,我们不会对你下手的!”

  这边的结束了对话,那边的比赛也结束了,跑完的李小洁转身之际,哪还有王浅黎的踪影,随即想到了什么,嘲讽的走过去指着她“王浅黎,你就这么点胆子吗?跑个步都临阵脱逃!”

  后者露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轻轻拍掉她的手“不好意思啊,是你的跑姿折服了我,让我有了退缩的念头!就当我认输好了!”

  “哼”冷哼一声,李小洁走到薛瑞身边,灿烂一笑,语气里掩盖不住炫耀之色“班主任!我跑了个第一名,没给班里抹黑吧!”

  皱成一团的脸,说明薛瑞此时有多高兴,看了一眼王浅黎,脸色立马变得臭臭的“已经有人抹了黑”

  假装看不到她,王浅黎杨沛白两人装模作样的猜拳。

  这次的运动会杜天也不负众望的跑了一个第一名,这个结果让杨沛白失望道“要是宫景繁在,第一名哪有你的事儿?”

  杜天一甩头发,说了一句让杨沛白追着他打的话“第一他没来,第二!长得帅不见得运动好,没准他还是个Gay呢!”

  杨沛白的那句话林央倒是很赞同,宫景繁那货跑的比兔子还快,要是比赛,冠军肯定是已成定局!

  “都到这里来,都到这里来!”

  食工五班的同学听到召唤,都纷纷聚集了过去,薛瑞今天可算是心情不错,扬声道“今天下午我会争取一下焙烤室,班长去买点材料,我们今天晚上吃火锅好不好!”

  “好!太棒了!”这一句话,立刻就引来一阵欢呼,就是在杨沛白心里,薛瑞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跑过去围着她乱吼,这一情况让王浅黎一脸鄙视“真是一头白眼狼啊!一顿火锅就给收买了!”

  话虽如此,可是自己的脚步也不由自主的上前…

  闹闹腾腾的等着运动会办完,临近夜晚,食工五班的学生们都随着薛瑞的脚步抵达焙烤室。

  薛瑞站在最前面,拍拍手让叽叽喳喳的人群安静下来,扬声道“我们现在先在这里等班长回来,都安静下来!”

  闻言,焙烤室里一片寂静,王浅黎凑到两人中间,用只有三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都半天,班长怎么还不回来啊?”

  “嘘…闭上你的乌鸦嘴,只是去买材料,哪会出什么事啊!”心系火锅的杨沛白,嘴上不说,心里却乱如麻花,祈祷着班长能够带着材料平安归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眼看着天已经黑透,班长还没回来,薛瑞抱着手机来回走动着“怎么回事?手机也关机了”

  这个时候,和三人站在一起的杜天独特的手机铃声响起,这让全班人都注视着这边,杜天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一般接着这种电话的人都会选择果断的挂掉,杜天也不例外,刚想按键就被林央拦住。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让林央很是眼熟,突然脑海里闪现出闻朗仁的样子,恍然大悟这个号码正是他的,在林央的示意下,杜天疑惑的接听了。

  “喂!您好,我是坤海市东南分局的一队大队长,你朋友朱祥铭被人抢劫了,你过来接他一下吧!”

  朱祥铭…正是班长的名字,因为没开免提,所以只有三人听到了声音,这个时候朱祥铭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杜天啊!你快点的,对了,别跟老师说啊,太丢人了”

  这边的杜天将这件事让王浅黎交代给了薛瑞,就听到他的话,不好意思的犹豫了一下道“就在前几秒,班主任已经知道了!”

  薛瑞招招手,让杜天把手机给她。

  “喂,杜天啊,怎么一回事啊?怎么还被抢劫了?”

  这句话让杜天颇为嫌弃的撇撇嘴,拿手指戳戳薛瑞,说“班主任,打电话的是班长朱祥铭!”

  尴尬的点点头,就听到那边解释道“班主任,我们在买材料的路上坐了一辆黑车,他没把我们拉到地,我们就自己走,然后就遇到抢劫的了,幸好我们在这边找到警局”

  虽然这件事说出来很丢人,但是朱祥铭还算是诚实的说出一半,其余的一半没脸说出来,让他能怎么说?难道要说他们三个被人家四个狂揍了一顿,还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手机怎么关机了?”

  “被人摔…摔坏了”

  “我去接你们吧,你们在那先等着好吧?”薛瑞的焦急展露无疑,她的学生出了事,她肯定会坐立不安的。

  那边,朱祥铭的同伴听到她的话,都纷纷摆手,现在这个样子让班主任看见,以她那铁骨铮铮的性格,还不得带着全班同学抄家伙讨回来?虽然说的有些严重了,但是意思也差不多。

  赶紧摇摇头,朱祥铭拒绝道“老师不用了,太远了,让杜天来一趟就好”

  “杜天,他点名让你去,要不然你就代老师去一趟?”薛瑞也不坚持,对杜天试探道。

  后者倒是对朱祥铭现在的情况感兴趣,点点头答应了下来,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王浅黎对薛瑞请求道“老师,我们三个可以去吗?刚好我叔叔在警局工作,我们可以过去了解一下情况!”

  叔叔?林央和杨沛白都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对于警局里的人,林央可以肯定的说没有一个姓王警察,而杨沛白则是疑惑王浅黎什么时候冒出个叔叔了?

  薛瑞低头思量了一会儿,这个时候,运动会的事早就被她丢到了脑后,抬起头点点道“那行,等我给你们开张假条,你们赶紧去接他们”

  兴奋的点点头,王浅黎笑的异常灿烂,杨沛白轻轻拉下她“喂,浅黎?我们你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叔叔啊?还是在警局工作的,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杜天也凑过来等着解释,王浅黎轻笑一声,小声道“我哪有什么叔叔在警局啊!只是想去看看热闹而已”

  “你是不是害怕我一个人去有危险,所以骗老师的,浅黎你真好!”杜天自恋的看着王浅黎,后者白了他一眼赶紧撇清关系“你想多了,我纯粹是想看热闹而已!”

  “看热闹?你们去吧,我就不陪你们了,我要回去睡觉喽!”

  打了哈欠,又伸了一个懒腰,林央一脸困意的说道,王浅黎走过去挎着她的胳膊“这才几点啊,有那么困吗?你就陪我们去一趟吧!”

  “算了,昨晚没睡好,你们去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掰开她的手,林央也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就走出了门外。

  这个时候,薛瑞拿着假条出来了,交给了杜天嘱咐道“你们路上小心点,打车的时候多长一个心眼,别像他们一样被骗了”

  “知道了,班主任!放心吧,我们没有他们那么笨”杜天保证道,转身走在前面,两个小女生也小跑着跟了出去。

  到了学校门口,杜天拿出手里的假条,却还是被门卫堵在了里面,杜天仰着脖子说道“为什么不让出去啊,我们有假条的”

  一个门卫老头摇摇头“规矩变了,学生晚上一律不许出校门,有假条也不行!”

  “爷爷,您就让我们出去吧!我们真的有急事”王浅黎发挥她无敌美少女的用处,这声爷爷叫的可算是甜到心里去了。

  “那也不行啊,小姑娘啊!规矩就是规矩,你也别为难我一个小老头了”

  “爷爷!”王浅黎大喊一声,吓了在场所有的人一跳,然后在众人惊奇的表情下,豆大的泪珠就往下掉,这让杜天瞬时慌了,就想上前询问,杨沛白用力拉住他,憋着笑意摇摇头,她可不能让杜天绞了这场戏。

  只见王浅黎拉着门卫,抽泣道“爷爷,我们真的有事啊,我们班长在外面被人打了,班主任也知道的,现在在警局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就放我们出去接他吧!”

  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拿胳膊擦擦眼睛,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唉…这”见门卫面色动容,王浅黎更是将国际影帝的精神发扬光大“爷爷啊,您想想您孙子,要是您孙子被人给打了,您现在肯定跟我一样,着急忙慌的!”

  杜天和杨沛白两人在旁边直抽抽,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不过还算是奏效了,那门卫一听,顿时一拍大腿,打开校门道“小姑娘啊,别说了也别哭了,你们赶紧去吧,去晚了那小子再熬不住可咋整!”

  “谢谢爷爷”后者一听,破涕为笑,甜甜的道了一声谢,拉着杜天杨沛白就消失在大门口,跟随过来的是门卫大爷的一声嘱咐“小心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