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欠人情的滋味不好受
吟落沁2016-12-16 01:434,493

  夜风使然下,枯树凛危,四周尽是虫鸣蛙声,还夹杂着说不出的怪叫声,虽是黑夜,视角模糊不清,但是就是因为这样,那些飘忽不定的鬼火阑珊,还有阴沉暗淡的树影,让人心里的恐惧感骤然上升。

  墓园里的墓碑凹凸不平,墓座呈半宝规则,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这里的墓座排放都是有规律的,墓碑上都刻着已亡人的生辰八字,所入墓的顺序也都是被人刻意安排的,就好像是整个墓园就是一个充满玄机的存在。

  林央站在瑟瑟夜风中,头顶的光照在她的脸颊上,五官非常清晰,睫毛轻颤,随着里面的一声应答,林央怀着一颗忐忑不安再加疑惑好奇的心推开门,为什么忐忑不安?特么的对方搞得太神秘,小姑娘表示很胆惊啊!

  房间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就连门外的那一点光源,都消失在门槛以内的空间后,这个情况让林央汗毛倒立,他奶奶的…在演鬼片吗?

  滚动一下喉咙,林央僵硬道“那个…那个谁,人…啊不是,鬼已经给你送来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转身迈开大步子就准备离开。

  林央惊奇的发现,身后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关上了,只能硬着头皮重新转过身去,面对黑漆漆的空气,大声喊道“喂!鬼都给你送到了,你还想干什么!外面的小老头你认识吧,就是他接收的,你可别不认账啊…”

  话还没说完,房间里突然一片光亮,在黑暗里还没适应过来的林央,只觉得一阵白光刺激着她的视网膜,下意识的紧闭眼睛,过了一会儿,缓过来的林央慢慢的睁开眼,眼前的一切都印入眼帘…

  没有林央脑补的恐怖鬼屋,反而充满了古韵色彩,一张桌面上雕刻着荷花亭的紫檀木因桌,两边放着两个类似于贵妃椅的靠椅,桌子上还有一套茶具,纵使不懂陶瓷品的林央都能看得出,茶具上面刻画的手法一流,一刀到位青蓝相间,几个看不懂的符文字法。

  茶壶里茶香四溢,林央深吸一口,在嗅觉的刺激下,突然觉得有些口渴,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存在之后,蹑手蹑脚的走向桌子,伸手拿起茶壶,倒了满满一大杯茶水饮下,随着茶水在口腔内流窜,清香甘甜,还带着丝丝细腻柔滑,让林央吧唧吧唧嘴巴,细细品味。

  “好喝吗?”毫无防备的,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疑问,林央口中的茶水还没咽下,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呛了一下,拍着胸口咳嗽了几声,缓过来之后,转身看向那个依旧一身黑衣的男人抱怨道“走路都不带声吗?很吓人的知道不?”

  不知道是幻听还是什么,房间里林央的声音刚落,就传来一声刻意控制的讥笑声,蹙眉看向邈康,这声音绝对不是他发出来的,可是这个房间里除了自己和他,再无别人,难道是幻听?

  走过去一掀衣摆,黑色的斗篷一挥,邈康就这么端正的坐在椅子上,拿起杯子重新为林央倒了一杯,又为自己斟了一杯,拿起来在手里轻轻摇晃,头都不抬的指指对面,吐出一个字“坐!”

  后者撇撇嘴,拉开椅子,伸手捧着茶杯说道“鬼也给你送来了,还有事吗?”

  “你欠我一个人情”隐在黑帽里面的脸看不见,只见邈康将茶杯送到面前,在黑暗里轻啄一口,开口道,声音里透着淡淡的慵懒,又蕴含着无尽的缥缈空旷,很是有吸引力。

  简单直白的话让林央又是一阵猛咳,平复下来,比划了一下小拇指,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想让我干嘛?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类…还是说,因为我有右眼鬼瞳?”

  “呵呵”摇头轻笑一声,邈康抬手拍下林央的手指道“我对你的右眼鬼瞳没有兴趣”

  “那你是什么意思?”掰掰指头算了算,她貌似就这么一个优越条件可以被人注意吧。

  “我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到了再说也不迟”云里雾里的,邈康的这种情况,林央可不可以单纯的把他理解为拍拖?

  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林央直盯那黑幕下的脸,想要透过它看透被隐藏起来的情绪,主要还是想潜入对方的记忆海,可是费了好大的劲都是徒劳,除了通黑的一片再无其他,揉揉长时间睁开的眼睛,林央活动活动胳膊肘,说道“那这么说,如果在你没有想起之前,我们要一直保持联络了?”

  “可以这么说”点点头,隐在暗处的脸突然紧凑到林央面前,开口低沉道“收起你的小把戏,它对我来说是无用的”

  是吗?林央眼神里闪过一丝精光,冲着近在咫尺的脸粲然一笑,紧接着就迅速抬手向他的帽檐掠去,后者微微侧头,嘴角勾起一个对方看不到的笑,伸手拉住那双略微暗黄的小手,向前一带,林央的脸就跟桌子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嘁…”牙和肉壁的碰撞,让林央倒吸一口气,强烈的疼痛感扑面而来,磨磨牙,林央挣扎着手臂,想要企图挣脱,脚下的动作也不含糊,摸索着穿过桌柱,直逼邈康的膝盖,后者好像知道对方的用意一样,抬腿率先压过林央的小腿,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样,房间里只有林央的磨牙声,不过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邈康就放开了她“下不为例,有些东西还是不看了为好!”

  解除禁锢的林央,抬起头捂着嘴巴,又揉揉发酸的手腕,狠狠的挖了邈康一眼,起身就走“没事我就走了,再见!”

  “不送”

  当木门被狠狠的甩上,邈康再次拿起茶杯,靠在桌椅上细细品味,这时一道尖锐又阴测测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啧啧啧,我们邈康竟然也会和人类调情玩乐,真是不简单啊”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那声音的主人就暴露在光亮之下,这本体让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这哪是人啊,明明是一个白的发亮的骷髅头,嘴巴一张一合的正悬浮在半空中,对着邈康冷嘲热讽,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一个机会,怎么能放过损他的机会呢?

  邈康看都不带看他一眼的,对着门口招呼了一声“老头!给它再加两瓶!”

  门那边正是刚刚消失不见的老头子,推开门,老头子蹒跚的走到骷颅头后面,轻轻摇摇头呢喃道“又要麻烦我这把老骨头了”

  那骷颅头躲过老头的手,漂浮在上空左右摇摆着,似乎是在挑衅,阴笑道“每次都被你抓到,你以为我还那么笨吗?”

  “呵呵”无奈一笑,脸上的皱纹一抖一抖的,拿着那根小拐杖朝地上重重敲了几下,沉闷的木头撞击声充斥在骷颅头那对空空的耳洞里,随后,那骷颅头就像是加了重力一样飞速的往下掉,伴随着尖锐的嚎叫声“该死的死老头,每次都用这招!牛顿的万有引力都被你玩坏了!啊…”

  “噗通~”

  老头弓着驼背,拿拐杖在骷颅头上捣了捣,就像是在作弄一只小虫子一样,很是抗拒的反驳道“我只负责你的地心引力,别人的啊!我不想管也管不着!”

  说完从背后摸索出来一块黑色的锦布,将它捞了上来包的严严实实的,轻轻的拍在上面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邈康的性子你都摸索了几百年了,还没摸索出来吗?”

  “他性子这么坏,你不是也摸索了一千多年才摸索出来的,还有脸说我!”包袱一阵折腾,骷颅头不安生的在里面乱动着。

  老头抱紧在怀里,拿拐杖敲了敲让它安静下来,后者突然转变了态度,语气祈求道“喂,老头儿,能不能这次不用刷子了?”忽略它的用词,整体来说还算是语气诚恳吧。

  老头对安静的靠在椅子上邈康附附身,转身慢吞吞的离开,没有回答骷颅头的条件,反而碎碎念道“老了老了,路都走不动了”

  那骷颅头躁动的扭动着,愤恨的说“每次说到这个,你就他奶奶的扯开话题,还是不是人啊!有种放我出来,咱俩再来一局!”

  “第一,我不是人,第二…已成定局的事,再来又有什么意义呢?”说完,轻掩木门,消失在一片黑夜里。

  待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邈康抬手一挥,宽大的衣袖带起一阵微风,紧接着,屋内的灯光就暗了下来,又如刚开始一样暗无视野…

  走出墓园的林央,悲催的发现此时的自己口袋里木有半毛钱,而且现在这个点,这荒无人烟的东道场墓园哪里还能打到车?没有一辆车会闲的蛋疼的在这一片瞎溜达吧。

  站在夜风里,头顶是昏暗淡黄的路灯,不知道是多年没有换过还是怎么滴,那个小灯泡还噼里啪啦的一闪一暗,让林央忍不住拉紧衣领,在心里挣扎了许久,才下定决心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良久…那边才传来一声模糊不清的呢喃声“喂”

  “喂,那个…我在东道场墓园,你能过来接我下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林央真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巴子,没办法这么晚了,那两个丫头过来也不安全,只有宫景繁这一个人选了。

  后者正睡得香着呢,就被手机铃声震醒,掀开眼罩,刚想骂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就看到来电显示是小东西…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那里干嘛?东道场墓园?那是什么鬼地方啊?”朦胧的揉揉黏贴在一起的眼皮,宫景繁问道。

  林央踢踢路边的石子道“当然是有事了”

  “怎么去的,再怎么回来!”

  “给你十分钟时间,赶紧立马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后果自负!”说完这句话林央果断的挂了电话,手插口袋悠闲的原地踏着步子,她一点都不担心宫景繁会不会过来,直觉告诉她他一定会来的。

  楞楞的被人挂了电话,宫景繁无奈的轻笑一声,看看时间,才八点多还没睡够呢,话说这宫景繁从晚上睡觉到早上去教室签个到,在回宿舍继续和被窝奋斗,他都不怕哪天一睡醒不过来了吗?

  掀开被子,宿舍里虽然亮堂着灯光,可是那几位室友都一个个的不发出一点声音,就这么默默的玩手机玩电脑,偶尔要对话也碍于赵亚轩这座大神在睡觉,都是亮起对话窗口说话的。

  坐起来挠挠蓬乱的短发,打了一个哈欠,又随意的穿了一双拖鞋,就这么毫无形象可言的走出了寝室,向宿舍大门走去…

  无聊苦等的林央,一个人蹲在马路边在地上画着一条一条的虚线,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十分钟已经过去好久了,还是没有等到宫景繁,无奈重新拿出手机拨了过去,就听到附近有铃声响起,林央疑惑的望向行道树的方向,那里隐隐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猫着身子小心翼翼的靠近,屏住呼吸,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到了,还没有接触到树皮就被突然从背后跳出来的一团黑影吓了一跳。

  拍拍此起彼伏的胸口,林央就操起树枝向那道熟悉的身影抡去“不知道出来打个招呼啊!吓死我了”

  嬉笑着躲过林央的进攻,桀罗谏溪黑袍抖动,跳跃着道“我可没有想要吓你啊!是你自己胆子小,怪的了我吗?”

  几个来回都没有追上桀罗谏溪,林央停住脚步,不再与他打闹,拿下巴指指他“你就这么过来了?我怎么回去啊?”

  “跟我一起回去啊?话说回来,这里看起来阴森恐怖的,你大晚上的不乖乖待在学校,跑到这里干嘛?”桀罗谏溪扫视了一下周围,除了头顶的灯光,其他地方伸手不见五指的,想不明白林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摆摆手,林央一只手掐着腰道“别提了,遇到了一个怪人,啊不…应该说是怪死神,你先带我回学校吧,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了”

  想了想,桀罗谏溪点点头,的确这里不是一个适合聊天的地方,走近林央,在后者好奇的眼神下,抬起手拿出隐藏在脖颈周围的项链,这让林央瞪大了眼睛,上次想看都没有成功,这次一定要看仔细了。

  那是一个古铜色的圆形项链,上面雕刻着细小的暗纹,正中央是一个六角飘逸的六芒星,被一圈纹路围绕,林央清晰的看到周围一共有十二个暗纹,不过都是奇形怪状的,让人没有一点头绪。

  伸出食指点在林央的额头上,轻轻往后推开一些“别老盯着别人的东西看,站好了别动”

  乖乖的站好,林央等着后者下一步的动作,只见桀罗谏溪的项链上黑雾流动,那本来固定的画面也随着黑雾渐渐变大,形成十二个黑疃迅速旋转着,向林央靠近,后者惊异的被那团黑雾包裹,直至大马路上没有人影逗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