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林平的异常
吟落沁2016-12-16 01:434,753

  一路上林央被折磨的够呛,叶文婧这次不仅一路飙车,就连拐弯也不踩刹车了,好几次林央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还紧紧的贴着叶文婧,但是灵魂已经不知道被甩丢在哪个十字路口,林央现在脑子里只想一件事,就是…下车后,她要吐!

  终于到了地方,林央下车后晕晕乎乎的转悠到一架电线杆旁,扶着杆子就张着嘴巴,嗷嗷了起来,可惜今天一天都没有进食,只有干难受。

  叶文婧停好车走了过去,单手搭在林央的肩膀上说着风凉话“得了得了,差不多就得了再吐把内脏都吐出来,我这手艺还没有传人呢,我可不想亲手解剖了我徒弟”

  伸手用力推开叶文婧,林央怒瞪着她,仿佛要将活刮了一样,开口冷说道“我现在倒是想将你给解剖了!”

  “嗯…有这个心是不错的,但是对象换换就行,没我你怎么解剖啊?”听不出林央语气中的冷意一般,叶文婧食指轻轻划过前者的脸。

  一把拍掉,林央就噔噔的走向警局,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和这个变态单独多待一秒钟,她怕她会被她折磨死,叶文婧在后面无辜的眨眨眼,跟了上去。

  东南分局林央已经做过一次客了,所以一进去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拿起桌上的水就喝了起来,她现在急需要降火,那杯子的主人拿着档案袋站在桌子前,呆呆的看着林央,滚动了一下喉咙,弱弱的说道“姑娘,那是我…我的杯子…”

  撇了他一眼,林央拿着杯子起身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这一动作让正在工作的警察们都纷纷看向两人,一个没事干坐在电脑前的警察,呦呵了一声道“小丫头挺狂的哈,看清楚了!这里可是警察局!”

  周围都嬉笑着看着笑话,因为变态杀人一案,警局里的所有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这次倒是让他们放松了一下。

  从办公室出来的闻朗仁,看着一群警察嬉皮笑脸的不去工作,火气蹭~的就上来了,大吼了一句“都干嘛呢?还不去工作!”

  没有料到闻朗仁的出现,先前那个警察和逗林央的警察都假装做事,以免被闻朗仁的火气连累,这几天案件一直没有进展,连唯一的证物都不知道被哪个不长眼给倒上水,这让闻朗仁的情绪一直处于低气压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大爆发。

  林央的位置很是显眼,闻朗仁走过去一脸严肃的问道“小丫头你怎么来了?”

  摸摸鼻头可能是因为案件的原因,林央良心发现的觉得对不起闻朗仁,就要开口,就听到叶文婧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我让她来的,看你这几天忙里忙慌就找她来给你解解闷!”

  林央一脸黑线,丫的…把她当成免费聊天机了吗?还解闷?为了不让闻朗仁继续纠结这件案件,林央决定要想尽办法制止他,就算是临时放下也行,就让它成为一个无头公案吧。

  “大叔,你还在为变态杀人案费神吗?”闻朗仁苦笑了一声,坐在林央身边说道“我闻朗仁在警察局呆了六年了,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案子,案发当晚没有目击证人,甚至凶手身上的指纹都是无用的”

  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叶文婧插了一句“尸体是我验的,死者身上只有咬痕和抓痕,导致死者致死的是脖子上的咬痕,不知道是哪个变态干的直接咬断了死者的喉咙系,而且经过检验,死者的伤口上都没有任何凶手遗留下的痕迹,那些伤口很奇怪,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我都有点怀疑凶手到底是人还是鬼了”

  叶文婧的话,让身为无神论的闻朗仁都陷入了沉默,毕竟死者的死法太过诡异。

  林央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要是孙涛能够遗留下来点东西,那去年的案底肯定能够被重新翻出来,这样张梁的罪行就能大白于天下,现在情况也还算好,毕竟孙涛亲自报了仇不是吗?那自己呢?算不算上是帮凶?

  “别说这些了,别吓着小丫头了,说说你们过来找我有什么吧”让林央过来自己解闷,这种话能信吗?闻朗仁越了这个话题,向两人询问道。

  “哦,对了差点忘了正事了”叶文婧一拍脑袋,才想起来王利伟交代自己的事,于是一五一十将事情经过都告诉了闻朗仁,当然还有王利伟说的那些拉不下脸面的话。

  闻朗仁听完后,冷哼了一声“自家医院都被人闹腾成这个样子了,还有闲工夫顾及面子?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倔的跟头驴一样”

  叶文婧捂嘴偷笑了一声,然后正色道“那你准备怎么办啊?”

  “怎么办?当然是先立案啊!”

  “立案?这件事也就算是一个聚众闹事,就算说重了充其量也只是污蔑,不至于立案吧?”叶文婧大声问道,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周围工作的警察,都纷纷望向这边,要立新案吗?那是不是就是说变态杀人案的事可以先放一放了?眼神一个比一个期待的注意着这边的情况。

  闻朗仁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叶文婧,说道“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不对劲 地方吗?”

  不对劲?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叶文婧满脑子大大的问号,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林央开口了,接着闻朗仁的话解释道“如果林建国是食用了普拉洛尔引起哮喘加重的话,那这就可能是一件谋杀案”

  林央的话让叶文婧一愣,比刚刚更迷茫了,而那些警察也都惊奇的看着林央,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都不是废物,所以他们不可能在治疗期间给哮喘病人摄入普拉洛尔,很何况还是直接食用,而且医院跟他又无冤无仇的,所以排除了误食的可能,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谋杀…”

  林央分析道,看向闻朗仁,后者给她一个赞许的眼神,随后对着后面那一群看戏的警察说道“都别愣着了,放下手头的工作,变态杀人案我会向上级申请设立一个专案组,邓霖雨”

  “到!”先前那个逗林央的警察站了起来,行了一个军礼等待命令“你去查一下林建国以前有没有得罪过人”

  “是!”

  “郭鑫宇,你去调取一下医院的监控录像,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出没”

  “是!”

  闻朗仁正分配着工作,就见门口进来了一个人,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看到来人林央眉头一挑,他怎么来了?眼前的的小平头可不就是先前在医院遇到的林平。

  此时的林平脸上写满了着急,身上也出现了几个非常显眼的鞋印,嘴角被人揍了一拳,呈暗红色,走到闻朗仁,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我被人抢劫了!”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林央与叶文婧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眼里都写满了疑惑,“这小子跟人打架了吗?”叶文婧问道,林平离开医院后难道没有回家吗?

  闻朗仁也没有带他去审问室,直接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缓缓气才问到“你在哪里被人抢劫的?对方有几个人?”

  喝了一大口水,林平回答道“在北峰路,他们有三个人”

  “那你一共被抢了多少东西?”

  “被抢了一个钱包,里面有三十多块钱”

  “噗…”这笑声从办公的地方传来,听到林平的话,郭鑫宇忍不住笑出了声,闻朗仁飞过一记眼刀,前者赶紧憋住了,默默的收拾着东西准备去做任务。

  把视线重新转向林平说道“北峰路离这里很远的,你是跑过来的吗?”

  点点头,林平情绪低落的坐在沙发上,眼里竟然有雾水弥漫,林央靠在沙发上,看着林平的伤口,突然说道“钱包里面有你爸给你留的东西?”

  闻言,林平重重的点点头,林央了然,一个去世的人留给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的话,她也会急的,林平觉得有点不对劲,想了一下才猛然抬起头盯着林央的眼睛问道“你怎么是我爸的?”

  转过视线,林央不去回答他,反而对着闻朗仁说“他是林平,林建国的儿子”

  听到林建国的名字,林平的泪有些止不住,拼命的在眼里打转,几次都被他强制住不让他流下来,闻朗仁打量了林平一番,说道“抢劫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现在我们谈谈你父亲的事吧”

  林平的眼睛里有些慌乱,又有一些犹豫,不解的看向闻朗仁问道“我…我爸怎么了?要是因为我妈去医院闹的事的话,我替她向医院道歉”紧攥着的手说明了他此时的紧张,一直观察着林平的林央单手扣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一下一下的敲击在林平的心里,让他不由自主的看向坐在旁边的女孩,接触到女孩视线,林平一愣,她的眼神里写满了解一切,这让林平心虚的扭过头,不再看她。

  闻朗仁摇头说道“不是这件事,根据你爸爸在医院的意外死亡,我们警方做出了最初的判断,你爸可能不是因为普拉洛尔死的,而是被人害死的,或者说…你爸就是因为普拉洛尔死的,但是也不全部因为这个而死的…”

  闻朗仁的话让林平听的迷迷糊糊的,迷茫的看着他,林央无奈的摇摇头简单明了的说道“你爸是被人故意用普拉洛尔药死的”

  这么简单直白的话,林平要是再听不懂就白活这么大了,可是听到这句话,林平慌张的情绪渐渐稳定,眼神里也充满了期待…对,就是期待,抬起头对闻朗仁说道“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们尽快把凶手抓到,为我爸报仇”

  闻朗仁自然也没有略过他的微妙变化,询问道“那你有没有发现你爸在治疗期间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我妈让我查能让哮喘加重的药算不算?这句话被林平埋在心里…那天,张梅让他上网搜一下有没有什么能让哮喘复发的药,后者很是不解,为什么要搜这个,张梅给他的解释是害怕医生给他用错药,她能防就要多防着点,可是后来林建国的死因出来后,林平越想越不对劲,一直都对张梅处于怀心态。

  点点头,闻朗仁对林平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先回去吧,明天我会带人去拜访一下你的母亲”

  点点头,林平起身礼貌的做了一个四十五度的弯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看了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就离去了。

  “这小子挺有礼貌的哈,不过我怎么觉得他有些奇怪呢?”就连神经大条的叶文婧都看出了林平的异常。

  林央点点头“林平恐怕知道些什么,却又出于什么原因让他很难启齿,林建国一案可以从他入手,对吧大叔?”

  闻朗仁看向林央,眼神的灼热掩盖不住,别想歪…只是对林央有惜才之情,笑眯眯的问道“小丫头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医院啊?”算是默认了她的问题。

  林央摇摇头,说道“今天晚上还有课,就不跟大叔去了”

  闻朗仁闻言有些小小的失望,能分析出跟他一样的想法,林央绝对不是池中之物,就在闻朗仁情绪的失望下,林央又来口了“不过要是有什么我能帮到的忙的话,大叔可以跟我打电话的,只要不是去学校亲自找我就行”说完故作头疼的揉揉额头。

  这一动作惹笑了闻朗仁,的确谁都不想在开学不到一个月就被警察当着同学的面被带走两次。

  “好啊,丫头以后要是有空就去大叔家里坐坐,我让你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一听到好吃的,林央啪嗒啪嗒嘴说到“以后我去多了那你可别烦我啊”

  “哈哈哈,放心吧,大叔绝对不会烦你的”闻朗仁哈哈大笑,雄厚的声音在大厅里尤为震耳。

  “那大叔你就忙吧,我要回学校了”摆摆手,林央站起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扭过头对闻朗仁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件事没准是熟人作案,大叔可以多留意林建国身边的人”

  说完又对着还在纠结林平的异常和案子的叶文婧愤恨道“大姐!你把我带过来不负责把我送走吗?”后者正在脑海里理这个案件,被林央冷不丁的一喊,就被打断了,烦躁的回了句“自己走回去!”完了又开始在脑子构图。

  这句话让林央哭笑不得,她又不认识路怎么走回去,这个时候从林央的话中回过神的闻朗仁指着一个小警察说道“陆子豪,你负责把林央送回学校,其他的跟我去医院”

  被点名的陆子豪原本因为要立新案兴奋的脸色,瞬间一垮“问道,为什么?我也想去医院啊队长”

  “这是命令!”说完就带着几个人浩浩荡荡的走了出去,除了叶文婧去停尸间想问题,就剩林央和陆子豪大眼瞪小眼,后者有气无力的说道“算了,把你送走我再去,走吧”

  后者再一次坐着警车出现在学校门口。

  进校门的时候,林央清楚的听到门卫大爷的谈话声…

  “现在的小孩怎么回事,老是进看守所,这都是第二次看到这女孩坐警车了”

  “对啊,也不知道这次犯得什么错”…

  林央深呼一口气,突然转过身对开始拉开车门上车的陆子豪大喊一声“哥!谢谢你送我回来,回去开车小心点!”

  这句话让陆子豪一头雾水,却让那两个门卫都恍然大悟,原来这警察是她哥哥啊,应该是送妹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