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偶遇杨沛白
吟落沁2016-12-16 01:445,065

  “喂!林央!你走慢点,我都跟不上了!”

  大街上,一声超大的声波袭向走在前面的林央,后者捂着耳朵无奈的扭过头,入眼的是一身白色连衣短裙的杨沛白,她为什么会在这?林央也很想知道!

  这个点不是应该在教室里待着吗?鬼知道为什么在大街上就碰到了这个家伙,还死皮赖脸的揪着她不放心,紧跟了一路。

  “你不去上课,跟着我干嘛?”

  杨沛白小跑到她身边,反问道“你不是也没去上课吗?再说了,上课那么无聊,所以…”

  “所以你就偷跑出来了?”林央接着话茬,后者认真点点头“这不是刚出来就遇到你了?你要去哪?带上我啊?”

  林央抓到了重点,眯着眼睛怀疑的问道“学校离这里百了八千里的,你怎么就遇到了我?”

  “呃…”眼泪吧一噎,顿时哑口无言,只能粗略的糊弄过去“哎呀,我这不是走着走着就遇到了你,别说我了,你要去哪?”

  林央也没想那么多,抽出被抱着的手,边走边说“我有事要办,你呢,有两个选择,第一转身别动等出租车,回学校。第二还是转身直走,不要跟着我!”

  乖乖照做的杨沛白站在路边,发现不对劲,倒走到林央面前“喂,我要跟你一起!你要干什么坏事啊?也不带我?”

  深吸一口气,林央耐着性子说道“你现在怎么跟王浅黎一个样?”

  “你就带我去嘛!”杨沛白晃着林央的胳膊,撒娇道。

  后者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杨沛白卖萌的眨眨眼睛,最后无奈,只好妥协道“带你可以,但是你要记住不要给我惹事,也不要跟别人乱说!”反正浩浩的事情她也知道,带上她也无妨。

  杨沛白举起手,立马表忠心“好!我发誓不跟别人乱说!也一定会听林央的话的!”

  “那我们现在去哪?”看到林央点头,杨沛白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

  “找人!”

  杨沛白如愿以偿的变成了林央的尾巴,一路上被王浅黎附身了一样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有几次都让林央有种将她抛街的冲动。

  而让人想不通的是手腕上的玉佩在杨沛白接近后,就一直蠢蠢欲动,看起来里面的浩浩似乎很不安,林央以为他是因为要回家了所以激动,也没有深究,只是粗略的问了一下他家的大概位置。

  浩浩的家居住在坤海市的一个普通居民小区里,林央和一路跟来的杨沛白打车到这个小区,经过门口时,保安正在憨鼾大睡,两人根据浩浩的描述,来到了一单元楼。

  站在楼下,杨沛白掐腰抬头望着十几层的高楼,眯着眼睛问道“他妈都失踪了,来这里又有什么用?又找不到人”

  林央白了她一眼,径直走上楼,也不说话,到了三楼看看周围没有路过的住户,这才在杨沛白惊讶的眼神下从头上取下来一个简单的黑卡,插在锁芯里捯饬了几下,就听到“卡”的一声,随着手腕的翻转,门也应声而开。

  震惊下杨沛白随着她走进去,趴在锁芯周围反复观察,摇头赞叹道“乖乖!你还有这样的本事?这以后毕业你要是干驱鬼这一行,也是饿不死了!”

  这句话虽说是夸人的话,但是听着却是很不舒服,不理会她,林央走到客厅,客厅不大,入眼的是一套灰色的绒毛沙发,上面摆放着一个蓝色的卡通书包,前面是一个透明的玻璃茶几,离它不远的是放在矮桌上的液晶显示器,还有许多相框,林央走近了拿起来一看,都是浩浩和章程琳那些美好的痕迹。

  整个房间里都没有关于浩浩爸爸的足迹,走进卧室一张双人床上面放着一只半人高的小黄人,墙上贴满了色彩丰富的简易画,林央走近床头的抽屉旁,蹲下身子翻着里面的东西,无视那张蓝色的银行卡,林央找到了被夹在上方木板缝里的两个红本本,还有一个备用门钥匙,顺便又顺走了一本笔记。

  “簌簌…”关上抽屉,林央走出去探头看向声音来源,便看到杨沛白毫无一点形象盘腿坐在沙发上,周围散着几包撕开的零食,还有碎渣掉落在绒毛之间,手里捧着一包薯片正在津津有味的嘎嘣脆。

  林央皱眉走近她,把她拉下沙发拍拍上面的碎渣,说道“你什么时候素质这么差了?”指着抽屉说道“放回去!”

  杨沛白不情不愿的撇撇嘴,擦擦嘴上的渣“谁知道这以后还有没有人住,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让我现在吃了,省的放着过期…”

  “你好了吗?偷的什么?”

  …别说的这么…漏骨好吗?

  这个时候,玉石一阵抖动,接着就是浩浩跳了出来,从刚开始的一个小点慢慢变大,长成正常身高,四周环视了一圈,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喜悦,就像是离家许久终于回到家的感觉,在接触到杨沛白的时候,浩浩突然身子一震,变得有些唯唯诺诺。

  林央注意到了他的变化,眼光如炬的射向杨沛白,可是反观后者,长相和穿着都没有异样,但是为什么浩浩一副惊恐的样子?让她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杨沛白对着浩浩粲然一笑,后者一紧张躲到林央身后,拉着她的衣摆,将头深深的埋在里面,林央低头轻问“怎么了?”

  刚想开口的浩浩,在接触到杨沛白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时,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止住了,赶紧紧闭双唇摇摇头。

  看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林央也只好作罢,看了看房间说道“有什么想要带走的东西吗?”

  浩浩直指卧室说道“那只大熊!是我爸爸给我买的”

  “嗯”林央点点头,随即说道“多看几眼吧,反正也带不走。”

  “噗~”正在喝水的杨沛白,呛了个正着“你这也太没心了吧,说这么多又带不走。”

  淡淡的撇了一眼她,低头看着浩浩水汪汪的大眼说道“抱个熊目标太大了,等以后有机会再来取吧”

  听到林央这样说,浩浩懂事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只是视线还恋恋不舍的不肯移开,林央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拉着浩浩走了出去,离开了他的家。

  出来的时候,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回家的邻居,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看着林央出来,好奇的向客厅里望了望,杨沛白出来后淡定的锁上门,这才问道“你们是这家主人的…”

  “亲戚”林央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慌。

  身边的浩浩看到来人后,习惯性的叫出了口“李叔叔!”

  林央飘了他一眼,打量起来这个叫李叔叔的人,带着一个方形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后者点点头“哦,那你们知道小章去哪了吗?已经好几天都没见过她了,发的快递还在我家里呢,什么时候回来了,记得让她过来我家一趟”

  “嗯”淡淡的答了一声,就越过他下个楼梯,杨沛白路过他的时候调笑了一句“你倒是很关心我姐姐啊?”

  说完一步一晃的走了下去,李文成不悦的扶扶眼镜,以前怎么不知道章程琳还有这么一个没有礼貌的妹妹?

  离开小区,林央拿出那本结婚证,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成熟稳重的男人,就像是一个成功人士,就连拍的结婚照从眉眼之中都透露出一种不屑一切,第一眼给林央的感觉就是很虚伪。

  在林央看得仔细的时候,一双细嫩的手就把本子夺了去,杨沛白把本子对着阳光,啧啧道“一看就是一个伪君子,你说这女的这么漂亮,眼界不会这么低吧?是看上他有钱还是有势?”

  的确,能有那种姿态的,一般不是有钱就是有势,一般人那有那种不屑一切的资本,拿过结婚证,林央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上去坐好,等到杨沛白也上来后,报了一个地方。

  “陵园区?去那干嘛?”

  “找人!”漫不经心的回答杨沛白,林央把思绪放到拿出来的那本笔记上。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林央,说道“小姑娘,这陵园区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那里面住的可都是有钱人呐!”

  “您怎么知道?”林央手指摩擦着那本笔记上的字迹,问道。

  “小姑娘是外地人吧?这陵园区坤海的都知道,里面住的可都是市里有钱有势的人,那里面的别墅一栋比一栋漂亮,还有啊,里面什么花园啊,篮球场的应有尽有…”

  说到这个,司机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向两个人解说,就像是他就是在里面住的一样,杨沛白不耐烦提醒道“师傅!看路啊!都快撞上了”

  那司机就像是什么听到一样,手下的转盘不停,嘴里的话也不停,一直叨叨叨个不停。

  “我看你们两个小姑娘家里也不像是那么富裕,去那里干嘛?是去应聘保姆吗?那还行,我有一个亲戚就是在那里面当保姆的,工资虽然多但是人不好伺候,一点小事做不好就会被骂,你们要是到了那里,就要多长个心眼…”

  一路上都是在司机和念叨中度过,林央发现她遇到的司机都是这样唠叨,因为干这行的每天都是在车上度过所以无聊所致吗?这样的话,她真该考虑一下以后熟悉一下公交和走向了。

  就如司机所说,陵园区从远处看就是一道风景线,一栋栋具有西方特色的精致别墅威威俨立,被隐在葱青郁林,整个区域榜山而建,大部分都是以白色为主,也不泛一些攀比炫耀的,在一群特色一样的群体中很是扎眼,司机放两人在区口就驱车离去。

  站在大门口往里望,中间是一条宽阔的水泥路,两边是繁茂葱绿的大榕树,和普通公路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相对较窄,右边大概几步之遥是一条铺满光滑亮白的鹅卵石,每隔一段路都有靠边坐立的长椅,被一片青草包围。

  林央两人站在大门口,站在一边的保安早就发现这两个打车过来的女孩,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看着有些面生…

  “同样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为什么我要挤在那么小的房间里?”杨沛白抬头看向远处露角的别墅,忿忿不满道。

  摇头失笑一声,林央也不接话,抽出口袋里的手走向保安室,后者啧啧着小跑跟过去。

  “陌生人不能进!”保安很是负责的抬手挡住林央的去路。

  后者无奈的抬起头,看着站在站台上比她足足高出胸口的保安,这种仰视让她很不喜欢,但是也没有办法,“我是四号楼滕垣的亲戚,过来找我姐姐章程琳的,前几天她说要找我,但是好几天都没消息,我就寻思着自己过来找找”

  “滕垣…”保安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好像是在想她话里的真实性“你要是没有骗我的话,我就跟滕垣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

  “没有骗你”林央有些无语的回答着。

  保安点点头,显然是相信了林央的话,说了声在这等着,就回到保安室和另一名保安交头接耳了一番,后者怀疑的看向林央杨沛白,手上却还是听话的拨通了滕垣的呼叫号码。

  此时的滕垣正在书房看书,一本有关金融的书籍,正在他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书房门开了。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走了进来,低头说道“先生,小区保安来电话说有一位自称是夫人妹妹的女孩要进来,问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妹妹…他怎么不知道章程琳还有妹妹一事,紧皱眉头说“带我下去”

  随保姆到门口,滕垣接过还有挂断的电话,从里面传来一声“滕先生吗?这里有一个自称是您太太的妹妹,不知道您知道吗?”

  “多大了?长什么样?”

  “大概十六七的样子,长的倒是普通”保安如实回答。

  滕垣仔细的想了想,对于十六七的女孩并无任何记忆,更何况还是章程琳的妹妹?询问道“她有说来干嘛的吗?”

  “她说是您太太前几天让她过来的,但是这几天一直没有消息,就自己过来了”

  “让她进来吧!”滕垣把电话交给保姆,交代道“一会儿有人过来,你去准备些茶水”

  “是”保姆答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去准备东西,身后的滕垣又扬声叫到“对了,给我卧室送一些甜点,要抹茶蛋糕!”

  交代好了之后,滕垣坐在沙发上,拿起桌子上的一盒香烟,抽出一根点燃放到嘴里,靠在沙发上静静等待那个自称是章程琳妹妹的女孩。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保姆也端着一盘茶水放在桌子上,就去开门,林央杨沛站在门口,对保姆礼貌的点了一下头,就直接走了进去,保姆伸手轻拉了一下两人,向地上的一次性鞋盒看了看,示意两人套上鞋套。

  杨沛白像是没懂一样,越过保姆走向滕垣,在离他不远的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一副痞子样,无视滕垣眼里的不悦,对林央挥挥手,后者无奈的走了过去,坐在里滕垣稍近的地方,直视后者的眼睛,说道“您就是姐夫吧,我是来找我姐姐的”

  说完还四周环顾了一圈,煞有其事的问道“我姐姐呢?她不在吗?”

  滕垣按灭手里的香烟,丢在烟灰缸里,探究的看着她,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收回视线,满不在意的回答“不知道,她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回来过了…”

  “小姑娘,你要是想找你姐姐,应该事先问问她现在住的地方,而不是过来这边找她”

  滕垣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声把话茬接了过去,林央看向声音来源,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身着家居服的女人,顶着一头长长的卷发,脸色红润,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林央看到那个女的,一目了然,这明显就是小三情妇的角色吗。

  滕垣见她下来,起身大步跨到她面前,将她的头发往后拨了拨轻声说道“你怎么下来了?”

  那女人柔柔一笑“听李妈说程琳的妹妹来了,我就下来看看”

  “姐夫!她是谁啊!怎么会在你家?我姐姐呢?我姐姐在哪?”

  杨沛白坐在旁边,仰头诧异的看着情绪激动的站起来的林央,后者的小脸上因为气愤憋的通红,一双眼睛几乎喷火。这小丫头还真有趣,这变脸速度堪称绝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