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宫景繁失踪
吟落沁2016-12-16 01:438,900

  根据记忆,林央几人来到了摩天轮下的一个鬼屋里,在浩浩闭眼的前一刻,林央看到的是杂乱的地方,有黑色的毛发和一些胶质人偶,所以她推理应该是在鬼屋存放道具的地方。

  三人站在鬼屋前,里面隐隐传来一些穿风过道的声音,呼嘘呼嘘的,玉锦看了一眼林央,阴阳怪气的说“怕吗?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等着就好,不用进来了”

  林央淡淡的撇了他一眼,不说话径直走进充满诡异色彩的鬼屋,再次惨遭无视的玉锦冲着林央的背后挥挥拳头,也跟随而去。

  宫景繁抬头望望海报上的那些渗人画面,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盯着他一样,可是来回扫视了个遍,都没有发现异常,摇摇头,看来这几天要多多休息了,忙的都变得疑神疑鬼的…宫景繁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这要是让桀凡知道,不知道要吐多少血才够,他忙?他还有脸说忙?死神界这么多事压着他他都没说过一句休息的话,他可倒好,整天在人界吃吃睡睡的,还有脸在这瞎扯。

  三人走进鬼屋,里面的气氛很经典,一直响个不停的鬼叫声,和来回飘着的白影,持续不断的尖叫声,这些都刺激着林央三人的耳膜。

  这三个人算是最引“鬼”瞩目的存在,从进来到现在,表情没有一丝害怕胆怯之意,偶尔还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这些情绪都狠狠的扇了那些扮演者三记耳光,他们难道没有尽职尽责还是怎么?这三个人就不知道给点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吗?

  于是,在自尊心超受打击的情况下,几只“鬼”把他们当成了重点动力对象,穷出不断的恐吓拉开帷幕。

  玉锦在嫌弃的又一次推开一只“鬼”后,对林央抱怨着“还要多久才能找到?你到底知不知道他的下落?”

  林央无视站在两旁拿着残肢道具的“鬼”,心不在焉的四处搜查,说道“慢慢找吧!要不你也可以选择现在立马离开这里,我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一直不出声的宫景繁,这次倒是应承了一句。

  这么明显的排挤,玉锦怎么可能听不出,不过还好理智还在,那身边的“鬼”可就遭殃了,玉锦烦闷之时,一个不开眼的晃悠到他眼前,卖弄着撩人的身姿,深吸一口气,一拳就打到那人的腹部,那只“鬼”哀嚎一声,向后退去。

  这个时候,从不远处匆匆跑来一个中年大叔,对玉锦直摆手怒吼道“不要碰道具不要碰道具!”

  ……这是人还是道具啊?听到这边的动静林央宫景繁都停下四处乱瞄的眼睛,看向他们,林央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走向那个大叔。

  “大叔啊!对不起,他不该打人的!”话音一转,对玉锦厉声道“还不快点道歉!”

  这让玉锦大脑一片空白,这又是演得哪一出?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吼过他,想到这里,就怒气冲冲的看向林央,后者却对大叔说“我替他向您道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那大叔也不好在纠结于此,摆摆手说“好了好了,索性没事,要是有事你们可得赔啊!”

  林央呵呵一笑,然后就直接向大叔打探道“大叔啊,问你件事可以吗?”

  许是林央的礼貌态度,大叔倒没有刚刚那副怒气,说道“小姑娘有什么就问吧!不过我只是这间鬼屋打杂的,负责道具管理,要是很重要的事就别问我了,问了也是白问”

  “负责道具管理就对了,找的就是您!”一听这话,林央顿时乐开了。

  玉锦这个时候才突然脑洞大开,想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缘由,道具管理的…没准就能找到浩浩的尸体,这么一想,刚刚的火气倒是退了不少。

  大叔怪异的问道“找我干嘛?”

  “嘿嘿,我们上次过来玩有东西丢在这里了,不知道会不会被大叔收拾的时候给卷走了”

  “东西落这了?”大叔仰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正在大叔回忆之际,宫景繁抗抗林央,后者顺着他的视线望向不远处泛着蓝光的地方看去,那里,一个干旮的人形靠在幕布上,小孩大小的形体,从远处看就像是一个褐色的人形道具。

  手上的玉蠢蠢欲动,按耐住浩浩,林央向宫景繁点点头,两人齐步走去,走近那人形,才看清楚上面一道一道凹深的痕迹,紧皱在一起的红褐色干皮,眼槽深陷,一双大眼没了生气,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眼前,像两个弹珠一样,身上的挂着一件迷彩套装,还是原来那件。

  大叔走了过来,看两人对这个很是感兴趣便说道“这个是我们老板今天新送过来的,第一次摆出来!看着跟干尸一模一样吧”

  林央心里有些莫名的难受,紧握玉佩,冰凉的感觉在手心里流窜,抬头看向大叔说道“你们老板在吗?”

  才三天的时间,浩浩的尸体怎么可能会变成干尸,直觉告诉林央,这里面一定有猫腻,而且就在老板身上,再说要想将浩浩带走,也必须通过老板,所以,林央决定先见见这家鬼屋的老板。

  听到林央提起老板,大叔怪异的看着她,支支吾吾道“你这小丫头找我们老板干嘛?现在这个时候,谁知道我们老板在哪呢?”

  “能把他手机号给我吗?”林央小心的试探道。

  “这个…”大叔为难的低头想了一会儿,虽然不知道林央要干嘛,但是他们老板又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给了她又有何妨。

  于是拿出手机照实交代了。

  谢过大叔后,林央三人离开鬼屋,拨通电话,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这让林央感觉很不好,女人的娇斥和个别人的疯言乱语,干脆丢给宫景繁,后者模模糊糊的得到了那位魏老板的现在位置。

  半个小时后,三人出现在坤海一家较大的酒吧里,林央抬头看着上面金灿灿的几个大字,领着两人便迈了进去,颇有一番大将风范,就像是为自家兄弟讨公道一样。

  里面灯红酒绿热火朝天,激昂的音乐环绕在三人耳边,都不是什么性格火热的角色,面对这些聒噪的声音都深深皱起了眉头。

  “喂!赶紧找到他走吧,这里好吵啊!”玉锦捂着耳朵大声说道,宫景繁赞同的点点头。

  林央很是无语,她又不知道老板长什么样,根据大叔的描述,老板是一个秃顶,体型嘛正常标准的身高,其余的不用多说,就单单是秃顶,林央就看见了三个,一个一个的询问…她不想。

  三个人各功一个,玉锦宫景繁无果后,两人将注意力投到林央身边,那里,几个人聚到一块儿,有男有女都是三十左右,林央站在几人前面,闻着刺鼻的酒精,几个人都被眼前的女孩吸引,一身运动服显然与这里不搭,林央伸手指向那个被酒精麻痹,昏昏欲睡的秃顶男人,问道“你是魏老板呢吗?”

  那男人抬头迷惘的望了他一眼,随后又伏到桌子上满桌子的扫荡“再…再来一局!”

  “人家小姑娘问你是不是魏老板唉!”身边的一个女人面部潮红,倚在他的身边说道。

  “嘘…来,再上一个,你已经到火星了,让她…呃…让她排队去…”

  林央皱眉直盯着他,看着他疯言乱语,她现在很是急迫的想要将浩浩带回去,不过她没有抢劫的习惯,但是身后的玉锦就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主了,假模假式的撸下袖子,大摇大摆的走到林央面前。

  抬是胳膊就想照魏老板的头上呼去,林央看出了他的用意,心里暗道不好,这要是打上去,那就不用谈了,抬手拦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扭头对宫景繁说道“我们先出去,等到他酒醒再堵他。”

  点点头,宫景繁离开酒吧准备找落脚地。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这家伙要清醒不得等到明天,你要在这蹲点吗?”玉锦被林央拉住胳膊,用力甩开后,一脸的不满。

  林央拿余光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想等就走啊?没人拦着你”

  “你…”玉锦拿食指指着她,冷哼一声,心里倒是有些憋屈,自己死皮白脸的跟了他们半天,赔了时间还折钱,还这么费时费力的帮他们找人,最后却落的这样一个下场。

          越说越憋屈,索性随着林央的话,转身气鼓鼓的大步离去。

          林央在背后满意的拍拍口袋“收获不错!慢走不送啊”

  说着冲玉锦挥挥手。

  离开酒吧,林央和宫景繁在附近找了一个环境比较好的旅社,而且方位观察酒吧出入也比较合适。

          各开一个房间,林央正准备进去,就被住在隔壁的宫景繁叫住“喂!林央!”

          “嗯?”

          “小心晚上有色狼哦…”

          宫景繁笑的一脸奸诈,林央翻了一个白眼,无奈的摊开双手道“小心的是你吧?赵大少爷这一身细皮嫩肉的,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啊!”

           一听这话,宫景繁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露出一副惊恐的样子,顺水推舟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害怕了,不如…”

          “打住打住!把你肚子里的那些坏水都给我倒干净了再说!”

          “嘿嘿,谁让你吓唬我呢?好了,不开玩笑了,我要进去睡觉了!晚安喽”打了一个哈欠,宫景繁对林央摆摆手。

          看着前者离去,林央摸摸后脖颈,背后一阵发凉,很奇怪的感觉,攥紧手里的玉佩,林央莫名其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两人都离开后,肉眼看不见的地方,突然出现一阵黑乎乎的影子,紧接着就消失在312房门前,紧紧关闭的房门却没有一丝痕迹…

          回到房间的林央,并没有着急睡觉,而是坐在桌子旁楞楞的看着玉佩,一阵白光闪过,浩浩就站在林央身后,伸开双手圈住林央,奶声奶气的说到“姐姐,今天的浩浩看起来好吓人,浩浩为什么会变成哪样?”

          轻叹一声,林央将他拉到面前,抱到腿上坐下,点了一下他的鼻头,说道“是啊,浩浩这么吓人,是不是应该会到该回的地方,免得吓到别的姐姐,嗯?”

          “哼!姐姐又赶浩浩走!我就不!”

          无奈的摇摇头,林央问道“你爸爸呢?”

          “爸爸…”听到提起爸爸,浩浩有些失落的低下头,沉默不语,感觉到他的异常,林央打心里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而且对于章程琳的失踪有着密切的关系。

          “我有好久都没有见到爸爸了,爸爸不喜欢浩浩,每次见到浩浩都离浩浩很远,而且…”浩浩轻咬嘴巴,一副委屈的样子。

          “而且什么?嗯?”

          “而且浩浩有一次还看见他跟一个阿姨在床上打架!都光着屁股没穿衣服!”

          ………

          林央头顶飞过几只乌鸦,她大概能理解也想象到浩浩说的画面了,干咳了几声继续问道“那你爸爸跟妈妈和关系好吗?”

          “嗯”浩浩仰起头,想了想摇摇头“爸爸不喜欢妈妈,他们经常吵架的”

          点点头,林央大概知道了应该把苗头指向谁,拍一下浩浩的后脑勺,说道“姐姐要睡觉了,你也该回去了吧!”

          “浩浩要跟姐姐睡”

          林央一脸黑线,皱着眉说道“小子,要么回你该呆的地方,要么…”

          浩浩睁大眼睛等待林央的下话,只看林央冷冷一笑,继续说道“要么就去跟赵亚轩一起睡”

          脑补了一下赵亚轩和跟他在一起的那种怪异感,浩浩小小的身体莫名的打了一个哆嗦,连连摆手“姐姐姐姐不用了,我回去就是了,我回去。”

          满意的看着浩浩不情不愿的一点点消失,林央挪到床边,坐在床上,抬着头看着挂在天花板角落的灯管,这个季节的蚊子很多,灯晕周围飞着几只小虫,落在灯饰上面,形成几个小黑点,随着几只小虫的起飞停落,林央的思绪也跳跃起来。

          她总觉得今天晚上有些奇怪不对劲,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哪点不对劲她又说不出来,右眼皮一直噔噔的直跳,这让她不得不拿手压制,入眼的是戴在手腕上的红色珠子,在灯光下妖艳至极,红的欲滴血色,林央这才想起这个小老头交给自己的宝贝。

          拿在手里左看右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心想:这小老头不会是忽悠我的吧?这一颗小珠子也没那么特别啊?还要等七天…算了…他也没必要骗我,不就是七天吗?戴在手上也不碍事,我倒要看看七天过后,有什么变化。

          不想那么多,林央收好玉佩就倒头大睡。

          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似乎是最平常不过的一个夜晚,然而这个夜晚却让林央陷入噩梦。

          大概在两点左右,天还未亮,平躺下来的林央坐在床上,瞳孔猛缩,眼神间毫无间距,脑门上的冷汗直流,凌乱的头发垂直落下,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一般,静谧包裹着整间房间,过了好一段时间,林央眼睛里才有间距,闭上眼睛缓过魂,摸索着打开灯,林央起身倒了一杯热水,捧在手里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

          她做梦了,梦里,她手里握着一把匕首,她清晰的知道那是邈康亲手交给她的那把赤斩,她没了命般的一路狂奔,身后追随而上的一群奇形怪状的妖魔,离她不远,仿佛就是一步之遥,但是却都迟迟没有追上她。

          梦境里紫雾缠绕,脚下还时不时的出现几根藤蔓,磕磕绊绊的她不知道身上有多少伤口,流了多少血,身上的那些痛感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她只知道要一直跑,一直跑,没有间隙…

          梦醒的时候,也是她倒下的时候,闭眼的那一刻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一身的黑衣黑袍,就像是古代人一样,飘散下来的墨发从她脸庞划过,她还来不及看到对方的模样,眼皮就沉重的垂下了…

          揉揉太阳穴,林央捧着杯子一饮而尽,任由那股热水流下,喉咙一紧,被灼伤的感觉从身上袭来,林央却是不知道一样,面无表情,仿佛只有这样清清楚楚的感觉,才能把她从梦境里拉出。

          等到天空中第一道暖阳透过窗户落到她的脸上,林央的思绪才完全回拢,起身下床准备洗漱。

          站在宫景繁门口,耳朵紧贴在门上,轻扣几下,清脆的声音传出,可是里面却没有一点动静,以为是宫景繁没有醒的林央,有用力了几分,还是没有动静。

          疑惑的拿出手机拨了号码,里面传来一阵忙音,这让林央心里有些坠云雾中,想都不想和就用力踹去,时间还早,Duang!Duang的声音徘徊在楼道里,顾不得什么素质文明,林央就这么实施这暴力。

          “哎呦喂!姑娘啊!我这小旅社跟你有什么仇啊?要这么糟蹋我这门板?”刻意扮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扭过头,林央就看到旅社老板娘扭着一肚子的赘肉走了过来,头发蓬松,明显是刚起来。

          被人这么一说,林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歉“对不起啊姐姐,我这实在是有些着急了!”

          这声姐姐叫的老板娘心里乐不可支的,摆摆手说“行了行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别整得这么暴力,我在楼下都听到你这动静了!”

          “呵呵…那个,姐姐啊,你能帮我把这个房间的门给开开吗?”

          老板娘看了一眼门牌号,问道“这是昨晚那小伙子的房间吧?怎么不让他给你开开啊?”

          这么一个大帅哥出现,老板娘怎么可能没有记忆。

          林央面露苦色,解释道“姐姐,我拍了那么长时间和门了,都不见他回应,打电话也没人接,我害怕出什么事了。”

          “在我这又能出什么事?让开让开,我给你开开!”

          林央感激的笑笑,要不是老板娘的出现,她现在恐怕已经将门踹开了,看着门被打开,林央一句话不说就大步流星的迈了进去,走到床边,拉开被子一看…果然,没有一个人影。

          那老板娘一看,也是疑惑不已“咦?这人呢?人怎么不在了?”

          不理会她,林央拿起宫景繁遗留下来的手机,反复观看,前思后想,这个时候再联系昨天她感觉到的异常,直觉告诉她,与他的失踪有密切的关系。

          看了一眼老板娘,林央想想还是将她支走了的好,笑眯眯的说道“姐姐,我知道他在哪了?我能在这等他吗?我再付一天的房费好吧?”

           老板娘也没多想,有钱不挣是傻子,回嗔作应“行,小姑娘慢慢等,我这楼下还有事情,就不在你这呆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啊!”

           目送老板娘的离开,林央锁上门,房间里的东西一目了然,走近木床,仔细的观察着,想要找到一丝或者一毫痕。

           观察无果后,林央坐在床上审时度势,心里一阵烦躁,按理说宫景繁的实力在死神界里虽然算不上强的,但是这不至于不留下一丝痕迹的被人掳走,难不成是对方力量太强大?让他毫无反驳之力?

          摇摇头,林央挥走脑海里这种不详的猜测,拿起宫景繁的手机,上面也没有任何的留言,轻叹一声瘫坐在床上,她现在心里很乱,宫景繁她也不知道在哪,又不知道去哪找。

          想到自己不能这么干等,林央决定先去把浩浩的事情解决了,宫景繁那里还有死神界罩着呢,自己在这干着急也没用,心下决定先去找魏老板再说…

          酒吧门口,昨天晚上的那一干人等,一晚上的折腾让几个人都颓废不已,一个个的都少气无力的互相搀扶。

          “哦哇~”魏老板扶着墙壁呕吐,林央抱胸站在远处,等着他吐干净了,这才慢吞吞的走过去,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魏老板昨天喝的可不少啊?”

          擦干净了,魏老板抬头看了一眼林央,起身离她远了点,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呵呵”林央笑笑,卖着关子也不回答,反而问道“我是谁不重要,我是来跟魏老板谈生意的,不知道魏老板有没有时间?”

          “哪来的小丫头片子?谈…谈生意啊?回…回家”

          林央歪头看向插嘴的那个那个男人,瘦瘦小小的,长着一脸猴嘴样,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说三道四的狗腿子。

          “这谈生意魏老板说了算,对吧魏老板?”

          这一声魏老板叫的,让后者莫名的一个激灵,开口问道“丫头?你有什么生意要找我谈啊?”

          “我们去那里喝杯水,慢慢说行不?”林央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茶餐厅,回答道。

          魏老板裹足不前,看了一眼林央确认道“你真的有生意找我?”

          不怪魏老板疑心重,眼前这个着实让人很难轻易相信,一个小姑娘十六七的年纪,大早上的在酒吧门口拦住你,看这架势是等候多时了,找你谈生意,任谁都会有疑心的。

           “魏老板是个生意人,与你有利事,我猜魏老板一定不会拒绝,我想跟你谈谈,你不会连这个时间都不给我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吧?”林央背着手,直盯魏老板的眼睛。

          后者举棋不定,看看时间,他倒是对眼前这个小姑娘一口一个的生意感兴趣,答应了下来,其余的几人看着也没热闹,就纷纷找借口驱车离开。

          两人在茶餐厅相对而坐,林央直射主题“我想从魏老板的鬼屋里买一个道具,不知道魏老板卖不卖?”

           “就为这事?”魏老板紧皱眉头,一副不满的样子,大早上的拦住他就为这个?

           “当然不是,我还想好好了解一下,魏老板…你是怎样将一个尸体…风化为干尸的…”说完这句话,林央明显感觉魏老板的情绪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眼神躲闪到“你…你说什么?什么尸体干尸的?大早上的,会不会说话?”

          林央轻勾嘴角,一丝嘲讽让魏老板看在眼里,心里一紧。

          “那还是一个孩子,你这样做?就不怕遭报复吗?”

          “啪!”魏老板拍桌而立,指着林央的鼻子吼道“别在这血口喷人!看你年纪轻轻的,说话都不会!你这样我完全可以告你污蔑!” 

          林央扫了一眼望向这边的视线,黑瞳直逼魏老板的双眼,后者莫名的脑门冒汗,就这样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儿,林央靠在椅背上,提醒着“魏老板这么大反应干嘛?没做就没做,咱们的生意还是要做的”

          深吸一口气,魏老板拉开椅子摆摆手“不做了不做了!大早上的遇到你还真是晦气!”

          林央看着行色慌张的魏老板,扬声道“这鬼屋管好你,别进去些不该进去的…我们的生意…还会在做的…”最后十个字像是给魏老板说的,又好像是给自己说的。

          喝完茶水,又把对面的茶水消灭,林央这才召来服务员结账,心里几百的不舒服,又搭上几十,这让她心情如何会好?

          怀揣着心里的不快,林央离开了餐厅,现在这个点去学校也来不及了,想了想林央觉得宫景繁的事情她做了不了什么,不过浩浩的事情她倒是可以做些什么,这样想着,林央心下决定,先去调查章程琳的事…

          上午九点左右,东道场墓园。一片萧条,被一阵诡异的气氛环绕。

          那间小木屋内,灯光通明,一只骷髅头在半空中飘来飘去,对着坐在凳子上的小老头一顿乱叫“老头啊老头!这邈康不是说昨天就回来吗?这都日上三竿了,也不见一个人影!你说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老头轻哼一声,相对大白的胡闹他倒是毫不在意的。

          “邈康的本事就不容我多说了,你这么急不就是想着离开吗?”

          被踩到尾巴,大白顿时大吼大叫了起来,声音更加尖锐“死老头你说这句话,可是要凭良心讲!小爷我什么时候想过离开了?不要在这血口喷人!”

          “是是是!是我血口喷人,总之邈康的事情不用咱俩操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说完这个,老头径直走到一面墙壁,抬手一挥就露出一个大空缺,紧接着在消失之后,那面墙壁又恢复了原样。

          大白躺着老头消失,顿时不乐意了,一阵红光飞到那面墙壁。

          “喂!老头你出来!跟小爷说话!邈康都不在了你又不理小爷!这是要闷死小爷我吗?喂!死老头你给小爷出来!出来啊!”

          “大白你若是再如此胡闹,我就替邈康给你洗洗澡!”

          一听这个,大白像是蔫了的萝卜一样,没人刚刚和盛气凌人,一上一下的在半空中跳跃着,突然灵光一动,喈喈的笑出声了来,红光闪过消失在灯光之下…

          大白走后,一个身着黑袍的人影凭空出现,双脚离地一尺,黑袍晃动着,紧接着就是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若你想去,便要一步不离!”

          回到自己暗格的老头,一颤一颤的走到床边坐下,摇头叹息“稀奇稀奇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