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是鬼为
吟落沁2016-12-16 01:435,221

  “喂!你走慢点不行啊”酷洛公园里,林央迈着小碎步与宫景繁距离甚远,后者转身迈着大长腿走过去拉她,模仿她的语气说“你走快点不行啊!”

  瞪了他一眼,林央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别人跟你一样都是大长腿啊,走一步都顶我两步了”

  这句话还不算坏,宫景繁淡淡一笑,手插口袋站在原地不动,林央扭头说道“走啊!愣着干嘛?让你走慢点又不是不让你走”

  “我腿长,在这等一会儿,你先走随后我追你!”

  林央磨磨牙,这是在炫耀吗?冷哼一声,丢下他一个人,转身大步离开。

  没走几步,就被迎面的一个男生撞到,向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抬头望了那男的一眼,很秀气的一个男生,个子不高,撞到人就这么一句话也没有的直直离开,这让林央不由多看了他几眼,真是不懂礼貌的家伙。

  这个时候男孩突然停下,视线紧紧锁定林央手里的玉佩,抬头看了一眼林央说道“小姐你身上的阴气很重啊?”

  这话让林央蹙眉摊开玉佩看了看,觉得有趣至极,抱胸问道“此话怎讲?”

  轻笑一声,男孩故作潇洒的甩下刘海,自我介绍道“我叫玉锦,我们可以到一边谈谈吗?”

  “没兴趣”淡淡的回了一句,林央扭头就准备离去。

  玉锦向前一步跨到她的对面,伸出手摊开里面的东西,说道“看在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们就聊一下吧,说不定会很投缘的!”

  林央低头看了一眼,摸摸口袋,眼睛玩味眯了起来,拿回不知何时被玉锦拿去的那一卷钱“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就是对你手里的那块玉佩比较感兴趣,你要去哪?我能跟着你吗?”

  这个时候,宫景繁从后面跟来,走到林央身边用余光撇了一眼玉锦,问道“怎么了?”

  “有一个小偷!”简单直白的话,林央淡淡的说道。

  玉锦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扬声道“喂!我只是看看你的钱是不是假的,这不是还给你了吗?你见过谁偷东西还有还的?”

  “这不是见过了?”

  对于林央的话,玉锦深感无力,无奈的摊摊手,索性直接承认了“好吧,我就承认我是小偷,这样行了吧?可以给我看看你的玉佩吗?”看这架势,玉锦聪明的没有再提林央要去哪的事。

  林央在手里掂了掂玉佩,挑眉看向他“你这么执着这个玉佩干嘛?万一起了歹心,要抢劫我,我怎么办?”

  闻言,玉锦嗤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讽林央想的有些多,意有所指的说道“你身边的那个难道只是一个花瓶?”

  这话让宫景繁脸色变成了黑煤,他只是安安静静在做一个旁观者好吧?干嘛把他扯进来,从林央手里粗鲁的夺过玉佩,扔给玉锦,后者高兴的接过,没有急着观看,反而指着旁边的一个餐饮店,说道“去里面坐坐吧?”

  宫景繁看向林央,后者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叫玉锦的男生到底要耍什么花样,饶有兴趣的点点头,于是,三人就出现在了餐饮店,这三人组里,两个都是一等一的帅哥,一个成熟大男孩,一个有待发育的小正太,呃…当然忽视旁边有这么一个不应景的存在的话,绝对是一个极佳的组合…

  “要喝点什么?”坐在对面,玉锦就像是招待客人一样询问道。

  林央单手支着桌子,眼睛扫向周围看帅哥的花痴们,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一杯汽水!”以后尽量跟这种男的少出现在一个画面里,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的人真让她无感。

  “一样”

  “服务员,三杯汽水!”

  言归正传,玉锦拿着玉佩在手里观摩着,眼前突然伸出一只手,阻挡着她的视线,抬头看一眼始俑者,林央一副奸商的表情说道“看一眼十元,六眼五十,虽然看你挺不顺眼的,但是给你个优惠套餐,二百随便看,随便摸,要是想知道里面的情况再加二百!”

  此话一落,宫景繁就扭头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是有多缺钱啊?听到他内心的咆哮,林央很主动的回答道“是的,我很缺钱!”

  在宫景繁还没发飙之前,友好的看向玉锦,后者磨磨牙,一双椭圆形的杏仁眼几乎喷火,太贱了,无奈心里的好奇心作祟,将口袋翻了个面说道“我只有三十八,你看着办吧!”

  “没关系,微信转账也不错啊”林央掏出手机放在桌子上,宫景繁瞪大眼睛,这样也可以?

  玉锦认命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心里默默碎念着林央的贪婪和奸诈,后悔干嘛要在手机上按什么支付宝。

  一声清脆的提示音响起,林央满意的看向手机上的数字,冲玉锦灿烂一笑,伸出左手“合作愉快!”

  不情不愿的轻轻握住那双消瘦的手,扬扬玉佩问道“现在我可以看了吧?”

  林央双手相握,点点头,思绪并不在玉锦身上,反而纠结刚刚的匆匆一握,眼前的男生长得雄雌难分,若是穿上女儿家的衣服再留一头长发,一定让人认不出他的性别,而且他的身形也相对于同龄人来说,的确有些发育不良,这让她心里有些怀疑,眼前的小正太真的是一个男生吗?

  正在林央想事情的时候,旁边的宫景繁拍拍她的大腿,疑惑的扭头看向他,后者问道“你那么缺钱吗?”

  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林央大方的承认了,宫景繁一乐,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姿势,说道“那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助理?给你发工资。”

  林央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捏着下巴故作老态思量了一下“一个月多少钱?”

  “三千!”宫景繁对于钱没有什么概念,反正桀凡给他支配多少他就用多少,除了住房和零用,每次都能余下一份不小的财富,那些卡放在家里都要发霉了,林央现在还是一个学生,想来也用不了多少钱,最保守的工薪分量更好。

  林央伸出手两人击掌相定。

  “成交!”反正还是要跟着他混的,倒不如挂个助理的头衔,还有工资发着,何乐而不为呢?

  当这边确立了员工与上司的关系后,玉锦那边也停止了观察,将玉佩还给她,好奇的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养这玩意儿?”

  被传来传去的浩浩,受着玉锦晃来晃去的摧残,心里本就很是委屈,现在又被对方说成玩意儿!心里的怒火就被挑了起来,用只有三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大喊道“我有名字!不叫玩意儿!”

  但是纵然火气再大,稚嫩的声音在三人听来就像是得不到糖果的委屈声一样,林央轻轻抚着玉佩,安抚里面那只暴躁的小灵魂,伸出手指对玉锦伸出两根手指。

  后者大脑内部不可稽诧的运作着,一幅幅将林央万箭穿心抽筋扒皮的画面闪过,经过无数次幻想后,无奈的认命的重新拿出手机…

  “捉鬼的…”

  宫景繁噗嗤一笑,捧着杯子咳嗽了起来,捉鬼的?亏她能想出来,我还能捉妖呢!

  玉锦眼角一挑,看向宫景繁,那些寻常人可能发觉不了,宫景繁的身上无形中散发出一阵黑气,那不是什么邪恶的力量,而是万魂千鬼都忌讳的,在心里玉锦也算是接受林央的介绍。

  转移视线看向林央,后者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那一副处事不惊的态度,值得让人深究,其余别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一样,按理说我也是捉鬼的,兼职捉妖”玉锦一副严肃的样子点点头。

  林央宫景繁两人对视一眼,前者拿起自己的杯子,一口饮尽,起身拉起宫景繁就要离开,现在钱也到手了,两者都各达目的,还有什么好聊的?我管你是捉鬼的还是捉妖的!

  玉锦起身拦下,两只胳膊阻挡着两人的去路,说道“你们去哪?是因为那只小鬼吗?我也要去!”

  林央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接着又伸出两根指头,宫景繁无奈的扶额轻叹,你这是有多缺钱啊?要多少?给哥说,哥给你!

  “为什么又是二百!”

  事不过三,接二连三的被林央敲诈,玉锦的心已经疼的揪成一团了,咬牙看着向自己伸来的两根手指问道。

  林央抬起下巴,将手机放到桌子上,边走边说“我是根据人而收费的!你…二百就够了,要是嫌少的话,二百五也行,我也能接受!”

  二百…二百五…玉锦站在座位上,默默思量着这句话的意思,等想过来的时候,冲着店门就是一声怒吼“丑女人你说谁二!谁是二百五!”

  门口哪里还有两人的身影,店里的人都纷纷望向这边,这个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扯出一个笑容说道“先生!一共十十二!”

  又是二…

  付完钱的玉锦,满腔怒火的走出餐饮店,到处都是人头,让他找两个人谈何容易,不过想想白白扔出去的那八百块钱,只能硬着头皮到处打听,皇天不负有心人,其实也全部归功于,林央和宫景繁这对惹人注目的搭伴,在问了几个人后,玉锦也随着两人的后步到了摩天轮下…

  林央决定从摩天轮下手,按照浩浩的记忆海,那个女人出现在章程琳所在的格子里的时候,周围的那些乘客都不见了,而且摩天轮也停止了运转,因为害怕而全程都只关注妈妈的浩浩,没有任何目击其他人消失的线索,这让林央着实有些头疼。

  宫景繁走到售票处,问道“请问,三天前这里有没有发生过断电或者是电路故障?”

  身后排队的人,都一脸不悦的探头向这个插队的人看去,宫景繁恬不知耻的选择了无视,售票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对于他的问题,售票员立马就给出了回答“有过啊!那天晚上我正卖着票呢,就突然断电了,然后我们领导就赶紧联系人,上去对顾客进行营救,都救出来了呢!”

  都救出来了?这显然不切实际,要是没有漏网之鱼,章程琳和浩浩又该怎么解释?

  “你再好好回忆一下!救援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异常,比如…呃…比如说是什么东西掉下来了,或者是有人没被救出来?”

  宫景繁也有些词穷,不知道怎么表达,林央走了过来替他问道“你对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小孩有没有形象?”

  说到这里,售票员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说道“是有一对母子,不过救下来的人里好像没有见过他们…”

  毕竟售票员当时还想跟章程琳道歉来着,经林央这么一提,也就想起来了。

  点点头,林央转身拉着宫景繁走到后面排队,那些人看到林央的行动,心里倒也好受些了,宫景繁不明白林央的用意问道“我们要坐这个吗?”

  “嗯,从浩浩的记忆里,我已经知道是哪个摩格了,我们现在就从那里入手!”林央的目光锁向正在运行的一个摩格,粉色的,上面印着一朵淡粉的大熊。

  了然的点点头,这个时候,玉锦从后边凑了过来,向林央问到“你们是要查什么事吗?需要我帮忙吗?”

  …

  没人理会,遭受无视的玉锦只能看向宫景繁,因为身高差距,他必须抬头问道“喂!需要我帮忙吗?”

  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宫景繁抱胸扭头看向别处,赤裸裸的无视啊!玉锦心里有不痛快,却有没出发泄,只能厚着脸皮跟随两人一起进摩格,作为代价,三人的票都是玉锦掏的钞票。

  为什么这么执着?不跟去不就完了?没办法,这人的好奇心一升起,想要平复它可就不容易了,玉锦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前有豺狼后有退路,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前者,既然事情已经了解了一点,那往后的经过和结局他是必然要看的,即便是被一个老地主压榨索取…

  三个人里,除了玉锦其余两人都是蹲在狭小的角落里左右观察,细微到不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玉锦兴趣缺缺的坐在长椅上,拍打着挂在顶上的小彩灯,无聊至极,问道“我要下去,可以退款不?”

  “概不退款!”林央看他都不看他一眼。

  玉锦跳起来,指着林央大骂到“奸商啊奸商!见过贪财的没见过你这么贪财的!”

  听到这句话,林央才半蹲在底上,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自己的活,站着仰头巡查周围的宫景繁,惊疑的咦了一声,成功吸引两个人的注意力,两人上前围着他,后者指着顶上的边沿说道“摩天轮摩格上面不会用胶吧?这个是干嘛用的?”

  被宫景繁指着的地方,隐隐能够看出有一层胶水粘结的痕迹,虽然不明显但是还是被细心的宫景繁发现了。

  林央踮起脚尖,探着脖子就是看不到,无奈宫景繁伏下身子,拍拍肩膀示意林央踩上去,后者有些囧态,自己的身高也不算矮了,可是在这里显然是不够看的。

  踩在宫景繁结实的肩膀上,林央仔细观察着那道痕迹,很淡上面的胶水已经凝固,上面还粘着一些可疑的透明胶版,林央弯腰跳下去,拍拍手分析道“看来这里应该是粘合了什么可以阻挡人视线的东西”

  这只能这么解释了,毕竟外面的人关注里面的情况,里面的又不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也不排除是不是有鬼”宫景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的确这件事太过诡异,而且那女人的出场方式也容易让人想歪。

  林央轻笑一声,摇摇头“鬼?你见过砍别人家电线的鬼吗?还有…”

  林央指着上方,那道粘结处说道“这上面的不是透明胶板,露向我们的是淡蓝色的,你们仔细看可以看出它残余的地方有些立体感,而这中颜色在晚上看起来与星空无异,更何况又是在摩天轮这个唯美到让人神经大条的地方”

  “这么说,那从外面看到的画面也不一样了?”宫景繁恍然大悟。

  林央点点头,玉锦听的一头雾水的,求救的看向宫景繁,后者解释道“如果这个胶板真的是两面的话,那这两面一定是不一样的画面,从里面看摩天轮是静止的,那些画面也是静止的,这个时候刚好可以给人机会,设置一个平面图阻挡里面人的视线,从外面也是如此,那些救援的人看到的,也是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平面,而里面被遮挡的严严实实,没人知道它发生了什么!”

  赞赏的冲宫景繁竖起一个大拇指,摩天轮也恰巧停止,三人出了摩天轮,玉锦还是没听明白,只知道宫景繁叨叨的说了半天,问道“那接下来去哪?”

  林央紧握着手里的玉佩,意味深长的说道“先去找浩浩吧,都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