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此强盗并非抢劫
吟落沁2016-12-16 01:444,815

  话说,这王浅黎杨沛白杜天好不容易说动门卫,开了一次后门,来到东南分局后,看着面前三人的鬼模样,都丝毫不带一点同情心的大笑出来,让三人本就挂彩的脸,更是黑红交加。

  三人中就属班长最惨,嘴角红肿一片,眼角也是,最显眼的要属脖子上的那两道道红印,不知道被谁给挠伤了,哀怨的看着面前不顾形象的三人,朱祥铭捂着疼痛的脸颊轻声道“有什么好笑的!都别笑了”

  “你们搞笑啊!”三人异口同声道,随即笑声更大了,徘徊在警察局的各个角落。

  闻朗仁看着眼前这群青春靓丽的孩子们,恍惚间仿佛见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叹了口气,里面包含了太多沧桑,这个时候,一个两个警察压着四个人走了进来。

  这四个人化成灰朱祥铭都认识,怒气冲冲的指着走在前面的人道“就是他,他是老大,抢了钱还踹了我好几脚!”心有余悸的摸摸屁股。

  闻朗仁看向那几个孩子,心里一阵无奈,这几个眼熟的“抢劫犯”算是警局的常客了。

  “又是你们几个小子!呵呵…这次还跑不跑了?”闻朗仁看到几人,走过去伸手拍拍其中一个人的脸颊,颇为满意的说道。

  那男的长得很是秀气,留着一头削短的碎发,唇红齿白的,皮肤细腻,一双杏仁眼灵动的很,黑色的大码体恤包裹着瘦小的身子,冲着嘴边的大手张嘴就咬,后者迅速抽回手“还来!还没改啊!”

  “这次要不是我一时大意!你以为你手下的这些废物能抓到我!”不服气的大喊出声,他的声音给人一种故意掩盖的感觉,不分雌雄,高抬下巴讥讽道。

  身后的一个小警察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表示对刚刚的话很不满意!

  “说谁呢?啊?说谁废物呢?这都是第几次了,还不知悔改!”那小警察显然认识这个小男生。

  后者呲牙咧嘴的,乱踢双腿,闻朗仁头痛的扶额,抬手压了压“好了好了别吵了,玉锦!抢人家多少钱都原数还给他,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

  “要我还也行,先放了我的兄弟们”说完挑衅看着押着自己的警察,闻朗仁摆摆手,后者不情不愿的松开手,忽然只感觉眼前一阵疾风掠过,紧接着就是一个白嫩的拳头在眼前放大,瞪大眼睛,以为自己这一拳必挨无疑,谁知道半路一双大手迅速握了过去,包住那双拳头。

  “这里是警局,你要是再敢胡闹,我就给你安一个袭警的罪!”闻朗仁严声厉词道,用力甩了紧握的拳头。

  这个情况让杨沛白和杜天还有那一群学生都疑惑不已,除了王浅黎双手捂着脸颊,满脸冒泡道“哇塞!太帅了,就喜欢这种霸气的男生”

  这次让杜天心里不舒服了,嘟囔道“那么瘦,哪里霸气了?”

  杨沛白虽然对帅哥没有免疫力,但是阅过无数美男的她,总觉得眼前这个长得粉嫩帅气的小正太哪里有点不太一样,又说不上来,总之让她觉得很是怪异。

  被称为玉锦的秀气男生,高仰起头,反驳道“你别给我按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我这是自卫!自卫懂不,你的手下弄疼我了,我就得反击!”

  说完,痞痞的走到朱祥铭面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钱包“给你,动作怎么那么快,比我都先到警局!这次算我的错,对不起喽!”

  “啊?”朱祥铭有些搞不清状况,茫然的看着他,后者耸耸肩“我只想给他们警察局这些饭桶找点事做,谁让你们好死不死的碰到了我”

  听到这句话,大厅里还未回家的警察都激动向前走一步,挺胸抬头气势汹汹道“你说谁是饭桶?”

  闻朗仁无奈的顺顺气,对玉锦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啊,上次我没把握好时机让你赢了去,这次我不会再大意了”双手覆背,玉锦十六七的年龄却装出一副年老长者的姿态。

  “现在离下班还有十几分钟,等下班了再说!”

  “唉,别等下班啊,现在就开打呗!”没人注意的角落,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叶文婧坐在高椅上,高翘腿磕着瓜子,好不享受。

  闻朗仁一愣,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在刚刚啊,我路过的,嘿嘿!”叶文婧晃动着大腿,嘿嘿一笑,白花花的皮肤暴露在人们视线下。

  闻朗仁走到杜天等人面前,对着受伤的朱祥铭道“你们先回去吧,这四人我们会处理的”

  听到这句话,王浅黎的视线才从玉锦身上移开,央求道“我们可以一会儿再走吗?”

  “不可以!赶紧走吧!”招手过来几个警察,就带着几人离开了警局,离开前王浅黎还不依不饶的抱着一点希望乱吼乱叫的祈求着闻朗仁,可后者的脾气可是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看不看王浅黎。

  走到玉锦面前,扬起手上的手表道“我们的事一会儿再结!现在我们来谈谈抢劫的事吧!”

  听到这话,玉锦一脸苦瓜相,不好意思的看向自己的三个兄弟,那三人的表情比苦瓜更甚。

  闻朗仁走到沙发旁坐下,大力拍拍桌子,表层的玻璃面一片晃动,冷哼一声指着几人说道“说说,你们这是第几次了!”

  这几人不同玉锦,都心虚的面面相惧,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小声说道“三…三次”

  “多少!”又是一声拍桌,闻朗仁猛的站起来,撸起袖子气势磅礴道“再说一遍!”

  “六次!六次…”一个男生慌忙走过去,抬手抚向闻朗仁的胸口,帮他顺着气,玉锦看到后,捂脸在心里哀嚎:太没骨气了吧。

  叶文婧这个时候从高椅上跳了下来,满脸写着看笑话,走到玉锦身边拿胳膊扛扛后者消瘦的肩膀说“老规矩怎么样?”

  后者不着痕迹的移开,直盯叶文婧的美眸,最终点点头妥协道“好!就按老规矩!”

  说完看向那三人,眼睛里充满了愧疚和坚决,那三人心里一颤,对着玉锦就是一阵央求“老大,不要吧!我不想再待在看守所了!”

  “没事,等过几天老大就给你们赎回来了,你们就将就几天吧!”不忍直视三人的眼睛,玉锦眼神躲闪着安慰他们,三人也知道他的性子,虽然心里不平衡,但是也只好默认了。

  “郭鑫宇,把他们送回以前的地方”闻朗仁一招手,看热闹的郭鑫宇就走了过来,带着几个人消失在了大厅里。

  “咳咳…那,我们还去验尸房?”叶文婧捂嘴咳了几声,企图提起几人的注意,闻朗仁撇撇嘴,验尸房是你的地盘,你是想看热闹吧!

  玉锦点点头,一副没意见的表情,闻朗仁看看手表,对着向这边张望的人们说道“下班了,都回家吧!”

  “啊…不是吧,我们也想看啊!”一众警察都期待的看着闻朗仁,后者严肃的拉下脸,立马就没人再敢乱说乱叫了。

  邓霖雨眼珠子一转,看向叶文婧一脸殷勤的说道“叶姐!你那验尸房该打扫了吧,我上次进去都看到有好多灰尘 !要不我帮你?”

  后者给他一个看透不说透的眼神,大方的点点头答应“好啊,你也去吧,正好帮我把那些用过的东西都给清理掉”

  闻朗仁看着眼前两人的戏份,一张脸五彩变换,可是现在没人注意他的神色,玉锦将身上宽大的T恤挽了一下,抬头昂胸的向后方走去,路过闻朗仁的时候还挑衅的撞了一下对方,可是自己不到一米七的个子,只能自讨苦吃的撞到自己的头。

  闻朗仁轻笑一声,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这小子要是当警察肯定是一把好手,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啊!也不是说他经常小偷小摸抢劫,那些偷过的东西和抢过的,每次都在别人过来警察局前先主动上交了。

  为了什么?为了闻朗仁,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一次偶然,闻朗仁当街抓人的时候,对方手里有刀,而且还有些身手,但是在闻朗仁面前还是弱了些,制服对手的过程,刚好被路过的玉锦看到,于是在后者的好胜心刺激下,便缠着闻朗仁想要比试,可是后者哪里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于是几次拒绝下,玉锦就想到了这个极端的方法,接近闻朗仁。

  闻朗仁跟在三人的后面,来到验尸房,叶文婧和邓霖雨两人殷勤的将桌子一类的杂物移开,挪出空间供两人使用,做完这些,叶文婧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包瓜子,两人就坐在椅子上享受视觉冲击…

  玉锦和闻朗仁相对而立,玉锦抬起食指勾了勾,挑衅道“这次我们换个玩法,每人只能倒退五步!怎样?”

  后者一副随你便的样子,玉锦眉头一竖,主动出击,闻朗仁活动活动筋骨,迎面而上,玉锦看似细嫩小巧的拳头直逼闻朗仁的门面,后者往后一躲,腿脚也不含糊向前者的腰部扫去,两人你来我往的打斗着。

  闻朗仁躲闪着他的进攻,心里暗道:这小子几日不见,功夫又见长了?玉锦的路数不像拳击格斗,更倾向于中国古武,相对于中国古武又不显得拖泥带水,而且闻朗仁惊奇的发现,玉锦有的招数是自己曾经用来制服过他的,暗暗惊心。

  两人在还算空旷的验尸房里一边抵挡着对手的进攻,一边找间隙反击,玉锦的柔韧度很好,一个一百多度的反转腰,堪堪躲过闻朗仁的拳风,这个情景让一旁看好戏的两人都惊奇的鼓起了掌,闻朗仁双腿锁住顺势袭来的腿,然后手掌劈向后者的脖颈…

  “我靠…”玉锦倒挂着头低骂一声,顾不得用双手撑地,抬手就交叉挡去,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两者造型怪异,闻朗仁适时的收回拳头,猛的放松腿,玉锦没有受到应有的攻击,却出乎意料的倒在地上。

  闻朗仁站得笔直,那起半路掉在地上的警帽,拍拍上面的痕迹说道“适而可止!”说完不再看他,转身离去。

  玉锦呲牙咧嘴的起身摸摸疼痛的屁股,冲着闻朗仁的背影阴笑一笑,脚步飞速的靠近他。

  邓霖雨看出了他的用意,对闻朗仁大叫道“老大小心!”

  可是为时已晚,玉锦在闻朗仁转身之际娇小的身体纵身一跃,竟然跳到后者的背上,抬手就向他的脖颈砍去,后者眼神闪过一道精光,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握住不安分的小手,随后突然弯腰,用力摔下玉锦…

  “我?7?2,闻朗仁!不带你这么狠的!”玉锦躺在地上扭动着身子喊到,要不是他及时护住头,那事可就大了。

  闻朗仁冷哼一声,拿脚踢踢他“喂!小子,要叫叔叔懂不,下次再这么没礼貌就不是这么轻易饶你了…”

  我?7?2?7?2你个OO的,这还叫轻易?都快把老子的骨头摔散架了!玉锦在心里吐槽道,碍于闻朗仁的淫威,不敢大声发泄出来,只能默默的画圈圈诅咒。

  一边观看的邓霖雨提心吊胆的,被自家老大的那一招给震得愣头愣脑,反应过来后,高举双手瓜子壳撒在了半空中,掉落他一身,后者却不知道一般冲闻朗仁露出一个敬佩无比的眼神,欢呼道“老大真厉害!”

  “哼,厉害个屁啊,这么欺负一个小孩子,你好意思吗?”玉锦磨蹭的从地上趴了起来,狠狠的挖了一眼闻朗仁,捂着屁股,动作别扭的一步一步挪到门口,临走时还不忘打肿脸充胖子的再次宣战。

  待玉锦离开,闻朗仁这才都邓霖雨道“查查他的资料,我要快!”后者点点头,闻朗仁又撇了一眼看完笑话收拾东西的叶文婧,冷哼着离开验尸房。

  而在这时,被两人拉着走的王浅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警局,坐在计程车上,心里还在不由自主的去想那个男孩,男孩身高不高,算是一个小正太,皮肤细腻就犹如她一样,想到这里王浅黎心里就一阵乱撞。

  杨沛白往前探探身子,躲过王浅黎处于幻想而空洞的眼神,轻轻拍拍坐在前面的杜天,小声道“你危险了,浅黎现在就想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初情少女!”

  “她哪是坠入爱河啊,根本就是单相思好不好,那个小个子娘炮都没看她一眼”话说的酸味十足,还连带着讽刺一番。

  杨沛白捂嘴偷笑了一声,直起身子坐正,抬手将王浅黎的小脸转到自己这边,认真的说道“学校明天有考试,所以我们明天和后天有两天的休息时间,要不要搞个活动?”

  这句话彻底将幻想中的少女召唤,王浅黎猛的点点头,随即想了想,皱着眉问道“要什么活动啊?聚餐还是唱歌?”

  杨沛白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忽然脑袋瓜子一亮提议道“酷洛公园这几天有活动,要不…我们去那边玩吧?”

  王浅黎回想一下酷洛公园的方位,觉得还不错,里面的游戏设备和运动项目都很齐全,像一些滑冰场啊,摩天轮啊什么的,赏给杨沛白一个赞赏的眼神夸赞道“不错不错,正和本宫之意!”

  一听这话,杜天就在一旁插嘴道“朕也要去!”

  王浅黎瞟了他一眼,装模作样的摸摸不存在的发髻,继续着自己的戏份“可以,不过不许叫累,要知道本宫可是要顺路逛街的”

  …

  杨沛白捂脸哀嚎,这是要拍宫斗吗?怎么身边的人都是演戏的高手?林央是王浅黎是,看这架势,杜天以后恐怕也很有成就了,想起林央,杨沛白就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一会儿出来恭迎哀家吧,哀家赐给你一个可以与哀家共享的周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