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阻隔墙 骷髅军团出没
吟落沁2016-12-16 01:445,329

  次日,天空刚刚露白,在女生宿舍楼的612就开始一阵吵闹,两个女生争先恐后的站在一个小镜子前互相推搡着,林央在床铺上,头朝下,无语的看着两人,揉揉还未完全醒的眼睛,在旁边摸出一个抱枕就朝两人砸了过去。

  “你俩小声点!我还要睡觉呢”林央不满的喊到。

  王浅黎一手拿着补水用的化妆品,一手抱着林央扔过来的抱枕,顶着一条毛巾反驳道“谁让你不跟我们一起去的,就吵你,吵死你…”

  “对啊,说真的林央,好不容易熬到一个两天的休息日,你真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去玩吗?”杨沛白拿过王浅黎手上的抱枕扔还给她,再次问道。

  这两个家伙昨晚缠了她一晚上,今天大早上的还这么叽叽喳喳的劝个不停,林央蒙上被子闷声道“今天是个睡觉的好日子,你们去吧,下次我再一起”

  嘟嘴抱怨了一声,收拾好的王浅黎坐在床上等着杨沛白,放在旁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王浅黎看到上面的备注,无奈的拿起来接听“喂”

  “喂,浅黎啊,你收拾好了吗?我在你们宿舍楼下面呢”里面传来杜天的声音,王浅黎起身走到阳台,探着头往下看,便看到杜天正在仰头向她招手,抬手回应了一下说道“你先等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好”

  说完就看到有一个胖胖的男生抱着一堆零食走近杜天,王浅黎问道“你们是两个人吗?”

  “对啊,马贾也要去,不过他把我们要吃的零食都给承包了”杜天回答道,害怕王浅黎不开心又补充了一句。

  点点头,看在零食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让他跟着吧,坏里那一堆好像都是她和赵玥喜欢吃的。挂了电话,王浅黎走到正在绑头发的杨沛白身后,暧昧的从背后环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语道“亲爱的,我们这次的活动,又要加上一个路人甲了”

  后者拿手将她轻轻推开,嘴里咬着皮筋含糊不清的说道“林央不是不去了吗?哪来的第四个人啊?”

  “是杜天…他的朋友马贾”

  “那个小胖子啊,他去干嘛?那么壮能跟我们瞎跑吗?”杨沛白一听,脑海里出现一个整天在上课都抱着一大堆零食的那个胖子马贾,那体型,她真的很怀疑他会不会没走两步就被她们甩到大马路的最后面。

  王浅黎无奈的耸耸肩“他抱了一大堆零食,看在那么多吃的份上,咱们就带上他吧,反正又不用我们背”

  杨沛白想想这是,便点头答应了,走到床上拿了一个白色的背包和一个黑色的同款背包对王浅黎问道“你要哪个?”

  后者指指白色的,两人收拾妥当后,就相协离去,杨沛白还问了一下林央要不要给她带吃的回来,后者迷迷糊糊的说了句不要,杨沛白撇撇嘴,随着王浅黎离开了寝室。

  躺在床上的林央,很没出息的已经闷头大睡了,睡梦中,她意外的梦到邈康,后者依旧是那一身不变的黑袍,不过手里多出了一根黑色的铁条,梦里的邈康拿着铁条毫无征兆的就向林央的头上敲去,后者茫然的受了这一下,接着邈康低沉的声音就从头顶传来“该去东道场墓园了”

  …

  睡梦中的林央,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头上还微微残留着梦中的痛感,抬手摸摸头,林央心塞到爆,特么的这都可以吗?看看手机才七点多,无奈的换掉睡衣,从床上跳下去,坐在赵玥的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睫毛几根几根的粘在一起,头发蓬松,两只眼睛半睁半闭的眯在一起,双脚赤足的踩在地板上,就这么楞楞的坐着,也不知道在想啥。

  等起床气过后,才慢吞吞的拿出手机给宫景繁发了条短信:今天去东道场墓园,八点学校门口见。做完这些,林央便拿着洗脸盆打着哈欠离开了寝室。

  八点十分,学校门口,林央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古式折扇,站在保安室门口拼命的挥动着,脸上豆大的汗滴说明了她此时有多热躁,眼睛喷火的不时看向远处的男生宿舍,在附近来回走动着,看看过往的学生们不断,已经八点多了,宫景繁怎么还不过来?比女生的墨迹。

  此时被林央念叨的,宫景繁正不慌不忙的在宿舍整理着床铺,脚边的洗脸盆里放着一大堆洗漱用的东西,拿出小镜子对着镜子整理一下自己的碎发,做完这些,这才步伐缓慢的走出门口,同寝的男生看到他离开后,拿眼睛望了望他的盆子,啧啧说道:“这小子洗脸用的比我洗澡用都要多”

  当宫景繁一身雪白的站在林央面前时,林央看着他那张帅气的脸,就有一种拿刀子划上去的冲动,按耐住心里的暴躁,林央收起折扇,强扯出一个微笑问道“宫大少爷可以走了吗?”

  后者点点头,非常绅士的伸手拿过扇子走在林央的身后拼命扇着,似乎也知道自己这么慢有点不道德,林央心里的那点火气也被宫景繁扇的无影无踪了,悠哉悠哉的走在前面,宫景繁本就是个引人注意的货色,这样一来那些女生的眼神如炬的看着他,也不免有些不怀好意的女生记住了林央这个长相不起眼的女孩。

  而这一幕落在了从外面吃完饭回来的李小洁眼里,心里不仅疑惑起来,林央这个丫头怎么和宫景繁关系这么好?后者还给她扇扇子,心里这么想着,李小洁就快步走到林央身边,抬眼看了一眼宫景繁,眼里的火热之色掩盖不住。

  被这么一看,宫景繁皱着眉头像后面移动了一步,与李小洁拉开了距离,后者还没所感觉的朝他腼腆一笑,这样一来,宫景繁的脸色更黑了,看向林央问道“你朋友?”

  “不认识,应该是一个班的吧”林央耸耸肩,淡淡的解释道,李小洁一听瞬间不乐意了,语气不好的说道“林央,我们好歹是一个班的,我只是过来跟你打声招呼”

  林央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才知道一样点点头“跟我一个班的啊?既然这样,招呼也打了,我们就就此别过吧”说完,就想绕过她离开。

  后者看到宫景繁也抬脚随着林央走动,一时脑热,慌忙之间抬手拦住宫景繁,说道“同学,我叫李小洁,是林央的朋友,那个…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习惯性的躲开身子,不去碰到李小洁,看了一眼停下来抱胸看戏的林央,又嫌弃的看了看李小洁,双唇轻启冷冷的吐出一个“滚!”

  这个情况显然是李小洁没有料到的,一张脸蛋红白交加,轻轻咬着嘴唇,盯着宫景繁的深邃的眼眸,声音抽噎说道“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我说话?”收到的打击显然不小。

  宫景繁没有闲工夫跟她说话,伸手粗鲁的把她推到一边,拉着林央就向前快步离开,从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看李小洁一眼,碰一鼻子灰的李小洁,站在原地,紧握双拳,眼里早就没有了面对宫景繁时的可怜模样,一双大眼睛里被怨恨代替,紧紧盯着林央,心里已经将她碎尸万段了几万遍…

  被拉走的林央边走边抬头看着宫景繁的侧面,从这个角度看,宫景繁高挺的鼻梁很是显眼,侧面棱角分明,就像是一笔带过的分割线一样,浓密的睫毛因为动作过大而来回眨巴…真是一个能够轻易让人痴迷的货色,林央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路上已经被来往的车辆沾满,两人走在行道树的树荫下,放慢了脚步,阳光透过树叶照在宫景繁的脸上,就像是镀了一层金色的光源一样,让人觉得遥不可及,脸上的细小毛孔被林央观察了个仔细, 低头看了看那双比她细腻好多的大手,上面青筋隐隐蹦出,一路无语,知道东道场墓园近在眼前,宫景繁这才松开一直牵着的小手。

  林央站在墓园的拱门下,抬头问道“你就这样进去吗?”

  后者明白她的意思,脚底飘起一层黑雾,缠绕在他周围,消失殆尽后,便是一副死神的模样,林央撇撇嘴“这个变身还真是老套”

  桀罗谏溪无奈一笑“我也没办法啊?死神界所有的死神都是这样的形态,我也不能好特殊不是吗?”说完,望向远处,除了空气中浓重的阴气再无其他,这个墓园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为什么会是在这里见面呢?

  对于桀罗谏溪心里所想,林央也不回答,径直走向墓园,桀罗谏溪在后面尾随而上,只是意外往往发生在人们没有丝毫预备之下…

  在林央踏入墓园后,身后就传来桀罗谏溪的一声惊叹,不耐烦的扭过头问道“又怎么了?”

  只见后者站在拱门之下原地不动,伸手触摸着透明无实的空气,满脸的惊讶和疑惑,这让林央很是不解,走过去拍拍他问道“喂,你干么呢?进来啊?”

  桀罗谏溪仿佛在摸着什么,单手在空中摩擦着,这个时候,林央才看到他手过之处都隐隐有透明波浪,就好像是一堵无形的墙壁,挡住了他的去路,林央蹙眉抬手摸向那个地方,很奇怪直接穿了过去,抬头疑惑的看着桀罗谏溪,后者紧皱眉头,手掌出现一团黑色气体,不由分说的就用力砸去,重力相对的响声响起,嘭的一声,震波很大,然而却并没有什么卵用,除了一些细微的震波,再无其他,就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个时候,空气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着急的出声警告道“小子,进不了就别乱碰,这个阻隔墙可是邈康费了好大劲琢磨出来的,专门阻挡你们这些从死神界来的死神的,你就别浪费力气”

  林央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大声喊到“老头!他是和我一起的,就不能把这个什么什么墙给撤了吗?”

  “呵呵…丫头要是进来就赶紧进来吧,别耽误时间了,邈康这小子弄出来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有破解之法?”老头儿轻笑了一声,夹杂着淡淡的自嘲。

  “那邈康呢?他在哪?”

  “他有事要离开一阵子,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临走前他将你拖给我了,我会亲自教你的”

  听到这里,林央心里想了想,觉得此次前去应该不会有任何危险,便抬头对桀罗谏溪歉意的一笑 “这次是我的失误,我也不知道会是这么一个情况,我看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要不然你先回去吧?”

  后者环视了墓园一圈,低头不放心的问道“若是出了什么事,你有把握脱身吗?”

  后者轻轻一笑,不说话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右手抬起来轻轻一甩,那把青铜匕首就脱袖而出,在半空中旋转,泛着淡淡青光,桀罗谏溪被林央的这一手吓了一跳,震惊的问道“你从哪弄来的?看样子和我的死神匕首都有的一拼了”

  “这是秘密”林央对桀罗谏溪隐瞒这件事,倒不是她不信任对方,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解释,随后推着他让他移步说道“现在,你,右转直走再右转可以回学校了”

  桀罗谏溪脚步不由自主的移动着,对林央一笔带过的解释也没有放在心上,出声提醒道“那你一个人要小心点,如果打不过就跑,没事的,没人会鄙视你的”

  这句话让林央脸一黑,还用得着他说吗?傻子都知道打不过就跑,转身背对着他抬起右手挥了挥,边走边说“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死的”

  桀罗谏溪挺直身躯,看着林央安全的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这才离开…

  进入墓园的林央,意外的发现了里面前来烧钱祭奠的人们,在荒凉的墓园里,林央远离他们的团队独自站在远处,非常显眼,在人们不解和惊讶的表情下,林央脚步飞快的走近那个小木屋,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屋内,还是那一副古色古香的气派,只是桌子上的茶具变成了一个,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从里面散发出来的热气腾腾,走过去毫不客气的拿起来一饮而尽,吧嗒吧嗒嘴,毫不吝啬的称赞了一句邈康的茶艺“入口清香,甜而不腻,还微微夹杂着干柠檬片的取精之苦”

  话音一落,对面的墙壁就晃动了起来,连带着林央脚踩的地面都有些微微的震感,这让林央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墙壁,深怕错过一点动静,那墙面轰隆的响彻整个小房子,林央抬头看看这个微微颤抖的房梁,吞了口水,确定这样她不会被砸死吗?这个房子怎么看起来不是那么结实啊?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那面墙壁正在以缓慢的速度上升,林央看到所露之处一片黑暗,直到一块完整的墙壁都移动的上方,整个房子才停止了震动,林央蹑手蹑脚的走到前面,趴在墙壁边探头往里看,里面伸手不见五指的,心一横,便抬步走了进去,摸索着还没走多远,就听到背后轰隆一声,接着那堵墙又速度极快的落了下去。

  这次林央镇定了许多,黑暗中传来一阵拍手声,随后就有一点亮光出现,越来越多,就像是一个腾空的灯泡一样,在空中飞舞着,有序的分布在两旁,形成一排灯盏,林央惊异的站在中间,脚步不受控制的走近那灯光出,来回打量,完后发出一声惊叹“我去,这么大个的珠子!不会是夜明珠吧!”

  眼前透过光亮看到一个白灿灿的球型,林央忍不住伸手上去抚摸,看看这个是什么,手还没有接近,就听到一声不满的抱怨声,是从眼前发出的,紧接着在林央惊讶的表情下,那个被她称之为夜明珠的物体转了过去,露出了它的原始形态…一个发着强光的骷髅头。

  那骷髅头嘴巴一张一合的耶耶着,林央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只是看着乱跳乱动的动作,她能看出来这个骷髅头很暴躁,倒退一步,与它拉开距离,敏锐的感觉到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她,悠悠转过头,身后的景象让她背后一阵凉意,倒抽一口气,心里把老头处决了几百次,这是让她过来送死吗?还是要谋杀她?好吧,她的下场都一样。

  不远处一大片黑色物体踊跃而来,还发出一阵又一阵刺耳的声音,就像是利器划过窗户一样,折磨着林央的耳膜,那群东西都是骨架完整的骷髅,迈着细棍一样的腿骨一步一步向林央走来,暗沉的骨色说明这些骷髅都存在了很长时间,让林央更加想要吐血的是,有的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些长剑斧头一类的利器。

  林央握紧拳头,冷汗落下,眼睛里嘣射出从来没有出现的冷意和战意,以前面对的那些都是单个单个的,这次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不得不让她的神经紧绷,扭头看看紧闭的墙壁,没有一丝缝隙,看这个情况她是走不出去了,只能消灭眼前的这些障碍,要知道里面是这么个情况,谁还叭叭的进来?

  而且谁能告诉她,那小老头在哪?她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邈康,要是老子活着出去,你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林央咬着牙,狠狠的大吼一声,这一吼也不知道是不是刺激到了那些发亮的骷髅头,离她最近的几个都飞速的冲她的背后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