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大白喜用漂白剂
吟落沁2016-12-16 01:445,235

  而此时的林央,哪有心情去看什么手机,本应在宿舍呆着她却出现在了学校的小花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丢了魂魄一样,而她的对面站着一个白色的人影。

  “喂!回魂了!”桀罗谏溪挥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明朗的说道。

  后者在才看向他深邃的眼睛,质问道“怎么会查不出身份呢?”

  桀罗谏溪摊摊手,他也很震惊好不好,这几天他专门回了一趟死神界,求桀凡帮他查死神界有没有邈康这个人物,后者受不了他的死缠烂打,无奈的带他到死神花海一趟,那满满的一片茂盛的黑色七叶花在桀凡的召唤下,对邈康这个名字都没有反应,整个死神花海就一片死寂。

  这个结果不光是桀罗谏溪,就叫桀凡都有些疑惑,桀罗谏溪把林央描述的情况一次不差的传达道桀凡耳朵里,后者自认为坠魂化鬼这件事,就算是他也不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成功,桀凡…对于这个别人口中的邈康可谓是兴趣大增,心里想着等死神界安生下来,一定要去人世看看…

  “算了,查不出来就算了”反正他看着也不想是坏人,而且自己什么也没有,他捞不到什么利益…林央安慰着自己。

  桀罗谏溪却有些不放心,好看的眉毛紧皱“要不然你下次再去墓园的话,告诉我,我偷偷跟去?”

  林央想了一下,觉得这个方法可行,悠悠的点点头“看在你这么好心的份上,以后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会考虑一下帮你的”

  桀罗谏溪听着这句臭屁的话,心里冒出了戏耍一下林央的想法,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帅气的脸立马颜值翻倍,抬起脚一步一步的向林央走去。

  后者不知道他要干嘛,站在原地楞楞的看着她,桀罗谏溪凑到她的面前,很近很近,说话都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喷在脸上的那种温热感,双唇轻启,说出了一句轻薄的话“要不以身相许吧?”

  林央睁大眼睛,紧盯那双墨绿色的眼眸,眼睛里,在桀罗谏溪注意不到的角落,闪过一起算计,微微一笑,这一笑可算是让桀罗谏溪看呆了,倒不是说林央有多漂亮,而是后者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娇羞的表情,这让桀罗谏溪大脑运转放慢了许多。

  “你想要以身相许?是现在还是以后呢?”说着,竟然伸手拉上对方的衣领,又向自己靠近了一分。

  吞吞口水,桀罗谏溪有些秀逗,这剧情怎么觉得反了?

  桀罗谏溪眼里的情绪落在林央眼里,后者眨巴眨巴眼睛,紧接着在草地上活动着右脚,动作轻便让桀罗谏溪察觉不到,就在桀罗谏溪刚要开口讲话的时候,两腿之间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感袭来,让他不得不弯腰捂着疼痛的地方哀嚎。

  林央抬起脚拿手拍了拍上面的灰,一脸得意的看着桀罗谏溪那张脸变得扭曲至极,冷冷的开口道“小子,别乱说话!”

  我?7?2这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彪悍了?桀罗谏溪弓着腰,勉强的抬头怨恨的看一眼林央,狠狠的说道“算你狠!等我…呃休息过来再收拾你”

  说完,也不去看林央洋洋得意的脸,一只手捂着受伤的地方,一只手僵硬的抬起来,形成一股黑流围绕在自己身边,紧接着身体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林央轻哼一声,抱胸冲着桀罗谏溪消失地方牛逼哄哄的喊了一句“姐等着你!别你是休息过来了,那玩意儿不能用了…”

  说完一阵魔性的笑声从围墙的角落里传来,林央猛的回头,双手在身前摆好防御的姿势,警惕的看向模糊不清的墙体,冷冷的问道“谁?出来!”

  “小妞别着急嘛,小爷这就出来了”那声音的主人又是一阵笑声,这笑声里散发着说不出阴森和戏腻,让林央心里很不舒服,扬声道“别装神弄鬼的,是人是鬼出来给个痛快的”

  接着就看到一团白色的东西从半空中一上一下的飘来,月亮的薄弱光源下,能看出来那是一个圆球型。

  等到那东西完全暴露在林央的视线下,林央惊讶的张大嘴巴,很是惊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白的通透的骷颅头,眼睛里尽是好奇和疑惑。

  那骷颅头看到前者没有一点害怕恐惧之意,没有自己想要的结果,声音不由得尖锐起来质问道“你不害怕吗?”

  “害怕?我干嘛要害怕,一个死人的头颅而已,连皮肤都没有的骨络有什么好害怕的?”惊异过后,林央看着骷颅头漫不经心的说着自己的心里话。

  这让骷颅头在半空中疯了一般的乱飞乱跳的,显然是被林央给刺激到了,大声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小爷?好歹小爷我也存活了几百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类敢这么说我”

  林央掏掏耳朵,对它的这种穿破力极强的声音很是不喜,挑眉看了它一眼,淡淡的继续补刀“你只是存在了几百年,而不是存活”活这个咬字特别重,讽刺意味十足。

  骷颅头虽然气的要死,但是还算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空荡荡的眼洞里红光一闪,那灿白的头骨就开始发生变化,一点一点的形成惨白的皮肤,那皮肤紧贴在头骨上,没有下身,显得诡异得很,接着半空中慢慢出现一条虚线,虽然模糊不清,但是不难看出那流动的线条正在勾勒出一个人性,待人性固定后身子开始出现了实质化。

  林央诧异的看着这场变身秀,乖乖,这丫的要是她有这种能力,那还不坐拥无数金银珠宝,那家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目光闪烁的紧盯着骷颅头一点一点的成人,越看林央越是觉得眼熟,直到整个身子都暴露出来,林央才在心里给他点了三十二个赞,这模样都是模子里刻出来的…

  那身白色的夏季运动装,显然就是刚刚离开的宫景繁,只是眼眸不像宫景繁那么明亮有神,暗淡无光,就像是一个久居黑暗,常年不见光的人。

  “啪啪啪”林央拍拍手,对骷颅头赞赏道“很不错的伪装,就是不知道你是谁?你找我干嘛?”

  后者甩了一下碎发,这个本来潇洒的动作,在他做来很是怪异,长相倒是无挑,就是给人一种很是猥琐阴险的感觉,与赵亚轩无异的磁性声音从双唇传出“自我介绍一下,小爷我叫大白!”

  噗~听到这个名字,林央很没形象的喷笑出来,大白…结合刚开始的形态,的确很符合这个名字。

  大白磨磨牙,心里不怪林央的嘲笑,怪就怪那个挨千杀的邈康,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名字,深吸一口气,大白假装淡定的继续说道“小爷是邈康的人,今天来主要就是通知你一声,明天东道场墓园,邈康要见你”

  “见我?见我干嘛?”林央食指倒指着自己,疑惑的问道,前几天不是刚见第一面吗?这次又要干嘛?

  耸耸肩,大白很欠揍的回答“小爷怎么知道?我只是个传话的,唉,不过说实话啊小妞”视线扫描一下周围,除了林央再无其他有生命的生物,大白放松下来,勾勾手指让林央离她近点。

  后者撇嘴,缓慢的走近她,看着熟悉的脸,林央邪恶的想着,要是赵亚轩知道自己的形态被一个猥琐的骷颅头模仿,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贴近林央的耳畔,拿手挡着嘴,大白阴测测的提醒道“邈康这个人啊,很淫荡的,小心别着了他的道,被他骗到床榻上去…”

  林央戏谑的点点头,后退了几步站在离他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很是认真的问道“你这么说你老大,真的好吗?”

  大白那特有的阴笑响了起来,没有掺杂一点宫景繁的声音,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阴险狡诈的人投错了胎一样,林央无奈的摇摇头,觉得宫景繁要被大白玩坏了…

  “为什么说不得他?”大白眉眼一挑,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看着林央嘴角似笑非笑的戏谑,感觉哪里不对劲,顺着她的视线扭头往后看去,看到那道黑色的身影一愣,僵硬的扭回脖子,吞吞口水补救道“小爷刚刚没说什么话吧?其实吧,邈康这人挺不错的,心地善良又有一颗慈悲心,在小爷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别人无法替代的存在”

  “你暗恋我?”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质问声,带着浓浓的嫌弃味。

  这句话让林央忍不住笑了出来,大白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弱弱的转过身,像是才发现他的存在一样,笑的殷勤狗腿“啊,是邈康啊,你什么过来的?不是说让小爷过来传话吗?”

  无视他的话,抬脚,迈着优雅的步伐不急不慢的越过他,说道“下次换个符合你性子的形象,别糟蹋了这一副好皮囊。”

  林央赞同的点点头,这句话正是她一直想说的,大白的脸色瞬黑,却又不敢再说一句错话,只能说“既然邈康你来了,那小爷就走了”

  说完就转身要走,这个时候,邈康的声音再次响起,提醒道“回去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后者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磨磨牙,忍不住尖声反驳道“能不能别每次都用这一招,小爷也是有脾气的!”

  “四瓶”

  “邈康!你丫的别逼小爷,等小爷有真身的时候,别犯在小爷手上!”

  “再加三瓶”

  “你…哼,以后别指望小爷给你跑腿了”说完,大白的身体化为一道红光,消失不见。

  林央听着两人的对话,有些疑惑,问道“什么再加三瓶啊?”

  “漂白剂”邈康转身面对林央,淡淡的回答。

  后者一听,没想到是这个答案,又想想大白那白的发亮的骨骼,大笑了起来,怪不得那家伙的颜色这么独特,也不知道是被邈康用了多少漂白剂才能这么强大。

  邈康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林央,后者笑够了,就这么被邈康一直看着,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那道视线却让林央觉得压力倍增,就想是一堵墙正在挤压她一样。

  林央不想在这么沉默下去,主动问道“你找我干嘛?”

  “以后每隔一天的午夜都去东道场墓园找我”邈康一副命令的语气,这让林央很是不爽,语气冲冲的问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轻笑一声,邈康理所当然的说道“因为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是欠你一个人情,可是我不欠你这么大的人情,还午夜?让我一个人去东道场墓园,谁知道你是不是意图不轨”

  “我对你这小身板不感兴趣,还是你觉得你有哪些地方值得我感兴趣?”邈康反问道。

  林央显然没有想到后者会这么说,她又不能反驳什么,只能狠狠的咬牙看着他,说道“大白让我小心点你,看来他说的果然没错”

  “一个死人说的话你也信?”

  …不想纠结大白的问题,林央虽然嘴上说着拒绝了邈康,但是却很好奇为什么要让她去东道场墓园“为什么要去那边?”

  “你身带右眼鬼瞳,就这么悠闲自在的活着,太浪费了”邈康说这句话的时候,嘴上说着浪费,可是那风轻云淡的语气却是像在陈述一件提不起兴趣的事情。

  林央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只能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要让你答应桀罗谏溪成为一个合格的死神”

  林央被邈康的话弄的一震,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怎么知道桀罗谏溪的名字?还有之前他们两个提到过的事情?莫名其妙的看着邈康,直觉告诉林央这个男人有些危险,是实力和错差或者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存在,她不得而知。

  邈康看着不说话的林央,缓缓抬手,手掌就有出现一把青铜色的直韧匕首,泛着淡淡金光,很漂亮,上面印着一个奇怪的符号,上面呈倒躺着月牙,中间是一个椭圆形,下面是两条对称的曲线,被一条直纹隔绝,匕首柄处有几条浅沟,整个匕首都残留着岁月留下的疤痕,有些凹凸不平,这是一把年代久远的青铜匕首。

  “这是你的,遇魂指渡,遇鬼超度”邈康把玩着手上的匕首,向林央淡淡的解释道,他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说什么话,都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林央恍惚的看着那把匕首,抬头看一眼邈康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我要斗的是鬼,这一个小小的匕首怎么打的过那些东西?”

  “你习过武”

  这句话让林央一愣,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从小因为能够接触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在八岁的时候被一个鬼魂戏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从那个时候,她性子变得孤僻了起来,她只知道身为人类的她,必须要学会打架,才保护自己,教训欺负她的东西。

  她告诉她爸爸,她爸爸也没在意,只当是林央的一时兴起,便在暑假给她报了一个跆拳道,后者在学习跆拳道的时候,很是努力,那些和她同龄的孩子做不到的高难度动作,她都能够轻松做到,教练对她也很是赏识,一直教到她十二岁,后者能够轻松打败他,这三年期间,小林央都不断和那些小东西面对面的接触,那它们当训练对象,所以在实战方面也很是强悍。

  没了这个教练,十二的林央又央求爸爸重新找一个厉害的老师,后者震惊于林央的能力,所以在和妈妈的商量之下,将十二岁的林央送去了少林寺,在那里林央觉得自己没有学到想要的东西,于是每天晚上都在一些没有坏心眼的鬼魂的陪伴下,开始琢磨一些别的招数,自己训练。

  时间一长,林央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就在十四岁的时候被爸妈接了回去,寺里都有正常的学习教程,所以林央的功课一点都没有落下,继续上了初中,直到现在…

  当邈康说道这个的时候,林央一阵惆怅,也很是诧异,识相的没有去辩解这个不争的事实,伸手接过那把匕首,一阵刺骨的凉意袭来,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才抬头对邈康道“这东西我收下了,只有这个吗?”

  “呵呵…那些死神界的东西,你身边不是有一个现成的老师吗?”轻笑一声,好像是在笑林央的贪婪。

  林央脑海里出现桀罗谏溪的模样,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说桀罗谏溪吗?”

  “桀罗谏溪并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他在死神界的地位可不简单”邈康走近林央提醒道,在后者直勾勾的视线下继续说“匕首你收好了,我先走了”

  毫无征兆的,林央还有问题没有问他,就眼睁睁看着邈康像一阵风一样消失不见,只留林央一个人在原地苦笑,什么时候她也有这样的本事就好了,想归想,况且自己也答应了邈康说的事情,相信在不久之后,自己可以拥有这些超人类的能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