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摩天轮上的女鬼
吟落沁2016-12-16 01:445,739

  时间:三天前…

  地点:酷洛公园唯美摩天轮

  人物:章程琳。浩浩

  “妈妈!我们坐摩天轮好不好?”身着迷彩套装的浩浩,眼光发亮的仰头看着旋转的摩天轮,撒娇的拉着身边的章程琳。

  后者一身蓝色的连衣中裙,V型的衣领露出性感的锁骨,皮肤雪白细嫩,身材韵细,乌黑发亮的秀发及腰散开,眉目中娇柔溢出,看向巨大的摩天轮露出纠结的神色,攥紧浩浩,柔声道“浩浩,妈妈有恐高症,不能坐摩天轮的,等下次外婆外公跟你一起坐好不好?”

  “不嘛,妈妈,浩浩就要跟你一起玩,妈妈好长时间都没陪浩浩玩游戏了”浩浩撅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

  这让章程琳很是为难的抬头看看几乎触碰到星空的摩天轮,在黑夜里每个格子里都被蓝光塞满,支架也被五彩缤纷包裹,整个摩天轮都是一个唯美唯幻的存在,就那么缓速的运行着…

  过了许久,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点点头,浩浩兴奋的拉着她向前跑去,大喊着“耶~妈妈带我坐摩天轮喽!妈妈带我坐摩天轮喽!”

  章程琳被浩浩带着,看着那张稚嫩的脸,柔柔一笑,这一笑瞬间捕获了周围人的心,好一个柔美娇艳的女子。

  两人到摩天轮下面,章程琳手里握着两张票,紧张的仰头看着遥不可及的高度,心里满是害怕,却又不忍看见儿子失望的表情,只能硬着头皮向售票处问道“有没有垃圾袋什么的?”

  售票员怪异的看了一眼,随即想到了什么,说道“没看到上面写的吗?恐高症有高血压的一律不能乘坐”

  这个结果,让章程琳尴尬无比,微微点头礼貌的自己打着圆场“我没有恐高症,只是那袋子装一些东西!既然没有,就算了,打扰你了”

  面对章程琳的礼仪相对,让年轻的售票员有些脸红,自觉做的有些不对,目送着章程琳进去的身影,心想一会儿等她出来了再道歉吧。

  “妈妈!你怎么那么久啊,不会是害怕吧!”浩浩的声音从身边出来,拿手摸向章程琳的脸蛋安慰道“妈妈不要害怕,浩浩都不怕的。”

  章程琳笑着握住浩浩的小手,放在手心抚摸着“妈妈不怕”

  说着这话的时候,摩天轮已经开始运行,浩浩站在玻璃上,望着对面离他很远很远的一边,兴奋的大笑着,章程琳坐在长椅上,紧紧扒住椅边,眼睛直视前方,不敢左右观看,随着摩天轮越来越高,章程琳的反应就明显了起来,闭着眼睛紧绷身体,任由浩浩在一旁拉着她玩闹。

  在章程琳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久,可是渐渐的章程琳感觉不到摩天轮的转动,以为结束的章程琳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随即就是一声尖叫,拉着专注于外面世界的浩浩向后靠去,捂着后者的眼睛。

  浩浩把着她的手问道“妈妈,怎么了?浩浩看不见东西了”

  此时的章程琳非常努力的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晕倒,心跳加速的看着眼前那个不像人的人,眼里的恐惧呼之欲出,若不是还有浩浩,她恐怕早就晕了过去吧。

  呼吸沉重道“你…你是…是谁?”

  对面站着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披头散发就这么直直的站着,零碎的刘海遮住眉目,一双眼睛阴狠毒辣的看着章程琳,一张脸惨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一道狰狞的疤从眼角斜至鼻梁上方,摩天轮还在运行,门窗也都紧紧关闭,对于这位不速之客,让章程琳不由得想的多…

  见对方没有回应,章程琳缓慢的移着步子,害怕打扰到她,移到紧急按钮边,抬手就要按去,这个时候,那个白衣女人突然张大嘴巴大叫起来,声音尖锐就像是要刺穿章程琳的耳膜一样,后者被吓了一跳,也尖叫了起来,捂着浩浩的手更紧了。

  可是小浩浩却在手指间的缝隙里看到了那个可怕的女人,大哭起来,哭声和尖叫声传播的很远很远,和他们相邻的一对情侣,脸色都很不好的抬头看着上面格子的地板。

   “我看上你的脸了,把她给我好不好?”那女人抬起右手,用丝毫没有血色的手指指着章程琳,幽幽说道。

  现在章程琳顾不得浩浩的哭声,摇头道“我不能给你,你是谁啊?怎么进来的?”

  后者一听这话,情绪便暴躁了起来,直接移到她的面前伸手卡住她的脖子,阴狠道“把你的脸给我!给我!”

  章程琳松开浩浩,双手拼命拍打着那双瘦的吓人的手,呼吸困难,就像是下一秒就有可能窒息而死一样,看着她的眼睛充满了害怕和茫然,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到她面前的,只感觉一下子就移到了,双脚也没有着地。

  浩浩停止了哭泣,小粉拳用力捶着女人的腰“放开我妈妈!放开她!你这个坏女人!”

  那女人,低头瞪了他一眼,手上的力度更大了,章程琳脸色通红,抿着嘴看着女人,那女人抬脚就向浩浩踹去,后者在狭小的空间里翻了个滚,靠在窗边,捂着肚子模样痛苦,却还是忍住没有哭出来。

  章程琳看到此时此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女人的魔爪,向浩浩靠近,抱着在怀里问道“浩浩!浩浩没事吧”

  摇摇头,浩浩攥着粉拳,就想起来,却被章程琳拉回了怀里,泪眼汪汪的问道“你是谁!你到底要干嘛?要钱吗?要多少我都给你!放过浩浩吧!”

  说着,声音也大吼起来,那女人冷冷一笑,显得阴森得很“我对你儿子不感兴趣,我只要你的脸”

  章程琳只感觉一阵寒意,紧接着就觉得白影一闪,又出现在离自己不到两公分的地方,这让章程琳几近崩溃,猛的推开她,后者抬起尖锐的指甲就向她的脸上抓去,瞬间四道血淋淋的印记出现在脸上。

  火辣辣的疼,让章程琳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那张美娇柔美的脸狰狞不已,章程琳不是不懂得反抗,而是她有自知之明,她不知道面对的究竟是人是鬼,总之她不是她的对手。

  那女人阴测测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忽然目光一转,看向挣扎着哭泣的浩浩,一双眼眸里充满了欲望…对,就是欲望,章程琳发觉女人的情绪有些异常,忍着脸颊的痛,将浩浩拉在身后“你要干嘛?说好了不对浩浩下手的”

  冷笑一声,那女人抬手砍昏章程琳,后者倒下,看向浩浩,浩浩害怕的蜷缩在角落里,无奈被女人捞了起来,腾空乱踢着脚“坏女人!你这个坏女人!”

  不去理他,女人抬手在门的交界处糊弄了几下,门就自己开了,意外的是这个时候,整个摩天轮都停止了运转,那些方格子里也都没有了人影。

  女人吹着风,头发肆意飘动,领着不老实浩浩站在边际,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勾出一个残忍的笑,那女人毫不犹豫的就将浩浩从半空中松开,他小小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空中飞速下降…

  后面的事情,林央不得而知,看着泪眼迷离的浩浩,终是没有选择冷眼相待,将他拉到自己怀里,抬手温柔的擦擦他的眼泪说道“别哭了,我帮你找妈妈,不过妈妈找到了,我就要超度了你”

  一听这话,浩浩高兴的点点头,而林央最后一句,给他自动忽略了,这个时候,林央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醒了,听的伤心欲绝拿着被角擦拭眼泪的王浅黎,问道“她怎么弄坏你的玩具了?”

  “一个手链,是妈妈送给浩浩的”说到这里,浩浩低下了头,自己把妈妈的礼物弄坏了,妈妈一定很难过吧。

  这个时候,王浅黎意外的从床上下来,走过去抚摸着浩浩的头,一脸歉意对道歉“对不起啊,浩浩是姐姐不对,姐姐也不是有意的,你能原谅姐姐吗?”

  此时她的心里,早已经没了对浩浩的恐惧,有的只是同情心疼和内疚,浩浩很给面子的冲她帅气一笑“姐姐没关系,我不生气了”

  看到此景,林央将浩浩推给王浅黎,起身上床继续睡觉,后者探着脖子问道“喂,你要睡觉了,浩浩怎么办?”

  “跟你睡,或者先回去”

  “唉…”王浅黎知道事出有她,也不抱怨,只是有一件事让她不得不去关注,纠结的看着浩浩纯真的眼睛问道“那个…你不会在半夜变成那个…那个样子吧”

  那个样子不得而知,浩浩看出了王浅黎的担忧,心里生出一个算计,瞬间身体就出现了变化,这一变化让王浅黎,尖叫一声又跑回床铺,紧闭双眸不去看他,后者的恶作剧成功,嘻嘻一笑爬到床上,拿来她的手,一脸天真的说道“是这样啊,那浩浩会注意的”

  深呼一口气,王浅黎这才把心放下。

  虽是夏季,但是每到夜晚都不免有一丝凉意,王浅黎敷着面膜,身边是抱着她的大熊的浩浩,拍拍手掌的液体,模糊不清嗯问到“林央啊,你怎么那么厉害?连浩浩都不怕!”

  “对啊,姐姐一点都不怕我,还说要将浩浩超度呢!”浩浩听到这话,赶紧坐起来,一只手指着天,表示自己没有撒谎。

  林央躺在上铺也不说话,她是懒得跟王浅黎解释那么多,后者久久不见回答,按摩着脸颊自言自语道“没想到世界上还真的有鬼唉!更没想到林央竟然是捉鬼的道士”

  这句话让闭眼装死的林央脸色一黑,怎么话到她嘴里就变了味呢…

  一夜无话,除了那个躺在地上的杨沛白被人华丽丽的遗忘,第二天,杨沛白凌晨就醒来了,迷迷糊糊的站起来打开灯,目测了一下自己的方位,才知道自己在地上睡了一晚,愤恨的看向王浅黎,想要责骂她怎么不把自己拉起来,就看到躺的七扭八歪的一大一小。

  杨沛白没有见过浩浩的原态,又是刚刚从梦里醒来,昨晚的事还没想起,就大喊一声“王浅黎你什么多出来一个儿子!”

  这句话大的让三人身子一震,同时睁开眼睛,幽幽的看向杨沛白,后者被这三道大同小异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讪讪的笑了笑,抬手小心的指着浩浩问道“这是你儿子吗?”

  “杨沛白!她特么眼神有问题吗?我才多大啊,哪来的儿子,大早上这么早给我们吵醒,你想干嘛!”王浅黎的起床气非常大,一声比杨沛白更大的声音从嘴里出来,还带着破音。

  杨沛白一想也是,可是那个小男孩是…

  不等杨沛白回忆,林央冷冷的声音就从上铺传来“王浅黎告诉她,别说话”

  这句话让下面的三人,同时觉得冷气直蹿,不要怪林央故意这种语气,吓他们,只是起床气谁都有,看就要看大小了,王浅黎是属于发泄出来的,而林央就是属于默默为你制造压力的一类。

  轻叹一声,王浅黎抱着被子,小声的将来龙去脉给杨沛白描述了一遍,后者越听越新奇,越听越有趣,最后竟然变态的要浩浩跟她睡,一点都没有害怕之色,这让王浅黎也乐得其所,继续睡觉,让两个人随便闹腾去。

  上课的时候,两人都顶着黑眼圈出现在教室里,一进去就有一个人影迎面而来,对两人问道“昨晚没睡好吗?精神怎么这么差啊?”

  王浅黎抬头疲惫的看了一眼杜天,推开他走到座位上回答道“昨晚睡得太晚,今天又起的太早”说着狠狠的看向杨沛白,后者装模作样的左顾右盼的,突然发现今天有些不对劲,对两人说道“唉,班里怎么没人啊?”

  四周都是空荡荡的桌子,王浅黎也疑惑的看向杜天,后者无语的摇摇头道“今天是周日啊,当然没人了,你们忘了吗?这周我们放了两天假”

  两人恍然大悟,都纷纷起身离开,杜天在后面喊到“唉,都出来就别回宿舍了,我们去吃饭吧”

  …

  没人理会,杜天又扬声道“我请你们!”

  瞬间,两人都很默契的转身向他冲来,嘴里说道“我要吃炸鸡块!还要吃砂锅…还有还有…”

  杜天在心里默默想到:还是这个方法实用…

  而此时的林央,手里拿着一个玉佩,在老地方小花园里静静等待,她手里的是今天早上刚从王浅黎脚上扒下来的一个丹青色的玉佩,用来存放浩浩的,林央第一眼看到这玉佩的时候,眼睛一亮,手腕上的源灵石周围散布着不显眼的波澜,足以证明这个玉佩很不错,没想到王浅黎竟然有这种东西,家境一定很不错…

  想到这里,宫景繁就迎着阳光出现在她的面前,手插口袋酷酷的与她相视而立,后者见依旧一身白色运动装的赵亚轩,心里啧啧称赞:真帅啊!

  这还用说?两道浓浓的眉毛微微上挑,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那双深邃墨绿色的眼眸,隐隐透露着冰冷,很是吸引人,让人总是不由自主的视线转移。 

  宫景繁刚从床上爬起来,要不是林央的一个电话,他还在呼呼大睡的,语气轻佻的问道“林大美女找小的何事?”

  轻笑一声,林央也不与他调笑,拿出一张图纸递给他,直切主题“你帮我查查这个上面的手链都都有哪些地方卖的”

  宫景繁不解的接过图纸,上面画的是林央用一个早上的时间,从浩浩的记忆海里整理出来的,本来画工就还可以的她,可谓是将原物呈黑白色原原本本的给再现了出来。

  “这是英伦式的镶钻手环,据我所知,这一款是英国珠宝商靳斯菲特前两年的特推款式,亲子版的,在我们国家的市场上,也仅仅限卖二百套,看这个手环,应该是孩子戴的,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这句话算是问到了点子上,林央对宫景繁提供的线索非常满意,便将有关浩浩的事情都一字不差的给宫景繁说了一遍。

  后者听完后,视线转向她手里的玉佩道“怪不得我今天老是觉得你的阴气重了,有小鬼啊!”

  “你才是小鬼呢!我有名字,我叫浩浩”

  浩浩的声音从玉佩里传来,宫景繁冷哼一声,凑近它说道“小鬼!别跟我这么说话,小心我把你打的魂飞魄散!”

  浩浩一听这话,瞬间蔫了,这个人从身上发出的气势让他很害怕,就像是他天生的宿敌一样,所以在宫景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直觉告诉他,他可以不用一根指头就能把自己弄散…

  无奈的摇摇头,林央晃晃玉佩“我现在要替他找他妈妈,只有这样才能超度他,你要一起吗?”

  “你什么时候对别人的事这么上心了?”宫景繁调笑道,后者耸耸肩“我一直都是这样的”

  说到超度,这让宫景繁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关心的问道“昨天你没事吧?”

  林央无奈的转了一个圈,自己这不是好端端的在这的嘛,说到“我已经答应邈康要做一个死神,所以,还请你这位来自死神界最最聪明伟大的死神桀罗谏溪,多多指教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林央一阵蛋疼,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有说这么违心的话得时候。

  邈康?又是这个名字,昨天面对那堵无形的阻碍,让他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无力感,身为死神界的天才,当然这只是他自认为的,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可,却对一个小小的阻隔墙没有一丝撼动之力,这唤起他内心的好战因子,不知道邈康是敌是友,为什么会对林央做出这样的要求。

  担忧的问道“他会不会有什么目的?你们之前没有打过交道吧?”

  “应该不会吧?我觉得我看人还算是准的,他说我拥有右眼鬼瞳会不会有些太过平淡了,给我找点事做”林央想了想说道。

  随着小手一挥“算了,没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宫景繁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死神界有死神界的规矩,即使是他也不能随便逾越,说道“关于死神的事,我答应了不算,等我问问桀凡再说吧”

  林央冲他伸出一个OK表示明白,接着两人就一起离开校园,前往酷洛公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