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意外收获
吟落沁2016-12-16 01:444,856

  到医院里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林央就不顾王浅黎的阻挠一个人打车离开了医院,留王浅黎一个人在医院门口叫骂抱怨“我这不顾一切的旷课过来接你,你又丢下我一个跑了,真是的!受了伤也这么折腾…”

  一个人自导自演的骂够了,王浅黎拿出钱包里被林央抢剩下的二十元,拦截了一个出租,带着满腔的怒火驱车离去。

  而她口中一直念念叨叨的林央,这个时候已经在去东道场墓园的路上了,大白落在座椅上,不解的问道“去东道场墓园干嘛?去找邈康吗?”

  “嗯,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深呼一口气,林央单手架在车窗上,揉揉着眉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大白也不再说话了,安安静静的呆在坐椅上闭目养神,好吧,虽然于它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不过休息倒是真的,刚刚召唤了太多骷髅,竟然没有出现错乱内讧,这个让它很是欣慰啊,而且现在这个时间去东道场墓园,谁知道能不能遇到,邈康那个神出鬼没的家伙,倒不如安安静静的休息一番。

  林央望向窗外,她去东道场墓园也说白了也是为了宫景繁的事,她觉得邈康那么厉害,没准还真能帮她找出宫景繁的下落,不过她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不过是去问问罢了。

  到东道场墓园后,林央熟门熟路的走进了那间小木屋,推开门还未跨出一步,桌子上的烛火就亮了起来,习惯了一般,林央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坐在凳子上,喊到“邈康!”

  这个时候,小老头拄着他的小拐杖从暗格里慢吞吞的走了出来,用力的捣捣地不满的说道“你这小丫头,声音这么大,我这糟老头子的耳朵就要被你震聋喽!”

  “老头儿,我来找邈康,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邈康啊,昨天好像回来过一次,不过今天好像又走了,你找他有事吗?”小老头拉过来一个凳子坐下,眯着那双被时间冲刷得沧桑的眼睛,看着林央问道。

  “的确有事找他,既然他不在就算了”这个结果也在林央预料之内,倒也没什么。

  小老头一听有事,好奇的问道“有什么事啊?来都来了,不如给我说说,我虽然没有邈康那么厉害,但是也不差多少”这也只是小老头对自己和他之间的估定,真实情况也就不得而知了。

  林央想了想,觉得与他说了无妨,就讲宫景繁失踪前后都与他交代就一番,也没所隐瞒,小老头听完后,深深皱着眉,说“死神界里没一个善茬,按你这么说没准是遇到了什么仇家也说不定,他的手机在哪?给我看看”

  听到这,林央觉得有戏,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了他,小老头左右观看了一会儿,然后紧闭双眼,嘴里念念有词,尽是些林央听不懂的梵文暗语,过了一会儿,小老头才悠悠睁开眼睛,将手机还给她,在后者期盼的眼神下说“奇怪,这手机上沾染的气息还没有散,但是为什么老头子我追踪不到他的气息?”

  林央失望的撇撇嘴,又听老头继续说道“老头子追踪不到,怕是已经到了一个禁区,就像是死神界一样,他们有独特的屏蔽力量,会隔绝一切外界想要探入的力量,我想宫景繁应该就在死神界里,至于有没有威胁,我就不知道了”

  虽然没有得到准确的信息,不过小老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死神界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既然在人界追踪不到,没准就是在死神界了,而死神界又是他的老家,又是桀凡的地盘,应该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吧。

  小老头看到了林央的担忧,轻笑一声,说道“死神界的死神应该不会那么懦弱吧,你在这里瞎担心也没用,倒不如随他而去吧”

  轻叹一声,林央觉得说的也对,也不再去纠结此事了,忽然想起一件事,林央从口袋拿出那个用来寄放浩浩灵魂的玉佩,放在小老头面前的桌子上问道“它之前受了伤,现在一直昏迷不醒,而且我能感觉到它的阴气也在逐渐消失,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也不能与它交流,所以召唤不出了”

  小老头苦笑一声摇摇头,拿起来放在手里“我这一千多年都没有活动了,遇到你这丫头,还要充当一次济世救人”

  “嘿嘿,好人做到底嘛,宫景繁的事你都给我点化了,这件小事,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吧”林央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其实心里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用一句话来说,她这算是登鼻子上脸了。

  无奈的将浩浩的鬼体逼了出来,浩浩安静的躺在桌子上,紧闭双眼,对身边的事不闻不问,小老头在它周围转就个圈,仔细查看就了一番,对林央说道“它伤的有些重,没什么大碍,你身体是至阴之驱,把它放在玉佩,贴身携带,它在你的气息滋养下,很快便会醒来”

  这么简单吗?林央明白的点点头,又听小老头说“不过要切记,不能离你太远,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它在离你口腔,心脏远点的地方,虽然它是昏迷状态,但是它的意识还在,不过不会受它自己控制,很有可能会在你没有防备的时候吸干你的阴气”

  “知道了”还好小老头提醒了她,要不然这种事情谁会去关注?

  小老头撇见林央手腕上的珠子,上面的金色色泽已经没有先前散发着淡淡金光了,算算时间,距离七天也仅仅只剩两天的时间了,但是上面的光泽却像没了寄宿体一样的淡然无光,不由有些疑惑的问道“这炙燑烈火你可有用过?”

  “啊?这个吗?”林央扬起手,看了看说道“不是说七天之后吗?这还没到时间呢”

  “七天是没错,不过看这状态恐怕是要提前了”小老头若有所思的回答到,林央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颗珠子已经被我吸收完了吗?”

  “你这样,闭眼试着催动丹田里的气,看看能不能感觉到有灼热的感觉?”小老头提议到。

  林央习过国武自然知道丹田的地方,闭上眼睛按照小老头的话感受着丹田里的气息流通,但是并没有小老头所说的那种灼热感,相反有些丝丝暖意,但是很舒服通畅,甚至她能感觉到有东西在她体内流窜,流过她身体的各个部位,很舒服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

  小老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痛苦表情,不由得走到书架旁,从上面抽出一块木板,上面刻满了古文,小老头仔细的看来看去嘟囔道“怎么回事?哪里出了问题吗…须承焚骨噬心之痛,反之亦然,魂神自焚燃尽,永世不得重生…”

  小老头话音一落,就听见林央一声惊呼,以为是烈火作祟的小老头转身看向她,结果看到林央双眼里冒出两簇蓝色的小火苗,林央有些不习惯的睁大双眼,说道“肯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重来”

  接着在小老头震惊的表情下,灭掉两团火苗,伸开右手,林央目不转睛的看向掌心,期待着突然冒出来的火苗,可是眼睛都睁酸了,还是没有变化,这个时候小老头出现在她面前,用手握着她的手指,指甲朝上,林央这才发现,食指尖闪烁着指甲盖发现的小火苗。

  失望的撇撇嘴,今天看到吴姨那个老妖怪掌心不停的冒出光球,让她羡慕了很长时间,本来以为自己也可以了,看这情况,恐怕连生火都有点费劲了。

  小老头看出她的情绪,出声说道“别不知足了,你连焚骨的痛苦都没经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这炙燑烈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慢慢来”声音里有说不出的酸味,不过也是林央的运气也忒好里点,不仅得到了赤斩和炙燑烈火,就连他的宝贝都给了她,这还不算,连修炼的承受过程也免了,放在小老头眼里,心里可是复杂的很长。

  林央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让小老头将浩浩重新放在玉佩,就告别了他,现在什么事情都解决了,自己也得到了意外收获,可谓是一点都不亏,双脚还没踏出房门,就听小老头在后面问道“大白呢?它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没看见它?”

  糟了…林央想到大白,也不回答他,赶紧跑就出去,小老头在后面摸不准头脑,不知道林央这是演得那一出…

  而此时的大白,才刚从出租车上下来,下来的时候,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了几圈,才晃晃悠悠的飞来飞去,有种眩晕感,要说大白是怎么下来的,还多亏了人家司机师傅,要不然它现在还在车上呼呼大睡呢,转角的时候遇到了对面的一辆车,司机一个急转弯就把大白从窗户甩就出去。

  大白反应过来以后,发现林央不知道去了哪里,只能向东道场墓园的方向飞去,想要在那里跟她碰头,问题是它知道路吗?这个当然,阴气最重的地方就是墓园喽,不过想象是美好的,但是现实…

  林央从墓园出来,本来想着去找那辆出租车,但是一出来就晕了,满大街的都是一模一样的出租,她又不是侦探不记车牌,让她去哪找?思量过后,林央决定先不去找它,随它去吧,现在她要去一趟警局,毕竟已经旷课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在乎这半天,注意打定,林央坐车来到了警局。

  警局还是一样,一群热火朝天的警察们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林央找到了闻郎仁,跟他交代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监控?这个倒是可以,不过你要酷洛公园的监控干嘛?”闻郎仁对此很是疑惑,放下手中的笔看着林央。

  林央见他都问到这份上了,想着反正已经确定不是滕源吴雪静做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人为,所以就算告诉闻郎仁也没事,不过中间的有些地方还是要改一下的。

  “我的一个朋友,前几天跟我打电话可是话说一半我就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尖叫,然后就没了声音,我喂了半天都没人理,所以我想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林央又发挥着自己天生的演技。

  闻郎仁想了想,问道“什么时候的事?这几天你们有联系吗?”

  “大概一个星期左右,我记得第二天听我朋友说那天晚上摩天轮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断电了,我刚开始还以为那声尖叫是因为这个,可是第二天还没有消息,我就专门去了一趟公园,谁知道那儿的售票员说救下来的人中没有叫章程琳的”这段话半真半假,不过这没事,只要让闻郎仁相信就行。

  看后者的表情,显然是林央达到就目的,闻郎仁觉得这件事可以定义为人口失踪案,也答应了林央的要求,拨了警局的内部电话,接通后说道“小郭!你去酷洛公园调取一下前几天摩天轮断电的录像,和当天公园里各个角落的所有录像”

  “老大,又有新案子了吗?”郭鑫宇嘴里塞着橘子,含糊不清的问道,刚刚看到林央进了老大的办公室,这才没一会儿就接到了老大的电话,他总觉得林央一来就准没好事,上两次的变态杀人案和谋杀案她都在场,这次又是什么…

  “一桩失踪,别废话就,赶紧去吧,对了叫上陆子豪你们两个一起去”闻郎仁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看向林央,那是一种审视的目光,让林央心里怪异的很,脖子往后缩了缩“你看我干嘛?”

  “没事,今天不是周末吧…”

  “额…”林央一时有些语塞,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闻郎仁这么多管闲事?

  “对啊,我这不是因为要找章程琳,就请了假”

  这个时候,林央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王浅黎的电话,疑惑的接过电话,那边就传来王浅黎的怒吼声“林央!你个王八蛋,薛瑞说了你要是再不来,她就给你妈打电话了”

  拿手机离自己远了远,林央听她喊完这才慢慢说道“知道了,你帮我拖着点,我这边还有事”

  说完也不管那边的发飙,林央就速度的挂就电话,抬头就接触到闻郎仁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顿时丢脸的想要找个地缝…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流失,林央在办公室里无聊的度过里两个小时后,离开办公室的闻郎仁在大厅里大叫了一声林央,后者慢悠悠的走了出去,看到了在大厅的郭鑫宇,知道监控已经调了出来。

  “这个是当天的录像,从上面的记录来看摩天轮是被人用斧头砍断的,在这里,就是这个人…”郭鑫宇指着暂停的画面,由于酷洛公园的摄像头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所以画面有些不清晰,不过看身形大概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

  画面继续播放,没过一会儿,林央就拍着郭鑫宇让他暂停,画面里是摩天轮停电后,现场一片混乱,从红外摄像里可以隐约看出一个身着白色的女子搀扶着另一个女人在慌乱中离开,虽然看的不清,但是林央从衣服上可以断定那就是章程琳。

  接着在别的画面里都连续出现了两人的身形,看走路的姿势,这个时候的章程琳应该是昏迷状态,在公园门口的一个监控里,白衣女子拉着章程琳坐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随后离开了公园,画面停在面包车行驶前。

  “陆子豪,你去查查这个车牌号!”

  这次可以断定为绑架了,所以让闻郎仁格外紧张,因为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章程琳是不是还活着,所以显得他异常激动。

  “林丫头,这件事就交给我们了,你先回去上课吧”闻郎仁对林央说道,后者想了想,这件事已经给他知道了,倒不如交给警方,这样她也乐得自在,于是点点头应到“那找到她的位置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