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捡到宝了
吟落沁2016-12-16 01:454,583

  林央穿戴完整后,拿了一个手电筒就出门了,街道上兮兮索索的出来十几个人,都是向着一个方向,林央跟在他们后面,前面的一个男人转身看见了她,停下来等林央走了过去,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林央…你怎么出来了?大半夜的别乱跑!”

  林央抬头看向来人,是王鸿福,只见他穿着一个背心和一个短裤,外面披着一个迷彩外套,看来也是从床上刚下来“王叔,我刚刚听到了爆炸声,心里好奇的紧,就寻思着出来看看,您这是…”

  “我也是一样,这大半夜的突然就一声巨响的,也不知道是谁家出事了”王鸿福轻叹一声,两人并肩行走,林央当然知道他的意图,这么说也只是出于礼貌。

  “听着刚刚的动静,好像是西街那边,你要是过去的话好好跟着我,别乱跑!”王鸿福嘱咐着林央,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惊讶的喊道“快看那!是不是着火了?”

  一群人顺着那人的手指看去,不远处被房屋挡住的方位,天空中冒起一团团的浓烟,下面红光铺盖,在黑夜里格外显眼,林央在心里不免惊叹:好大的阵势,这无缘无故的哪来的火光?还闹出这么大的阵势,莫非真有古怪?

  林央随着人群加快速度,王鸿福在一旁想了想,向前一跨,拦住了林央的去路,后者疑惑的看着他,才听他说到“那边的火势看起来挺大的,你一个小姑娘还是别去了,万一有什么危险那就不妙了”

  林央好笑的说到“王叔,只是大火没事的,再说了能有什么危险?我离那火远点就是了,没事的您就别担心了,你忘了今天上午的事了吗?要说这里最没危险的是谁,您心里应该清楚!”

  王鸿福这个时候才猛然想起,眼前的这丫头可不是一般人,就凭她今天可以面不改色的跟着老道士和这玉锦,那也不是常人所能做的,今日他在家里等待三人,只有老道士一脸惊慌的跑了回来,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真有蛇妖,想到他把两个孩子丢在那里,王鸿福的怒气就升了起来,不过又想到先去救人才是最重要的,谁知道刚出门不久,就在半路遇到了满身湿漉漉的玉锦,两人能够完整无缺的回来,有这样的本事,这胆识也是常人不能比的。

  这样仔细想想,王鸿福点点头,两人追上拉开的距离向失火地点走去。

  “好大的火势啊!好歹没有牵连到周围人家”

  群人到后,火势差不多也灭了,只有地上杂草灰烬还冒着星星小火,还有房子上漆黑烧焦的痕迹,一大面墙壁烧毁一半,顶梁的几根梁木已经看不出原有的结构质地,几根交错在一起静静的躺在地上,冒着浓烟,整个院子破烂不堪,比上先前的模样更是多了几分萧条。

  凉风吹来,火星重生,一闪一闪的想要重新引燃,不得不说火后的余星是充满魅力的,总是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唉…这荒宅荒宅现在却成了一片废墟,这火是怎么回事啊?这天气干燥是干燥,可是也没必要引燃整个房子啊?真稀奇…”

  “是啊,这火烧的太莫名其妙了”

  …

  周围的议论声滔滔不绝,林央想走近看看,就听王鸿福说“这房子前面以前是民兵的根据地,放过很多枪支弹药,今晚的这一场大火会不会是遗留下来的炸弹被引发了?”

  “唉,那都是好几十年的事了,现在提起还有什么意思?不说是怎么引起的了,就是经过着几十年的风吹雨打,那炸弹还能用吗?”有人听到后,轻哧一声摇摇头否认道。

  林央看了一眼那人,那人她认识,是村里的一个单身汉,五十多岁了单身了半辈子也没有讨过一个媳妇,平时无所事事的在村子里转悠,没钱了就出去干几个月的话,再回到村里混吃等死,仅仅一眼,林央就收回了视线,跟自己不想干的人管他作何?

  王鸿福轻笑一声“那可说不定,虽说时间久远了,但是这有没有余下的被人忽略的这就不好说了,要不然谁会闲着没事出来放火烧一间荒宅?再说了那一声爆炸声可不是闹着玩的。”

  别人被两人的对话吸引了过来,几人点燃香烟,吧砸着嘴说到“老王说的对啊,恐怕还真是向你所说的,前面那个高町可是专门为抗战建的,现在这周围遗留下的枪支弹药有多少还说不准。”

  这话一出,可谓是闹得在场的人人心惶惶的,毕竟这玩意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这么再来几次,谁能保证不会牵扯到整个村庄?暗地里看不到的危险,放在谁心里都是一道坎。

  林央拿着手电筒照在前面,在废墟里照来照去,她刚刚觉得有一道金光一闪,是光线的反射,所以好奇心驱使下慢慢靠近,没有两步就被别人拉了去。

  “唉…你干嘛去?这大火虽然灭了,看屋顶上的东西,保不齐还会掉下来,你要干嘛?”

  “我过去看看不碍事的,我会看着点的”说完,王鸿福还是紧紧不松,林央无奈的用力挣脱出来,王鸿福看看手掌,这丫头的力气可真大啊!再后面不忘提醒道“你小心点!”

  林央不理会,在漆黑的墙角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发光的源头,那是一串金色的小铃铛,做工精细,声音清脆,捡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林央站在那里仔细观看,全然忘记了现在身处的位置。

  “丫头,小心!”王鸿福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林央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上面的吱吱声,抬头一看…我艹…我有这么点背吗?还真被他说中了!

  头顶上半根烧焦的梁木横着向自己砸来,就差那么不到三米的距离,这躲也躲不掉了,林央情急之下抬起胳膊护着头,抬头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梁木,她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别砸头,这一木头下来她恐怕要脑浆四射了。

  可是事实却远不及她的想象,在离她不到半米的距离,那根梁木竟然停顿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但是林央还是察觉了,紧接着偏移了方向,向一旁歪去,咚的一声砸在了她的脚边,惊起灰尘飘舞。

  王鸿福赶紧跑过去,反复看看林央,问道“你没事吧?叫你不要过来你非过来,还好这木头砸偏了,要不然你就完了!唉呀!”

  林央依旧抱着头,愣愣的保持着刚刚的姿势,这看起来是她运气好,捡回来了一条命,可是她却不这么想,那短暂的停顿让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她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点灵气在周围托着那根木头,明显是有人在帮她。

  低头看看手里的铃铛,林央赶紧向后迈了几步,远离这个危险区,向周围看看除了一群叽叽喳喳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摇摇头林央决定先不去想,反正无论怎样她大难不死,这就够了,什么必有后福就不用了,拿起铃铛高举摇了摇对王鸿福说到“王叔我先走了!”

  后者点点头,林央穿过人群,走在街道上,感觉口袋里一阵震动,摸了摸,拿出来一个玉佩,这个玉佩正是小鬼浩浩的承载体,不过一直没有动静,现在怎么这么闹腾?林央看向另一只手里的金色铃铛,微微挑眉:难道是因为它吗?

  不管那么多,林央拉拉衣领,这晚上的风吹来也是飕飕的直凉脖颈,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回到家里,见马姝在院子里渡来渡去,林央感到心里一暖,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走过去明知故问道“怎么还不睡啊?”

  “见你不回来,睡不着”马姝看到林央这才停住不安分的腿,问到“怎么回事?没事吧?”

  “听他们说是因为抗战时遗留下来的炸弹,被意外引发了,不过好在被炸的是一个荒宅,没牵连到其他几家”

  “荒宅?是高町对面吗?”马姝皱眉问道。

  林央点点头“嗯”

  “唉,那个房子是你外婆家的老宅了,在你出生的前几年我们就搬了出来,你大舅舅在外面买了一套房子就把他们两个老人接走了,这房子虽然是从祖上留下来的,但是也没办法只能这么荒着了,这是近年来我也没去看,没想到这今天晚上竟然没有了,以后想看也看不着咯”马姝轻叹一声,面露悲伤,毕竟那里面承载着她从小到大的记忆。

  林央倒是没有想到这房子竟然是她妈的老家,以前也没有听她提起过,这么细细想来上次也是在那里找到了王卫家,林央笑笑,安慰道“妈,别伤心了,之前一直荒废着跟没有一样,这么多年没有打扫了,现在这一烧倒也落得一个干净,如果实在不行等我长大有钱了我再给你买一个一模一样的房子,再不然你看着再去拉一车沙子咱们把它装扮成跟那个一模一样得也成!做旧痕迹”

  听林央得话,马姝情不自禁得怪嗔道“你倒是会说,好好的房子做旧干嘛?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说吧,还没成年就想着买大宅子,你啊!”

  “嘿嘿,妈等我有钱了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我们买下来整个一小区你看成吗?”

  “哈哈!你啊,就想着好事!”马姝被林央的话逗得哈哈大笑,这丫头也就在她面前能够这样口无遮拦吧,突然察觉林央手心里有金光,马姝再低头仔细看看,哪里来的金光?难道是眼花了?揉揉眼睛又仔细看了看还是没有。

  林央看见马姝一直盯着她的手,心想莫不是被她发现了什么?这个时候玉佩也不安分的乱动,林央心里一急,打了个瞌睡,看看马姝,半推半哄的将她向卧室推去“妈时间不早了,困了,你也睡觉吧!”

  马姝晃晃脑袋,只当是刚刚看花了眼,被林央这么一说,她也有些困了,走进卧室对林央说道“那行,睡觉吧,对了你明天去镇上把你弟弟给接回来吧,早上起来就不要叫我了!”

  林央点点头,说道“知道了,你赶快睡觉吧!”

  看着马姝关好门,林央这才长舒一口气,回到卧室,魏小年已经睡死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林央想了想还是走过去伸手在她脖颈轻轻一砍,让她昏了过去。

  林央坐在学习桌前,将两样东西放在上面,那个玉佩兴奋的向金色铃铛缓缓移动着,从里面散发出一场黑雾紧紧包裹着铃铛,似乎是想要吞噬了一样,那金光与它缠绕着,渐渐地变得昏暗起来,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等那铃铛黯然无光了,玉佩才就此罢手,安静的躺在桌子上。

  林央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看,除了那铃铛变的没有光泽之外,玉佩的表面流动着淡淡细小的波纹,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背后有人接近,转身一看,一个到她腰间的小孩冲她嘿嘿直笑。

  “浩浩,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林央叫他,他笑得更灿烂了,跑步去抱住林央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直睡着睡了很久很久,刚刚才醒过来,不知道什么东西进来了,让我感觉非常舒服,我一直扯着他,把它吃了,所以我就出来了!”

  林央点点头,恐怕这金色铃铛里包含着灵气,之前小老头说过,只有浩浩不停的被灵气喂养,才能恢复灵识,这么说来这个铃铛也不是俗物,没想到还捡到宝了,林央两眼冒光的将它收好,放在身上随身携带。

  想起了浩浩,跟它说道“你妈妈的行踪已经找到了,不相信不久你就能见到她了,现在是晚上睡觉时间,你先回到玉佩,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一听到章程琳的消息,浩浩就激动了起来,紧紧拉着林央不松手问道“找到我妈妈吗?那她在哪?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

  一大堆问题向炸弹一样向林央抛来,知道他是思母心切,笑着摸摸他的头发,指指躺在床上的魏小年轻声说道“那位姐姐还在睡觉我们不要吵醒她好吗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可以吗?姐姐向你保证,你很快就会见到你妈妈的!”

  虽然浩浩内心急切,但是知道自己不能胡闹,按耐住心里的激动,听话的点点头“好,姐姐,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睡觉,晚安!”

  林央亲昵捏了一下他的鼻子,笑眯眯的说道“嗯,赶快回去吧!”

  送走浩浩,林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总觉得那道灵气像是有所准备一样,好像知道她有危险会随时出来一样,而且总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说不上来,但是觉得非常安心。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睡意来袭,林央在不知不觉中缓缓入睡,在常熟睡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来人正是之前不小心烧毁房屋的邈康,也是之前救过林央的人,就这默不作声的在屋里站着,盯着林央的脸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过来好大一会儿,才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屋子里又恢复了常态,就像从来没有谁来过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