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捉鬼2
吟落沁2016-12-16 01:454,523

  “玉家…什么玉家!你请了老道莫非还请别家吗?你…你这是不相信老道的实力了?既然这样,那老道就告辞了!”那道士听他这么说,显然是认识,不过眼前的也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男娃娃,他爷爷再有能耐也不是他的事,所以老脸一摆,一副欲走不走的模样。

  “唉…大师,大师你别走啊,你走了我这儿子可怎么办啊!哎呦喂…”果然,王鸿福本来放在玉锦身上的视线又重新回到道士身上,拉着他的胳膊使劲的拽,生怕他真的走了。

  被冷落的玉锦,反怒为笑“您这是信他还是信我啊?”

  这下了难为住王鸿福了,左右为难,这玉锦虽说是玉家的孩子,可是他爷爷厉害虽是厉害,他一个小孩子能继承到什么?能有什么能耐?这老道士他也不是完全相信,不过这两人的年龄差距,后者更容易让人信服。

  思前量后,最后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要不你们一起吧…”

  林央在一旁静静看着也不插嘴,这个王鸿福的性格他是知道的,财大气粗,却不是一个奸诈无良之人,这个宝贝儿子他可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怕是化了,所以两个人一起这才是最有希望的,不过照这个形势的话,玉锦她倒是不担心,到最后一定会独揽到底,关键是怎么让那道士退出。

  林央清楚不代表玉锦和那老道士清楚,两人都想开口说什么,被林央及时堵住了“玉锦,还有那个老爷爷,听我说一句哈,你们都是王叔请来的,这先后顺序就不论了,再怎么说这主是王叔,你们是客王叔想要留你们两人一起,你们总不能因为闹矛盾个个的都撂挑子不干了吧,这生意没做成,还落了个坏名声,这多不好啊一起还有照应,那个老爷爷也说了,这鬼可不是一般的鬼厉害的很,万一你有什么意外,玉锦不也能帮你一把,你说是吧…”

  这句话说是给两人听得,但是实则是专门针对老道士的,她怕再这么吵下去,吃亏的是玉锦无疑了。

  王鸿福一听这话,赞同的点点头,冲林竖起了大拇指,这老道士暗自想道:这丫头说的倒也无差,要是真有什么鬼怪,也能让这小子给他挡一刀。

  “哼,要一起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这小子不给我添堵添乱”

  “话不要说的太满,谁添堵还不一定呢”玉锦小小的反击一下,对王鸿福说道“带我去看看你儿子吧”

  “唉…好好,跟我来”

  老道士也想跟去看看玉锦究竟有几斤几两,可是后者的一句话让他愤然离去“老爷爷你还是去画的高级符咒吧,必要的时候没准还能保命”

  王鸿福家林央算是来过了,穿过客厅走到王卫家的卧室,他跟林央是小学同学,共处了六年,所以林央还是比较清楚他的脾性的,完全就是一个吸烟喝酒打架的浪荡子,所以初一就辍学在社会上流浪了,至于为什么回家她就不知道了。

  “林央,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玉锦轻声询问。

  林央摇摇头,看看外面火辣辣的太阳,说道“这太阳这么毒,就算是真有鬼怪作祟恐怕也要找一个地方躲上一阵,等到晚上再出来”

  “也对”玉锦走过去,拉开被子,王卫家的破洞牛仔就展现了出来,玉锦看看自己身上的穿着,嫌弃的嘟囔道“穿衣服果然是要看气质,这裤子穿他身上真是糟蹋”

  拉出他的手,手心上面有一片白色的蜕皮,另一只手也是如此,玉锦捏起一点点伸近鼻子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腥味,正常人的嗅觉是闻不出的。

  另一边的林央,将他的衣领解来,露出脖子,按着他的脖颈反复观察,发现上面有一条淡淡的黑印,大拇指般粗,像是被什么勒过,这个时候他的喉咙一动,醒了过来,忽然抓住林央的手,双眼通红,张口咬向林央,后者挣脱出来向后退了几步,对王鸿福和跟来的几个村民喊道“快按住他!”

  几个人一涌而上,将王家卫死死的按在床上,后者表情痛苦,摇晃着头嘴里吼叫道“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婉儿你快过来快过来啊!”

  林央蹙眉,这婉儿又是什么?因为折腾身上的被子被他踹下床,眼角撇向莫名勃起的部位,紧紧皱眉,这家伙的样子好像是需求不满啊?

  “林央,他…他不会是兴奋了吧?”玉锦也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凑到林央耳边低语,后者摇摇头说道“你先把他稳住”

  “哦…”应了一声,玉锦走过去在王家卫的太阳穴附近轻点了两下,后者不再折腾,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不过眼睛还是通红无比,玉锦的这一手只能稳住他的情绪,依照他的这个情况,玉锦算是为他浇了一桶凉水,王鸿福一看,松开手拍打着他的脸“儿子,儿子啊,你没事吧?”

  王家卫虚弱的看向他,摇摇头说“爸,我好热啊,能把空调开开吗?”

  “开什么空调啊,你快点快点把你的情况给这位大师说说”刚刚玉锦的那一手可是把王鸿福给哄住了,就连称呼也变了。

  “大师?什么大师啊,这不是林央吗?”一眼认出了林央,王家卫疑惑的说道。

  林央开口询问“婉儿是谁?”

  听到这个名字,王家卫的脸色难堪似乎有难言之隐,支支吾吾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是谁…”

  “你脖子上的痕迹就是她干的吧?”

  王家卫摸摸脖子,惊恐的摇摇头“不是的不是的,这个是鬼!有鬼有鬼!”

  “你别激动,没事的会没事的,他就是过来捉鬼的”王鸿福看到儿子又一次的情绪激动,赶紧拍着他的背安抚道,后者却听不进去,低头两只手不安的搅动着,口中念念有词。

  无法的王鸿福只能求救玉锦“你看这可怎么是好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让我怎么办啊!”

  “王叔你别着急,有玉锦在他不会死的,现在也问不出什么来,就算是有鬼怪也要到晚上才能看出些苗头,少安毋躁等玉锦回去拿些东西到了晚上我们再来,你多找些人手看住他”林央安慰道,拉着玉锦就离开了卧室,这件事有些蹊跷,这婉儿是人是鬼谁也不能确定,不过她无疑是这件事的参与者,或者更有可能她就是主导线。

  林央玉锦离开后,几个村民在房间里拉开了话匣子“这个叫玉锦的靠不靠谱啊?看着还没我儿子大呢,还有这个林央她怎么会认识这么一号人?”

  “唉,老吴这可不能光看年龄,没准人家还真有两把刷子,要不然一个孩子无缘无故的怎么会过来招这事?”其中一个倒是明白事理,自古英雄出少年,这就话可不是凭空而论的。

  “唉,你们忘了吗?林央这丫头听说以前可是能看见鬼的,没准还真认识什么能人,再者说了这玉锦是玉家的,应该有些本事吧?”

  “哼,一个丫头片子小时候就喜欢装神弄鬼,吓唬同学,这有鬼没鬼还得另说,依我看啊,你儿子恐怕是出现幻觉了,找个心理医生看看,折腾这些干嘛?”

  ……

  这些个流言蜚语林央玉锦是听不到了,回到家里,林央的奶奶也回来了,正在院子里拿着青菜喂兔子,抬头看见两人,笑眯眯的说道“林央回来了?这孩子是谁啊?长得真俊俏”

  玉锦这心里可是听得美滋滋的,走到林奶奶身边,大声叫到“奶奶我是林央的同学,我叫玉锦!”

  谁知道换来林奶奶的一个巴掌,拍到他的背上说道“别喊的那么大声!我能听见!”

  “嘿嘿…”玉锦尴尬的挠挠头,蹲下,摸向蜷缩在地上晒太阳的大白兔子说道“这兔子可真肥,养了不少时间了吧?”

  “是啊,林央带回来的,都快半年了”

  “奶奶,我跟他还有点事,我们先进屋了”林央走过去拉起玉锦,就向屋里走去,林奶奶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晚上吃什么啊?”

  “面条就好!”

  玉锦坐在沙发上,嘴里不停的吃着各种各样的吃食,林央在屋子里渡来渡去的,心里捋着对策,想到王家卫脖子上的痕迹,停了下来对玉锦说道“你有什么发现吗?”

  “有,他手心上有一些蜕皮,不是人的皮肤,倒像是蛇的,那腥味跟蛇一模一样”玉锦现在想想,嫌弃的摇摇头,蛇什么的滑皮动物他最讨厌了,滑不溜鳅让人恶心。

  “会不会作怪的不是鬼,是妖…”虽然他嘴里说着有鬼,可是种种迹象表明,这跟鬼扯不上半点关系,更倾向于蛇妖之类的。

  玉锦放下东西,擦擦嘴不知端倪“有可能,不过好端端的怎么会被邪物缠上呢?”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需求不满,以前跟他在一个班上的时候就看他对女生动手动脚的,不管是鬼是妖,缠上他的应该和他发生过关系,而且那个叫婉儿的恐怕就是我们要捉的”林央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这事看样子不是一天两天了,王鸿福肯定会一步不离的护着他儿子,这样说来这个叫婉儿的期间一定来过,用什么方式过来的还不被人发现这就是个迷了。

  “不管怎么样,都得到晚上才能有结论,现在还是想想晚上怎么对付它吧,要是个大家伙那就得出点力了”玉锦枕着手臂悠悠乐道,一点都没有关心的姿态。

  马姝收拾好房间就下来了,走进来对两人说“这么快就回来了?”

  “妈?我能问你点事情吗?”林央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后者说道“问吧问吧,干嘛突然这么严肃啊?”

  “这几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隔壁王叔家发出来的”

  “声音?倒是有,不过你问这个干嘛?”马姝不解的反问。

  林央指指玉锦说道“他说的要事就是外面作法的事,本来应该他爷爷过来的,可是老人家腿脚不方便就让他来了”

  “林央…”玉锦看向她,这丫头嘴怎么这么快?这下可好,马姝恐怕该认为他跟那个道士一样,这样的话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说出来谁会相信啊?

  林央冲他摇摇头,示意他没事,马姝这才仔细的打量着玉锦,看的后者有些不自在,才收回视线对林央说道“你的意思是真的有鬼?可是你的眼睛…”

  “妈,我的眼睛没变,之前不说是因为害怕你担心,现在不一样了”林央轻笑着对马姝说道,后者点点头,自家女儿的情况她可是了如指掌,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女儿都能这么淡定的说出来,这算是这心里落了个放心。

  对玉锦说道“我起初还不相信这事有鬼,也没放在心上,现在仔细想想他们家一到晚上的确不是很平常”

  “怎么说?”

  “唉,这话对你们这俩孩子说出来倒不好意思了,有几个晚上我起夜的时候在院子里听见隔壁很吵,那天晚上我是知道的,她王叔出去应酬一天都没有回来,可是隔壁传来的声音却是…却是,唉呀,是行房的声音,听起来膈应人,所以我就匆匆回屋子里了…”马姝搜遍了学过的无数词,才说出了行房这两个听起来不那么污的词语。

  林央听到这里更是确定了心里的想法,王家卫肯定是被什么淫*邪之物缠上了,不过这也难怪小小年纪都那么浪荡不缠他缠谁?

  知道想知道的,也没什么可问的了,等就等着今天晚上的好戏了,这个时候林奶奶也做好了饭,几个人围着桌子一起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马姝就被一个电话给叫走了。

  屋子里只有林央玉锦和林奶奶三人,对了还有一只兔子,林奶奶对于玉锦可是喜欢的紧,一直将碗里的肉块放在他的碗里,林央心里可就不平衡了,这亲弟弟上学去了,自己还是分不到一点疼爱,顿时小脾气就上来了,将玉锦的碗夺下,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说道“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是去看着王卫家吧,万一那鬼东西趁现在溜了过去,就靠那老道士一个人,有什么用?赶紧走吧”

  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将玉锦赶了出去,林奶奶埋怨道“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啊?人家来了就是客人,说话怎么能这样?”

  “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说着将玉锦碗里的肉块尽数夹在自己碗里,赌气一样的狠狠扎上放在嘴里。

  林奶奶无奈的笑笑,她这个孙女再怎么成熟也终究是个小孩子,这个时候隔壁传来一声惊叫声,林央听着声音像是今天遇到过的老道士,放下筷子站起来向外面张望了一下,对林奶奶说“奶奶,你呆在家里别乱跑,我出去看一下!”

  “小心点!”林奶奶冲着林央的背影叮嘱到,后者没有听见,速度极快的消失在院子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