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捉鬼1
吟落沁2016-12-16 01:445,615

  林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的脑袋很沉很晕,坐在地上想了一会儿,她想到了邈康了,不知道在她睡着的时候邈康对她做了些什么,总感觉身体里好像多出了什么东西,对了…炙燑烈火!

  林央召出炙燑烈火,这个时候的火苗差不多是两个拳头的大小了,火的颜色更深了一层,妖艳无比,不过以前是蓝色的现在却变成了红色,那她身边蓝色的光芒是什么?

  这个疑惑在林央心里升起,她起身时,右手碰到了一张纸。

  “你体内的灵力已经什么什么,现在什么完这张纸,什么着什么它用灵力什么什么…”

  林央头顶飞过几只乌鸦,为什么要写繁文?现在是现代好吗!为什么要写繁文!呼…林央结合着自己认出的几个字,大概已经猜出了邈康的意思,难道自己的身体里一直存在着一种灵力吗?现在算是破土而出了吧。

  按照他的说的,林央捏着那张纸,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流动惯性,抽出一点在手里,那张纸开始一点一点的变成碎屑,林央伸开手轻轻一吹,那纸屑扬长而去。

  拍拍手,林央吧咂着嘴头头是道“好像有点弱唉”

  看看太阳,已经日上三竿了,林央拿出手机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里面的未接电话频繁跳出,都是一个人打的,林央拨通了回去,那边传来玉锦的声音

  “林央!怎么回事啊,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你都不接”玉锦雌雄不辩的声音传来。

  “有事吗?”

  “我爷爷说事情好像有些变化,让我们今天就启程”

  “今天吗?”林央想了想,她的不是在乎课程什么的,他在乎的是经过昨天拿只鬼不知道还会不会存在,不过转念一想,学校里还有桀罗谏溪,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吧,于是欣然答应。

  在房间里收拾好东西,林央给杨沛白和王浅黎还有宫景繁各发了一条短信,就拉着她的行李箱匆匆离开宿舍,走到学校门口附近,林央犯了愁,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出去肯定是不行了,找薛瑞要请假条?算了,她不杀了她就好了,还假条。

  权衡思量,林央拉着行李箱来到了小花园,她记得这里的墙头较低,很容易翻出去的,找到一个小角落,林央看见了正在往外翻的十几个学生,地上还垫着一个高石,不过就算是踩在上面也就到比他们高出一个头,似乎是爬墙头爬习惯了,几个人蹭蹭的就翻了过去。

  剩下的几个,在林央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她了,还有身边的行李箱,那家伙看起来挺重的,只像这种高度,一个普通女生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是爬不上去的,更何况她还拉着那么大一个行李箱,于是几个人都很默契的让到一边,将位置空出来给她,一群人站在旁边看着她。

  林央耸耸肩,毫不在意既然人家都这么做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央走过去,看看那个行李箱,来的时候她还在想怎么把行李箱给运出去,直接扔下去是肯定不行了,不过看这状况倒是可以借他们的力。

  林央放好行李箱,来回看了他们几眼,说道“如果我一只手过去了,你们就帮我把行李箱递过去怎么样?”

  林央为什么会这么说,他们不是想看热闹吗?那就来个痛快的,她不担心他们会不答应,因为她知道,人心如果觉得一件事他们不认定会成功的话,从心里就把它当成一个笑话看,如果这个时候当事者在加一个他们人为更不可能的砝码时,他们抱着好奇的心和为了证实的心一定会在这个砝码上再加一个自己参与的砝码。

  果不其然,那几个男生互相看了看,从彼此的眼神里都看出了戏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林央微微一笑,走到墙头,无视那块被人踩了无数次的石头,纵身一越,高度刚刚好,单手撑在墙头上身体轻盈的踩了几下墙壁便坐在了墙头,这点高度对于她来说没有一点威胁,她的踏叶诀虽然没有到借助着树叶就能飞跃的地步,可是对于这些小菜一碟!挑眉看向那群瞪大眼睛,双眼充满不可置信的男生,伸出手指指她的行李箱。

  几个男生回过神来,走过去一个人抱着行李箱可是纹丝不动,那几个男生唾弃了他几声,随即又上去几个人,他们这才发现这重量一个是不可能将它扳过头顶的,于是两人抬着两头递了上去,与他们不同,林央提着行李箱一副轻松简单的样子,这个举动可是雷翻了下面的所有人。

  其中一个男生吞吞吐吐的问道“你…你叫什么?”

  “林央…”

  林央一手提着行李箱,纵身跳了下去,落地时行李箱算好差机一样稍稍落地,已经在外面的人不知道情况,都愣愣的看着林央吹着拽了吧唧的口哨,扬长而去。

  林央今天算是出尽了风头,到了与玉锦约好的地点,就出发去了车站,买好票坐在车上,林央找到时间询问玉锦“你爷爷说的那户人家很熟吗?为什么这么着急?”

  “也不是很熟了,好像是因为他久久不去,人家又找了一个道士,这让他感觉到他的名誉受损了,所以才把我赶了出来,今天启程,真搞不懂这老头子怎么想的,都一把年纪了还把名誉看的这么重”玉锦摇摇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眼罩带上。

  “昨天被老爷子折腾了一夜,别打扰我,让我好好睡一觉”

  林央坐在外面,看见玉锦口袋里标记的地址,偷偷的拿了出来,上面的地址对于她来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那个小镇不就是她家的小镇吗?那个小村庄不就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小村庄吗?

  这算不算是机缘巧合?

  收回纸条,林央拿出手机拨通了她母亲的电话,那边吵吵闹闹的,听的很不清晰。

  “妈?我回家了,正在车上”

  “回来了?哦,那好,回来吧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到家了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淡淡的应了一声,林央挂了电话,那边嘈杂的声音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在做什么法事,有铜铃的声音还有一些道士的法语,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的林央,只能按捺住心里的疑惑,在车上颠簸了三个小时到了下车点。

  “这是大马路吧?怎么在这下车了,去哪坐车啊?”玉锦挡着阳光,在原地转了个圈,看看周围哀嚎着,从口袋里拿出地址,默默念叨着。

  林央将那张纸抽了出来扔进垃圾桶里,后者大叫一声,快步走到垃圾桶旁边指着林央喊道“你怎么把它给扔了?你知道路吗你?”

  “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林央拿余光撇了她一眼,这个时候刚好来了一辆公交,拉着玉锦就上了车,两人是前后的座位,所以一上车,玉锦就爬在她的靠背上说道“我都忘了你家是在这边的,但是具体方位你知道吗?”

  “那可巧了,刚好在我住的村子里”林央掰过他的头,对司机报出一个地名,扭头对玉锦说“付车钱”

  后者咬紧牙关,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真是抠啊”

  “没办法,你也不想想是在跟谁办事,对了这件事过后应该会有酬劳吧?你打算怎么分?”林央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鬼知道她已经在心里算计了多长时间。

  “当然是五五分了,你想怎么着?”

  “我六你四!”林央一锤定音,丝毫不客气的说。

  玉锦一听这话肯定不乐意了,愤声道“为什么!这可是我爷爷接到的,你充其量也只是帮忙而已”

  “路是我带的啊”

  “车费还是我掏的呢!”

  “这么说,你不同意喽?”林央轻笑一声,说这话的时候里面意味深长。

  “当然不同意了!”玉锦赌气似的抱胸扭过头看向窗外,可是没有看的到他的动作。

  “那好…”林央坐起来,不慌不忙的对司机说“师傅!到前面停车!我们要…呜…”下一句话说了一半,就被玉锦紧紧捂住嘴巴,只听后者怒目切齿的说“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了”

  在林央伸出一个OK 的手势,确定她稳定下来了以后,才放开手,她要是让司机给停车了,把他给仍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回家,只能临时先答应她…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央带着玉锦走进村子里,在村口就听到了热火朝天的锣鼓声,林央的家住在村中央,在街头一眼望去,就看到路中央摆着一个法坛,周围聚满了村民,林央跟玉锦走到附近,看到站在外围的林母,走过去拉拉她,扬声说道“妈!我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到女儿,林母拉着她走到一个空旷的地方,轻声说道“这不是王鸿福家儿子生病了吗,一直躺在床上也不动,最近醒了过来却疯了,一直说有人想要害他,说他看见了鬼,这不是他们家就请了道士,你说这好好的请什么道士啊,肯定是精神受了什么刺激…”

  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林央将玉锦喊来,简单的给林母介绍了一下,后者笑笑说道“走吧,先回家吧,总不能让你朋友就这么在外面站着吧”

  林母姓马叫马姝,今年已经四十多了,因为长期在加油站工作,皮肤粗糙了不少,典型的小圆脸,仔细观看的话,林央的鼻子和马姝的很像,马姝的性格不是温柔敦厚的,在家里算是说话最顶用的一个存在,所以给人的感觉就是细针密篓,脚踏实地。

  虽然想尽快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早早的解决掉,不过对于马姝的盛情难却,所以玉锦跟着她们回到了家里,路过法坛的时候,玉锦看了一眼乱蹦乱跳的小胡子道士,一眼就看出了这家伙只是一个熟记法记,一无用处的江湖骗子罢了,对方对她来说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林央的家是一个二层楼,大院子里有一个小菜园,还有一个平房有两个房间,一个是厨房一个是放杂物的地方,马姝将玉锦领到屋里坐下,她们家的家具摆设都很一般却又很温馨,客厅两边有三个卧室,一个是马姝和林央父亲林宗德的,另外两个是林央和她奶奶的。

  玉锦坐在沙发上,林央去房间里收拾行李,马姝拿来了一些水果招待他,然后坐在沙发上一直盯着他看,看的后者心里一阵的不自在,坐立不安,只能一个劲的啃着手里的苹果。

  “你是林央的同学吧?”马姝开口问道,要知道林央可是从来没有带过朋友到家的,这一次不仅带了个远处的还是一个男生,这让马姝的心里有些多疑了起来。

  玉锦停下动作,抬头冲马姝礼貌的笑笑“对啊,因为要在这里办点事,知道林央住在这就让她带我来了”

  “哦…这样啊”听到对方说是有事,马姝也只当是林央好心帮忙,人家的事情也不好打听,就继续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大概三天吧”玉锦在心里算了算,他现在感觉不到周围的阴气浮动,不过三天足以。

  “既然这样的话,就住在我家吧,刚好我家丫头也就放假五六天,让她带你出去玩玩,等开学了你们一起走”马姝立马接话,也就三天的时间既来是客,总不能让人家出去租房住吧,既然来了就凑合着留在她们家吧。

  这话对玉锦来说是求之不得,他正发愁怎么开口呢,毕竟“他”是一个男生,住在这里不大方便,谁知道马姝这么通情达理,一语道破,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不过可是还是要有的,所以低头挠挠头一副纠结的样子“这个…不太方便吧…”

  “方便,怎么不方便啊,你要是心里过意不去的话,就付房租吧,也不贵一天五十”这个时候,林央靠在卧室门口,手里捧着一罐雪碧,出声说道。

  “林央…”马姝不悦的瞪了她一眼,教育道“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住在这里只是添一双碗筷的事情,要什么房租啊?”

  “妈!这不是让他安心吗?我还不了解他吗?他要是领了你一个人情,就会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晚上都会难过的睡不着觉的,所以多少收他点,他会觉得这是平等交易,心里会自在许多的”林央走过去,将雪碧放在玉锦面前,转身绕到马姝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按摩着。

  向对面眼里冒火的玉锦,戏谑的抛了个媚眼,可是气炸了他,还不待马姝说话,玉锦就开口了“林央你说什么呢?这是阿姨的一片好意,我怎么会过意不去呢?”

  “阿姨,我住下来就是了”看向马姝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颗牙齿,让马姝看的是赏心悦目,谁让对方可是一个端正可爱的小正太呢。

  “好了好了,既然这样我去二楼收拾收拾,你就先住楼上吧”马姝见对方答应了,站起来边走边说,走到一半又转回头对林央说道“你们想出去看看就出去看看吧,别跑远了”

  对于马姝的叮嘱,林央笑着点点头,一副乖乖女的样子,这让一旁的玉锦翻了个白眼,在家这是傻白甜的角色吗?别人面前为什么老是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果然,马姝走后,林央就收起笑容,淡淡的看向玉锦,对于刚刚她没成功的生意她是非常不满的,所以语气冰冷的说“走了!办好事情赶紧走!”

  玉锦轻哼一声跟着她走了过去,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丫头就那么贪财吗?

  办法事的人家就在林央家的隔壁,所以两个人一出门就看到了那个道士身着一件明黄色的道袍,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站在法坛前口中念念有词,表情凝重搞得他真的知道什么一样。

  玉锦站在林央身边,意味深长的摇摇头“这家人的智商可真不咋地,一点时间都等不得,这道士过后恐怕就又折回来求着抱老爷子的大腿”

  林央自然也看出了这道士什么都不懂,心里的恶魔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在老道士剑指符禄想要将它燃烧的时候,林央指尖轻轻一弹,那引起来的小小火苗一瞬间就灭的一干二净。

  “唉…”那道士蹙眉探头看了看,又念了一遍“急急如意令!呔…”

  毫无变化,周围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窃窃私语,无疑都是些怀疑他的话,见有些挂不住了,那道士将手中的桃木剑用力一扔,略过烛火插在法坛之上,翘着兰花指举起右胳膊放在面前,闭眼说道“无量天尊…这鬼怪不是一般的鬼怪,恐怕这些普通的符咒对他无用,待我新画出更厉害的再另设法坛…”

  “噗嗤…”那道士话音一落,人群中唐突的讥笑声就响了起来,顿时把所有的视线都转移了过去,只见玉锦拉着林央走近办那道士,说道“待你画些更厉害的符咒出来,再多收点钞票,这作乱的小鬼就会被你制服,对吧…”

  说出了道士的心里话,那道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瞪着半路杀出的两个程咬金,不悦的说道“哪来的两个娃娃?竟然质疑本道的话!”

  “呵呵,我们可不是什么娃娃,跟你一样过来捉鬼的!”玉锦潇洒的甩甩刘海,对道士说道,这是赤裸裸的抢饭碗啊?

  那道士不满的看向那家人,王鸿福赶紧出来伸手去拉林央,没办法他认识的也就是她了“林丫头,你这是干嘛?带人来砸场子吗?他是谁啊?”

  “我…不管我的事啊,是那小子要来的”林央一脸无辜的看向王鸿福,后者转念一想,林央还是个孩子哪来的什么本事捉鬼啊,而且这丫头也不会说空穴来风的话,所以将视线转向了玉锦。

  后者很是无语林央这么快就将自己摘的是干干净净,无奈的解释道“你不是向我爷爷求助了吗?他老人家没时间,就让我来了,怎么?你忘了吗?”

  “你是…玉家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